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奇。」楚塵道,「巫神門雖然不算是黑巫一派的最強分支,可前五絕對沒有問題,能夠用蠱術控制你的人,絕對是本命蠱師吧,他是不是比巫神還要強大?你為什麼不用巫神去詛咒他?」

巫神門主是源自內心的害怕。

到了這個地步,他不怕死,他害怕的是驚動了體內的那一隻蠱,那個時候,但凡與他有關係的人,都會遭遇滅頂之災,尤其是他的親人。

巫神門主閉着雙眼,可他的面部表情在輕微地抽搐著,難以掩飾心中的恐慌。

「你錯了,我體內有蠱,那只是我用自身精血滋養的毒蠱,還沒到養成拿出的時候罷了。」

寧子墨亮着手中匕首,朝向了巫神門主,「還是我來問吧。」

「等一下。」楚塵盯着巫神門主,一字一頓地說道,「我今晚能破幻神蠱,或許,也能破你體內的蠱。」

巫神門主猛然間睜開眼睛,死死地盯着楚塵,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在今夜之前,巫神門主自信,幻神蠱無人能破,可他親眼目睹了楚塵力斬幻神蠱的過程,萬一……他真的能破自己體內的蠱?

巫神門主的身軀顫抖了一下,然而,腦海中突然間閃過了什麼,神色瞬間黯然,跌坐在地上。

不可能!

楚塵即便有着通天的手段,也不可能破這毒蠱。

「做一筆交易吧。」楚塵雖然不知道巫神門主此刻的內心世界,可他能看出巫神門主被體內的蠱鉗制着,沉聲地說道,「我可以助你破體內的蠱,你將當年抓走楊小瑾並且在她的身上寄樣幻神蠱的過程說出來。」

巫神門主緩緩地抬起頭,嘲諷嗤笑,眼神沒有了生機,「我體內之蠱,是子母溶血蠱。在我身上的只是其中一隻子蠱,我的妻兒身上,都各自還有一隻蠱,你覺得,你驚動了我體內的蠱后,他們能平安無事嗎?我要說的只能是這麼多,你們不用在我的身上白費力氣。」巫神門主看了一眼寧子墨,「楊小瑾身上的幻神蠱確實是我親手放入,我今日以命償還。」

宋秋聽到這句話更加呆了。

這瓜太大了。

巫神門主是被人威脅才將幻神蠱放在楊小瑾的身上?

能夠在背後指使巫神門主的人會是誰。

「子母溶血蠱。」楚塵沉吟了會,「只要最快的速度找到所有的子蠱,要破此蠱,應該不難,」

巫神門主愕然,隨即啞然地搖頭,自己竟然還對他抱有一絲希望了,簡直可笑。

「你可以不信我。」楚塵手中拿出了一塊令牌,「你該信此物吧。」

巫神門主目光看去,內心強烈地一震。

令牌上纂刻着兩個字……

九玄! 柳如雁的身影轉眼間消失不見,空氣間還散發著淡淡的花香味道。

久久不散。

楚塵回過神來,輕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令自己的心緒儘快恢復平靜,眼神看了一眼柳如雁的身影消失的方向。

還是好好修鍊吧。

楚塵盤膝而坐,手中拿出了窺天貝,再次參悟窺天術。

第一次施展窺天術的時候,楚塵清晰地感受到了元神的消耗,他斷定一點,窺天術的施展,與元神的強度有直接的關係,「可惜,沒有煉魂池了。」楚塵暗嘆,在煉魂池內,他的靈魂一路進價,最終晉陞到元神層次,這種程度的飆升,可遇不可求。

「天底下,有沒有存在某種專門修鍊元神的功法?」楚塵腦海中冒出了這個一個念頭。

他沒有見過。

可楚塵堅信,以元神的重要性,有針對元神修鍊的功法,不足為奇。

一個時辰過去。

貝殼島某屋子內,柳如雁臉龐的潮紅之色已經褪去,絕美的面容,蛾眉彎彎,水靈的眸子看著前方,一個大大的木桶,上面裝滿了水,水面上灑滿了花瓣。

肌膚如玉,指尖輕輕地劃過了水面,試著溫度。

出海以來,柳如雁已經好久沒有試過好好地用花瓣泡澡了。

今晚在山上回來后,鬼使神差似的,柳如雁採摘了不少花瓣,放入了裝滿水的木桶上。

水面上有淡淡的霧氣騰升而起。

柳如雁站了起來,紅裙悄然滑落在了地上。

修長玉腿輕輕地抬起,隨後沒入了水內……

…………

…………

山頂上。

楚塵徐徐地睜開了眼眸,手握窺天貝,「不知道柳姐姐正在幹嘛。」

楚塵找准了方向,施展窺天術。

這個距離遠比今天窺探祖地外場景的要遠很多。

氤氳霧氣內,很快就出現了畫面了……

怎麼是一個木桶?

楚塵怔住。

目光注視著。

灑滿花瓣的木桶內,一身雪白人影站了起來。

楚塵保證,那只是一道背影,然後畫面很快就模糊,消失不見……

不到十秒鐘。

時間不如第一次施展窺天術的時候,可距離上,是第一次施展窺天術時的十數倍了。

至於看見的畫面……

那也大不一樣。

「非禮勿視。」楚塵將窺天貝收起來,神色有輕微的不自然,腦海中,那聖潔無暇的背影,揮之不去。

迅速離開了山頂,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一夜無痕。

旭日東升,楚塵推開了房間的門,正對面,柳如雁的房門也恰巧推開。

今日的柳如雁一身颯爽白衣,長發束起,頗有幾分俠女風範,可眉宇間流露出來的水波,掩蓋不住那柔情似水的氣質,這是她的練功服,一大早正要出去練掌,想不到正好碰到楚塵了。

「早。」柳如雁感覺楚塵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楚塵也連忙平復了下腦海中不該冒出的畫面,點點頭,「柳姐姐早呀,我正要去跟幾個師傅匯合。」楚塵現在的實力已經遠勝於他的九位師傅,可在楚塵心中,師傅永遠是師傅,他得到的一身際遇,也會將合適的傳授給九位師尊。

這也是楚塵沒有急著從貝殼島離開的原因。

貝殼島的靈氣充裕,儘管如今全球靈氣蘇復,可毫無疑問的是,靈氣充裕程度能夠超越貝殼島的,絕對不多。楚塵要將各種古武者時代的功夫絕學傳授給九位師傅之後,讓九位師傅暫時留在貝殼島,他和柳姐姐先一步回去。

天網殿後台,這兩天的消息也一直在刷新。

全球不少地方出現了反常之事,有的是祥瑞,有的則是災難。

尤其是印國曾經出現過的怪鳥,之後連連出現,並且成群結隊,在印國已經掀起了一陣鳥災。

天網殿的後台有一個特別標註的消息,讓負責邊防的天網殿成員隨時提高警惕,據有消息傳出,印國計劃一個驅趕怪鳥的行動,要將怪鳥趕出印國國境線……那意味著,怪鳥災難,極有可能會朝著華夏邊境接近!

「這就太不厚道了。」楚塵看見這則消息的時候,眉頭皺了下,倒也沒有多想,畢竟,在楚塵看來,一群大鳥,掀不起太大的風浪。

「筠姐姐,我這裡有一套古音術,簡直太適合你了。」楚塵將手機放下后,開始傳授師傅們古武者時代的功夫絕學。

南宮筠看著楚塵,眸子里儘是欣然之色,「塵塵,現在輪到你保護我們了。」

南宮筠學起這門古音術,也非常認真。

楚塵在傳授他們古武者時代絕學之前,也告知了他們關於秦界的存在。

這對於他們而言,無疑也是極其震撼的消息。

「曾經的我們都坐井觀天了,以為氣息境就是武者巔峰,現在看來,實在貽笑大方。」

「對了,塵塵,你是怎麼突然間實力一路飆升,突破到氣息境?」寧老仙一邊練功的時候,好奇問道。

楚塵怔了怔。

天機玄陣。

在靈氣蘇復,洞天福地隨處可見之後,楚塵沒有跟九位師傅提過自己從天機玄圖上參悟過來的天機玄陣。

楚塵沒有立即回復寧老仙,而是原地布置天機玄陣。

突破到神變境之後的楚塵,再次布置天機玄陣速度快了一倍有餘,不足半個時辰的時間,就已經將天機玄陣布置完成。

「我很大程度,就靠它。」楚塵開口,至於道門攝生功,雙修功法,有些羞於啟齒,楚塵沒有說出來。

「這是什麼陣法?」天霄尊者第一個進入,剎那間,感覺四周圍的靈氣瘋狂地湧入了他的體內。

天霄尊者直接懵了。

這是……聚集靈氣的陣法?

其餘師傅也進去感受過,神色紛紛震驚。

「塵塵,你從哪學的這門陣法?」南宮筠驚聲說道,「在靈氣蘇復之前,這門陣法……估計差不多能創造一個洞天福地吧。」

「筠姐姐,自信一點,把差不多去掉。」楚塵微笑,將天機玄圖的事簡略說出。

九玄脈主們面面相覷……

天機派,天機玄圖!

他們對此並不陌生。

可怎麼也沒有想到,天機派鑽研了數代人的天機玄圖,最終居然給楚塵當了嫁衣。

「我本來以為天機玄陣在靈氣蘇復后已經沒有了用處,想不到,它居然能夠聚集更多的靈氣。」楚塵沉聲開口,「我現在就將天機玄陣的布置方法教給你們。」

寧老仙有些眼紅。

他是九玄脈主中,接觸陣法最少的一個。

以後的日子,他只能到處蹭天機玄陣了。

又是三天過去。

這天一早,楚塵前往外公天貝老人的住處。

他要告別返航,打道回府了。 什麼?」魯王看向苦老,眼神微冷,道:「你怎能如此不小心!」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