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吃著碗里的、瞧著鍋里的,這種人我最看不起了。」羅春鄙視到。

見眾人群起而攻之,沙嘉慕急忙道:「這個寢室誰都有資格說我,唯獨騾子你這個人形生.殖器沒資格說!」

「啊哈哈……」眾人哄堂大笑。

等笑過後、羅春反駁道:「哥哥我可從來沒有腳踩兩隻船,每回都是慧劍斬情絲,斷得徹徹底底之後才開始一段新的愛情。」

「3個小時沒到就上床,你跟我談愛情?請不要侮辱這兩個字。」沙嘉慕怨念深深到。

「啊哈哈……」

眾人互相損了一頓之後,劉浩楠從床上伸出頭喊道:「韓老闆,你跟那個女客戶發展的怎麼樣了,跟我們說說唄。」

「什麼怎麼樣,就那樣唄!相忘於江湖。」

睡在上鋪的周向明勾著頭說:「我聽人說那個何什麼的,家裡挺有錢的,你就一點不動心?」

韓義嗤笑道:「有錢能怎麼樣,他又不給我。再說了,一般有錢人保養的都好,等到繼承遺產那天,黃瓜也該萎了!」

「我次奧,韓老闆你這話可太誅心了。」劉浩楠怪笑到。

「哈哈……」

一幫人說說笑笑,很快都進入了夢想。

……

第二天是星期天,韓義習慣的早早爬起來,吃過早飯去了清河嘉苑。

這個小區是小高層,由於挨著大學城,小區里文化氛圍很濃郁,路上不時可以見到拿著書本的學生路過。

來到11棟樓,剛進樓梯道電梯門就開了,王小虎揉著眼睛從裡面走了出來,等見到韓義后開心道:「哥你來啦。」

「嗯!你還沒吃早飯吧,我幫你帶了。」韓義舉了舉手中的袋子到。

跟著韓義又回到12樓的租房裡,王小虎咬著包子說:「機器已經全部刷好了,你看看還有什麼問題沒有。」

韓義拿了兩部手機試用了一下,感覺沒問題后、把其中一部魅族pro4裝進了口袋,另外一部G7plus遞給了王小虎,「給,以後用這個。」

王小虎連連擺手,「哥,不用不用,我手機挺好的。」

「讓你拿著就拿著,現在才起步階段,等發達了,哥幫你換個P10.」

王小虎接了過去,摸著嶄新的外殼高興道:「哥,這個就蠻好的了。」

用袋子把剩下的22部手機全部裝好,和王小虎一塊下了樓。等出了小區,王小虎乘公交去了新區,韓義徒步朝手機店走去。

……

進源手機店裡,老闆韓進源已經看了好幾次時間。

昨天那個小本家說的話,讓他開心了一晚上。

隨著手機市場的透明化,再加上網上購物越來越方便,人們已經很少到實體店買手機了。

而且這裡是大學城,作為主力消費人群的大學生,本身也沒多少錢,你比網上貴個三五十,人家可能為了個實體體驗,不會太計較。但你要比網上貴到一百以上,那人家就不會到你這裡來買了。

可問題是,他要付房租、開工資、繳工商稅務,跟網上賣一樣價格,那他喝西北風去啊?

正因為如此,像他們這種小店,現在生意也是越來越難做了。

可是昨天韓義的話讓他看到了希望。

據那個本家說、他可以拿到大批量出口轉內銷的「水貨」,價格比他從地區經銷商那裡拿貨要便宜很多。唯一一點就是沒有包裝盒。

但這點對他來說無所謂,只要機器沒問題,其他都是小事。

話說回來了,沒有包裝盒更好,那樣他還可以再壓壓價。

心裡念叨著,他再次看了眼手機,分針已經指向20了。

就在他忍不住準備打電話的時候,店裡服務員恭聲道:「歡迎光臨!」

韓進源扭頭一看,不是那個小本家又是誰?

「來啦!」韓進源壓著激動說了句。

「嗯!」兩個人很有默契的點點頭。

「小王,倒杯水進來。」吩咐了一句,韓進源領著韓義進了裡面的員工休息室。

韓義小心的把袋子放到茶几說:「喏,全在這裡呢!」

韓進源客氣了一句,開始上手試機器。

外殼嶄新,操作流暢,從外面看不出一點問題來。

說了句「不好意思」,韓進源起身搬了台電腦過來,把各型號的實測數據跟官網數據對比了起來。

雖然從手機質感還有運行情況來看,應該沒什麼問題,但小心駛得萬年船,謹慎一點總是沒錯的。

現在造假那麼厲害,什麼三碼合一,進網許可證,灰塵顆粒等等,你是別想看出任何問題來,就拿他這個老司機來說,在不拆機的情況下,也不敢保證不會走眼。

10幾分鐘,韓進源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隨機抽取的幾部手機測試數據、跟官網上的絲毫無差。再加上嶄新的外殼,韓進源現在百分百確定,手中機器確實是「水貨機」。

「手機沒問題。咱們來談談價格吧!」

終於等到這一步了,一直顯得很淡定的韓義,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小韓,咱們是本家,而且也做過一次生意了,我也不坑你。機器沒問題,但型號太老了,很難賣得動,所以價格恐怕給不了太高。」

韓義問道:「那您先報個價位我聽聽。」

韓進源考慮了一下說:「小米4c300,魅族4代400,G7和plus分別為350和400,note也是400.小韓你覺得怎麼樣?」

韓義聽完笑了。

本來他是看對方5S價格給的不錯,所以才準備跟對方合作一把的。誰知道居然這麼黑!

一句話沒說,起身把手機往袋子里裝。

韓進源一看趕緊阻攔:「小韓,價格要是不滿意,咱們還可以再談嘛!」

韓義抬頭說:「韓老闆,我年輕人直話直說,這些手機就是拿到電子街去賣二手都比你開的價格高,你覺得咱們還有談下去的必要嘛?」

「別激動別激動!你看這樣,每部手機我再加個50塊怎麼樣?」韓進源抻開一隻巴掌到。

韓義不理,繼續裝袋子。

韓進源急了,摁著袋子說:「那你開個價吧!」

韓義抬起頭說:「我這手機少兩樣東西,包裝跟售後,這個簡單,100塊全部搞定、而且韓老闆你還有得賺。另外根據網店價格來,我再讓你200塊利潤,至於你自己能賣多少錢,那是你的事。」

韓進源一聽連連搖頭,「售後跟包裝很麻煩的,100塊我還要倒貼錢!」

「韓老闆,你說這話就沒意思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怎麼不說售後是利潤點呢?」

慕少他偏要寵我 韓義這話可沒瞎說。

手機正常是不會壞的,除非人為原因。比如屏幕摔碎了,比如浸水了,這些都不在保修範圍內,你到人家去維修一樣要花錢,所以不存在韓進源說的倒貼錢。

至於什麼包裝盒、原裝數據線、耳機、三碼合一證書,這些東西從東冠市發貨,50塊足夠!

韓進源見他門清,只好說:「小韓啊,既然話說到這裡了,那我也跟你實話實說。這些手機畢竟是淘汰機型,不怎麼好賣,而且還沒有外包裝盒,你不給足利潤點,無論拿到哪裡價格都不可能太高。」

韓義想了想說:「那這樣,一口價,小米4C450,魅族600,G7跟plus分別為500和600,noet600,如果不行就算了。」

第一次批量出售手機,可以為今後做一個參考,所以他價格咬得很死。如果韓進源不答應,那他也只能再找下家了。

韓進源還想再砍價,但看到韓義少一分走人的樣子,最後還是點頭道:「行!」

下面就是算賬了。

6部小米2700,4部魅族2400,G7加plus一共4300,還有4部三星note2400,總共11800塊,比他心理價位還多了800塊。

「嘩啦啦–」紅彤彤的鈔票在點鈔機上過了一遍。

「這裡一共一萬一千八,小韓你再數一下!」韓進源把錢遞過來說。

「不用了。」韓義把錢接過來,分成兩半裝進了口袋。

別的也沒什麼事情了,韓義站起來說:「那我就先走了,有什麼事咱們電話聯繫。」

韓進源伸出手笑眯眯道:「行,那你慢走,我就不送你了。」

看著韓義背影消失在馬路上,韓進源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正如韓義所說,他確實賺了,而且自我感覺比韓義賺的還多。

這些原廠貨價格壓的如此底,在他看來韓義一部手機能有50塊利潤就不得了了,22部手機頂了天賺一千塊。

但是他呢?就算刨除包裝,一部手機起碼也要賺300塊往上。

而且也不像他說的那樣,這些手機不好賣。相反,如今大學里用國產機的很多,因為便宜,再加上淪為街機的腎7不再是裝逼利器,很少有人會因為自己拿個國產機就覺得很丟人。

想到一個小時沒用就賺了五六千,韓進源高興的腦門發光,也忘了問韓義學生證這一茬了,掏出手機給上游供應商打起了電話。

這邊韓義更興奮。

11800減去成本4000,他純賺7800,還賺了兩部手機,百分之兩百的利潤。

《資本論》說過,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潤,資本就敢於冒著上絞刑架的危險;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資本就敢於踐踏人間一切法律。

雖然韓義還不敢冒著上絞刑架的危險,但他野心自這一刻起開始滋長了。

路過銀行存了一萬塊錢,剩下的一千八自己留八百,還有一千他打算找個借口給劉建國。

做生意就要雙贏,這樣才能長久。人家60幾部手機按進貨價拿給他,他不能自己吃肉、讓人家吃虧。那樣下回誰還帶他玩?

……

電子一條街。

劉建國正背對著門口在裡面整理貨架,門口板凳上坐了兩個中年人,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二道販子。

見韓義進來,兩個高平頂瞥了眼,隨後自顧自的聊天,從口音里能聽出來,是魯省人。

「劉哥!」

「小韓來啦。」劉建國招呼了一聲說:「你先坐會,我把報廢的零件整理出來。」

「劉哥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韓義搬了個小馬扎在兩個魯省人旁邊坐下,拿出手機在那裡看著。

「MB的,大強你說怪不怪,以往山寨機就算貼個蘋果的商標都好賣的不得了,這兩年他么的真機都賣不動了。」胳膊上紋了一圈花紋的大漢抱怨到。

另外一個短脖子男人抽了口煙說:「現在國產的質量越來越好,性能全差不多,價格卻比蘋果便宜千把兩千,蘋果肯定賣不動啊。」

紋身男顛出根煙朝韓義示意了一下,見他不要,自己點了根,朝短脖子說:「那你說怎麼辦?跟著蠻子他們跑中低端市場啊?」

短脖子伸手撓撓胳膊,皺眉道:「那幫蘇.北的全小心眼,而且喜歡玩陰的,咱們要是跟他們搶貨源,回頭肯定要打起來。」

「M個B的,打就打,怕他們啊!」紋身男惡狠狠道。

短脖子瞪了他一眼:「你MB就曉得打。金陵嚴打你不曉得啊,回頭把你送進去三五年,出來都不用手機了。」

紋身男好像腦子不怎麼好使一樣,傻乎乎的問道:「不用手機用什麼?」

「用喇叭。」

「噗嗤–」旁邊豎起耳朵在聽的韓義、一下沒忍住笑噴了出來。

紋身男有點不好意思,紅著臉抽了口煙,轉頭朝韓義看了眼,目光幽幽。

韓義趕緊閉嘴,目不斜視的看起了手機。

這個紋身男胳膊比他小腿還粗,萬一惱了給他來上一拳,那就太冤枉了。

短脖子沒注意到這一幕,抽著煙在那裡沉思,想了好一會才說:「這個樣子,過兩天我到南邊去一趟,跟那邊幾家總代談談,爭取拿下幾個暢銷機型。到時候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蠻子他們也沒話說。」

隨後兩人又聊了點別的,那邊劉建國已經抱著一大框廢舊零件過來了…… 兩個魯省人拎著一大包廢舊零配件走了,韓義問道:「這兩個誰啊?」

「噢,兩個搞翻新機的。最近生意不好做,出來倒騰零配件了。」

說完劉建國笑問道:「過來送機子的吧?早就跟你說了,那些機子你拿走沒用。」說完四處看了看,卻沒發現裝手機的袋子。

「那些機子我已經託人處理掉了,小賺了一點。」韓義笑著回了句。

劉建國楞了一下。

自己的機子自己知道,那些手機除了拆零配件賣之外,已經沒有什麼維修的價值了,要不然關係再好、也不可能僅僅四千塊就讓韓義拿走的。

可是現在他聽到了什麼?處理掉了?怎麼處理的?時間這麼短,除了拿去賣二手賺差價外,根本沒別的可能。

但如果拿去賣二手讓人家拆零配件賺錢,那他不會自己留著啊?

想到韓義拿自己人情貨出去倒賣二手賺差價,劉建國的臉色就不怎麼好看。

「呵呵,蠻好的。」乾笑著說了句,劉建國掀開櫃檯擋板走了進去,「那你先坐會,我還有幾個機子沒修好呢!」

韓義不知道他心裡所想,從口袋裡拿出一沓鈔票遞了過去,「劉哥,給。我算過了,比拆零配件划算,所以就出手了。」

心裡正有點不舒服的劉建國,見到韓義遞過來的紅人頭、一時間張口結舌。

剛剛還在心裡埋怨韓義不上路子,用人情來賺錢,轉頭就被人家拿錢打了臉,這讓劉建國一時間有點無地自容。

「那個……不用不用。你這不是打你劉哥臉嘛,哪有收二遍錢的道理?」 嘿,總裁別囂張! 回過神的劉建國,連連擺手到。

韓義把錢硬塞到他手中:「劉哥,錢一個人是賺不完的,多這千把塊我也發不了財。但是你不一樣,你要進貨,要付房租,還要養活一家老小,我怎麼能自己賺錢,讓你吃虧呢!」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