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交給你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李哥,我已經派出人去盯著了,目前沒什麼狀況,那傢伙每天都是按時上班,下班之後就在家裡呆著,沒什麼發現。」

「嗯,知道了,有情況立刻告訴我。」

「放心,一定第一時間通知您。」

李正陽看了趙強一眼,接著道:「這段時間一定要安分一點,我沒那麼多時間,等我忙完了,在聯繫你,尤其告訴你那些小弟,別惹事,都給我老老實實的呆著。」

「李哥,這個事我已經吩咐過了,全體人員就等著您發話呢。」

「嗯,那就好。」李正陽又拿出一根煙,剛要點著,就聽見手機響。

「爺爺,那孫子又給你打電話了,爺爺,那孫子又給你打電話了……」

趙強強忍著不笑出聲,都什麼年代了,還用這過時的鈴聲,在看一眼李正陽,渾身又是一個激靈,什麼情況?誰能把李哥嚇成這樣?

李正陽煙都掉地上了,哇去,怎麼把這吳小妞給忘記了,接了電話,放在耳朵前,「吳總……」 「李正陽!你想死是不是!你在哪呢!」電話里的吼聲真大,趙強都聽見了,但是他立刻低下頭,表示沒聽見,心裡已經知道這個來電話的主,絕對是嫂子。

「內個,剛吃完,馬上,馬上就回去了,呵呵。」李正陽面對吳莎莎一點火氣都沒有,為啥,人家吳莎莎可沒少付出,從身體到金錢。

「趕緊的!爸爸電話都快打爆了!」

嘟嘟嘟…….電話掛斷的聲音。

李正陽呼了一聲,將電話放在兜里,可剛放進去,電話又響了,這次的鈴聲不一樣,「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

徐婕,哎,折騰這麼半天,估計那小妞在車裡等急了吧。

「喂,我馬上就下去了。」

徐婕等了一會兒,就是不見李正陽下來,在加上今晚窩了一肚子火,拿出電話就打了出去,而且語氣全是*味。「什麼馬上!趕緊下來!磨蹭什麼呢!」

李正陽都無奈了,面對這幾個小妞一點脾氣都沒有,原因就是她們都是他的朋友啊。

「知道了知道了,馬上就下去了,真是奇怪,今晚吃飯沒點驢肉啊……」

「你!!」好啊,拐著彎說我耍驢是吧,徐婕剛要發火,李正陽已經掛了電話。

趙強在身邊低著頭,一聲沒吱,但是看那狀態就是強憋著笑呢,女人多了也不是什麼好事,李正陽就是例子。

「你就憋著吧,要是你小子敢笑出聲,勞資就打掉你滿嘴的牙。」

趙強一隻手死死的捂著了嘴,想笑又不敢笑,憋得眼淚都下來了。

李正陽沒好眼神的瞪了他一眼,向門口走去,趙強強忍著笑,在後面跟著。

祥子站的筆直,他現在終於知道,天下會真正的主人是誰了。

王經理看見李正陽,立馬就跪下了,連哭帶嚎的:「李哥,您別生氣,您就原諒我吧,我家上有老,下有……」

李正陽一揮手:「趕緊起來吧,跪我幹什麼,我又沒說把你怎麼樣,都過去了,沒事,自己人。」心裡直納悶,這話是誰研究的?怎麼求饒的人都要這麼說呢。

王經理這才站起來,擦了擦眼裡的淚水,他是真害怕了。

李正陽回過頭,笑道:「我先走了,王經理,如果要飯錢的話,就跟他說,別從我朋友的卡里扣。」

王經理一陣哆嗦,「要啥錢呢,見外不是,咱自己人。」

李正陽看著他,早就告訴你了是自己人,你非得找刺激,這回咋樣,夠刺激不?

三個人目送李正陽進了電梯之後,除了趙強之外,那兩個立馬就坐在了地上,尼瑪,太嚇人了,萬一有個閃失,強哥和英姐不得把咱們大卸八塊啊,心裡牢牢的記住了李正陽的模樣,下次遇見他,要麼躲著走,要麼就像趙強一樣,絕對的裝孫子。

裝孫子絕對比小命丟了強,王經理顫抖著拿出對講機:「十,十五樓,貴賓下,下樓,免……單!免單。」

趙強呵呵的笑了笑,將他們扶起來,道:「這回記住誰是大人物了吧,記住,不許在外面張揚,也不許亂說話,否則誰都保不了你們。」

祥子擦了擦冷汗,道:「強哥,放心,這個人的身份,我絕對保密。」

王經理也哆嗦著點了點頭。

「行了,都去忙吧,別哆嗦了,人都走了。」走在前頭,小心的拍了拍胸脯,他自己也是嚇得夠嗆。

「先生慢走!歡迎下次光臨!」這幫女服務員統一的來了一嗓子,給李正陽嚇了一跳,笑著看了看她們,出了大廳。

徐婕坐在車裡看著李正陽邁著欠揍的步伐晃悠的走來,心裡這個憋屈,這麼好的機會,老娘愣是沒拿下他,下次,下次出手一定要狠,爭取在他沒反應過來之前就下手。

李正陽打開了車門,發動了車子,道:「我先送你回去吧,天也黑了,我一會兒還有事。」

有事兒?是去見吳總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的關係,徐婕咬著牙道:「我不回家,你把我送到酒吧,我要喝酒。」

李正陽皺著眉頭,這可咋整,「別鬧,一個女孩去什麼酒吧,那裡多亂啊,都是小流氓禍害女孩,別去了,我送你回去。」

「禍害就禍害,總比某些人強,送到嘴的肉都不吃!有賊心沒賊膽,平常一副色眯眯的樣子,到了關鍵時刻,就是個蠟槍頭,不中用!」徐婕扭頭看著窗外,這小妞實在是太鬱悶了。

「徐,哎呀,小捷,別鬧了,那地方真的不適合你去,你忘了那次在ktv,多危險啊。」李正陽打算拿上次徐婕險些被侮辱的事情嚇唬她。

「危險?我現在後悔呢,早知道是這樣,當時就讓他們得逞算了,免得二十多年來,都不知道做女人是什麼滋味。」

這話說的,明顯是敲打李正陽呢,上趕子給你,你還不要,你有那麼挑食么?老娘這臉蛋、這身材、這地位,到哪兒都是搶手貨,到你李正陽面前,怎麼都不如白菜土豆值錢呢,這越想心裡越憋氣,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窩火,兩行清淚就流了下來。

李正陽看著徐婕雙肩微微晃動,就知道這小妞指定是難受呢,伸出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頭,笑道:「別生氣,都是我錯,下次請你吃大餐,好好的安慰你好不好?」

吃大餐?誰稀罕吃大餐啊!老娘是想要跟你滾床單!

她不是那樣的女人,思想還比較保守,這幾年在城市的鍛煉,在加上十二處那些妖精們的熏陶,已經開放了許多,但是對於兩性問題還是很有原則的,不然怎麼可能到現在還是清白的身子,可李正陽這個不懂情趣的木頭,怎麼勾搭就是不上手呢?

「那我要吃你一頓狠的!」她把狠字說的很重,意思只有她知道。

「沒問題,狠能狠哪去,你那體格能吃多少,毛毛雨而已。」李正陽系好了安全帶,車子慢慢的行駛。

能吃多少?老娘能把你整個吃掉!哼!誒,自己的這個想法好像是有點邪惡了?不由得小臉一紅。

見她面色好轉,李正陽笑了,「記得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么?」

徐婕的思緒飄到哪一天,一個穿著邋遢,頭髮猶如柴火堆一般的男人,用紅果果的眼神盯著自己的胸部與大腿,那模樣就是變態的色魔。

而到了現在,那樣的眼神很少出現了,自從自己調走之後,與李正陽見面的次數是越來越少。

「那時候的你真的很美,我一下子就被你的氣質震撼了,呵呵,別見笑,我說的是實話,不是恭維你,不是哄你。」

「用你說,我知道自己的魅力。」徐婕心裡有點暖,剛才還是數九寒冬,現在已經是春暖花開的狀態了。

女人是用來哄的,更是用來誇的,研究出這句話的人真是把女人了解透了啊。

李正陽搖了搖頭,笑道:「可你那時候對我很不友善呢,動不動就瞪著眼睛,一副要打死我的架勢。」

「你還怪我了是不?明明是你那猥瑣的表情,讓人看起來很反感,你不信問問公司的人,誰對你有一絲的好感?」說完自己臉又一熱,沒好感今天幹了什麼?那架勢比李正陽還……

「你真的理解錯了,哪能說成猥瑣,分明是欣賞,只要懂得美的人,才懂得欣賞!」今晚李正陽超長發揮,也不知道哪根筋突然搭錯了,這麼會說話,如果這些話對著吳莎莎說,吳莎莎一定會感動的痛哭流涕,會更加愛他吧。

「誰信你的鬼話,一天沒個正經。」

來到了小區的門前,李正陽停下了車,扭頭對徐婕說道:「我就不進去了,你小心點,早點休……」

徐婕突然間就湊了過來,在李正陽還沒說完話的時候,櫻唇蓋住了李正陽的嘴。

嗯……李正陽眼睛睜得好大。

幾秒鐘后,徐婕低頭靠在李正陽的肩頭:「我是真的喜歡你。」說完又吻了吻李正陽的肩頭。

「小捷,下次可別這樣了,我都沒有心理準備呢,再說,你喜歡我幹什麼,我又不是什麼好人,給不了你幸福的。」

徐婕身子一顛,咬著嘴唇,道:「不管你是什麼人,將來怎麼樣,我都跟定你了,你別想著把我推開。」說完拿著包就下了車,一路小跑進了小區。

李正陽舔了舔嘴唇,女孩子的味道確實不錯,要是能……

啪,李正陽給了自己一巴掌,想什麼呢,這樣做對得起吳……不是,對得起倩倩么。

收了收心神,李正陽將車速提到最高,估計吳小妞等得花都謝了吧。

別墅。

吳莎莎抱著肩膀坐在沙發上,眼睛不斷的瞄著時間,這個該死的李正陽……

呸呸呸!不能咒他該死,咱還得嫁給他過日子呢,嗯,欠揍,對欠揍。

這個欠揍的李正陽,都幾點了,還不回來呢!難不成是徐婕把他留下了?不可以,雅美蝶!李正陽是我的!

李正陽啊李正陽,千萬別被徐婕的美色所誘惑啊,家裡還有你未來的媳婦呢。

八字還沒一撇呢,吳莎莎先給自己封號了,自以為穩坐正宮呢。

她哪裡知道李正陽剛剛就被徐小妞來了個突吻。 正在揪心的等待著李正陽回來,電話卻響了,吳莎莎無奈的哎呀了一聲,撅著小嘴皺著眉頭接起了電話:「爸,我……」

「你們是爬著來嗎?蝸牛都比你們快吧?都過去一個多小時了,就算爬也該到地方了。」

吳莎莎手伸了出去,把電話聽筒對著窗外,皺著眉頭,等吳老爺子說完了話,才放在耳邊:「爸,李正陽工作還沒結束呢,我已經打過電話,馬上就到家了……」忽然窗外的車燈照了進來,「爸,李正陽回來了,我們馬上就去了。」

「快點啊,都快餓死爸爸了。」

掛了電話,吳莎莎拿起了包,剛要開門,就見李正陽走了進來,一臉的笑容:「不好意思,發生了點意外,耽誤了。」

意外?耽誤?什麼意外能耽誤?吳莎莎看著李正陽的臉,腦袋瓜里嘩啦啦的出現一些兒童不宜的畫面,而且主角是李正陽和徐婕,立馬心裡一寒。

「怎麼了?幹嘛那樣的表情啊?」李正陽見吳莎莎異樣的看著自己,心裡也是一毛,畢竟剛才跟人家徐婕接吻了,雖然是被動,但也是事實啊。

這女人啊,有一根神經是相當的敏感了,大多數女人都是憑藉著感覺來懷疑出軌的丈夫。

很多人說這是第六感。

吳莎莎的感覺一點沒錯,李正陽的身上確實有一點點女人的味道,而且不是自己的氣息。

說明什麼?說明有女人近距離接觸李正陽!

走上前幾步,鼻子用力的一吸氣,徐婕,徐婕就是用的這個牌子的香水,好哇,吃飯是假,鬼混才是真!

想到這,吳莎莎的小臉瞬間唰白唰白的,心臟不規律的亂跳,一股嫉妒之火漸漸的升起……

李正陽早就感覺到吳莎莎散發出來的酸氣,一個激靈,笑道:「剛喝了酒,一身酒氣,我去換下衣服。」

天下巧合的事都在李正陽身上發生了,你換衣服就回房間去換唄,幹嘛當著吳莎莎的面脫了外套?難道你沒發現徐小妞在你肩頭的襯衫上親了一口?這一路你就沒發現襯衫上有一個嘴唇印?

「站住!」吳莎莎一把就抓住了他,眼睛死死的盯著那個唇印。

李正陽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還嬉皮笑臉的道:「怎麼了,不是去你爸爸那裡嗎?我換了衣服咱們就……」

誒,吳小妞的眼神怎麼不對呢?沒看自己的臉啊,看肩頭幹什麼?我肩膀上有花?扭著脖子斜著眼睛一看,尼瑪!!!!

這啥時候有這麼大的一個嘴唇印?難怪吳小妞的眼神不對呢。

「額,這個,這個…..」李正陽的眼睛轉了幾圈,沒想出來該怎麼解釋。

吳莎莎臉都青了,嘴角抽搐,這要是什麼都沒發生,自己得傻到什麼程度,李正陽的鬼話能信么!

剛才還信誓旦旦的認為自己才正宮娘娘,現在倒好,其他的嬪妃得了寵了。

「這個是什麼?」吳小妞實在是控制不住了,眼淚唰的就下來了。

「額,這個是,是,是,我不小心弄得。」說完自己都冒汗了,自己能弄出這樣的形狀也是才子了。

「自己弄的?到現在你還在騙我……」吳莎莎不由自主的蹲了下去,那樣子顯得非常的無助。

按道理來說,李正陽在外面就是有十個女人也不關吳莎莎的事,畢竟李正陽還沒承認吳莎莎是正牌女友呢。

可是這女人一哭,無疑是打中了李正陽的軟肋,若是毫不相干的女人也就算了,吳莎莎是他的老總、名義上的女友、事實上的夫妻,這一哭倒把李正陽弄的不知所措,就好像真的是新婚的丈夫出了軌一般。

「我說,你別哭啊,你聽我解釋啊。」心裡亂了套,要是對吳莎莎沒有感情那是假的,這可是朝夕相伴了差不多半個月的女人,而且昨晚這個女人還在自己的床上睡了一夜,要是沒什麼感情,能讓她那麼為所欲為嗎?

嘴上說解釋,卻一個字都蹦不出來,急的想跺腳,尼瑪,勞資今天怎麼這麼悲催!

這場雷陣雨下的很大,吳莎莎滿臉的淚水,抱著雙腿,活脫脫一個受氣小媳婦。

李正陽蹲了下來,想扶起她,卻被吳莎莎一推:「你走開,我恨你。」

「別呀,你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咋就哭上了呢,別忘了一會兒還要去你爸那裡演戲呢。」李正陽坐在地上,愁眉苦臉的。

吳莎莎聽完心裡一震,對啊,演戲,咱們之間是演戲,沒有真感情對不對?

李正陽,你這個流氓!混蛋!你佔了老娘的便宜,還說是演戲,你徹頭徹尾的大流氓騙子,千刀萬剮的混蛋!

嗚……

哭聲更大了,吳莎莎沒有要停止的意思,心裡覺得有些痛,二十四年來從來都未曾有過的感覺,似乎是絞痛,似乎要窒息。

李正陽腦袋裡飛速的旋轉著,這怎麼辦?沒經歷過這一出啊,以前經歷的都是殺人、打人、刀口的日子,這溫柔牌該怎麼出?話說你吳小妞有那麼喜歡我么?

絞盡了腦汁,忽然想起電影里的畫面,女主一哭,只要男的一抱,基本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說點好聽的就搞定了,但那隻能針對情侶啊,咱跟吳小妞是情侶,但是後面有個括弧(冒牌)。

這一晃就是十分鐘過去,李正陽坐在地上愣是沒想出什麼好辦法來。

吳莎莎晃著肩膀也坐在地上哭,因為她的腿蹲麻了。

一雙梨花帶雨的大眼睛盯著李正陽這個負心漢,額,在她心裡李正陽現在確實是負心漢。

李正陽想笑,但不是笑的場合,吳小妞哭的妝都花了,眼睛卻黑卻黑的,可能是眼影模糊了,臉上幾條黑線,就好像交叉的公路一般……

「你別哭了行嗎,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