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上走是最安全的,不過要論速度的話還是走天上比較好。」

李默說道。

於是,幾人便騎上小黑和小金,高速飛入雲團中。

這是一條常人絕不敢走的路,但幾人藝高膽大,卻敢闖一闖這兇險的天途。

周遭的光線一下子暗了起來,放眼望去一片漆黑,當然,以眾人的眼力倒不至於受到多大的影響,仍能目及十里。

一股股颶風在雲團中形成一個個旋渦,高速旋轉的旋渦釋放出龐大的吸力,而兩個旋渦之間更因為吸力的衝突而產生齣劇烈的氣流,有著將周遭萬物碾碎的殺傷力。

不過二獸身為龍族,自然不會被這些旋渦所遏止,它們敏銳的捕捉到旋渦外的一條條安全路徑,順著路朝前深入。

不一會兒工夫,李默突而察覺到前方的異象,在漆黑的雲團中有著更漆黑的一大團烏雲來,他聚力於目,仔細辨別。

很快的,他便看清楚了,那一大片烏雲豁然乃是一大群黑鳥。

每一頭黑鳥都不過丈余,分明為鳥類卻長得狗頭,那嘴又長又寬,露出的牙齒好似密集的刀子般。

「狗頭鷹。」

李默沉聲道了句。

這種雜交類的小型鷹種在半界都非常罕見,雖說是靈竅境後期級的鷹種,但數量非常龐大,一窩蜂就是上百隻,擁有著捕殺神通境級蠻獸的兇猛戰力,而且即使是龍種也無法嚇退它們。

當然,使用雪球的珠子自然可以讓狗頭鷹將眾人視為同類而避免一場廝殺,不過這本就是穩操勝券的一戰,倒沒必要動用雪球。

小黑和小金可都是龍族,再加上李默幾人,即使狗頭鷹群再厲害,也只有輸的份。

「吼吼,。」

狗頭鷹群還未接近,小黑二獸便噴出大蓬龍息,將鷹群驅散。

狗頭鷹的速度快的驚人,它們藉助颶風所產生的氣流高速行進,從各個方向詭異的襲來。

不過小黑二獸可不是好與之輩,全身都是武器,一展翼,一揮爪都是暗藏殺機。

一頭頭的狗頭鷹被掃飛出去,但有的狗頭鷹卻仍能躲過攻擊竄到二獸身上。

狗頭鷹最可怕的地方便是這東西口腔內藏有劇毒毒腺,一旦被其咬中,就算是龍族也會受到影響。

李默幾人立刻出手,一掌拍過去便將近身的狗頭鷹給震飛。

如此一路朝前深入,颶風旋渦越發的龐大,而狗頭鷹的數量也是密密麻麻,好似蝗蟲般遮天敝日。

「這數量還真是可怕啊,我到前面開道。」

李默說罷,一運獸魂通靈,背上雙翼一展,剎的化作一道流光竄入鷹群中。

無數鷹群包裹成一個巨大的黑球,裡面紅光暴射,雷聲滾滾,大片大片的狗頭鷹被李默斬殺。

另一邊,四女皆發動猛攻,黑雲中異彩穿梭,流光飛竄。

待到將鷹群斬殺大半時,鷹群這才撤退,消失在黑色的雲團深處。

如此繼續前行,未過多久又遭遇了一大片凶暴的隼群圍攻,直到半日之後,眾人才終於穿過了雲團,抵陰陽山脈的入口。

如地圖上所繪製的一樣,陰陽山脈看上去山脈起伏幅度非常大,山腳廣闊,峰聳入雲,放眼望去有著很多條大道可以通往深處。

「我們要繼續飛嗎。」

蘇雁問道。

李默搖搖頭道:「不,按照林之沖所言,這裡的地況如同幻象法陣一般,所見非所見,必定藏有古怪,貿然從高空深入並不妥。」

「默兄說得在理,我們就從地上過去吧。」

宋舒瑤說道。

於是幾人便朝前走去,李默運起靈通眼,周遭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這大道就和普通的山間大道並沒有什麼區別,但是走了一會兒突然間周邊環境驟然改變,一下子變成了一條陡峭下行的斜坡路,兩邊光禿禿的山壁也一下子變成了布滿荊棘的峭壁。

「果然厲害,居然連我的靈通眼都沒察覺到蹊蹺。」

李默皺了下眉頭。

然後,他突然間眼睛一亮,朝著遠處一指道:「你們看見了嗎,那裡有著一個浮動的光點。」

「光點。」

四女都是一愣,順著他手指望去,卻見前方空空蕩蕩的。

「難道是死光,默大哥你看得到死光。」

蘇雁陡然欣喜道。

李默長吐了口氣道:「既然你們看不到,那多半就是死光了,那東西好似浮游生物般在空中浮動著,若是咱們就這樣並排著走過去,還真會碰上。」

「太好了,師哥看得到死光的話那我們可就不用擔心會消失了。」

柳凝璇歡呼道,



… ?「且讓我來分析一下這東西。」

高興之餘,李默說道。

他聚目於死光之上,五感大放,然後眉頭頓時一皺。

五感落在上面,就好似落在虛空間一般,好象那死光並非是真實的存在,而只是一個虛影。

看到李默的表情,蘇雁便道:「看來這死光並不好分析吧。」

李默點點頭道:「確實這東西甚為古怪,不過並非沒有方法。」

說罷,他便取出鏡中界,一揚手丟了過去,鏡中界一接觸到死光,死光立刻被吞噬掉了。

「太好了!」

李默大喜。

四女也都精神一振,一般的死光只會吞噬生物,卻不能夠吞噬天器,而這死光一入鏡中界那麼李默便有能力對其進行解讀。

接著,幾人繼續前行,待走到了一條隱蔽的岔路上時,這才一起進了鏡中界。

鏡中界的世界早已龐大無邊,自從吞噬了隕落之地,種下了石靈精元后,大地以極快的速度繁衍著,再加上李默不時丟些蠻獸進去,這裡全然成為了一片世外桃源。

此時,死光就懸浮在前方不遠處。

李默意念一動,強大的精神力量連同五感灌注在死光之上。

這一下,他終於捕捉到了死光的一些奧妙。

和外界不一樣,身為鏡中界之主的他對於這個世界的任何物質都擁有絕對的掌控權,因此對於死光的分析也達到了在外界達不到的程度。

一會兒后,李默眉頭一皺,收回感知來。

「默兄可有什麼發現?」

宋舒瑤立刻問道。

「發現是有發現,不過奇怪啊,這死光的構成象極了傳送陣。」

李默說道。

「什麼,傳送陣?」

四女皆是大驚。

「恩,不如你們自己看看。」

李默說罷,意念一動,強化了四女的目力,令她們能夠看到死光的存在。

待四女仔細辨別之後,皆驚噓一聲。

「竟真是傳送陣的結構!」

柳凝璇陣法造詣最深,率先說道。

「傳送陣本來就是一種對人體無害,而且微弱到一定程度肉眼就難以發現的存在。那麼死光依附在人身上而察覺不了就正常了,而隨著死光不斷的聚集,當量達到了足夠程度時就會啟動傳送能力。」

李默沉聲說道。

「那這麼說,人並非是消失,而是被傳送到了某個地方。」

蘇雁明白過來。

李默點點頭道:「這是最合理的推斷,但最重要的則是被傳送到了哪裡。」

「莫非是……無根島?」

秦可兒接下話。

「如果是傳到了無根島,那麼這些人為何沒有一個人生還。這樣推斷的話,無根島上只怕已並非是無根聖人當年的清修之地,而是一個足以令強者丟掉性命的恐怖地獄。」

李默說道。

這時,宋舒瑤又道:「還有另一種可能,這死光的結構確實象極了傳送陣,但是,陣法之學本就是差之毫厘,謬之千里,這種象傳送陣的死光究竟真正的能力是否是傳送,還是徹底的破壞都不是僅僅用推斷就能夠斷定的。」

幾人都點點頭,李默說道:「看來我們還是得和碎片者接觸一下才行,如果無根島最後真的抵達這裡,說不定他們會知道的一些情況。當然,在這之前,咱們先煉製一下天器吧。」

既然知道了死光的構造,那麼要想在外界看到它也就成為了可能,只需要煉製能夠強化目力的天器便可。

於是,李默、秦可兒和宋舒瑤便都祭起鼎來,投入煉材煉器,李默一人操縱兩鼎,二女各煉一鼎,速度都在伯仲之間。

而二女自然也早就踏入了三等一境鑄器師的行列,堪稱鑄器大宗師之位。

不消一會兒工夫,四器出爐,待四女佩帶上目力手環之後,終於可以清晰看到了死光的存在。

如此五人這才出了鏡中界,一路朝前深入。

這陰陽山脈確實古怪之極,處處皆是幻象,明明一條大道,朝前走了幾步突然間眼前就出現一個大巢穴,一群蠻獸便從裡面沖了出來,令人猝不及防。

不過對於李默幾人而言,歷練本就是此行的目的之一,象這樣突發的狀況更能夠訓練反應力。

而這深處地帶也果如傳聞中一般,不僅遍野都是蠻獸巢穴,而且靈材也是一撥撥的生長著,似乎漫山遍野都是寶藏。

對於能夠辨別出死光存在的五人而言,一路拾寶無數。

小黑幾獸跟在後面也是大沾了光,嘴巴里塞得滿滿的,小粉更是不斷往育兒袋裡塞東西,那袋子似乎無底洞般,怎麼塞都塞不滿。

至於死光也是沿途越來越多,有的更大如南瓜,李默都一股腦的收入了鏡中界。

小黑幾獸的感知卻也敏銳得很,似乎能夠發現死光般,這倒也讓幾人都鬆了口氣,便不必擔心它們被死光附體。

就在這日大下午,李默幾人便抵達了坊市失蹤之地。

這座原本建造在平坦山地上的坊市如今已經成了一個四四方方的大坑,正如記載所言,連地基一同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過既然知道了死光之謎,那麼這件事情便甚好理解了,傳送陣不止能夠傳送人,傳送物質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當然,究竟這種傳送是一般情況的傳送,還是在傳送中有帶著致命的破壞力卻是不得而知的。

走輪盤山脈的地上通道需要一個多月,但從空中過卻半日都不到,而這陰陽山脈比起輪盤山脈更大,也更複雜,因為不斷呈現的幻象地形,使得人就在山中打著轉。

但是即使這樣,李默的方向感仍然精準之極,半月之後,一行抵達了一處山崖地帶。

「終於到了。」

望著遠處一個宛如虎頭的山峰,李默說道。

這座山峰是林之沖在表訴中所提及過的,他就是在那峰頭下的地方遇到了碎片者。

李默幾人趕過去,沿著對方來的方向一路尋過去。

這是一片密集的森林地帶,即使李默幾人都要行走得小心翼翼,那些甲殼蟲大小的死光有的就依附在葉子上,陽光灑下來,很容易看漏,而一點風吹草動,這東西就會落下來,一旦沾到身體那就麻煩了。

而一路走著,越來越深入,卻沒有發現任何人類活動的痕迹,更沒有什麼村落城池的存在。

一晃就到了傍晚,森林仍然無邊的延伸著,而且看這狀況再朝前走還有更深的地域,這夜色一來,周遭滿是野獸的吼叫聲。

「碎片者的住所還真夠遠的,這地方一般人已經走不過來了。」

柳凝璇擦擦汗道。

「沿途的死光確實不少,若是在看不見的情況闖過去,確實早就觸發死光了。」

李默點點頭,說道,「我們再走一截路,若是天黑了還找不到便在這裡休息一夜。」

於是幾人繼續前行,然後前方地勢突然降低,出現了一片懸崖地帶。

「有路!」

蘇雁眼尖,一下子看到懸崖邊上有著一條山路。

山路沿著長滿荊棘的峭壁而下,通往懸崖底部。

「這山路好象有人工開鑿過的痕迹,太好了,我們應該是找到路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