「小莎倫,咱們在做個交易如何,我送你進入教堂,但是你作為回報要分享一些魔力給吾」。

「休要騙我,同為惡魔的我不相信你會如此好心」。

陳勝聳了聳肩,「信不信由你,若是不信咱們交易就此打住,別忘記你只是怨念的產物,若是無法在阿蕾莎去世前完成她的願望,你也會消失。想成為真的惡魔,與吾合作才是你的唯一出路」。

「但願你不會騙我」。

….

陳勝張開雙臂,「來吧小莎倫,將你的意識附著上來,吾帶你進入」。

教堂外,此時教堂大門緊閉,雖然這扇們對於陳勝而言隨手可破,但那愚昧的信仰還是有些麻煩。

「羅斯媽媽看你的了」。

此時女警西貝爾剛剛被燒成焦炭,羅斯衝進后見到慘死的西比爾大驚。「天啊,你們都做了什麼」?

「是你,你回來了,是巫女回來了,燒死她,凈化她」。克里斯貝拉大叫著。

羅斯沖了進來,「別信她的鬼話,我從外面世界來,那是一個生機勃勃的世界,你們被騙了。為什麼不告訴他們真相,那個連你自己都否認的真相」。

羅斯推開所有人,「根本沒有天啟,你們活在你們自己製造的夢境中,你們都是受詛咒之人,你們無可救贖」。

「燒死她,燒死她」…教眾不停的呼喊。

「燒死我,巫女」。羅斯大笑,看向克里斯貝萊眼神中充滿了厭惡。「這就是你對策,燒死你所畏懼的,燒光不受控制的」。羅斯掙開拉住她的人。對著教眾大吼:「這個女人在利用你們的恐懼控制你們,她燒死了一個無辜的小女孩,她才是真的罪犯」。

「你過去醜化一個孩子的心靈,如今有懼怕阿蕾莎的復仇」。

克里斯貝拉大喊,「邪說,燒死她」。

羅斯放肆的大笑:「你們的信仰將會給你們帶來滅頂之災,你們站在地獄入口跟孤立無援,因為上帝不在那裡」。

「邪說」!羅斯的聲音穿透了克里斯貝拉脆弱的內心防線,終於她忍不住一刀刺進了羅斯的身體,「噗嗤」,羅斯隨即倒地不起。 見陳勝毫無動作,黑暗莎倫反而有些憤怒,她在善良莎倫身上感受到了羅斯的母愛,那同樣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她同樣不希望羅斯死去。若是她進入羅斯的身體,還能救羅斯科夫但如今只能看著羅斯被殺死。

「你該死,你害死了羅斯」。

黑暗莎倫終於表現出了人性的一面,越是憤怒,越是陳勝需要,陳勝要的便是如此。

「快點,再快點」。陳勝看著教堂上空慢慢變稀薄的信仰之力,他在等待時機。羅斯的話已經讓教眾的信仰出現了動搖,最後那克里斯貝拉一刀,完全是做賊心虛的一刀表現,教眾動搖了,教堂上空的信仰開始減弱減弱。

「就是現在」,陳勝一個閃身沖了進去,連續兩次移動,羅斯與莎倫直接消失在原地。

兩人突然消失,引起了所有人注意,整個教堂忽然黑暗下來,而教堂中間那本來行刑用的活場在慢慢腐蝕塌陷。

「黑暗,是黑暗進來了」。教眾大驚,四周聖光被黑暗澆灌,慢慢演變成黑色。黑暗莎倫藉助人們內心的恐懼,將黑暗的力量無限放大。

教堂中心,還在燃燒著刑火,而下方的教會圖騰,猛然腐蝕破敗。慢慢顯露出下面鋼筋,隨著鋼筋掉落,下方出現熊熊烈火般的岩漿。

鋼筋摩擦聲在教堂內回到,「魔鬼要來了,誰來救救我們」。人們慌亂的逃跑,相互推搡。

教堂外被陳勝就活的羅斯抱著莎倫,冷冷的看著這一切。「這便是那些人真正的嘴臉,用所謂的信仰遮蓋自己內心的恐懼,但當黑暗真的來臨時,卻是比普通人都不如」。

隨著黑暗越來越近,一張床在地底下緩緩升起,一個渾身燒傷,裹著破布條之仁被慢慢推起。

克里斯貝拉臉色難看的看著眼前之人,「惡魔終究是要來了」。

無數的鋼絲將克里斯貝拉吊起,掉在空中克里斯貝拉不停向自己心中上帝祈禱,「請仁慈的主保佑我的純凈」。隨著一聲慘叫,罪魁禍首克里斯貝拉,被無數的鋼絲從身體內穿過,徹底死的不能再死。

在這個由黑暗力量幻化的表世界內,即使是靈魂,同樣要受黑暗力量的支配。作為始作俑者的克里斯貝拉,不知她的靈魂要受到何等的處罰。

殺戮在教堂內繼續,原本信仰之力徹底消失,取而代之是無盡的黑暗。

惡魔不來不做虧本的買賣,與陳勝這個純正惡魔相比,黑暗莎倫還是有些大意。突然閃爍著黑色羽翼的陳勝凌空而立,出現在正在被殺戮的教眾面前,「迷途的羔羊,接受吾的信仰,吾乃天使陳,前來拯救你們即將墜落到地獄的靈魂」。

「是天使,是天使」。愚昧的教眾大呼天使降臨,此時他們如溺水的亡靈,根本沒人注意陳勝身後那對黑色羽翼。

「吾主沒有拋棄我們這些迷途的羔羊,吾主前來拯救我等」。

絕望中的本能,讓剩餘的教眾爆發出前所未有的信仰之力,如果信徒分級別此時活下來的人已經可以被列入虔誠教徒之了列。

無論克里斯貝拉如何誘導眾人,還有什麼比親眼見到天使降臨更讓人虔誠,他們此時把陳勝當成了最後的救命稻草,根本不會在意陳勝真實身份,信仰的盲目,讓他們緊緊抓住最後一根稻草。

突然間殺戮停止,強大的信仰之力加註於陳勝體內,信仰之力是諸神的特權,沒有神格的陳勝還無法處理龐大的信仰之力。但僅僅是教會內殘留之人的信仰足夠了。

「不,你在違背約定」。黑暗莎倫咆哮的,可惜她直接被陳勝驅逐出去,而可憐的本體阿蕾莎卻被陳勝留在了此地。

「為什麼你要背棄約定」?

面對阿蕾莎的質問,陳勝瞥了瞥嘴,「你知道惡魔之所以叫做惡魔,那是因為惡魔本性充滿了狡詐。不過我可沒有失約,我答應你東西已經做到,你已經復仇了。如今該拿回我需要之物」。

「你休想」。阿蕾莎還想操控那些鋼絲,可惜沒有黑暗莎倫的支持,阿蕾莎那點能力根本無法反抗陳勝。

「吾主請殺死惡魔,請保佑我等迷途的羔羊」。教眾的聲音清晰的傳遞到陳勝腦海中,「這便是信仰之力的強大,可惜如今的我太弱了還是無法承受如此的偉力」。

「壓制」,話音一落,阿蕾莎可憐的黑暗之力頓時動彈不得。陳勝毫不吝嗇的釋放了所有信仰之力,在這教堂內黑暗莎倫根本便是陳勝的對手。

陳勝大聲呼喊,「吾主派吾來拯救你們,獻出你們虔誠的信仰,幫助吾戰勝惡魔」。

「戰勝惡魔」!

「咚」,一塊石頭丟向了陳勝,那是阿雷撒的母親。

「惡魔,你放開我的女兒」。

三十年的磨難讓達利亞異常的蒼老,但此時在女兒危險面前,母愛的本能戰勝了一切。

「罪人,膽敢襲擊天使大人,殺了她」!

陳勝虛空伸手,示意眾人安靜。「吾乃吾主派來的救兵,前來解救你等,此人同樣是迷途羔羊,理應接受吾主的懷抱」。

可憐的達利亞雖然是這裡看的最清之人,卻根本無力反抗。只能看這陳勝慢慢飛向半空中的阿蕾莎。

「阿雷莎罪惡之源,吾今日凈化於你」。

黑暗莎倫雖然拚命的咆哮,此時她連教堂都進不來。

「力量剝奪」!

此時的陳勝已經有些言出法隨之意,隨著剝奪兩字從口而出,阿蕾莎痛苦的哀嚎起來。

「讚美吾主,惡魔在被凈化」。

「讚美吾主,讚美天使陳」!

「啊」,大量的黑暗力量再被剝奪,黑暗莎倫不停的衝擊教堂,可惜於是無補。隨著黑暗力量脫離阿雷莎,那些無主的黑暗力量在空中慢慢凝聚。

「啊」,黑暗莎倫不停的尖叫,直至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阿蕾莎隨著力量被剝奪,最後終於倒在病床上。

黑暗力量最終匯聚成一塊黑色的晶體,那晶體顯然有意識。 黑暗莎倫在消失的那一刻,突然說了句,「你會後悔的,吾回來找你的」。

陳勝完全沒有將黑暗莎倫的狠話放在心上,一個將要消失惡魔,根本不放在陳勝心上。

失去黑暗力量的阿蕾莎,徹底成為了一個受傷多年的成年人,達利亞爬到阿蕾莎面前,捂住阿蕾莎不停的哭泣。

「我可憐的阿蕾莎,是我對不起你,媽媽錯了」!

陳勝一個閃身,將羅斯與莎倫送到了表世界的入口處。

「羅斯媽媽,這裡便是這個世界的出口,只要開出去,外面就是現世世界」。

羅斯最後看了眼黑暗天使形態的出手「克洛,你永遠是媽媽的好兒子」。羅斯沒有多說什麼,帶著莎倫踏上了回歸的路程。陳勝身體消失,在度出現在教堂內。

黑暗晶體,懸浮在陳勝面前散發著陣陣幽光。那晶體顯然有意識,陳勝每當要去觸碰時,晶體總會躲閃。

「一個小小的惡魔晶石還敢反抗吾,給吾定住」!

「叮,檢測到上位惡魔晶石,是否吸收」。

「吸收」!如今的陳勝最是虛弱,自然要強化自身力量。

頓時大量的惡魔力量,被抽出進入陳勝的身體。外界只見到一刻黑色晶石出現,接著晶石上爆發出大量的黑氣。

「啊」。陳勝忍不住發出舒爽般的怒吼聲。

頓時陳勝的經驗值不停的上升,「邪惡值加1…邪惡值加3….」

「叮,宿主升級為7級,(61/70)」…隨著晶石力量被抽取,陳勝力量越來越強大。

在晶石力量被抽出的瞬間,遠在地獄的一個偉大存在,忽然睜開了雙眼,「是誰,在干擾本王的計劃」。瞬間那位存在意識通過晶石所在位置,直接降臨了。

忽然一股強大的意識降臨教堂,他無視教堂內信仰的阻隔,直接降臨。

正在吸取晶石的力量的陳勝,並不知道他又惹了一位偉大的存在。

那意識見到陳勝后,頓時怒不可遏,「該死,一下下位惡魔雜種,竟敢動偉大克勞利的物品」。

迅速間晶石被克勞利剝離,藉助晶石的力量,克勞利化作了一柄巨大的手掌。

「檢測到宿主生命威脅,開啟系統保護模式」。

一直沉浸在升級中的陳勝猛然睜開雙眼,見到一張巨大的手掌直接向自己拍下。

陳勝急忙連續閃現,那手掌直接跨過了世界空間法則,陳勝引以為傲的迅速移動,此時顯得如此無力。

「啊,吾主小心」。下面的教眾想去提醒,根本無任何用處。這一掌直接拍在了陳勝身上,頓時陳勝所在空間覆滅。跟著教堂內本來免於死在阿蕾莎手中的教眾,直接一同化作了飛灰。

煙塵過後,整個教堂內,只剩下滿地的碎屍以及破敗的教堂。陳勝整個人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偉大存在咆哮兩聲后,直接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而那晶石化作流光墜落到世界的一角,等待著下一個故事從新開始。

寂靜嶺沒有了惡魔的存在,從新恢復到一個破敗的小鎮。

羅斯帶著莎倫回到了家中,忽然莎倫大吵大鬧,「媽媽,我感到有可怕的事情發生」。莎倫說完便昏迷了過去,皆因他本體死亡沒有了黑暗力量支撐所致。作為善念的莎倫,也進入了長眠中。

「莎倫」…

陳勝再次處於意識混沌之中,這次系統開啟了深層次的保護,若不是那偉大存在突然降臨,恐怕陳勝此次都能突破下位惡魔的境界。

日本,東京近郊一戶人家門口,陳勝再次昏迷於此。

一對老夫婦打開了門,見到肉身重組的陳勝,不過這次陳勝看起來像是十四歲的少年。

「哪裡的孩子昏迷在咱們家」。

「咱們一直想要個兒子,不如將他收養了」。

當陳勝蘇醒時,渾身上下沒有完好地方。「該死」。體內空空如也的魔力,陳勝知道自己又被系統重組肉身了。陳勝有些感慨自己倒霉,連一個小小的寂靜嶺都能惹到了不得的存在。系統再次救了一次,否則不知能否活到今天。

惡魔的身體雖然恢復力超強,但那是在地獄中,被惡魔法則修復。如今這個地方陳勝甚至感受不到任何的力量,他體內那一點僅有的力量在消耗,也不知自己什麼時候能修復傷勢。

名叫川又澤剛夫婦進入了陳勝的世界,陳勝暫時被困在這個世界。從這天起他便改名川又勝,成為夫婦的收養的兒子。

老夫婦兩人完全當陳勝是自己的兒子,只不過這對老夫婦教育子女的方式有些特殊。

轉眼間十幾年過去了,十幾年時間陳勝傷勢竟然緊緊好了一絲,連繫統都因能量不足陷入了休眠。雖然自己是惡魔不用擔心生命問題,但陳勝不想一永生困在這個世界。

值得高興的是,明日便是伽椰子結婚的日子,雖然作為唯一兄長陳勝時反對伽椰子嫁給那樣糟糕的男人,但是從小性格孤僻的伽椰子根本不是陳勝能改變的。伽椰子是陳勝看著長大的,自然不希望她過的痛苦。

「椰子,明日你就要大婚了,你要做好當媽媽的準備,像個女人肩負起這個家」。

「是,哥哥」。這些年川又夫婦在伽椰子十歲時,便丟下他們兄妹倆,生活在外地,從未照顧過伽椰子。伽椰子是陳勝拉扯大,在伽椰子眼中哥哥是他的一切,就連幾年前川又夫婦過世伽椰子才堪堪掉了一滴眼淚。

十幾年的時間足夠一個人成長,陳勝早早搬了出去,將川又夫婦的房子留給了伽椰子。而那個未婚夫便是這裡的住戶,名叫佐伯剛雄。不知兩人是何時好上的,當陳勝知道時,兩人已經墜入了愛河一發不可收拾。

看著跪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的伽椰子,最後陳勝還是心軟了。雖然本能告訴他伽椰子不能嫁給這個男人,這糟糕的男人會害死椰子的,但是陳勝還是答應了下來。

「椰子,哥哥希望你永遠不要後悔,永遠是快樂的椰子」! 對於突然闖進陳勝生活的佐伯剛雄,陳勝是不太認可。自己的妹妹,怎麼也要嫁給一個年輕有為的男人,而不是眼前這個一窮二白的傢伙。更可惡的是,這傢伙從骨子裡透露著讓陳勝厭惡的氣息。

這十幾年陳勝利用一些能力,很簡單便聚集了大量的財富。成為了一家報社的社長,他要收集這個世界的信息,好尋找如何收集能量離開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彷彿被詛咒一般,陳勝無奈的發現他被困住了,整個世界平淡的出奇,完全沒有任何超自然力量。

最讓陳勝奇怪的是,整個世界除了彷彿只有自己國家,沒有人能離開此地,願意離開此地。但最詭異的是,時不時會有一些關於外國的傳聞,彷彿憑空出現一般。

最後陳勝只能無奈的認為,這個國家就是這世界的全部,這是一個巨大的牢籠,有人在看守這個牢籠,誰也無法走出這個國家。

佐伯剛雄娶了伽椰子后,很快兩人便有個兒子俊雄,本來該和諧美滿的一家。但佐伯剛雄並不開心,皆因伽椰子那個哥哥。身為東京最大報社的社長,不但沒有給自己安排很好的職位,還對自己百般刁難。

自己可是他唯一妹妹的丈夫,為什麼他會如此對自己,難道自己如此努力,就是入不得他的眼睛嗎?為此佐伯剛雄沒少找伽椰子麻煩。

伽椰子是個沉默的女人,她從不為佐伯剛雄的事冒犯陳勝,她知道自己的哥哥並不喜歡這個男人。

這一日佐伯剛雄喝的大醉歸來,終於忍不住對伽椰子大打出手。雖然伽椰子掩飾的很好,還是被出手看了出來。

「那混蛋敢動手打你,老子廢了他」。

伽椰子抱著陳勝雙腿,「求求哥哥饒了剛雄,畢竟他是我的丈夫俊雄的父親」。

「椰子你好自為之吧」!陳勝每次見到伽椰子都會很煩躁,彷彿有很重要的事要發生。

轉眼間俊雄已經五歲了,這幾年隨著陳勝的放權,佐伯剛雄終於在報社混得一絲半職,至少伽椰子一家的生活質量大有改觀。

但最近佐伯剛雄很不開心,都三年了他一直想要第二個孩子,卻遲遲沒有動靜。有伽椰子的哥哥在,他根本不敢與伽椰子離婚。甚至可以想象若是自己跟伽椰子離婚,恐怕自己會一分得不到,而且是直接被掃地出門。

佐伯剛雄很是煩躁,終於他來到了醫院祈求醫生的幫助。一番檢查后,佐伯剛雄被檢查出缺精症。他能生育孩子的幾率只有0.01%。頓時佐伯剛雄憤怒了,難道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是自己的。

自己竟然替別人養了孩子五年,「哈哈哈」……佐伯剛雄放肆的大笑,對伽椰子的不滿,對陳勝的畏懼統統都釋放出來,此時佐伯剛雄眼神中有的只是仇恨。

憤怒的佐伯剛雄回到家中不停的翻找伽椰子的東西,希望找到他出軌的證據,終於他找了伽椰子的日記,裡面清楚的記載伽椰子從大學開始的對一個男人年年不忘,那個男人竟然是自己兒子俊雄的老師小林俊彥。「好一個賤女人,難怪當初取名是執意要加上一個俊字,原來是這個混蛋的兒子,野種,賤女人」!

買菜回來的伽椰子發現自己家中大門敞開,走進屋內見到自己的丈夫正癱坐在客廳。

「剛雄今日怎麼下班如此的早」。

見伽椰子回來,佐伯剛雄頓時怒火填膺,「你個賤女人,你說你與小林俊彥是什麼關係,你個賤女人,俊雄到底是誰的兒子」?

面對佐伯剛雄的質問伽椰子再次習慣性的沉默,但在佐伯剛雄眼中伽椰子默認了一切。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