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我的行蹤還需要向你報告嗎?」冷冷的掃了她一眼,若不是因為她還有利用價值,他才懶得理她。

幽蘭也不惱,仍就是一臉的陪笑,「爺,好像心情不好呀,妾身剛剛聽說,那個楚風竟然是在裝傻,爺,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回事呀。」幽蘭自然知道這麼做會激怒冷魅辰,但是她卻不能不那麼做,因為她今天的任務就是為了挑拔離間。

她明白,這件事,只有在冷魅辰還有懷疑楚風,還在生氣的時候,才可能會相信,她才有可能成功。

冷魅辰暗暗一驚,這件事也只不過是剛剛發生,而且當時也只有他,皇上,白亦蕭和靈兒在場,卻沒想到這個婦人這麼快就得到了消息?

若他們知道了楚風在裝傻,只怕風兒就會有危險了。

隱下心中的驚愕,他的臉卻愈加的陰沉,冷冷道,「這翌王府的事,還輪不到你多嘴。」他知道這件事已經瞞不住了,接下來,他應該想辦法保護風兒。

幽蘭微微一愣,雙眸也猛然一沉,看來那個女人竟然是真的在裝傻,哼,這麼說來,她與冷魅廷的事,她早就知道,只怕他們的計劃她也知道了一些,必須要想個辦法在她還沒有將這些事情告訴冷魅辰之前,除去她。

臉上卻仍就是她那嬌媚動人的微笑,「沒有想到那個女人竟然會……」她的話語故意一頓,隨即恍然大悟般地喊道,「對了,爺不是府中的這些日子,聽雨軒一直都有陌生的男人出入,本來妾身還在想,她一個傻子,應該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但是現在……,」她試探地望向冷魅辰,雖然話未說完,但相信冷魅辰一定會明白的。

但是卻看到冷魅辰冷冷的臉上並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只是轉身她的眸子中閃過一絲暴戾,直直地注視著她,在她快要堅持不住時,他才冷冷地開口,「這樣的話,若是再讓我聽到,後果自負。」 ?第052章離開(2)

說楚風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既便是知道她一直在騙著他,他也絕對不相信她會做出這樣的事。

幽蘭猛然的驚住,這個男人,竟然會在這樣的情形下,都不相信這樣的事,看來他對那個女人是真的動了感情了。

想到此處,她微垂的眸子閃過一絲狠絕,但是片刻后再次抬起雙眸時,卻仍就是那一臉的溫柔,連連道,「是妾身多嘴了,還請爺恕罪。」反正她此刻也只不過是給他提個醒,接下來的『事實』就由不得她不信。

冷魅辰微愣,沒有想到這個女人轉變的這麼快,卻仍就冷聲道,「最好管住你的嘴巴,否則……」狠狠地警告不曾說出,卻也讓幽蘭忍不住驚顫。

「妾身知道了。」微垂的眸子中閃過不甘與憤恨,聲音卻是極為的溫順。

「以後最好不要出現在憶醇閣。」不再看她,冷冷的聲音中卻帶著明顯的警告。

冷冷的眸子微微抬起,望著前面不遠的聽雨軒,他才警覺到自己此刻竟然要去聽雨軒。

「少爺……、」立在身邊的小小看到幽蘭離開后,猶豫地望向冷魅辰,小心地喊了一聲,卻又欲言又止。

冷魅辰疑惑地回過頭,這個丫頭,平日里很少聽到她說話,也從來不會無故打斷他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會將她留在身邊這麼久,只是這次….

「什麼事?」冷魅辰微微蹙眉,卻仍就冷聲問道。

「其實……」小小的雙眸小心的四下張望了一下,重新望向冷魅辰,似乎終於鼓足了勇氣,卻仍就小聲說道,「其實,剛剛夫人說的話是真的,奴婢也曾經看到過有陌生的人在晚上出入聽雨軒。」

一鼓做氣的說完,小小有些驚怕地望向冷魅辰,畢竟剛剛少爺聽到夫人說件事都那麼的憤怒,更何況她只是一個丫頭,但是她是真的看到晚上有男人出入聽雨軒,若不告訴少爺,難道還由著那個女人繼續欺騙少爺嗎?

冷魅辰一滯,雙眸亦微微眯起,「你何時也學會了她們的挑撥離間?」冷冷的眸子似乎像要射穿她一般,想要看清,她的意圖。

小小一驚,隨即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少爺,奴婢絕對不是挑撥離間,奴婢說的是真的,奴婢跟在少爺這麼多年,自然明白什麼話應該說,什麼話不能說,這次奴婢冒著可能會被少爺殺死的危險說出件事,只是不想讓少爺再繼續被蒙在鼓裡。」

冷魅辰雙眸微微一閃,這個丫頭跟在自己身邊這麼多年,若真是有什麼不軌,也不可能會瞞得過他,而且她現在的表情,也不像是在說謊。

只是他心底卻暗暗告訴自己,風兒絕對不會做出那樣的事,絕對不會。

突然想到,他臨走時,安排在聽雨軒的兩個侍衛,有沒有這回事,只要問問他們不就清楚了,若是連這個丫頭都能看到,那麼侍衛一定會發現的。

沒有理會跪在地上,全身禁不住發抖的小小,冷魅辰快速地向著聽雨軒走去。

他走的太急,不曾轉身,所以不曾發現遠遠的隱在垂柳下的人影慢慢的閃了出來,臉上露出得意的淺笑。

走到聽雨軒,兩個侍衛恭敬地迎了上來,「爺….」

「嗯,」冷魅辰淡淡的應了,隨即裝做隨意地問道,「我不在府中的這些日子,可發生過什麼事?」這般模稜兩可的問話,他亦明白,若真的有剛剛她們說的那種事,他們自然不會再隱瞞。

只是話一問出口,他卻有些後悔,他明明告訴自己她不可能會做出那樣的事,為何還有來問呢,他是不相信她,還是不相信自己?只是這件事,若不問個清楚,心又怎麼能夠安穩,他告訴自己,此刻的確認,只是為了證明她的清白。

兩個侍衛微微一愣,相互對望了一眼,猶豫地望向冷魅辰,看到一臉深思的冷魅辰,不知道要不要回答。

冷魅辰微微回神,望向他們的眸子中一片清冷,淡淡地說道,「這段時間可有人進入過聽雨軒?」

兩個侍衛皆是一臉的猶豫,畢竟這件事也是他們的失職,竟然讓人隨意的進入了聽雨軒,而且還不止一次,但是爺竟然這般的問起,必定是得到了消息。

其中的一個侍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鼓足勇氣說道,「爺離開的這段時間,有一個陌生的男人曾經不止一次的在晚上進入聽雨軒,只是屬下無能,每次都讓他逃走了。」

冷魅辰的身軀猛然的一僵,這麼說來,真的有這麼一會事,這個女人,不僅僅是欺騙了他,竟然還如此的背叛他。

突入其來的憤怒讓他忘記了細細追問事情的經過,忘記了卻深究事情是否有著可疑之處。

沒有太多的思索,亦沒有太多的猶豫,他幾個跨步,便踏進了楚風的房間。

正躺在床上休息的楚風猛然一驚,快速地睜開雙眸,當看到他那一臉的冰冷,一臉的憤怒,還有他的雙眸中那狠不得將她撕裂的狠絕時,頓時驚住,沒有想到這個男人動作還真是快?

接下來,她要面對的,是不是因為欺騙他,而得到的懲罰,用他的話說,就是生不如死的懲罰?

本來她還以為,剛剛的放手是因為他還有一些不忍,本來還以為他剛剛的恐嚇,只是為了他的不忍而找的借口,但是卻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這麼快就….,

楚風心中暗暗好笑,笑自己太傻,竟然就這樣輕易的相信了這個男人,竟然還對這個男人動了心,不過還好,這場意外雖然殘忍,卻也讓她明白了一個事實。

可以在還沒有完全陷入前,及時地收回自己的心,只是想到腹中還未成形的胎兒,心中微微一痛,只可憐這個小寶寶了。

她慢慢地起了身,雙眸直直地對上他那一臉的冰冷與狠絕,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的駭人的氣息,卻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略帶譏諷地笑道,「怎麼?這麼快就想出懲罰我的方式了。」

竟然知道自己避不過,她就絕對不會再逃避,而且若這個男人對她可以這般的狠絕,那麼她也就沒有什麼好在意的了。

她的冷漠愈加的激怒了他,這個女人,到了現在,竟然還沒有絲毫的愧疚?

慢慢地走向床邊,俯視著坐在床邊,一臉無所胃的她,冷魅辰此刻真的有一種想要將她撕裂的衝動。

隱在衣袖下的手不斷的收緊,收緊,卻最終還是忍住了,冷冷地望著她咬牙切齒地低吼道,「你覺得,我應該用什麼方法來懲治你?」

楚風的身軀微微一滯,他的冷冽,他的咬牙切齒的低吼,他的殘忍的狠絕,徹底的毀滅了她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雙眸微抬,仰起脖子,一臉無畏地對上他那似乎可以將世間萬物冰結的眸子,「你在讓一個刑犯自己選擇行刑的方式嗎?那我是不是還應該好好的感激一下你呢?」

她的唇角扯出明顯的譏諷,如何的懲罰她,還需要徵求她的意思嗎?還真是好笑。

他慢慢的俯下身,在與她的雙眸平視時停住,冷冷地眸子直直地望著,「你欺騙我在先,背叛我在後,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嗎?」直到此刻還看不到她絲毫的悔意,這個女人……,

楚風一驚,雙眸中猛然地閃過難以置信的驚愕,「我不懂你在說什麼?」這個男人到底在說什麼,欺騙他,她承認,那的確也是她錯在先,但是背叛他?她何時背叛過他?

「不懂?你會不懂,我不在府中的這段日子,你似乎逍遙的很呀?」一字一字冷冷的話語伴著他咬牙切齒的嘶磨聲從他的微啟的薄唇中蹦出,淡淡的氣息,盡數的噴到她的臉上,此刻卻也如同他的聲音那般的冰冷,讓楚風感覺不到絲毫的溫度。

楚風再次的錯愕,他不在府中的這段日子,若除去那次冷魅廷帶來的不快,並沒有發生什麼事呀?但是聽他的話中,似乎另有深意?

不解其意的她,雙眸再次直直地望向他,當看到他冷冷的唇角扯出的譏諷時,心中不由的一惱,遂冷聲回道,「謝謝你的關心,你不在的這段日了,我一樣過得悠閑快樂。」難道這個男人以為,她會像他的那些女人一樣,離開了他,就沒有自己的生活嗎?難道他不在府中,她就不會安靜的過目子嗎?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也是這種的自以為是,認為所有的女人都要以他們為中心?

第052章離開(2)

說楚風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既便是知道她一直在騙著他,他也絕對不相信她會做出這樣的事。

幽蘭猛然的驚住,這個男人,竟然會在這樣的情形下,都不相信這樣的事,看來他對那個女人是真的動了感情了。

想到此處,她微垂的眸子閃過一絲狠絕,但是片刻后再次抬起雙眸時,卻仍就是那一臉的溫柔,連連道,「是妾身多嘴了,還請爺恕罪。」反正她此刻也只不過是給他提個醒,接下來的『事實』就由不得她不信。

冷魅辰微愣,沒有想到這個女人轉變的這麼快,卻仍就冷聲道,「最好管住你的嘴巴,否則……」狠狠地警告不曾說出,卻也讓幽蘭忍不住驚顫。

「妾身知道了。」微垂的眸子中閃過不甘與憤恨,聲音卻是極為的溫順。

「以後最好不要出現在憶醇閣。」不再看她,冷冷的聲音中卻帶著明顯的警告。

冷冷的眸子微微抬起,望著前面不遠的聽雨軒,他才警覺到自己此刻竟然要去聽雨軒。

「少爺……、」立在身邊的小小看到幽蘭離開后,猶豫地望向冷魅辰,小心地喊了一聲,卻又欲言又止。

冷魅辰疑惑地回過頭,這個丫頭,平日里很少聽到她說話,也從來不會無故打斷他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會將她留在身邊這麼久,只是這次….

「什麼事?」冷魅辰微微蹙眉,卻仍就冷聲問道。

「其實……」小小的雙眸小心的四下張望了一下,重新望向冷魅辰,似乎終於鼓足了勇氣,卻仍就小聲說道,「其實,剛剛夫人說的話是真的,奴婢也曾經看到過有陌生的人在晚上出入聽雨軒。」

一鼓做氣的說完,小小有些驚怕地望向冷魅辰,畢竟剛剛少爺聽到夫人說件事都那麼的憤怒,更何況她只是一個丫頭,但是她是真的看到晚上有男人出入聽雨軒,若不告訴少爺,難道還由著那個女人繼續欺騙少爺嗎?

冷魅辰一滯,雙眸亦微微眯起,「你何時也學會了她們的挑撥離間?」冷冷的眸子似乎像要射穿她一般,想要看清,她的意圖。

小小一驚,隨即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少爺,奴婢絕對不是挑撥離間,奴婢說的是真的,奴婢跟在少爺這麼多年,自然明白什麼話應該說,什麼話不能說,這次奴婢冒著可能會被少爺殺死的危險說出件事,只是不想讓少爺再繼續被蒙在鼓裡。」

冷魅辰雙眸微微一閃,這個丫頭跟在自己身邊這麼多年,若真是有什麼不軌,也不可能會瞞得過他,而且她現在的表情,也不像是在說謊。

只是他心底卻暗暗告訴自己,風兒絕對不會做出那樣的事,絕對不會。

突然想到,他臨走時,安排在聽雨軒的兩個侍衛,有沒有這回事,只要問問他們不就清楚了,若是連這個丫頭都能看到,那麼侍衛一定會發現的。

沒有理會跪在地上,全身禁不住發抖的小小,冷魅辰快速地向著聽雨軒走去。

他走的太急,不曾轉身,所以不曾發現遠遠的隱在垂柳下的人影慢慢的閃了出來,臉上露出得意的淺笑。

走到聽雨軒,兩個侍衛恭敬地迎了上來,「爺….」

「嗯,」冷魅辰淡淡的應了,隨即裝做隨意地問道,「我不在府中的這些日子,可發生過什麼事?」這般模稜兩可的問話,他亦明白,若真的有剛剛她們說的那種事,他們自然不會再隱瞞。

只是話一問出口,他卻有些後悔,他明明告訴自己她不可能會做出那樣的事,為何還有來問呢,他是不相信她,還是不相信自己?只是這件事,若不問個清楚,心又怎麼能夠安穩,他告訴自己,此刻的確認,只是為了證明她的清白。

兩個侍衛微微一愣,相互對望了一眼,猶豫地望向冷魅辰,看到一臉深思的冷魅辰,不知道要不要回答。

冷魅辰微微回神,望向他們的眸子中一片清冷,淡淡地說道,「這段時間可有人進入過聽雨軒?」

兩個侍衛皆是一臉的猶豫,畢竟這件事也是他們的失職,竟然讓人隨意的進入了聽雨軒,而且還不止一次,但是爺竟然這般的問起,必定是得到了消息。

其中的一個侍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鼓足勇氣說道,「爺離開的這段時間,有一個陌生的男人曾經不止一次的在晚上進入聽雨軒,只是屬下無能,每次都讓他逃走了。」

冷魅辰的身軀猛然的一僵,這麼說來,真的有這麼一會事,這個女人,不僅僅是欺騙了他,竟然還如此的背叛他。

突入其來的憤怒讓他忘記了細細追問事情的經過,忘記了卻深究事情是否有著可疑之處。

沒有太多的思索,亦沒有太多的猶豫,他幾個跨步,便踏進了楚風的房間。

正躺在床上休息的楚風猛然一驚,快速地睜開雙眸,當看到他那一臉的冰冷,一臉的憤怒,還有他的雙眸中那狠不得將她撕裂的狠絕時,頓時驚住,沒有想到這個男人動作還真是快?

接下來,她要面對的,是不是因為欺騙他,而得到的懲罰,用他的話說,就是生不如死的懲罰?

本來她還以為,剛剛的放手是因為他還有一些不忍,本來還以為他剛剛的恐嚇,只是為了他的不忍而找的借口,但是卻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這麼快就….,

楚風心中暗暗好笑,笑自己太傻,竟然就這樣輕易的相信了這個男人,竟然還對這個男人動了心,不過還好,這場意外雖然殘忍,卻也讓她明白了一個事實。

可以在還沒有完全陷入前,及時地收回自己的心,只是想到腹中還未成形的胎兒,心中微微一痛,只可憐這個小寶寶了。

她慢慢地起了身,雙眸直直地對上他那一臉的冰冷與狠絕,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的駭人的氣息,卻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略帶譏諷地笑道,「怎麼?這麼快就想出懲罰我的方式了。」

竟然知道自己避不過,她就絕對不會再逃避,而且若這個男人對她可以這般的狠絕,那麼她也就沒有什麼好在意的了。

她的冷漠愈加的激怒了他,這個女人,到了現在,竟然還沒有絲毫的愧疚?

慢慢地走向床邊,俯視著坐在床邊,一臉無所胃的她,冷魅辰此刻真的有一種想要將她撕裂的衝動。

隱在衣袖下的手不斷的收緊,收緊,卻最終還是忍住了,冷冷地望著她咬牙切齒地低吼道,「你覺得,我應該用什麼方法來懲治你?」

楚風的身軀微微一滯,他的冷冽,他的咬牙切齒的低吼,他的殘忍的狠絕,徹底的毀滅了她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雙眸微抬,仰起脖子,一臉無畏地對上他那似乎可以將世間萬物冰結的眸子,「你在讓一個刑犯自己選擇行刑的方式嗎?那我是不是還應該好好的感激一下你呢?」

她的唇角扯出明顯的譏諷,如何的懲罰她,還需要徵求她的意思嗎?還真是好笑。

他慢慢的俯下身,在與她的雙眸平視時停住,冷冷地眸子直直地望著,「你欺騙我在先,背叛我在後,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嗎?」直到此刻還看不到她絲毫的悔意,這個女人……,

楚風一驚,雙眸中猛然地閃過難以置信的驚愕,「我不懂你在說什麼?」這個男人到底在說什麼,欺騙他,她承認,那的確也是她錯在先,但是背叛他?她何時背叛過他?

「不懂?你會不懂,我不在府中的這段日子,你似乎逍遙的很呀?」一字一字冷冷的話語伴著他咬牙切齒的嘶磨聲從他的微啟的薄唇中蹦出,淡淡的氣息,盡數的噴到她的臉上,此刻卻也如同他的聲音那般的冰冷,讓楚風感覺不到絲毫的溫度。

楚風再次的錯愕,他不在府中的這段日子,若除去那次冷魅廷帶來的不快,並沒有發生什麼事呀?但是聽他的話中,似乎另有深意?

不解其意的她,雙眸再次直直地望向他,當看到他冷冷的唇角扯出的譏諷時,心中不由的一惱,遂冷聲回道,「謝謝你的關心,你不在的這段日了,我一樣過得悠閑快樂。」難道這個男人以為,她會像他的那些女人一樣,離開了他,就沒有自己的生活嗎?難道他不在府中,她就不會安靜的過目子嗎?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也是這種的自以為是,認為所有的女人都要以他們為中心? ?第053章離開(3)

冷魅辰那本就冰冷的眸子瞬間結冰,這個女人竟然還敢這般明目張胆的說出來?

「好,很好….」

他那離她的臉只有幾厘米的唇,慢慢地一啟一合,呼出的氣息直直地刺激著她臉上的神經,她想避開,但是身後是床,身前是他高大的身軀,根本就避無可避,那麼近的距離,他咬牙切齒的聲音,一字一字清晰的傳入她的耳中,但是她卻不明白他所謂的好是指的什麼?

他的手不斷的收緊,根根的青筋暴出,突兀著他那強忍的憤怒,沒有人知道,他用了多大的抑制力再忍住了那嵌向她的咽喉的衝動。

望著那在他的面前放大的臉,柔滑的如同嬰兒般的肌膚上,找不到任何的睱斑,曾經,他也為此而驚嘆過,但是現在,這張臉,卻深深的刺痛著他神經。

而她那帶著倔強地眸子,更是讓人憤怒到了極點,「好,很好,你竟然有膽承認。的確是好的很。」冷冷的聲音,不僅僅刺穿著她的耳膜,同樣的也刺痛著他那顆不知所措的心。

楚風微微一愣,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疑惑,她真的懷疑此刻的冷魅辰是不是瘋了,為何,她竟然有些聽不懂他的話呢?

她剛剛不是已經承認了嗎,而且在那樣的情形下,她也不能不承認呀,但是現在,他的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感覺到他不斷的噴在自己的臉上的氣息,楚風不自覺得微微蹙眉,微微側臉,下意識的想要避開一些,這樣的姿勢,讓她感覺到一種壓力,而他的話,更加重了她心中的疑惑。

她那細微的不經意間的動作,卻讓他雙眸中的冰霜不斷的凝結,手猛然的伸出,狠狠地嵌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的臉直直地對上他,「怎麼?想躲嗎?你以為背叛了我,你還能躲得了嗎?」

因為他的用力,楚風的下巴傳來陣陣地疼痛,但卻仍就是一臉的倔強,不讓自己有絲毫的示弱,冷冷地笑道,「背叛?你我之間,本來就沒有真誠,從何來的背叛?」

想到當初他娶她的目的,她的心中不由的暗暗冷笑,若說是她騙了他,還不如說,是他逼的?

「你……」冷魅辰的雙眸中快速地漫過嗜血般的暴戾,太過近的距離,楚風甚至懷疑自己從他的雙眸中看到了殘忍的殷紅。

他嵌著她的下巴的手也猛然的用力,未加控制的力道讓楚風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氣。

「好,很好、、、、」他再次的重複剛剛那種莫名其妙的話,「看來,這一切都是真的,而你竟然還這般的不知羞恥,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楚風不禁失笑,「哈….不知羞恥?騙了你就是不知羞恥?」真不敢相信這個男人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臉色猛然一沉,雙眸也瞬間的變冷,「對,我是騙了你,但是這一切,也是你造成的。」因為當時皇上他們在場,所以她不曾說起,只因想要為他留下一些隱私。

冷魅辰一愣,冷冷的眸子中快速地漫過一絲疑惑,卻隨即狠聲道,「怎麼?怕了,到了現在,才想要推卸責任,你不覺得太遲了嗎?而且還將責任推到我的身上,你不覺得太荒謬了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