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你不過是修身期的修為,怎麼可能操控寶器~~~~~~啊……」一聲凄厲慘叫,懷著不甘與悔恨,李浩整個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嘭!」而一招之後,蕭羽也無力地癱坐在地上,望著手中的青芒,露出了古怪之色。

這就是寶器的威力嗎?

「蕭羽,你沒事吧!」這時候,小胖也趕了過來,一臉緊張的看著蕭羽——李浩一死,那些被其掌控的鐵甲死屍自然也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我的天啊!這就是你的殺手鐧嗎?」小胖不可置信地望著倒在血泊中的李浩,臉上充滿了震撼:「這威力,也未免太誇張了吧!對了,你這招叫做什麼?」

「我這招……」蕭羽支撐著從地上站起,苦笑道:「叫做葵花寶典,你想學嗎?」

「喂,臭小子,快說,這招叫什麼?」

「其實我也不知道!不過……如果硬是要說它的名字,我想應該該叫它『情殤』吧!」看著手中這柄泛著青色光芒的佩劍,蕭羽的心中不由一陣感嘆——幹將莫邪分開數千年,最後融為一體,才會演化出這般威力巨大的一擊。

「嘿嘿,情殤嗎?不錯不錯!這一招和我的殺手鐧有得一拼!」見蕭羽不願多說,小胖尷尬一笑,也不再多問——兩人雖然很熟,但畢竟都已是修鍊者,詢問他人的術法可是大忌,因此,見蕭羽不願多說,他也不再多問。不過,他倒是完全會意錯了!

「聽你在吹牛!」蕭羽輕笑一聲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快點離開把!」他與小胖查看了一下李浩的遺體,竟意外地搜到的六枚納戒,很顯然,已有數名修鍊者慘死於李浩的手下。

兩平分了納戒,便繼續朝山脈的深處走去!

就在兩人離開后不久,一條黑影出現在先前的戰場上,望著血泊中的李浩,嘴角揚起了一抹哂笑:「嘖嘖嘖,真是慘呢?真不知道,屍督為什麼會收你這樣的蠢人為徒。你的智商,真是有愧你習得的屍族妙法!」

「原來你一直在跟著我!」就在這時,一絲絲白氣,從李浩那宛如一灘肉泥的軀體中散出,越來越濃。也不知過了多久,那白氣已然濃密到極限,相互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模糊的人影,仔細看去,隱約可見那小人的五官長相,與李浩無異。

「哦!不愧為屍督的弟子,入門不過半個多月,竟然便能凝出屍魂了!」

「回答我的問題!」白色小人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你剛才為什麼不出手?」

「哈!堂堂屍督的弟子,怎麼會求助我這小小的屍長!」那人瞥了一眼小人,冷哼道:「況且我接到的命令是混入道玄一脈,而非殺人!而且屍王有令,如果遇到散仙之體,不得對其動手,違者……殺無赦!!」

< 「你……」聽到這話,李浩的臉色瞬間一變,隱約間,他想到了什麼:「你……你要殺我!」

「怎麼了?害怕了嗎?在屍族裡你不是很囂張的嗎?」男子的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隨即緩緩舉起了左手,一道紅光浮現。

化為小人的李浩似乎極怕那紅光,轉身就逃,但周遭十米彷彿是一個無形的牢籠一般,任憑他如何遁逃,都發出衝出。

「不用掙扎了!」男子冷哼了一聲:「我已事先在周圍布下結界,只余魂體的你,根本逃不出去!」

聽到這話,李浩臉上厲色一閃,竟向著紅光衝去。

男子面無表情,右手一揮,紅光如繩索一般,在小人身上饒了幾圈,把他栓住,緊接著紅光一縮,慢慢的向外拉扯。

李浩的臉上露出痛苦之色,被紅光一點一點的向內拉扯,轉眼就被拉到了男子的面前。

就在這時,李浩身上忽然烏光一閃,紅光繩索無聲無息的碎裂開,李浩見狀急忙朝著地面衝去!

「想要遁地嗎?」男子面露冷笑,手指輕點,隨即無數道紅光由地底而出,瞬間將李浩重重包裹。

這時李浩的臉上終於露出驚懼之色,他盯著眼前之人,眼露怨毒之色,睜開嘴發出幾句無聲的嘶吼:「你若殺我,我師父不會放過你!他是靈寂強者,你殺了我,自己也死定了。」

「這時候說這些,還有用嗎?」男子眼中寒光一閃,二話不說噴出一大口屍氣,雙手飛快變化結印,不斷地打在屍氣上,漸漸的,屍氣濃縮成一根黑線,猛地射入了李浩的體內,狠狠的向外一拽。

李浩尖叫一聲,掙扎道:「師父救我!」他身上烏芒立刻劇烈閃爍,隱有與對方分庭對抗之意。

「不愧是贏勾屍氣!想不到這時候還能抵抗!不過,現在,贏勾的屍氣歸我了!」

「啊~~~~~~~」

李浩發出一聲凄厲絕倫的嘶吼,頓時「噗」的一下,李浩的身軀一閃即滅,化為幾道裊裊青煙,消失在了空氣中。

男子猛吸一口氣,頓時將飄散的青煙盡數吸入體內!

「結束了!」

這樣一來,李浩這個人在世間留下的唯一痕迹,也被清除的一乾二淨,這天地之間,再無李浩此人。

將李浩吸收之後,男子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冷笑,目光卻是撇向蕭羽之前離去的方向:「嘖嘖嘖,想不到這個散仙之體竟然能以修身之能駕馭寶器,真不愧是千年難得一遇的神體!嘿嘿~~~若非屍王有令,我真想試一試散仙之體的味道呢……不過……」他將目光轉向遠處的山脈深處,冷哼了一聲道:「想不到竟有人用這樣的方式進入道玄地界!額……如此膽大妄為,該說是聰明呢?還是愚蠢?嘿嘿……事情似乎越來越有趣了!」

男子冷笑一聲,隨即身形一躍,轉眼消失無蹤。

※※※※※※※※※※※※※※※※※※※※※※※※※※※

蕭羽自然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一切。

傍晚時分,他與小胖來到了一大片的樹林外停下——此地是一個伏擊和殺人的好地方,此時天色將黑,兩人不敢貿然進入,只好在樹林外找了一個隱蔽的樹叢躲避!

「怎麼樣,你手上的傷勢不要緊吧!」休息的時候,小胖瞥了一眼蕭羽那被緊緊纏裹的手臂,臉上露出一絲擔憂:「看起來很痛的樣子!」

蕭羽苦笑了一聲:「痛是痛!不過卻沒有什麼要緊!達到修身期后,**的恢復能力遠遠超出了我的預料!況且先前施展爆破術的時候,並沒有傷到筋骨,加上我們也收穫了一些療傷的藥物,所以,問題不大!」

「對了!李浩這小子怎麼會成為修鍊者的?難道這小子也吃了那個天下第一果不成?可是,他怎麼會這麼強?還學會了星宿老怪的化功**,這……也太誇張了把!」

「怎麼樣,是不是感覺整個世界觀都變了!」蕭羽笑道。

「是啊!」小胖苦笑著搖了搖頭:「以前是鬼怪,後來是神話……現在是傳說~~~~~~說實話,我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看過或聽過的事情,哪些是虛構的,哪些又是真實存在的了!」

「我也一樣!」

話剛說完,場中的氣氛頓時有些尷尬。

「對了,小雨,你為什麼成為修鍊者?」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打破這尷尬的氣氛,小胖開口問向一旁的蕭羽。

「這……」蕭羽想了想道:「或許是為了守護吧!」

是啊!為了守護自己身邊的親友,守護所有愛自己,和自己愛的人。

「你呢?」蕭羽轉視一旁的小胖,又將這個問題拋給他:「你為什麼要成為修鍊者?」

「我嗎?」小胖苦笑了一聲,抬頭看了看天空的明月,喃喃道:「或許……是為了尋找活下去的原因!」

「活下去的原因?」蕭羽聞言一愣。

「你難道不覺得我們現在的生活很腐朽嗎?」小胖嘆了口氣道:「其實我覺得自己早已死在了現實中。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我覺得我自己都快腐爛了,所以我想改變這樣的生活……我想真正地活一次!」

「小胖你……」蕭羽怔怔地望著身旁的好友,似乎沒想到,玩世不恭的小胖竟然能說出這番極具哲理的話來!

「呵呵……怎麼樣?我是不是有做小說家的氣質!」小胖嘿嘿一笑,再次恢復為以往玩世不恭的模樣!只不過,蕭羽卻隱隱覺得,小胖的笑容中,充滿了無盡的感傷與無奈!

就在場中氣氛再次冷下來的時候,遠處的樹林中忽然傳來了一陣密集的莎莎聲!

「有人來了!」兩人的臉色瞬間一變,同時收斂了氣息。緊接著沙沙聲越來越近,目標竟是朝他二人這邊而來。

被發現了嗎?


蕭羽心中一凜,可是剛才他們明明已經收斂了氣息,他目光隨即落在自己那滿是鮮血的雙掌上,頓時一驚。

難道是自己手上的傷?對方是順著血腥味而來的?

「小雨,我去引開他們!回頭我們電話聯繫!」小胖看了一眼蕭羽,隨後將自身的靈力擴散開來,整個人猛地朝著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小胖……!」

看著面露興奮的小胖,蕭羽整個人愣住了。

這還是那個自己認識的邵偉嗎?還是那個大大咧咧、奇葩猥瑣的小胖嗎?

望著小胖離去時的背影,蕭羽陷入了沉思,不知為何,他的心中泛起了一絲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很奇妙,也難以言語,就好像……有什麼東西,離自己越來越遠……< 追蹤者已然遠去,看來他們已被小胖引開!

蕭羽看了看夜色下的山脈,不由地嘆了口氣,原來他是抱著可有可無的態度來參加此次道玄的招徒大典,誰知竟會演變成現在這幅光景!

三天期限,這僅僅是第一天,就已慘烈成這樣,說實話,後面會發生什麼,他已經不敢想像了!

蕭羽站起身來,隨即朝著另一邊跑去——既然有人可以順著血腥味發現自己,那麼其他人也可能會察覺到自己的位置,要知道,參加此次招徒大典的大部分都不是普通的修鍊者,他們要麼經驗老道,要麼背景不凡,總之自己現在的處境極其地危險。

正所謂一靜不如一動,現在最安全的方法就是讓自己動起來。

至於小胖,當他脫困之後,自然會聯繫自己。

蕭羽並不太擔心小胖的安危,雖是說笑,但小胖現在畢竟是道靈一脈的弟子,道靈一脈作為可與道玄、道真齊名的存在,自然不是浪得虛名,況且根據他對李道風的了解,如果沒有完全的把握,他絕對不會讓小胖冒這個險。而且小胖先前也說了,他也有殺手鐧未出,小胖平時雖然大大咧咧,但他卻不是魯莽之人,他既然敢以身做餌,應該有脫身的把握!

蕭羽當即放下心中的擔心,穿梭於樹林之中。由於是為了故布疑陣,所以他並沒有沿著大路而行,而是順著大路旁的小道,一點點朝著山脈的中心挺進!

大約走了一個多小時,蕭羽終於鬆了口氣。

抬頭看著早已黑下來的天色,他終於放下了心中的戒備——這麼晚了,應該沒有人再會冒險前進了吧!

就在他準備休息片刻等待小胖來電的時候,突然發現遠處的山林反射出一道強光,不過瞬間便消失了。他心中一驚,憑著經驗,他知道那是刀、劍等利器反射的光芒。


難道前面有人交手?!

他急忙隱藏自己的行蹤,小心謹慎的向前移去。當蕭羽潛行到前方的山林之際。已經能夠清晰的感應到林內幾個高手的氣息,林內共有三人,呼吸綿長,可見修為不低。

他更加小心起來,潛伏在一棵巨樹後面,收斂氣息,一動也不動。而在他們的腳下,正躺著一名外國修鍊者。

林內三人一直沉默無言,但卻透發著一股若有若無的殺氣。彷佛掩行的獵豹在狩獵一般,靜靜的等著獵物步入埋伏圈。

蕭羽心驚,越來越感覺不妙,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眼前的這些人似乎真的在等什麼人落入陷阱一般。

這麼晚了,竟然還有人獵殺?!

蕭羽不敢有輕舉妄動。他靜靜的潛伏著,在暗中觀察著三人。

林中三人似乎很有耐心,確切的說很「專業」,都是出色的「獵手」。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三人依舊一言未發。

如此又安靜的過了一個小時,林內三人依舊一動不動,沒有半點聲息。漸漸的,蕭羽有些焦急了——這幾個傢伙有病吧!怎麼一動不動,該不會是睡著了吧?

就在他準備離去時,終於有人出聲了。

「這時候還會有人入山嗎?現在都半夜十一點了!」

「沒有什麼不可能,這個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我們沒有必要多想,只要嚴格執行上面交待下來的事情就行,決不能放過一個人」

上面交代下來的事?絕不放過一個人?!

聽到這話,蕭羽的臉色瞬間一變——聽這語氣,這三人好像不是參加招徒大典的人?

一個像是頭領的人開口道:「你們兩個閉嘴,其它小隊離我們很近,如果讓他們聽到我們在出聲議論就麻煩了。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默不出聲,靜靜等待,等到目標出現,立刻招呼其它小隊的人,襲殺目標。」


林內又恢復了寧靜。

蕭羽暗暗心驚,果然如他所料的那般,事情非常不妙,這幾個人竟然準備圍殺山中所有的修鍊者。而且聽他們的口氣,真的不是參加招徒大典的人?

糟糕的是埋伏在此地的人並非僅僅三人,離此不遠還隱藏著多個小隊,很顯然,這些人已然掌控了所有進入山脈深處的要道。

這些人是誰?他們是怎麼混進這裡來的?道玄一脈的人又怎麼會放任他們胡作非為?!

難道……

這些人是這次初試的一部分?是為了加大此次試練的難度?

事情看起來很不妙啊!

蕭羽暗暗捏了把汗,準備悄然退走!可就在他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忽然一陣刺耳的聲音,響徹了整片山林。

「爺爺……您孫子給你來電話了……爺爺……您孫子……」

what-s·thw·***!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