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救命啊,來人啊。」兔子扯著嗓子吼了起來。

。 君歡將李順遇扶了起來,眸底掠過嫌惡之色,「媽,今天我就勸過你,要在爸爸面前裝裝樣子,您怎麼……」

李順遇抹了抹眼淚,長嘆了一口氣說:

「我還不是氣不過嗎,你以為你爸爸是君氏集團的執行總裁,這君氏集團就歸他管了嗎。」

「我告訴你,董事長是你爺爺,要是他不高興,你爸爸就會被罷免職務。」

「可是這老不死,對那小畜生,都比對你好,媽媽自然要補償你!」

君歡臉色發白,嗓音里夾雜了一抹不可置信的顫抖說:

「媽,不可能吧。爺爺早就退了下去,這君氏集團不該是爸爸說了算的嗎?」

「你爺爺防著我們呢,當年……」李順遇話到此處頓了頓。

旋即露出了怨毒的眸光,咒罵道:

「還不是因為你那好妹妹,要不是她丟了,你爺爺奶奶也不會對我不滿這麼多年。」

「這件事能怪我嗎,我哪裡知道有人會把她抱走!」

李順遇絮絮叨叨地說著,卻並未看到面前的君歡,眸底暗光一閃。

君歡不動聲色地鬆開了抓住李順遇的手,雙手交疊放在膝蓋上,死死攥住裙擺才勉強穩住情緒。

沉吟了許久,她勾出一抹溫和無害的笑:

「媽,如今妹妹對我們的偏見很深,她要是對爺爺奶奶有這麼深的影響,只怕您要早做打算了。」

李順遇陰狠獰笑道:

「放心,媽早就有了計劃,等到治好了你的病,我就把她送走。屆時,她也沒了那個能力去告狀!」

君歡左顧右盼,貼近李順遇的耳畔低語:

「媽,我聽說,葉瓷跟她奶奶的感情很不錯,您為何不找個時間去看看葉瓷的奶奶?」

這句話像是點醒了李順遇,她眼前一亮,差點激動地站起身來,抱著君歡親了親說:

「不愧是媽媽的好女兒,這葉瓷看起來冷,但她對她奶奶的感情極重,我的確應該去看看她奶奶……」

她就不信了,一個農村來的老太太,給了錢還不老實。

君歡看出了李順遇眸底的狠厲,無聲冷笑。

另一邊,葉瓷抱著電腦坐在飄窗之上,露出了白皙的小腿。

陽光透過輕紗落下,在她的胳膊上映出了暗紋。

若是忽略她臉上的冷冽,倒有歲月靜好之意。

風俏皮地捲起她的髮絲,她卻一動不動地盯著電腦屏幕。

屏幕上是複雜無比的代碼。

葉瓷纖長的手指還在飛快敲擊。

在她敲下最後一個鍵后,電腦上的代碼陡然一變。

上面顯示的是,張嫂的信息以及……她的照片。

葉瓷紅唇上揚,手裡把玩著那張磁卡。

怪不得,張嫂那麼容易就把磁卡交了出來。

恐怕她真的用了這張磁卡,就會當場被人識破。

葉瓷抿唇冷笑,拿出電話,看似胡亂一點,一個沒有顯示號碼的電話就撥了出去。

電話在響了一聲后,被人迅速接起,「喂,親愛的,怎麼想起找姐姐來了?」

聽到那人不正經的語調,她黛眉微挑,冷冷開口:

「有活兒找你,我要進入川城地下拍賣場的磁卡。」

電話那頭稍微停滯了片刻,女人勾人的聲音再次響起,「我說,你的消息怎麼就是比我的靈通呢。我這才打聽到這件事,還想把我偷來的幾件寶貝給賣出去呢。」

「明天上午九點之前,把磁卡送到我現在住的地方來。」葉瓷語氣冷淡且不耐煩。

「好了,姐姐知道了。不過我要提醒你,這磁卡是一人一張。而且那地下拍賣場,據說設置了非常先進的識別系統。」女人的聲音正經了許多。

「我知道。」

依舊是言簡意賅。

女人無奈輕笑,「你還是那臭脾氣,對了,你要進去幹什麼?」

「毀了它!」

裹挾了殺意的三個字,伴隨著電話忙音被掐斷。

另一邊美艷的女人,久久才回過神來,「這破孩子一點都沒有小時候乖了,得,本來還想在這裡把東西脫手的,還得再去找地方了。」

。 在水中那隻怪物的指引下,王耀等人一路直奔上游而行,途中,不少冒險家看見了王耀的怪異舉動,也注意到了水裏的怪物,全部跟在他的後面想要看熱鬧,在關鍵時刻分一杯羹。

王耀也不管那麼多,畢竟任務是他領取的,這些人跟着就跟着吧,關鍵時刻還能當一下炮灰。

大約向上遊走了四十公里的距離,河裏的怪物忽然消失不見,它將王耀等人帶到了一個河口的岸邊。

岸邊有一座高約五米左右的石像,石像雕塑的是一個頂着蘑菇頭的怪人,若是仔細看他的樣子,倒是和有毒的孢子長的特別的像。王耀被石像吸引,林若曦則是看見了水裏好像是飄着什麼。

眺望河面的林若曦終於確定了漂浮在水面上的那兩個是什麼了!

「王耀,你看河中心,那邊飄着的是不是人?」

「好像還真是!」

跟過來的人群中走出一個人,她正是三人進入副本時遇到的那個人——張玥。

「是你?」

林若曦一眼就認出了張玥。

「看來你們也接到了那個任務,在水裏有一個怪物,污染水源的就是他。」張玥看向旁邊的石像:「孢子是這個村莊的守護神,他不敵那怪物,被怪物活生生的咬死了,孢子的屍體化成了種子順流而下,那生長出來的孢子正是對抗這怪物的毒素的。」

「可是,種子再多也有被吃完的那一天,那時就是村莊徹底毀滅的時候!」

王耀道:「你見過那隻怪物么?」

張玥點頭:「那是一隻渾身生著賴瘡的蛤蟆,平時就躲在水裏不出來,等級為十五級,精英怪,物理攻擊類型。」

就是這隻精英怪擊殺了她的整個工作室,原本想着將隊友的屍體撈上來,掛在歪脖子樹上吊一天將其復活的,但是屍體被那隻怪物吃了,這讓張玥十分頭疼。

副本內其他天花板不願惹這隻癩蛤蟆,不是天花板戰力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怎麼才能讓這隻怪物出來呢?」王耀問道。

完成第一個任務的關鍵就在於這隻精英怪了,只要將其擊殺,多少能獲得一些情報,至少能爆一點裝備。

張玥笑道:「岸邊聚集了這麼多人,它馬上就要出來掠食了!」

話音剛落,水裏便跳出了一道漆黑的身影。

他身高約五米,向一座小山一樣砸在了水裏,濺起一道龐大的水花。

「那是什麼?」

「精英怪!」

「兄弟們,抄傢伙爆裝備了!」

……

boss的出現讓那些跟隨而來的冒險家們如同打了雞血一般,如果是一個人,面對這樣的怪物絕對要逃的,現在岸邊站了將近三百人,這麼多人,一人上去一刀都把這怪物給砍死了。

一陣風摻雜着讓人作嘔的味道從河裏飄了上來,林若曦眉頭一皺,拉着王耀與妹妹向後退去,足足走了一百多米遠才聞不到這股味道。

「屍體上的味道就是它身上的味道,我們要找的就是他!」林若曦皺眉指著已經跳上岸的怪物說道。

腐爛蟾蜍:(精英怪)

等級:15

生命值:86000

攻擊力480~640(受界力影響,實力被壓制,攻擊力為最低值)

力量:800

智力:450

體力:1800

精神:360

物理防禦:200

魔法防禦:30

技能:

蠶食(被動):表皮釋放出毒素污染水源,喝過水生物會緩緩的全身潰爛而亡。

簡介:深淵的低級野獸,一般被作為魚餌使用。

叮~任務完成!

王耀的任務界面內,任務完成的標識亮了起來,看來這一切果然和這隻癩蛤蟆有關係。

「王耀,任務完成了,我們走吧!」

王耀搖了搖頭:「不,找機會幹掉這隻怪,他不死下一個任務沒法進行。」

按照其他的遊戲邏輯,boss已經出來了,那就是即將通關了,如果避開boss,那後續的情節將無法繼續了,所以這隻蛤蟆無論如何都得幹掉。

王耀話音剛落,岸邊的戰鬥已經開始了。

怪物的屬性絕對不會只有王耀一個人看見,但是他們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隻怪物擊殺了天花板戰力。

一群冒險家們氣勢洶洶的沖向了boss,手中的尖刀利劍殺氣十足。

腐爛蟾蜍做在原地吐出了它的舌頭,一剎那,一位冒險家就被他叼進了嘴裏。

一聲慘叫后,這人就被吃掉了,地上只留下一把劍。

「大家一起上,我倒要看看這怪物能吃多少!」

在絕對的利益面前,虛擬的死亡已經不是那麼的恐怖了,畢竟現在的等級不高,一個下午就能打回來。

腐爛蟾蜍再次連續吃掉兩人後,冒險家們將其包圍了起來,刀槍劍戟,斧鉞鈎叉一股腦的落在了腐爛蟾蜍的身上。

不打不要緊,這麼一打,腐爛蟾蜍表皮的毛孔中噴射出大量的黑色液體,液體將最裏面那群冒險家淋了一個透心涼;下一刻,淋到黑色液體的冒險家們的皮膚開始冒白煙,隨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潰爛,被噴的最嚴重的變成了與怪物一樣的喪屍,不停的在地上哀嚎。

第二波的攻擊接踵而至的落在了腐爛蟾蜍的身上,這次並沒有噴出毒液,但是眾人打出來的傷害屬實是寒顫,全部都是十塊二十塊的,連對方的防禦都破不掉。

轟~

一顆小火球落在了腐爛蟾蜍的身上,打出了400+的暴擊魔法傷害。

後排的一位小女生臉色蒼白的看着前方,被怪物那雙燈籠般猩紅的雙眼,嚇的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蟾蜍盯上了這位魔法師,但是進攻的那群人並沒有意識到要保護隊伍中的主要輸出。

「林若曦,加狀態,我要上了!」王耀急忙說道。

「好!」

林若曦一股腦的將五個技能全部扔給了王耀。

被祝福的王耀力量達到了760點,與腐爛蟾蜍的800點比起來已經相差無幾。

呱~

蟾蜍發出了一聲尖銳的鳴叫,一記跳躍便衝出十多米的距離,三跳兩跳的就來到了那位瑟瑟發抖的火系小魔法師的面前。

蟾蜍猛地張開了嘴,再次露出了那根粉嫩的舌頭。

惡臭的氣息撲面而來,舌頭也直奔那小女生舔了過去。

「踏前斬!」

王耀的身影瞬間擋在了小魔法師的面前。

劍氣迸射而出,斬在了蟾蜍那根粉嫩的舌頭上。

-1300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