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還記得我?」

「怎麼不記得,我教過的學生我能不認識么,你當年是長得多俊的一個小姑娘呀,腦瓜子又聰明,只可惜你後來不是沒有讀書了嘛,怎麼,這到學校里來,找我有什麼事情?」

「我想重新考大學,想問下學籍的事情」,簡寧開口道。

退學后又重新上學的事情並不少,還有一個大學考好幾年的,同一個班裡,學生的年齡差大的能達到五歲,聽到簡寧的話,高老師並不吃驚,「你能重新回來學習,重新考大學是好事,你的學籍等會我給你查下,學校應該還是有保留的。」

高老師一查,發現簡寧的學籍還在學校,簡寧聽了這才放下心來。

老師們喜歡聰明、學習成績好的學生,高老師也不列外,這些年她眼看著不少的好學生退學卻無能為力,簡寧能夠回來學習,這可以說是考大學的一顆潛力種子,畢竟作為老師,能夠教育培養出一批人才,將來桃李滿天下,她做老師也高興。

「不過你這都退學兩年了,基礎還是太薄弱了,想要考大學,得從高一開始學啊」,高老師道。

簡寧打算考大學,可沒有想過要回到校園裡面來上課,她開口向著高老師說:「老師,上學的學費我交,參加高考我打算報名,但是我不打算回學校來上課,我打算自己在家自學,明年的時候參加高考。」

「什麼?你打算自學?」高老師很訝異,「這高中的知識很難的,而且科目又多,你不到學校裡面來上課,在家自學怎麼行?這不到時候還是考不上嗎?」

那通過自學而且還是這麼短的時間裡能考上大學的人數量寥寥,正經的在學校裡面苦讀的學生都不一定能考上大學,高老師根本就不相信簡寧。

簡寧也沒有辦法,她現在的情況確實不允許,「實不相瞞,高老師,我家裡現在開了個制衣廠,我自己還在一個學校裡面打著雜,這些事情我必須都盯著,確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來學校里上課,所以想在家裡自學,不過您放心,我既然決定了要重新參加高考,肯定會用心的。」

高老師還是想勸簡寧來學校裡面上課,可是簡寧還是堅持在家裡自學。

「行吧,我待會領你去把學費交了,我這裡有一些舊書和往年的試卷,你先拿回去看自己在家裡學習,要是實在不行,你就還是回學校里來上課吧。」

事情比簡寧想得要順利,她在學校裡面走的時候,注意觀察了幾個班,發現每個班級裡面的學生都不多,四十左右的樣子,不過每一個都學很認真,當她和高老師從窗邊走過的時候,都沒有幾個人往外看。

最後走的時候,高老師交代,「你呀,回去后要是有什麼不懂的,就做筆記,到時候可以拿到學校裡面來問各科老師,雖然你是在家裡自學,不過你呀最起碼要半個月來一次學校,參加學校的每月考試,學校有什麼安排,到時候我也好通知到你。」

「嗯好的,我知道了,謝謝高老師」,這個時代的老師們,大多都對學生們盡心儘力又熱情,很多人都把教書育人當做了自己一輩子的事業,簡寧看著手中的蛇皮袋子,嘴角歪了歪,嗯…確實是有夠熱情的,高老師不知道變戲法似的從哪裡掏出了好多舊書,給簡寧裝了一袋子,不過這些舊書雖然做的筆記多,而且是多人的筆記,不過卻保存的十分好,簡寧用手提了提,唔,確實挺沉的。

高老師看著簡寧提著書有點費勁,「你這還好吧,能提回家嗎?」

簡寧想了想,看著手邊的說,還是放棄了自己將書弄回去的想法,「我家就在附近的靈水村,這雖說不遠,但也不近,我出去打個電話,讓我家裡人來一趟,用自行車來把書拖回去。」

等到楊桂花接到小賣部的電話,蹬著個自行車過來,簡寧已經將高一的語文課本看完了一半。

「你不是那制衣廠的老闆嘛?」高老師一見到楊桂花就道,「前段時間你們制衣廠的衣服做活動,我還在你們那裡買過衣服。」

「媽,這是高老師」,簡寧向楊桂花介紹道。

楊桂花笑著打招呼,「高老師好,這還是兩年前的時候見過你兩面,又給您添麻煩了。」

「這是你媽媽呀」,高老師反應過來,「你剛才說制衣廠我還沒想到那裡去,原來那個制衣廠是你家的啊。」 中央天帝面色猶豫。

塗山月突然跪倒在天帝面前,「求天帝同意兩個魂魄同時進入輪迴,塗山月願意負責將轉世的妖帝重新捉回,送入天界鎖妖塔內。」

中央天帝作為掌管天庭的最高掌權者,除了是塗山月的姑父,還是天帝,負責六界安危,每做一個決定都要思慮周全。

鬼王和塗山月都在等中央天帝的決定。

司命站在塗山月身後,隱約感覺到,如果中央天帝再不答應,塗山月就會親手動手,送兩個魂魄進入輪迴。

就在塗山月忍到臨界之時,中央天帝突然說道:「好,送兩個魂魄同時入輪迴。」

塗山月稍鬆一口氣,鬼王得了命令,作法將兩個魂魄送入輪迴。

幽冥鬼界的輪迴洞,通向凡間,經過輪迴洞的魂魄會被封印上一世的記憶,同時按照鬼王之前的安排,進入凡間特定地方重生。

兩個魂魄同時進入輪迴洞,鬼王的眉頭卻皺了起來。

鬼王突然驚聲道:「兩個魂魄在輪迴洞內分離,去向不受控制……」

比鬼王驚慌的聲音更驚慌的是塗山月的心。

塗山月慌忙問鬼王,「不受控制是何意?他們去了哪裡?」

撿個王爺來種田 塗山月話音剛落,鬼王已經作法完畢,苦著臉回答道:「兩個魂魄都去了凡間,但兩個魂魄的力量都過去強大,脫離了之前預設的軌道。」

桃花仙子在一旁心急道:「鬼王的意思是,他們雖然輪迴入了凡間,但我們找不到他們具體的位置,是么?」

鬼王點點頭,默認。

桃花仙子:「凡間各種氣息混雜在一起,要在茫茫人海中尋找星兒,談何容易!」

司命突然插話道:「既然是脫離了預訂軌道,那星兒的轉世還是……人么?」

司命的話讓塗山月的心又提到嗓子眼。

鬼王忙解釋道:「星兒姑娘這一世肯定是凡人,剛才送入輪迴時,本王用法力著重護著星兒姑娘的魂魄,所以除了方向不明之外,星兒姑娘的魂魄不會受太多影響。」

中央天帝問鬼王:「妖帝的魂魄呢?」

鬼王:「妖帝最有可能是轉世為人,但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不過,他一定在凡間。」

中央天帝不再問,而是對塗山月說道:「星兒的轉世已經在凡間,還有轉世的妖帝,接下來就等姻緣神的消息了。」

塗山月:「一個月為限,塗山月一定將妖帝送入鎖妖塔。」

從幽冥鬼界出來,中央天帝在眾仙的恭敬行禮中返回天界。

幽冥鬼界出口,塗山月、司命、阿灌、桃花仙子聚在一起,塗山月吩咐阿灌和桃花仙子,「阿灌,你和桃花仙子先回姻緣府,接下來的一個月,我會在凡間。」

阿灌:「天上一日,凡間一年,公子,你這是要在凡間待上三十年么?」

塗山月:「如果能順利找到星兒和妖帝轉世,或許只用一天時間就可以。」

阿灌知道塗山月說的輕鬆,只是不想讓他們擔心,在茫茫人海中找兩個不曾謀面的陌生人,無異於大海撈針。

阿灌:「公子,我跟你一起去凡間,總能幫上忙的。」

塗山月搖頭,「不必,姻緣府的事更需要你,況且,只有我能尋著星兒魂魄的氣味找到她,我與妖帝交過手,也熟悉妖帝的氣息,人多了並無什麼用處。」

阿灌從青丘開始就一直跟在塗山月身邊,如今要分別這麼久,竟有些不習慣,但塗山月都將原因說得這麼清楚了,阿灌也不好再跟著。

但阿灌還是有些悶悶不樂。

司命拍拍阿灌的肩頭,「只是分開一個月而已,又不是生離死別,被你這隻靈鳥搞得這麼悲傷,你應該為你家姻緣神高興才是,平時都是他給別人牽姻緣,現在終於輪到他自己了,你想一想,一段未知戀情即將開始,一段能載入六界史冊的英雄經歷正要展開……」

阿灌拍掉司命搭在自己肩頭的手,「等等,我家公子和夫人的戀情怎麼就成了能載入六界史冊的英雄經歷了?」

司命笑了笑,解釋道:「你家上神此次去凡間,又不僅僅是為了尋找星兒姑娘,還有另一個重要任務——收服妖帝轉世,載入六界史冊的英雄經歷指的是后一個,不過,姻緣神的戀情也能夠載入六界史冊的。」

司命離開阿灌,又湊到塗山月身邊,「阿月,司命府最近收了兩個仙童,把我的司命府打理的井井有條,所有我有點清閑,我陪你去凡間走一趟吧。」

所有人都看向塗山月。

塗山月竟沒有拒絕。

阿灌心裡不舒服,反問道:「司命跟著公子能幹什麼?」

司命:「我能幹的事情可多了,神仙歷劫時的凡人命數都是我司命編排的,等找到星兒姑娘的轉世凡人時,我司命也能幫阿月出謀劃策嘛。」

世紀第一寵:厲少愛妻入骨 阿灌撅了噘嘴,心中不服氣,但有了公子的吩咐,阿灌雖然心中不願,但行動上還是按照塗山月的吩咐。

塗山月:「好了,就這樣吧,司命跟我去凡間,阿灌和桃花仙子回姻緣府。」

——

凡間。

塗山月和司命在凡間遊歷了十六年,還是沒有找到星兒轉世的線索,就是妖帝轉世也沒絲毫線索。

凡間的某座山頭,司命找得有些不耐煩,坐在山頭的一塊岩石上,對塗山月說道:「如果是在天界,這都過了大半個月了,我們在人間已經閑逛了十六年,凡間這麼大,我們這麼茫無目的地找下去,也不是辦法呀,阿月,你總得有個大體方向才行啊。」

豪門遊戲 塗山月:「我要在一定範圍內才能感受到星兒的氣息,四海八荒這麼走下去,三十年內會走遍的。」

司命已經驚得說不出話,過了好久,才反問道:「你不會就打算在凡間這麼走三十年吧?」

塗山月望著遠方,目光堅定,算是對司命問句的默認。

司命搖頭嘆道:「之前聽過你跟星兒姑娘的事,沒想到你這麼執著,阿月,為了一個凡人這麼折磨自己,值得么?」

塗山月:「星兒是我的娘子,而且,我覺得這不是折磨,這是命運對我的恩賜。」

司命換了口氣,反問:「好,我應該稱呼星兒姑娘為塗山夫人,可是阿月,你別忘了,我們來凡間不禁是為了尋找星兒的轉世,更重要的事尋找妖帝轉世。」

塗山月:「我知道,所以我們來了這裡。」

司命皺著眉頭問:「你有妖帝的消息?」

塗山月伸手,掌心出現一把黑色寶劍。 前段時間高老師聽家裡人說附近有一個制衣廠,做出來的衣服很好看,說是衣服便宜處理,家裡人拉著她去看,她發現都是夏天秋天的衣服,不過確實好看,是不常見的款式,價格狠狠心也能買得起,也就買了一件,就是付錢給楊桂花的時候,才知道收錢的那個就是制衣廠的老闆娘。

「對啊,靈水村的那個制衣廠就是我家今年新辦的」,簡寧道。

「哇,你們家這不得了,開這麼大一個制衣廠」,高老師道,「你還別說,你們制衣廠裡面做的衣服還挺好看的,比在其他地方買的好看多了。」

楊桂花立馬接著高老師的話,「高老師喜歡我家的衣服呀,等過兩天簡寧來學校的時候,我讓她給您帶一些制衣廠的新款衣服過來。」

「阿姨,別,我呀就是說說,您別破費…」高老師拒絕著…

雙方講了會話,高老師又問了些情況,楊桂花母子才推著自行車走出了學校。

書被捆在了二八大杠的自行車的後座上,不能帶人,又只有一輛自行車,兩人只好徒步往前走,楊桂花接到電話后也沒有細問,這會有了時間才問簡寧這後座上馱的都是啥。

「裡面都是書,媽,我打算重新參加高考,想考大學」,簡寧走在楊桂花的旁邊說。

「考大學?行啊,這是好事,媽舉雙手贊成」,楊桂花早先就後悔沒有讓簡寧讀書考大學,一直覺得是憾事一樁,「現在啊咱不缺錢,家裡有媽,你呀就放心考,不過這學習不應該是在學校裡面嘛,你怎麼倒把書給拿回家了?」

簡寧笑笑,「我打算在家裡自學,明年的時候直接去參加高考。」

楊桂花推著自行車就在路上停了下來,「啥,你要在家裡學習,這家裡沒有老師教,你怎麼學?」

「除了老師教,還有一種學習方法叫自學,自己學習」,簡寧說著,「媽,你也知道,現在制衣廠和學校我都要顧著,中途丟掉也不現實,我也不可能再從高一學習,和明年高考的學生們學習學習進度也不一樣,所以思前想後,我覺得對我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在家裡學習,而且我也不是完全不用老師教,有不懂的問題,我還是會請教老師的。」

楊桂花很擔心,「你這樣不上課自己在家裡搞能行嗎?媽沒讀過多少書,也不太懂學習這方面的事情。」

「好了,媽,你相信我,我既然想要考大學,有分寸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簡寧拉了拉楊桂花的袖子。

楊桂花這才重新推動自行車走起來,「行,那既然說了要靠大學,那你就好好的準備,咱們爭取呀明年能考上,家裡的事情你也不要管太多,媽來做。」

兩人回家的路上,順便去學校將簡小言從村裡的小學給接了回去。

等回到家裡一看,嘿,家裡斷電了,簡寧都已經習慣了,現在的電力供應不足,斷電的情況經常發生,特別是這眼看著快要到年關了,用電更是緊張。

簡寧忙著把書搬到自己的房間里,楊桂花一看斷電了,想著趕緊的趁著現在還有點光亮做飯,不然等會就得點著蠟在廚房的土灶前摸索了。

簡小言跟在簡寧的後面,看著簡寧往房間里搬東西,問道:「姐姐,你搬的都是什麼呀?」

「姐姐搬的都是好東西,書」,簡寧把書放在桌上,摸摸簡小言的頭,「姐姐要重新讀書考大學。」

「那姐姐你也要去學校裡面上學去嗎?要和我一起去嗎?」簡小言童言童語,「上學一點都不好玩,我還是喜歡在家裡和胖大海玩。」

胖大海是簡家最近才養的一條流浪狗,雖然叫胖大海,可是一點都不胖,還瘦瘦巴巴的,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流浪過來的,簡寧見這狗在自己家門前徘徊了兩天,狗身子凍得發抖,乾脆就將它給收養了。

「你個小傢伙啊,上學是給你去玩的嘛,是讓你去學知識的」,簡寧聽著稚言笑著道,來回幾趟,終於將書給搬完了。

停了電,簡小言看不了電視,也沒有人搭理她,便自己一個人自顧自的在門口逗著胖大海玩,直到楊桂花做好飯,才將簡小言給拉了進來,「你也不嫌冷,快點洗手吃飯。」

點著蠟燭吃過了晚飯,家裡才來電,簡寧開始整理書本,她從高老師那裡了解到,現在的考試科目其實和後世的差不多,文理分科,理科主要考語數外以及物理、化學、政治、生物,滿分710分;文科主要考語數外、外加地理、歷史、政治,滿分640分。

簡寧看了以往的試卷,考試的題型差不多,題量也不大,因為時代原因,教育方面的信息量也遠低於現在的試卷,考核的知識面比後世偏窄,不過這對於有過經驗的簡寧來說,倒是件好事。

對於學習,簡寧是認真的!自學靠的就是自律,她為此還給自己弄了一個學習安排表。

一邊忙著手中的事情一邊學習,半個月過去,簡寧靠著上輩子的學習記憶和經驗,已經可以將整個高中語文需要背誦默寫的文章全部背了下來,楊桂花見簡寧學習辛苦,只要簡寧在家,每天必準備雞蛋和好吃的給簡寧,她也是聽人說的,說吃的好腦袋瓜子才能更聰明。

我的孫女來自未來 那天,簡寧送簡小言去上學,這小丫頭又老不樂意了,所以出門的時間都很晚了,胖大海看她們出門,就跟在後面跑了出去,簡寧今天打算送完小丫頭后就去制衣廠,結果回來路過村口小賣部的時候,被人叫住了。

「簡寧,你等下,我正準備去你家裡找你」,小賣部的老婆婆看到簡寧從門口經過,趕緊從小賣部里鑽出來。

「您有什麼事情呀?」簡寧問道,胖大海在簡寧旁邊,看著老婆婆走過來,張開嘴對著對方狂叫了起來。

老婆婆往後退了兩步,簡寧趕緊喝止住胖大海,胖大海瞬間老實了。

老婆婆開口道:「剛呀剛接了一個電話,是從學校打過來的,打電話那人說她是簡小語的老師,讓家裡人過去學校一趟,我這正要去告訴你呢。」

「學校打過來的?」簡寧疑惑,學校裡面能有什麼事情需要家裡人過去,「這麼早打電話過來,對方有沒有說什麼事情呀?」

「這我倒是沒問,那老師說了,事情在電話里說不清楚,讓家裡人過去。」

簡寧只好點點頭,「好的,謝謝您了。」

回家和楊桂花一說,楊桂花也納悶,打算換身衣裳就出門坐車去學校,被簡寧給攔住了,「算了,媽,你還是去制衣廠吧,我去學校看看有什麼事情。」

同時被通知去學校的,還有席志源一人,只不過不是被電話通知,而是席洋口頭傳達的。

席洋趕在席志源出門的當口道,「叔叔,你今天去一趟學校唄,我們老師找你有事。」

席志源依舊對著鏡子整著自己的衣領,檢查著自己的儀錶,「你們老師找我有事?能有什麼事情?難不成你小子又在學校裡面闖禍了?」

席洋一聽身子站得老直,「沒有…不是我闖禍…這次事情可不是我挑起來的,我這是為了幫助同學…」,看到席志源的眼神飄過來,席洋的聲音慢慢弱了下來,想著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應該找老太太老爺子的。

平時對待席洋,席志源還是比較和藹可親的,畢竟自己的哥嫂就留下了這一個獨苗,但是席洋要是犯大錯,席志源懲罰起來也是蠻狠的,小的時候席洋調皮搗蛋,就被席志源教訓的屁股開花過。

「哼,我就說你今早怎麼這麼老實」,席志源挑眉。

「叔叔,那…」席洋觀察著席志源的臉色,但奈何實在看不出來他叔叔現在是高興還是不高興,你這要是發火,好歹得給點預兆,讓人做點心理準備吧。

席志源給周瑞打了個電話,才對著席洋說,「拿著你的書包給我上車,把事情的前因後果給我講清楚。」

事情其實也很簡單,席洋所在的班級有一男生名叫許兵,坐在他和簡小語的座位前面,這人家裡條件還不錯,但是脾氣怪嘴巴也毒,老喜歡欺負其他的同學,他知道席洋的家裡背景和性子,平時不怎麼招惹他,但是別的學生就慘了,特別是周圍的同桌,簡小語也沒少被他欺負,那天許兵拿了簡小語的作業本看,簡小語讓對方還回來,對方不還,她去搶,結果一不小心,作業本成兩半了。

簡小語當下就覺得特別委屈,趴在桌子上就哭了,許兵還十分不屑的說:「哭什麼哭,不就一本作業本嘛,知道你們這家窮家子買不起,我買十個給你!」說著把撕爛的本子給丟到了簡小語的頭上。

席洋從教室外面放風回來,當時看到這一幕就忍不下去了,用他周瑞叔的話說,這樣的人就是欠揍。

「當然啊,叔叔,我沒有一上去就揍人,我先是同他理論,讓他不要欺負同學,同學間要友愛互助,可他不聽,是他先和我動手的,那我不能被人打啊,再說我下手根本就不重,反而那小子下了死手」,席洋坐在車上,講起了事情的經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