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你得讓我你們看到你的價值,究竟有何不同,不然只能淪為最普通的奴隸,死於礦井中。」一人說道。

「打開枷鎖。」王明平靜地說道。

這些人倒也乾脆,在場的都是高手,有教主級人物坐鎮,不怕他逆天。

王明恢復后,直接釋放出一道仙氣,繞著軀體,祥和氣息瀰漫,強大力量擴散。

嘶!

這些人倒吸冷氣,這個年輕人居然如此之強,令他們大為震動。

「修出了仙氣,這等資質,當真是不簡單,應該可以進入天神學院了!」一位老者嘆道。

「僅有一道仙氣嗎,進入天神學院,難以爭霸。」另一人搖頭,應該是該族在神礦區的第一高手。

王明沒有遲疑,現在需要展現實力,也許藉此才能引發他們關注,從而被重視起來,進一步脫困。

第二道仙氣溢出,不過有點虛淡,不是多麼的凝實,這是他有意為之。

「好,好,好!」這些人驚喜。

他們萬沒有想到,隨便買的一個奴隸而已,竟然如此絕艷!

這些人彼此相視,都露出異色,有種王明不能理解的光彩,在他們的眼中一閃而沒。

兩道仙氣,便是在穹高天也算是驚才絕艷,是罕有的奇才,會被各教追捧,保護起來。

因為,這樣的人一旦成長起來,將來必然是威震天下的大高手。

「年輕人,帝,你想進入天神學院嗎?」一個老者和顏悅色地問道。

「聽聞過,如果能進去見識一下,自然好。」王明不卑不亢。

「唔,我族小姐也在那裡,你若是願意追隨她的身邊,我們可以考慮,將你送去。」老者說道。

「追隨一個女子?」王明昂著頭,故意做出一副不屑的樣子。

「呵呵……」有人笑了,道:「年輕人,你以為修出兩道仙氣就天下無敵了嗎?我族小姐抬手就可鎮壓你,她要爭奪穹高天第一仙子之位,現在道行之精深,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難道她修出了三道仙氣?」王明問道。

「比你猜測到的更厲害,小姐體內有無上仙血,不僅是我族,也是穹高天最璀璨的明珠。」老者說道。

「長生家族?」王明盯著他們,總覺得這一族的高手有點多,只是在一個礦區而已,就同時有數名超凡人物坐鎮。現在他有點理解了。

一個老者笑了笑,道:「我族昔年曾經有過長生的人,但那已經漫長歲月前了。始祖早已戰死。」

他並沒有感傷,即便有遺憾,心有不甘,但歲月可以磨滅一切,過去的輝煌終究是曾經擁有過。

「這麼說來,你族的小姐可以稱之為人仙後裔,也算是一位名副其實的仙子?」王明問道。眼中露出異色。

當日,他跟虛神界等人對立時,還曾提及這樣的家族。

而在虛神界中不少人當時更是取笑。說他如果足夠強,大可以進天神學院去跟真正的仙子交手,甚至捉來做老婆。

此時,王明感覺很詭異。不曾想真有這樣的家族。而且還這樣相見了,只是他的地位太尷尬了,居然只是一個奴隸。

「小子,你志向還不小嘛,都已經是階下囚了,眼睛還閃動神光,想打我族千金的主意嗎?莫要不自量力。」一位中年人奚落道。

「我沒什麼念頭。」王明搖頭。

「呵呵,沒有最好了。」有人笑著點頭。而後看向他,道:「我們可以送你進天神學院。只是錯過了他們擇徒的時間,只能另想辦法。」

按照他們所說,可以將王明送去,但是身份上有些問題,需要以該族小姐戰仆的身份加入。

王明一聽,眉毛就立了起來,以僕人的身份前往,這怎能接受!

他之所以露出兩道仙氣,暴露自己的潛能。就是希望能夠引起他們的注意,令這些人給予足夠的重視。

可是,到頭來卻是要以奴僕的身份前往。這是一種恥辱,絕不可能妥協!

王明沉默。細細思量,自從來到穹高天後,他接連受挫,居然淪為俘虜、階下囚、奴隸,實在憤懣、憋屈。

但是,現在卻無法長嘯,只能等待機會。

「你不願意?不用介意。」一位老者繼續解釋。

這是權宜之計,按照他們所說。每一位天神學院的弟子都可以帶領幾名僕人。

王明以僕人的身份進去,總有機會發光發熱,到時便有了真正加入天神學院的機會。

當然,前提是他得追隨在那位小姐的身邊,雖然最後可以擺脫僕人身份,但不得背叛,將與該族同進退。

事實上,目前有很多年輕強者在行動,天神學院有仙家洞府、凰血池等,任何一樣都是大造化。可讓人脫胎換骨,許多人寧可選擇成為該書院弟子的僕人,也要臨近那裡。

這些人包括一族的最強青年高手。強大的凝聚仙氣等,甘願暫做僕人。

甚至,還有一族明珠,容顏絕美,卻也甘願前往,與人達成了協議。

「當然,在前往天神學院前,你還需要做一件事,也許……目前只有你能做到。」一位老者說道。

王明不語。他已經能夠感受到,沒有無緣無故的善意。這些人看重他的潛力,但不一定會無私相助。

說到底。他的強大是為了去襯托該族小姐,去守護與追隨那個少女,他們將他視為那個女子一個有力的「手下」。

「天神學院競爭激烈,就是我族的明珠,也有巨大的壓力,需要臂助,需要機緣。」該族的人說道。

王明通過的他們口,了解到了天神學院目前的一些情況,不僅心中驚異。

目前,天神學院聚集了來自三十三天的各路英傑,全都絕艷無比,都是各自古界的翹楚,沒有一個是弱者。

這樣的一群天驕聚集在一起,無論是皇子,還是仙子等,都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因為一個弄不好就會被別人趕超。

在那裡,落後就意味著將會失去仙道資源。

凰血池、仙家洞府、長生藥、悟道台等,都是優先給最強的那些人使用,其他人排不上隊。

這就導致了強者越來越強,距離拉開的越來越大。

王明皺眉,目露寒光,這一刻他終於知道了古元的念頭,這是在故意壓制他,將他貶到神礦區,這樣耗費他的光陰,簡直就在慢慢抹殺他!

目前,正是天才血拚,強勢崛起的最佳時機,結果他被壓制了,被送到死地,讓他喪失了在天神學院競爭與真正崛起的機會。

毫無疑問,便是他活著回去,也失去了爭奪那些經文、仙藥、涅槃寶池的機會。

古元心思歹毒,讓王明大恨!

「你們想要什麼?」王明問道,他終於開口了。

這裡有該族那位小姐需要的東西,那麼肯定也適合他,與其對抗,不如先探聽,看一看到時候自己能否直接利用起來。

「天神學院內,各方天驕競逐,如今不光體現在他們的資質上,還有各自背後家族的支持力度上。」

該族一位老者一句話就道出了本質,點到了關鍵問題。

他們想在這裡尋到一塊生命之石,為擁有仙血的小姐送去,讓她走在前面,在天才的大碰撞中勝出。

「生命之石?」王明自語,他聽聞過,但是不知道具體功效。

他只知道這東西,可以為教主級以上人物延續壽元,奪天地造化,是無價之寶。

「你不需要了解太多,只要能帶回來一兩塊,便可立刻離開這裡,我們送你去天神學院。」一位老者說道。

這是他們的條件,想擺脫奴隸身份,王明得拿出誠意來,去採掘出生命之石。

若是別人聽到這個條件,一定會變色,這個地方有生命之石,但極其稀少,且多是在混沌神礦中,誰敢進去?

王明現在想的卻是,這種天材地寶對於他與那些小姐來說,一定有大用,值得採集。

他已經錯過了天神學院的初始機會,需要在其他地方補回來,爭取在短時間內追趕並超越,而這個地方值得冒險。

混沌神礦,若是無危機,絕對是一個最適合修行的地方,那裡有真正的仙氣在瀰漫,這是其他凈土所不能比擬的!

當然,如果有人知道他的想法,一定會罵他為瘋子,有幾人敢打神礦的主意,誰敢向著進去修行,那完全是不要命了。

「你想去採集生命之石?」該族人訝然,原以為要費很多口舌,需要威逼利誘,但是不曾想,王明這麼快就答應了。

須知,歷代以來,敢冒險進去的人差不多都死了,這很難成功。

「你修出了兩道仙氣,跟那神礦中的仙霧同源,應該會別人安全很多,不用太擔心,正是尋找生命之石的最佳人選!」一位中年人對他鼓勵。

「我不需要聽這些話安慰,請給我相應的秘寶等,所有對我有力的外物都幫我準備齊全。」王明說道。

既然走不了,古元將他發配到這裡,這些人不會放他,還不如冒險一搏。(未完待續。。)

… 「年輕人你很有闖勁兒,我很看好你的將來,他日你若是足夠驚艷,也不沒有可能與我族明珠並駕齊驅,那個時候……」

很明顯,那為老者在畫大餅,在鼓勵王明,甚至不惜拋下所謂的香餌。

但是,他表錯了情,王明直接將他打斷了,道:「請為我準備法寶等!」

在場的幾名高手,神色略有尷尬,但很快恢復了正常。

「痛快,小友是一個敞亮人,別的我也不多說了,馬上為你準備。」

他們打開了王明的全部枷鎖,解開他的禁制,但是有一名老者卻取出一枚金剛琢,要他帶在頭上。

這是該族的秘寶,一旦戴在頭上,很難取下,會越勒越緊。

他們坦言,必須得防一手,畢竟解開了王明所有的封印,萬一他就此逃走怎麼辦?

金剛琢鋥亮,銀白生輝,不知以何種金屬打造而成,很燦爛,流轉出各種神秘的神紋。

它形如一個手鐲,但是現在放大了,箍在了王明的頭上,化作鎮壓法器。

混沌星辰,沒有草被,到處都是乾枯的山脈,很荒涼。

不過,即便如此,也被各大勢力瓜分了,各自佔據一片區域。

這些天以來,所有大勢力都在行動,派遣奴隸等,遣出高手,在那神礦入口附近徘徊。

所謂的附近,也只是數百外,過近的話,很危險,說不定會被那神礦吞噬進去。

不過,每一次混沌神礦復甦又平靜后,相對來說,會有一段祥和期,少有血腥情況發生。

也正是因為如此,最近這些日子以來。眾人才無比的活躍。

王明準備好了,雖然被迫加了一個金剛琢在頭上,讓他心中憤怒,但還是忍住了。

他不得不嘆,來到穹高天後,諸事不順,竟淪為這樣的階下囚,他等待爆發,衝破一切阻擋。

在做準備的幾日來,他也了解到了該族的強大。該族以羅為姓,據傳是從仙古活下來的族群!

他們的祖先,實力高深,早已是仙道人物,長生不死,但在仙古末年戰死。

羅族,以此為姓,是因為據傳他們的祖先觸碰到了仙羅領域。

王明上路,該族為他準備了各種相應的秘寶。一切準備就緒,他要進混沌神礦了!

……

山地乾枯,一片焦黑,石頭是血色的。

這是就混沌星辰。王明邁步,已經臨近了那座神礦。

在歷史上,它赫赫有名,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高手的性命。時至今日已經無人願意冒險,只有送奴隸前往。

當然,奴隸的命也是命。無人願意這樣奢侈的浪費,一般來說,大勢力所買來的奴隸多用於在附近開採,而不是進神礦。

此時,漫山遍野到處都是人影,全都是奴隸,他們衣衫襤褸,每日都在此辛苦勞作,只是為了能夠活下去。

王明成為了他們的一員,不過他在途中不曾止步,沒有跟那些人一樣開鑿山脈等,而是徑直向著中心地進發。

這片山地很奇異,堅硬無比,就是天神也很難一下子鑿穿,故此對於一般的修士來說這是浩大的工程。

隨著前進,地上有很多深坑,下方人影綽綽,不少人都在忙碌。

這是奴隸們費儘力氣開鑿出來的,岩石堅硬,比得上很強的法器。

曾有人覺得,這裡的岩石如此驚人,一定是煉器的極佳材料,帶到外界去可以賣出天價,可是離開這裡后,一切都變了,岩石很容易擊碎。

只有在這個地方,這些石塊、沙粒、山脈等才與眾不同。

後來,人們明白,之所以如此都是因為混沌神礦的存在,它無時無刻不在釋放秘力,影響著周圍的一切。

隨著王明前進,地面越來越寂靜,也越發的王明涼,因為越向里走人越少。

呼!

一道黑色的旋風吹過,讓石山成為塵埃,讓山脈千瘡百孔,景象駭人。

還好。它只存在了一會兒,就消散了。

王明睜大了眸子,有些吃驚,覺得難以理解,他以天眼看的清楚,那黑色旋風是憑空出現的,只因虛空扭曲,它便衝起。

「那是場域的力量,混沌神礦周圍出現什麼異常都不用大驚小怪!」有人告誡。

王明默然,這就是混沌神礦。外面造成的異象就已經如此,真要是深入進去,會發生什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