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覺得奇怪,這完全不是你的風格啊,原來,你這個壞傢伙是打著別人財寶的主意啊!」

是的,血葉說道沒有錯,就算張華的能力恢復而來三分之二,但是,以東皇,紅電,紙魔三人的實力來說,也是遠遠的超過了張華手中可以利用的力量的。

不過,就算是手中的力量嚴重的不足,張華也沒有簡單的放過這個千載難逢機會,是的,的確是千載難逢機會。

在被紅電抓來的途中,那數百艘,上萬人的東皇下屬艦隊,幾乎是牢牢封死了附近的海域,而要不是紅電有著高空飛行的能力,加上東皇的默許,張華幾乎根本就不可能來到這個幾乎相當於是一個禁區般的東皇島禁區的。

而現在,這種東皇的大本營的核心之中,一樣非常重要的物資,讓張華幾乎下了血本也是要弄到的。

「呀,看來休息時間結束了!」一條遠遠延伸,好像是連在天邊的絲帶突然劇烈的震顫起來,隨著這條絲帶所帶來的信息,血葉微微一笑,對著張華揮了揮手,身體已經被無數的絲帶包裹起來,然後飄飄蕩蕩的消失在了天邊。 第486章退避

東皇站起了身體,握了握手中的巨劍,然後對著身邊無數猶如毒蛇舞動般的絲帶揮出了自己手中的隕鐵劍。

隨著東皇看似輕巧的動作,一股劇烈的宛如暴風一般的劍氣裹挾著巨大的嘯鳴聲,沖向了艾美達號的船沿。

剛剛開始還是一整團的颶風,但是,颶風每過一米,就自動的分裂的八次,然後,分裂之後每一列的劍氣,又重新的分裂為了八份,就這樣,周而復始。

「嗯,改變策略了!」血葉看著瞬間分裂了無數把小小空氣刃的劍氣,把自己的那一邊所有的絲帶全部的攪得粉碎之後,東皇的整個人開始狂奔起來。

而方向就是完全沒有了阻礙的船沿空白處,看來,東皇已經厭倦了和自己在絲帶叢林之中捉迷藏的把戲了。

「呵呵,不過,能不能壓制住你自己的火氣了,小子!」血的嘴角彎起了一度好看的弧度,然後揮動一下自己的手臂。

而隨著血葉的揮動,無數隱藏在絲帶叢林之中的緋紅身影出現,隨後,無數的血之箭矢猶如黃蜂群一般的朝著東皇來急速的身體席捲而去。

「我操!」而這時,剛剛飛到半圓巨堡的張華直接感覺到了一陣頭暈目眩,自己化神功法開始急速的運轉起來,然後,海量的精神力通過化神的轉化,從自己的眉心的本命之星上傳遞到了遠方。

「我操,要了我的老命啊,這種數量的提取,那個該死的小葉子,不會把所有的自己的血化精靈都給召喚了過來吧?」雖然張華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但是,自己也知道,如果東皇開始一心一意的逃跑,憑藉著血葉的絲帶,也並不能阻止這個該死的傢伙太久的。

雖然東皇的速度很快,但是,艾美達號的甲板的寬廣,也是絕對不容小看的,所以,即使東皇一個出其不意的,開始奔逃,完全忽略了那個自己恨得牙痒痒的紅色身影,但是,那並不算是太遠的甲板,至少還是要十秒鐘的時間的。

而十秒鐘,是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的。

比如,突然出現的兩百多個的生命氣息,還有那瞬間超過的一千多數量的帶著深深血腥味道的詭異箭矢。

每一波都是五十枚,而且幾乎包圍了這個東皇的身後的空間,還有要害。

不過,箭矢對於東皇來說根本也說不上威脅,既然對方一直在拖延時間,那麼,自己就沒有必要如對方的意了。

現在,東皇想了起來,自己怎麼會如此的蠢,竟然和那個幾乎是靈巧全滿的紅色傢伙整整的在這艘船上繞了整整的十個小時的時間的。

對於東皇的疑惑,張華當然知道答案,深層幻術,是的,張華的深層幻術的有效時間是十個小時。

不過,東皇是從來不會後悔的一個人,所以現在東皇開始更正自己的錯誤了。

幾乎沒有任何的回頭,也沒有改變身體奔跑的速度,東皇的手臂竟然詭異的旋轉了一百八十度,然後猶如所有的手臂關節都是擺設一般,一把隕鐵重劍就在這隻詭異的手臂之下,帶起了一片的殘影。

然後,每一枚的血箭幾乎是輕輕的沾上隕鐵的邊緣就瞬間的化為了一團團的鮮血,灑落一地,而每擊毀一枚鮮血之箭,發射這枚本命箭的血化精靈就會某種不知名的能量給逆襲而來,然後狠狠的噴出一口鮮血出來,顯然是受了不輕不重的傷害。

不過,東皇的這個絕技好像也並不是完全的無敵的,至少,現在東皇的速度是下降而來許多。

十秒的路程,現在卻要十二秒的時間了。

兩秒雖然不多,但是,卻足夠做很多的事情了。

幾乎,又是一千枚的血之箭矢重新的從受傷的本命的血化精靈們的手中激射而出,后發先至的重重的撞擊在了東皇那看似嬌小的身體之上。

是的,這一次,和之前的五波,五千枚的血之箭矢不同,因為,第六波的箭矢之中,至少有著近百枚的本命箭擊中的目標。

而之中最大的功臣自然就是血葉親自射出的,幾乎和自己的本命精靈們一摸一樣本命箭了。

巨大位差,帶來的效果完全的不一樣,在同樣的速度,同樣的外形之下,這隻本命箭直接繞過了東皇瘋狂舞動的隕鐵劍,然後擊中了目標。

雖然只是肩胛這種不重要的位置,但是,一瞬間的影響,還是讓後來的箭矢們紛紛的抓到了機會,紛紛建功起來。

而這時,東皇的一隻腿,已經踏出了艾美達號的邊緣了。

一抹抹的鮮血開始綻放,但是,東皇的臉上卻詭異的出現了一絲笑容。 第487章等待

東皇背後那些看似嚴重的傷害,整個背部之上被完全的被鮮血所染紅,一根根鮮血之箭把整個背部插成了刺蝟一般。

而這時,本來還在狂奔的東皇卻好似是被射飛了一般,整個身體完全和甲板平行,然後朝著艾美達號的邊沿的大海飛去。

正當血葉拿起手中的猙獰的血箭,準備趁勝追擊的時候,東皇的身體突然一個翻滾,然後突然的頭腳互換,然後輕輕的一踏船沿,然後,整個身體猶如一發炮彈一般激射而來。

而整整兩秒之後,艾美達號剛剛被東皇蹬踏的金屬船沿竟然詭異的如同木頭一般的斷裂為了無數的金屬碎片,而一圈圈的龜裂伴隨著轟鳴擴散到了四周。

東皇的動作看起來的速度並不是很快,起碼,對於動態視覺優異的血葉來說更是如此,但是,每當一束束的絲帶,去纏繞,封鎖東皇彈射而來的身體時候,卻非常的詭異的只是一步之差的,落在了東皇的身後。

於是,在血葉的驚訝之後,把自己絲帶的攻擊速度調快一些,然後再度的擋在了東皇前進的路線之上。

但是,重新的落空了,不可能,血葉幾乎有些完全的否認了自己的視覺。

難道是一種類似張華的幻覺,或者是一種光線摺疊之類的作用?

既然這種省力,高攻擊的攻擊方式不行,那麼,就用片攻吧!

作為這樣情況的應對,血葉也可以說是沒有錯的,但是,當猶如波浪一般的絲帶叢林帶著可以輕鬆削斷金屬甲板的絲刃出現在了東皇必進的路線之上的時候。

東皇的臉上出現的是微笑,志在必得的微笑,隕鐵劍拖在了橫飛的身體之後,竟然完全沒有去抵擋眼前可以把自己的肉體完全分解的無數的絲帶利刃。

不好,幾乎是出於多年戰鬥的本能,血葉看著東皇幾乎是自殺的動作,不用多想,幾乎就可以肯定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一陣血霧開始彌散在血葉的身體四周,然後再血化技能血系風的加成之下,整個的速度瞬間擴充了三倍以上,強大的加速的瞬間包裹著血葉的身體,向著身後方向狂退。

但是,就在血葉的速度瞬間到達了最高,同時在高速的速度之下,拉開了於東皇的之間的距離,整整一倍,五百米的距離拉開,血葉只用了區區的一秒而已,就是這種狂暴的動量,幾乎直接便達到了血葉的身體承受的極限。

而無數的絲帶,幾乎變為了一條條的毒蛇一般,洶湧的對著已經進入絲帶叢林之中的東皇襲去,一條條的血線不停的出現在了東皇那看似單薄的身體之上。

一身普通的單衣,幾乎瞬間就被攪得粉碎,露出那布衣之下那布滿疤痕的健碩身體。

就在這時,血葉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凝滯,是的,準確的說,更在凝滯之上,甚至可以用凝固來形容了。

所有的絲帶叢林,還有極限高速之中的血葉,甚至是艾美達號四周的海水,海風,還有空中疾馳的海鷗,這一切的一切,幾乎好像是時間停止一般的全部都暫停了。

而做到這些的就是一種狂暴到了極致的氣機,強橫的裹住了一切是食物,讓他們全部的喪失的動能。

而狂暴氣機的最為的濃郁的中心,赫然就是東皇那嬌小的身體。

一個陷阱!

血葉的心中閃過了這個突然而出的想法,整整十個小時的戰鬥,全部都是對方的一個陷阱!

是的,血葉是對的,東皇一直都在保留實力,甚至根本沒有認真。

原因但是非常的簡單,就是艾美達號。

當作為艾美達的旗艦,艾美達號從那深邃的海底升起的時刻,東皇的內心便平靜不下來了。

只是因為一個小小的,美好是誤會。

東皇以為,艾美達歸來了。

或者,至少是艾美達遺留在這個世界的手下來襲了。

所以,頗具耐心的東皇直接保留了自己的一般的實力,開始和血葉玩起了互相拖延的遊戲。

而目的,自然是血葉身後的大魚。

但是,十個小時過去了。

當張華撬開了自己的城堡的大門的時刻,東皇便在第一時間之內得到了消息。

而自己的面前根本沒有出現什麼大魚,甚至連一隻蝦米都沒有。

一股無名的怒氣,突然爆發出來。

浪費我的時間。

隨著東皇的這個想法,那柄寬大的隕鐵劍重新的抬了起來。

然後幾乎猶如山嶽一般的壓力直接的壓在了空中靜止不動的血葉的身體之上。

斬落! 第488章巨變

正當東皇爆出了無比的濃重的霸氣的時候,巨大的霸氣幾乎傳遍了這個附近的海域。

而隨著這如同黑夜明燈一般的信號,整個戰場開始發生了巨變。

是的,所有的結果完全都不同了。

首先是空中,紅電看著不遠處的艾美達號之上的巨大威壓,有些驚訝道,「對方好像還沒有什麼後續強援出現,怎麼東皇現在就忍不住了?」

對於紅電的疑問,紙魔凱特自然是搖了搖頭,「哎,小孩子本來都是沒有什麼耐心的。」

聽著凱特的回答,一向冰冷的紅電也有些哭笑不得了。

隨後,剛剛還在,突然合在了一起,變為了一般橫貫天際,直接一百多米的巨大的閃電之鞭,而鞭子的正中自然被紅電我在了手中。

輕輕的一揚手臂,看似無力的動作,卻讓這條誇張的閃電之鞭好像活了過來一般,整個百米的長度的開始彎曲折射,激蕩,橫掃。

在一片片的電光閃爍之中,天空之中的無數張華們的身體四周都泛起一層濃郁到了極致的紅色電弧,而這些電弧的左右之下,張華們的動作近乎被增重到了極致一般的遲緩,每一個動作,都好像是千斤一般。

而那些直接被擊中的張華身體,直接變為了一堆堆冒著黑煙的金屬鐵塊,開始不停的墜落到了東皇號之上的甲板之上。

雖然,空中的張華的數量成千上萬,但是,也扛不住紅電這隻恐怖的閃電之鞭的迫害,一百米,實在是太長了。

而短短的數秒的時間之內,空中的張華們的數量,密度,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稀疏起來,完全就不是剛剛紅電那打之不盡的態勢了,看來,紅電和東皇兩人雖然沒有溝通過,但是,從這樣的情況看來,兩人都是心有靈犀一般,都想把幕後的隱藏人物給引出來。

但是,現在,看到東皇開始在艾美達號之上開始發飆了,倒是讓紅電誤會了,對方的高手出現了。

所以,紅電便開始加速的清理這些空中的金屬傀儡了。

隨之變化的還有東皇手下的那些高手們,幾乎一瞬,艾美達號之上那些激射而來的巨大炮彈就被完全的無視了。

剛剛還是死氣沉沉的戰鬥畫面,突然的完全的改觀了,所有的人的身體之上都包裹住了和遠處東皇一般的氣機,雖然沒有東皇的那樣巨大恐怖,但是每一人的身體四周的圓球氣機基本都有著七八米的直徑。

而這些氣機的作用幾乎有些不可思議了,首先,這些重劍高手們就單單的憑藉著這種氣機,直接的飛到了空中。

不僅如此,從他們的身體之上的速度來看,幾乎比剛剛沒有使用氣機的時候,整整快了將近十倍以上。

而這種速度的變化的,直接的結果就是,艾美達號之上的巨炮發射的炮彈根本沒有來得及飛出十米之外,這些高手們便直接堵在了炮彈的飛行通路之上。

而後,十人,飛在最後的十個人,揮動了自己的手中的重劍,一股股的劍氣開始激射起來。

準確,異常的準確,幾乎到了沒有一絲浪費的地步。

十人,瞬間扔出了一百八十道的劍氣,一道不多,一道不少,然後撲向了激射之中的炮彈。

碰碰碰的響聲響成一片,之後,所有的炮彈都在十三米的這個距離之上完全的攪得粉碎,一堵絢麗銀白的金屬粉末之牆便出現在了這個距離之上,在燦爛的陽光之中,好似一條絢麗多彩的銀色瀑布一般,給這個世界增添了一絲的絢麗氣息。

而其餘的一百多的高手們幾乎看都沒有看這些從身邊擦身而過的巨大炮彈們,在身後十人攻擊之前,便帶著無數的破空的嘯鳴聲沖向了東皇所在的位置。

當然,這些傢伙們順帶著還給了艾美達號一些小小的禮物。

一百多條的巨大破損,這就樣出現在了他們的激射的身後,艾美達號那巨大甲板直接便梨出了一百多條的深深的溝壑,而如果,有人仔細的向下看去,就會發現這些溝壑的深度幾乎達到了十數米的深度。

不要小看著十數米,艾美達號的船身可是真正的艾美達出品的高強度的合金,可以說整個艾美達號的船身的材料可是這個世界之上最為堅硬的金屬了,沒有之一。 第489章意外

幾乎一瞬間,血葉便陷入了完全的絕境之中,眼前幾乎近在咫尺的東皇的巨刃,不遠處的東皇部下高手,還有更遠處,但是速度卻快出十倍,閃爍而來的紅電,基本上,隨便那一個都是血葉不可能對付的。

但是,就在這種幾乎絕望的情況之下,血葉卻做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動作,所有的絲帶,所有的血化精靈,都回到了血葉的身體之中。

而整個艾美達號巨大甲板之上突然變成了如同鬼域一般的空廣無人。

放棄了?

雖然東皇的心中有些疑惑,但是卻絲毫沒有影響東皇的斬擊。

一般毫無聲音斬擊,所帶起的風壓竟然自己把艾美達號那第一堅硬的合金甲板給直接刮出了一條條淺淺的划痕,而無聲的分壓直接在血葉的身體之上帶出了陣陣的花火。

不過,東皇凌厲的劍刃卻並沒有完全的落下,因為,一團血色突然從血葉的身體之中奔騰而出,好像是找到破口的巨壓的油井一般,而隨著血霧的噴發,一陣空間波動在血霧之中形成,而後,一個黑髮男子出現了。

始一出現,張華身體四周便伸出了九隻微型的黑煙之龍,然後,九個龍頭開始瘋狂的啃食和咀嚼四周的空氣一般,雖然布滿惟妙惟肖的尖牙的龍嘴之中好像什麼都沒有,但是,卻從中發出了一陣陣的刺耳的摩擦聲。

看著自己的霸氣竟然被這種詭異的黑煙演化而成的小龍給吞噬了,雖然驚訝,但是,東皇卻沒有太多的猶豫,簡單直接的一劍幾乎突破了音障,狠狠的斬向了張華的左肩。

而隨著一陣入肉聲音,巨大的爆鳴聲才好似從遠方姍姍來遲一般,如雷一般的響徹了起來。

不過,就是在東皇的巨劍剛剛斬中張華的一瞬,一股詭異的無形的東西竟然從自己的巨劍之上流動過來,而這種詭異能量的傳遞幾乎是瞬時的,而一陣劇烈的眩暈第一時間的傳遍了東皇的整個神經系統。

精神電流,在被紅電的電流狠狠的蹂躪過了之後,對於自己身體監測到了極致的張華,試著模仿了一下紅電使用能量的方式。

而再剛剛偷襲東皇的城堡的戰鬥之中,對於這一招的應用,還有良好效果倒是讓張華完全的滿意的。

這種無形的精神力化為的類似於電流的波動雖然並不能對對手的身體造成實際的損害,但是,瞬間的傳送,幾乎防不勝防,而僅僅一秒的眩暈效果,卻直接讓這種高手對決的戰鬥,瞬間就可以決出勝負來。

不過,東皇那恐怖的意志力,還有來海量的精神力屬性,幾乎讓張華的絕技所引起的那微薄一秒暈厥直接的縮減了十數倍以上。

不過,就算是這微微的零點一秒不到的時間,就讓張華從徹底被斜斬的命運之下掙脫出來了。

深層幻術,虛空幻術,金屬分身製造,三項能力就在這瞬間發動了起來。

一陣微微的眩暈,還有手中的散落的半截的張華的屍體,以及身體四周的無數的金屬電鋸和隨體而上猶如百斤總量的純白絲帶,一切都讓整個東皇有些混亂起來。

贏了,還是輸了,在這短短的零點一秒之中,東皇竟然失去了平常的判斷。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