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能一開始就和那些黑盺族的對着干,最好是能說服族長先弄來一點的白泥。」

「等我傷好以後再奪回聖泉。」

想了下,江小凡緩緩說道。

他的身體他自己清楚,若是現在直接與那些人對上的話,他很有可能會成為累贅。

聽着江小凡的話,胖子那裏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

胖子剛想要開口說族長不可能同意,那邊的江小凡便是直接開口道,「這樣不妥。」

顯然,他也是想到了,白亞族的族長不會同意這麼做的。

休息結束,眾人便是再次踏上了前往聖泉的道路。

眼見着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胖子轉身來到族長的身邊,「還有多久?」

「到了。」族長回答。

也就在族長話音剛剛落下的瞬間,眾人便是看到在他們的眼前,茂密的樹林突然間空了一大塊。

而在那中空的位置,是一巨大湖泊。

湖泊整體呈現出一種近似於圓的形狀,圓形之中一條肉眼看不見的線,將整個湖泊一分為二。

這線不是直直的分開,而是繞成了兩個半圓的弧度,正是那太極圖中間的分割弧度。

而在線的兩邊,一黑一白兩種顏色的湖水涇渭分明,在那湖下就是白泥與黑泥。

白亞族的人看到眼前出現的聖泉,立馬跪在了地上,口中念念有詞。

他們神態之中的那種敬意,很少能從聯邦的人身上看到。

沒有去管白亞族人的舉動,此時江小凡一行人看着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這一切,眼中有的是濃濃的震驚。

在沒有看到聖泉之前,他們一直以為白亞族口中的聖泉,不過就是一種在他們看來很神奇的東西罷了。

畢竟他們口中說的一半一半,在他們看來可能就是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讓兩種顏色的泥土不能混合罷了。

畢竟在聯邦發現的星系當中,不止一顆星球有這種現象。

然而如今,當眼前的一幕真的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這些人心中才知道,對方說的分開,是真真正正的涇渭分明。

深吸一口氣,尤莉嘴巴張得大大的,就在她口中發出了一聲模糊的「天」字后,她直接被身邊的胖子堵住了嘴,將剩下的話直接壓了下去。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胖子一邊捂著尤莉的嘴巴,一邊低聲的在他耳邊說道。

尤莉在胖子捂住她嘴的瞬間,就知道對方的意圖了,急忙點頭應下表示不會再犯。

「好了,沒事了。」江小凡身後將胖子的手拿了下來,看着面前的一幕,眼中也是有着火熱在內。

「我需要先治療一下內傷。」轉頭,江小凡看着靠過來的族長,直接出口堵死了對面的話。

族長尷尬的笑了笑,擺手回答,「沒問題。」

「恩。」

點點頭,江小凡直接將上衣脫了下來,抬步向著那聖泉走去。

「等一下!」

眼見江小凡就要走入聖泉之中,族長急忙叫停下來。

隨後,族長在江小凡不解的目光中,解釋道,「聖泉不能進人,只要把白泥取出來就可以了。」

「我傷勢太重,進去一下,應該沒什麼事吧?」江小凡並不想就這麼放棄這一個機會。

甚至於如果可能的話,他還準備讓跟着過來的人一起進去泡一下。

這個聖泉給他一種很不凡的感覺。

他很想進去試一下這聖泉的功效。

族長聽着江小凡的話,有心想要說不行。

可是就在他張口的瞬間,他腦海之中便是想到,這一次奪回聖泉江小凡一行人才是苦力。

若是就因為他一句,讓江小凡他們不管了,可就太得不償失了。

可是想着關於聖泉的種種傳說,族長又忍不住的糾結起來。

見族長這個樣子,江小凡直接開口道,「直接進去的療傷效果更高,為了預防黑盺族,我需要儘快治好傷勢。」

「那,那好吧。不過你不能進入中間,只能在最邊上。」

一聽江小凡這話,族長所有拒絕的想法全都壓了下去,直接同意下來。

見族長同意了,江小凡回頭看了一眼胖子,然後直接抬腿走了進去。

當他進入聖泉的一瞬間,他便是感覺到,陣陣的暖意從泉水之中向著他身體內部涌去。

體內的內傷,在這瞬間就有了好轉的跡象,緊接着,他更是感覺到體內他吞噬的血脈,竟是緩緩的沸騰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根據直覺,他卻是能夠斷定,這一切對他是有很大的好處的。

想到此,江小凡也就沒有在多想,反而是直接在聖泉之中坐了下來,讓聖泉的泉水不斷的沖刷着他的身體。

與此同時,另一邊。

郝蟒在找了一段時間還是沒找到白亞族人後,直接命令手下一部分繼續去找。

他自己則是回到了黑盺族的領地之中。

郝蟒才剛剛回到領地,就接收到了一條消息。

消息稱,有人在接近聖泉的森林中發現了人的蹤跡。

一聽到這消息,郝蟒哪裏還能不知道,那人的蹤跡是誰!

內心之中不斷的冷笑,他直接叫來心腹,一起前往聖泉所在的地方。

這一次,他說什麼也不會再遵守什麼勇士考驗這個說法了。

他這一次,一定要將那群人殺死在聖泉之中,讓烏雅大神知道,他才是真正的勇士!

一路飛馳向著聖泉而去。

等到郝蟒來到聖泉之後,江小凡已經進入了聖泉之中療傷。

殺死兒子的兇手就在那裏,郝蟒如何忍耐得住?

只見郝蟒雙眼赤紅,看着那江小凡,直接怒吼一句,「我定殺你!」

喊完,他直接一夾胯下狼騎,便是向著江小凡所在,飛奔而去。

一聲厲喝響在耳側,江小凡處於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之中沒有聽到。

胖子在第一時間,就聽到了。

只看到胖子在聽到的瞬間,直接起身向著那郝蟒迎戰了過去。

郝蟒沒想到這胖子又會出現,擋住他的去路。

眼見着此時是殺死江小凡最好的機會,他哪裏能停下腳步,去與胖子相殺?

「讓開!」滿含怒意的話從郝蟒的嘴裏吐出,他的眼中則是毫不掩飾的殺意。

胖子看着郝蟒眼中熟悉的殺意,心中知道,對方定是又要為他兒子報仇。

眼中一抹堅定浮現而出,胖子看着郝蟒,直言,「你兒子是我殺的,怎麼了連為兒子報仇的勇氣都沒有?」

「郝熊誰殺的,我看的清楚!」

郝蟒咬牙將這一句話說完,然後根本不給胖子反應的機會,身體便是如同沒了骨頭一般,直接向著胖子纏了過去。

胖子已經感受過一次他的纏功了,如今又怎麼會再一次入坑?

腳下一點地面,身子直接向著後面劃出數米遠。

在胖子的腳下,還能夠清楚的看到,一條長長的脫痕。

「殺了他們。」一擊不中,郝蟒直接停下了攻擊,反而是讓著跟過來的手下,直接與其他人拼殺起來。

除了那些士兵外,白亞族人根本那就不是黑盺族的對手。

不過是片刻,白亞族就被黑盺族打的連連後退。

知道若是在這樣繼續下去,沒了人手輸的一定是他們。

胖子左右看了一下,終於再次沖着郝蟒比起決鬥的手勢。

然而這一次,那郝蟒竟是直接無視了他,轉而繼續站在那裏,觀看起了其他人的打鬥。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翌日,早上七點半,陳明和鍾瑋一起來到了單位,剛到單位門口便看見西裝革履的董事長從裏面走了出來,主動的朝着陳明伸手,說道:「陳明先生,歡迎你的到來。」

「嗯。」

陳明愣了一下,隨即,握住了董事長的手,說道:「董事長,您不必對我客氣,叫我陳明就好,畢竟,我以前是這裏的員工,您是我的老領導。而且,你對我的朋友鍾瑋很好,現在,單位出事了,我也理應回來替單位解決一些事情。」

「哈哈哈!」

董事長大笑,心裏怎會不知道陳明的意思。陳明故意提到鍾瑋,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平時多照顧鍾瑋,說道:「客氣客氣,請吧。」

董事長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陳明點點頭,邁步走進了公司。隨即,董事長跟了上來,並肩說道:「陳明啊,聽說你最近這幾個月有幸拜了計算機老前輩歐陽劍川為師,現在,歐陽劍川大師也已經將畢生所學盡數傳授給你,你是他老人家的關門弟子,是嗎?」

「嗯。」

「如果我沒猜錯,董事長您和我師父歐陽劍川是好朋友,而且,我聽說,董事長您跟我師父的交情很好,是嗎?」

「是,價格的事情,你就放心吧。我已經叫人給歐陽劍川大師的賬戶打了十萬塊,雖然你是我的老員工,但是,規矩還是得要,你也別多心。」

陳明和董事長都是君子,君子之交淡如水,董事長如此爽快的說出這種話,陳明也就不必再尷尬。

「謝謝。」

聊著,一行人來到了機房。陳明說道:「哪台電腦是主機?」

董事長伸手一指,說道:「這台電腦就是主機,你走之後,機房沒有改變過,這裏永遠歡迎你。」

「謝謝。」

陳明面無表情的走過去坐在了電腦前,打開手提包,取出了自己的電腦,打開電腦同時拿出數據線,連接好兩台電腦,啟動貔貅系統。

隨即,貔貅圖案出現,電腦上出現了一個進度條,進度條的進度走的不算太快也不算太慢,平均兩秒往前行進百分之一。

趁著這個時間,董事長跟陳明拉起了家常。鍾瑋對於這一點並不意外,暗中偷偷的觀察陳明的態度。自從上次陳明和金墨萱分手之後,鍾瑋一直在想陳明和桂清靈的事情,兩個人原本那樣的相愛,結果,現在卻分開了,讓人覺得很是惋惜。

鍾瑋心中暗想:如果陳明的態度有鬆動的跡象,那麼,自己還可以再試試勸說陳明,或許,陳明和桂清靈還能重歸於好。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