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玄幻微微仰頭看向面前的天老,雙眼一瞪,一聲驚道。

天老一邊捋著白色鬍鬚,一邊對向面前跪在地面之上的玄幻二人,點頭道,「恩,看來你們確實用出了真誠,做錯了事,就要付出相等的代價,即便是兄弟也是如此,玄幻,為師這樣懲罰你,你可層在心中怪過師父?」

玄幻聽到師父此番話語,沒有經過半點遲鈍,雙拱在身前,直接果斷回應道,「沒有,徒兒在心中沒有一絲意向怪過師父,受到這等懲罰,對徒兒來,就是師父您最大的寬容。」

「恩。」聽到此處,天老穩重的點了點頭,隨即微微俯身,伸出有些老化的雙緩慢的扶向他們二人,「好了,既然真心的知道錯了,那麼就起身吧。」

天老的雙已經到達了他們二人的身邊,花蝶偏頭看向玄幻,柳眉微皺,似乎在等待著玄幻的回應,旋即玄幻眉頭一皺,雙拱在身前,依然無動於衷,面色沉重對向天老堅定道,「師父過一定要跪在墳前三天三夜,現在時間還不到,徒兒不起。」

看到玄幻的執著,天老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挺起身板,眉頭緊皺,面帶嚴肅的對向玄幻用著命令的口吻,沉聲道,「玄幻徒兒,起身!」

「這……」玄幻看到天老臉色沉重,看來不是開玩笑,輕嘆一聲,直接站起身子,隨後將花蝶緩慢扶起,二人都是用著疑惑的眼神看向那瞬間變成嚴肅臉色的天老。

天老看到他們二人眼眸之中透漏出一絲驚恐,片刻后,再次轉換成原樣,對向玄幻二人,和藹的微笑道,「行了,為師現在已經不怪你了,但是你以後不準在這樣魯莽,否則誰也救不了你!」

「是,師父,徒兒明白了。」玄幻看到師父已經原諒自己,心中很是驚喜,對於這次的衝動,自己確實有點自私,看來以後一定要比別人付出更多才行,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對得起右幻師弟的死。

………

夜色已經降臨,但是今晚卻和昨晚截然不同,鮮明的圓月被一股烏雲遮蓋,柔和的月光無法穿透,無奈之下只好羞澀的躲在其後,慢慢的等待著烏雲消失。

神壇主廳之內,四位長老全部坐在木椅之上,高盤下方靈兒、上官翡翠、玄幻、花蝶四人全部屹立再此,一副副面帶疑惑,不知這次師父又要宣布希么任務,又要如何對待他們兩個女人。

半晌后,天老緩緩放下雙的茶杯,對向靈兒和玄幻二人沉聲道,「現在的情形想必你們二人也是非常清楚,魔域的妖魔虎視眈眈,各個法力高強,看來現在我們的對抗者已經遠遠超越了我們。」

話到此處,天老起身,移到高盤邊緣之處,對向他們二人繼續道,「情況緊急,此時我們在不趁勝追擊,那麼三界必會大亂,所以,今天把你們二人召來,主要目的就是讓你們提高自己體內攻擊動力。」

「師父的意思是?」玄幻眉頭緊皺,雙拱在身前,一副很是愕然的表情。

天老輕嘆一聲,雙眸凝視著玄幻,沉穩的點頭道,「不錯,就是讓你們修鍊體內脈絡框架,來提高自己運用絕殺技的攻擊力!」

玄幻上身微微向後傾斜,雙眼圓睜,看似表情很是吃驚,片刻過,方才緩緩回過神來,心裡默默暗道,「等了這麼多年,終於可以提高自身修鍊強度,不到萬不得已,師父是不會如此決定,看來魔域的事確實已經逼到了盡頭。」

就在玄幻的記憶里,曾經記得,師父講解神道修鍊最高境界,那就是唯獨體內脈絡框架,但是,要想打通如此框架,就必須有著自身的承受度,萬一稍有差錯,此人就會全身爆裂而死,世界之大,體內存有強悍元氣的修道之人不算繁多。

玄幻一直很想修行體內脈絡框架,可是師父總是對他時候未到,現在他才明白,原來是要等靈兄弟的降臨,二人一起修鍊,這樣以來還能相互鼓勵和支持,成功率更是大大加強。

玄幻穩重的點了點頭,心中也是同時明白,有些事情不是急於一時,有些仇恨,不是不報,全部都是因為時候未到!





精彩推薦: 經過天老早已想好的思路安排的可以上是極為縝密,其中靈兒、上官翡翠、玄幻三人明天就天老所的天地元靈山找世外仙人,到時候有仙人自會接待他們三人。

另外,花蝶明天會被天老送到一個仙神地境,到時候讓她跟著仙子修成正果來彌補自己之前所犯下的罪孽,當然這也是天老對她最大的寬容,也是最大的幫助,也許只有這樣,玄幻才會安心的跟著靈兒二人一起精心修鍊。

今天這個夜晚對於他們幾人來非常的特殊,也許幾年之後才可相見,在此他們彼此心中都有著一種盎然的情意,不用,卻彼此心間明白。

玄幻和花蝶二人來到了主廳屋頂之上,二人肩並肩的靠在一起,玄幻左緊緊的摟著花蝶的小蠻腰,花蝶玉緊緊的摟著玄幻那強壯腰板,二人一同凝視著剛剛因為烏雲消失而展現出來的完美月色。

柔和的月光照射在他們二人的臉頰之上,顯得頗為淡黃,就像是月色下最為親昵的小夫妻,讓人嫉妒,讓人垂涎。

雖然他們暫時還要分開,但是他們彼此的心間卻依然明白,修成正果,剷除妖魔,最後一定能夠在一起,因為他們彼此心中相愛,彼此心中已經不能沒有對方,只要堅定這種愛情,他們相信,天神聖主也一定會被打動,讓得他們相親相愛的在一起。

憧憬總是美好,但事實是否盡得人意?這一切可就要看天的定數,所謂定數,就是命中注定,命中注定的事情,即使是神界的最高職權者也無法改變……

………

「靠!把我們的位置給佔了,算了給他們吧,反正這種地方也多的是。」靈兒與上官翡翠站在大院之處,遠望著屋頂之上的玄幻二人,靈兒心中不由的默嘆一聲。

「翡翠妹妹,我們就在此處,休息一會吧。」靈兒緩緩坐在近處一塊石墩之上,右指向旁側的一塊石墩,示意讓上官翡翠坐下。

「哎,翡翠妹妹,等你跟著我們了那個什麼天地元靈山會不會感到沒勁呢?」靈兒知道此一定會修鍊很長時間,除了每天修鍊,也不知有沒有閑暇的時間來陪陪上官翡翠。

坐在石墩之上的上官翡翠抿嘴甜甜一笑,搖了搖頭,「怎麼可能,能跟你們在一起歷練,這也是我的榮幸啊,能夠跟你們在將來一起奮戰,這也是我爹的意向,所以呢,不管你們哪,我都會,而且不會閑悶。」

話落,又對靈兒嫣然一笑,靈兒偏頭看到上官翡翠那柔美的笑容,一時心中有一股熱血沸騰起來,此刻,靈兒知道自己是真的愛上了這個甜美女孩,但是又一想,自己也算是個花心之人吧,沒辦法,誰讓她們都是那麼好呢。

現在的靈兒不想在剋制什麼,因為此刻他有些明白,在自己的生命中所遇到的女孩,都是跟自己有緣,有緣的女孩一定就會兩情相悅,那麼兩情相悅之後呢,不用,自己也很明白。

二人雖然沒有緊緊的靠在一起,但是他們的心卻像是被一股強大的吸力給拉攏到一起,也許這是因為彼此心中都有自己吧,二人仰望著天空上的月美之色,臉上同時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

第二天,靈兒換好一身白衣,來到了主廳,一進廳,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移到了他的身上,一身白衣將靈兒點綴的更加帥氣,顯出一副英俊無比的姿態。

靈兒有點尷尬的行至到玄幻身旁,然而右側的上官翡翠正目不轉睛的盯著靈兒全身看,這讓靈兒心裡更是毛了起來,不知自己該如何站立,最後只好硬著頭皮對向上官翡翠,凝聲問道,「看什麼,難道不好看么?」

上官翡翠莞爾,修長的眼眸彎成月牙狀,搖頭柔聲道,「不是啊,我感覺,你今天很帥氣。」

「切!」靈兒有點半信半疑的瞥了上官翡翠一眼,隨即面向前方,等待著天老下達出發的命令,同時斜瞥了幾眼左側玄幻身旁的花蝶,一身白紗衣的她,猶如一隻純潔的蝴蝶,嬌身之上似乎散發出來一股純色白光,就像是人間天使一般如此美麗。

最後才把目光移到玄幻的身上,換上神壇的正宗白衣,果然英俊了不少,總比自己花錢在商鋪隨意買的那件白衣強上許多,看到這裡,靈兒心中不由的暗嘆一聲,「這真是人靠衣裝,美靠靚裝」

就在主廳寂靜了半晌之後,四位長老這才緩緩同時起身,隨後相互聚在一起不知嘀咕些什麼,片刻,同時點了點頭,天老行至到高盤邊緣之處,對向主廳之內的玄幻,沉聲喝道,「玄幻!」

「徒兒在!」玄幻上前一步,雙抱拳拱在身前,面色嚴肅,對向天老錚錚回應一聲。

天老沉穩的點了點頭,隨即從袖口之內掏出一隻捲軸扔向了玄幻,接住捲軸,還沒等打開,天老對他沉聲道,「這捲軸裡面有三套絕殺技,等你到達天地元靈山的時候,閑暇時間拿出來自己學習一下。」

玄幻點頭應聲后,將捲軸收入囊中,退回原地,此時天老微微仰頭,面色沉重,對向靈兒繼續喝道,「天靈兒!」

「徒……徒兒在!」激動的靈兒上前一步,雙拱在身前,雙眼圓瞪,先露出一副貪婪之樣,似乎在等待著天老還能給他什麼寶貝似的。

天老右捋了捋白色鬍鬚,沉吟片刻,正色道,「到達天地元靈山之後,一切都要聽從玄幻的意向,自己不得單獨行動,否則我將會把你逐出神壇,你可清楚?」

「啊?……」本來還以為天老會給自己什麼寶貝,可沒想到竟然是讓自己聽從別人的指示,無奈之下,靈兒只好點頭表示回應,隨即退回原處。

天老目光在上官翡翠和花蝶身上掃了兩眼,最後頓在上官翡翠的身上,行下高盤,站在她的面前,一臉沉重的表情瞬間轉化成和藹可親,對向上官翡翠,柔和笑道,「小姑娘,以後還麻煩你多多照顧靈兒,這小子性格太為調皮,以後就靠你多多管教了。」

「啊?這……」上官翡翠白皙的臉頰頓然間變的有些紅潤,微微偏頭瞥了靈兒一眼,方才對天老,甜甜笑道,「好吧,我儘力……」

天老微笑著點了點頭,隨即對向他們三人有些不舍的揚了揚,玄幻轉身對向花蝶呢喃一聲,「等我。」看到花蝶點頭后,方才給四位長老行了一禮,隨後和靈兒二人行出主廳。

天老看著遠的靈兒三人,面色帶有一絲苦楚,心中默默暗道,「徒兒們,以後三界能否平衡,那就要看你們了,好好修鍊吧,世界之大,還有很多你們一時不能了解的,現在你們能夠做的就只有接受……」

克制住自己的情緒,天老轉身行至到花蝶面前,先是仔細掃看了一番,后才緩緩開口,「花蝶,念你心中還有一絲善意,這次我就送你神界的花仙子境內進行修鍊,到時候,能不能改邪歸正還是要靠你自己啊。」

花蝶抿嘴一笑,沉穩的點了點頭,柔聲道,「天老敬請放心,我會的,這次還是要謝謝您能夠對我和玄幻寬宏大量,在玄幻沒有修鍊成強者之前,我不會在見他。」

天老穩重的點了點頭,隨即長嘆一聲,輕聲道,「世間的真愛,不一定要在一起,有時候,守住愛情,也是一種幸福。」

話落,天老在心中暗暗自罵,「哎,這麼大把年紀了,竟然用這句話,哄騙了不少年輕男女,看來這一生,只能指著這一句話活著了,呵呵……」

靈兒幾人走出主廳,到達大院之時,中幻等眾多師弟一起奔行而來,將他們幾人圍了起來,每人臉上都有一種不舍的表情,中幻眼眸之內噙著少許的淚水,對向玄幻,輕聲道,「師兄,這一次出遠門,還不知什麼時候能夠回來,你了那裡多多保重。」

玄幻右拍了拍他的肩膀,穩重的點了點頭,隨後二人相抱在一起,一個挨著一個,靈兒斜瞥了他們一眼,心中默默暗道,「靠,至於么,弄的跟生離死別似的。」

話落,中幻來到了他的面前,同樣眼眸之中噙著淚水,低聲道,「保重,靈兄弟。」隨即伸展雙抱住了他,靈兒頓時驚住,片刻緩過神來,雙同樣抱住了中幻,正言道,「保重……」

一個挨著一個,等到全部告別完后,靈兒轉身眼眸之中也是噙著了少許的淚水,冷笑一聲,心中再次默默暗道,「原來有人親熱的送別,也是一種溫暖。」

………

「保重啊,早點回來!……」中幻等人站在大院之中,對著遠的靈兒三人擺喊道,臉上都是有一種依依不捨的表情。

然而就在人群中的后側,花蝶仰頭看向漸漸消失在天空之上的玄幻,輕輕的擺了擺玉,同時流下了一顆不舍的淚水,「玄幻,保重。」





精彩推薦: 第487章沒見過這麼笨的女孩!

眼見著還有幾天就開學了,小包子才想起來還有寒假作業這回事,打個電話一問上官伊莎,跟他一樣,全玩忘了!

小包子無奈,和上官叔叔商量了一下,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把上官伊莎接到了玫瑰苑,然後兩人一起做寒假作業。

其實作業也不多,就一本薄薄的小冊子,對於小包子來說,一天就能寫完。

但是上官伊莎就不一樣了,看著小冊子上的題,簡直是一個頭兩個大,巴巴的望著小包子。

「陸奕飛,我能抄你的嗎?」

小包子擺弄著手上的魔方玩,眼睛抬也沒抬的說道:「我也沒做。」

「那怎麼辦?老師說做不完,不給報名。」

「那你做啊,做完我抄你的。」

上官伊莎:「……」

低頭看著上面的題,嘴巴撅的老高。

她好像忘記了上學期老師教的什麼了……

老師好像教了30以內的加減法,可是她10以內的還沒有搞懂……

而且,還有造句……

她從小在國外長大,就學了兩年中文,只會基礎的對話,這些造句根本就不會……

「陸奕飛……」上官伊莎委屈的喊了聲。

「幹嘛?」小包子眨了眨眼,見她翻開的頁面是語文題,想著她不會算術,語文總會吧,就說道:「你先做吧,一會我再幫你檢查。我現在先練魔方,我媽咪說如果我把這個魔方六面轉齊了,給我定製一輛和我爹地同款邁巴赫,到時候我帶著你去兜風。」

上官伊莎聞言,眼睛一亮,叔叔的車她見過,特別的帥氣。

「好啊好啊,那你轉,我先自己做了。」

「嗯嗯,加油哦。」

上官伊莎一臉興奮的拿上鉛筆給自己打氣,可是一垂下頭看著本子上的題,頓時蔫了。

真的不會怎麼辦?

這些造句,好難啊!

「寶貝,伊莎,你們在學習嗎?」葉平平從樓上走下來好奇的看了眼。

上官伊莎看見葉平平,就跟看見救星一樣,忙道:「阿姨阿姨,你給我講講這個詞語怎麼造句的好不好?」

小包子聞言,眉頭一挑,不會做怎麼不問他?

葉平平走近,彎腰看了眼,「這個簡單啊!阿姨教你一招造句特別簡單,直接帶詞語,我舉個例子啊,這個『十分』,你就寫『十分這個詞語,我好像在哪見過』。這不就完事了,而且這個詞語你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上官伊莎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阿姨你好聰明啊,那我就這麼寫了,謝謝阿姨。」

「不謝不謝,好好做哦,阿姨帶玩具練槍法去了。」

上官伊莎左右看了看,也沒找到阿姨的玩具,就問道:「阿姨,你玩具在哪呢?」

「這啊!」葉平平一巴掌呼在身邊roce的後腦勺上。

Roce:「……」

上官伊莎抓了抓頭髮,很是奇怪,「這不是個人嗎?」

葉平平眯眼一笑,「在我眼裡是個玩具!好了,你快寫作業吧,寫完阿姨給你看阿姨的槍法。」

「好啊好啊。」上官伊莎興奮的拍手。

待葉平平走後,她就認認真真的開始造句。

突然,『詞語』兩個字不會像,想了許久也記不起來,就噘著嘴問小包子,「陸奕飛,詞語怎麼寫?」

小包子:「……」

他剛剛已經被葉平平造句的手法雷到了,都多大的人了?還這麼帶壞小孩子!

拿起橡皮擦就把上官伊莎寫的字全擦了,很認真的說道:「這個『十分』是一個詞語,讓你造句,是一句正常的句子里需要包含這個詞語,剛剛那個阿姨給你說的是錯的,你不能這麼造句。」

「怎麼不能了?阿姨說的也是一個句子啊!你別給我擦了,哼!你給我寫上!」

上官伊莎氣鼓鼓的看著小包子,她好不容易寫出來了幾個字,全讓陸奕飛給擦了。

小包子無奈的看著上官伊莎,照這個速度寫下去,估計一年都寫不完這個小本本。

想了想,放下魔方,坐到上官伊莎身邊,給她講了講造句的要領。

教她造了好幾個句子后,上官伊莎才會造一個,結果字又不會寫。

小包子:「……」

他都沒見過這麼笨的女孩,不會寫,就不能造個簡單的嗎?非要弄那些特別難的字,寫不出來就說平平小姨那個句子造的好,裡面的字她都會了。

沒辦法,小包子只能手把手挨個教她造一遍,不會寫的字,他手握著上官伊莎的小手,工工整整的寫到草稿本上,才讓她搬到寒假作業上。

樓上貝蒂終於起床了,洗漱完后本想去書房找老公玩的,就看見樓下兩個小傢伙溫馨有愛的一幕。

兩個人並排坐在長毛地毯上,前面是一張寫字桌,桌上放了很多的本子和筆,還有一些小公仔玩具,上官伊莎小身子微微前傾,小包子一條胳膊從伊莎背上圈過去,握住她的小手,在紙上教她寫字。

旁邊還卧著美人,時不時仰起腦袋看一眼,然後又把腦袋埋在小包子的腿邊。

外面的陽光照進來,輕輕灑在書桌上和幾個可愛的小傢伙身上,讓貝蒂想到了很多詞語來形容這一幕……兩小無猜,親密無間,青梅竹馬……

很美,很讓人陶醉……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