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身處沙漠,四周荒無人煙,要注意節省能源。」

「目前來看,這地方具有重力,可以看到太陽,空氣和溫度也都適合人類生存,與地球別無二致,可能是穿越到了地球上某一片沙漠,沒有被人類的通訊網路覆蓋的沙漠。」

「也可能是到了異世界,空氣、溫度、光照都適宜人類生存的異世界,只是不知道沙漠到底有多大。」

「現在當務之急是維持生命,離開沙漠。」

「不過,最最要緊的是金手指!」

柯明德睜著眼,目視前方,空無一物。他的眼神渙散,不過在他的視線中,卻浮現出一張列表。

列表分左右兩列,左邊一列從上到下列著許多名目,限於篇幅,這裡僅列出幾條作為示例:

黃金(5/千克)

白銀(4/千克)

鉑金(4/千克)

……

華為手機(0.1/台)

電動剃鬚刀(0.1/台)

寶馬X7(296/台)

右邊一列是工作日誌,也是一條一條的顯示,從上到下按日期排序:

2010年3月19日

列印黃金66克,消耗能量0.1。

列印鑽石729克(3645克拉),消耗能量0.1。

列印鑽石729克(3645克拉),消耗能量0.1。

列印鑽石73克(365克拉),消耗能量0.01。

2010年3月20日

掃描保溫杯,消耗能量0

掃描手機,消耗能量0

掃描居民樓,消耗能量1

……

2017年12月21日

發現不穩定空間通道,穩定空間通道,建造傳送門,消耗能量1796

……

在表頭的位置,用亮眼的紅色寫著幾個字:「能量:0.1」

看著工作日誌的最後一行,柯明德的心中五味陳雜,有些興奮,也有些後悔和恐懼。或許是命運的抉擇,這一項剛好消耗了他七年間積攢的所有能量。

「超級印表機發現了不穩定的空間通道,在我的指令下,建造了傳送門,我應該是穿過了傳送門才來到這片沙漠,可是傳送門在哪裡,周圍全是沙漠,除了我和車子,沒有任何東西。」

「印表機,檢查周圍物品。」他心念一動,對超級印表機下達指令。

「發現汽車1,服裝4,手機1,耳機1,礦泉水(瓶裝)6,保溫水杯1,擦車布1,潤滑油(壺裝)1,靠墊3,手電筒1,薯片(桶)1……空間傳送門1」

「很好!」他點了點頭,打開了空間傳送門的詳細資料。

「空間傳送門(雙向)」

「方向:京珠高速北京路段——未知地點(沙漠地形)」

「啟動所需能量600」

柯明德皺起了眉頭,心裡盤算起來:

「我每天能獲得一個能量點數,在沙漠里,沒有獲得資源的途徑,食品、水、藥品都需要超級印表機列印,按照每天吃1千克食物,喝1千克水來算,每天大約需要0.5的能量,留出誤差和意外所需0.1,每天可以結存0.4能量,要攢夠600點能量需要……1500天,也就是4年多!」

「一個人,在一片沙漠,單獨生活四年,就算是有吃有喝,也是很困難的,還需要醫療、交流、娛樂等等,人畢竟是社會型生物,獨自待上四年,恐怕我會瘋掉!」

「我需要離開這裡。」柯明德在腦子裡回想一切關於穿行沙漠的事。「三毛去過撒哈拉沙漠,她有沒有穿越它?不記得了;小時候看過一本漫畫書,講述的是沙漠探險;撒哈拉沙漠是地球上最大的沙漠,它到底有多大呢?鬼才記得……噢,去年還是什麼時候,新聞上說有個人徒步穿過了撒哈拉沙漠,花了一個月還是兩個月……」

柯明德感到有些振奮,一個普通人,都能夠穿越地球上最大的沙漠,而他,擁有超級印表機,絲毫不用擔心補給的問題,並且還有一輛車。

「說不定我明天就能離開沙漠,」他自我安慰自己,「只要能搜索到信號就行。」

「只要這裡是地球!」

柯明德給自己提了提心勁,拉開車門,一股熱浪涌了進來,氣溫恐怕快有四十度了,抬頭看了看,太陽升到了最高,正值中午,他低頭看了看手錶下午四點十七,2017年12月21日,星期四。這是一款江詩丹頓,上面還能顯示日期,是他把一顆73克的鑽石賣給沙特王子后王子送給他的,價值二十多萬人民幣,也是他這一身行頭裡最貴重的。

可能是時差吧,以前讀書的時候還記得怎麼算時差,可是早就還給老師了。

車殼滾燙,衣服已經干透,柯明德收起了衣服,又把整一輛車翻找了一遍,把用得著的都找了出來,坐回了駕駛位,打著火,打開空調。

衣服都放在副座,食品放在後座上,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扔進儲物櫃,水杯座上放了一個保溫瓶,裡面還有大半杯烏龍茶,一支野外用強光手電筒放在儀錶盤上,它的底部有一個指南針。

「我記得撒哈拉沙漠在地圖上是一個東西方向的長條,保險起見就往南北方向走,而且氣候隨緯度變化,恩……往南走吧!」

下定決心,柯明德發動車子,向正南方向駛去。 「忙完了。」

劉夢璃點點頭。

「等時裝周結束,我們就回國好不好!」易烊千璽嚴肅的看著劉夢璃,或許是出來太久了,劉夢璃點點頭。

「千璽,我幫你準備了最後一次巡迴演唱會,我希望你不要拒絕好不好,我想你的第一場婚禮應該給粉絲,當然,最後你只能屬於我。」劉夢璃知道在她進去他的生活以前,粉絲和家人就是他的一切,現在多了一個她,他就不能把愛分給千紙鶴了,所以,第一場『婚禮』是給粉絲的。

「好。」

一個星期後

「第一站是哪兒?」

易烊千璽正在打電話,「重慶吧!哪個地方回憶比較多,也是我們初遇的地方。」

「好,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出發,你覺得怎麼樣?」易烊千璽一邊打著電話,一邊準備訂機票。

「嗯,我沒問題,你問問王源兒吧!」

「不用問他,他的意見不重要。」說話間點了確定,六張明天早上八點的飛機票。

「嗯,明天見。」

掛斷了王俊凱的電話,易烊千璽的視線才看到一臉幽怨的王源,「什麼叫我的意見不重要?明明你還是問過我的。」

二十分鐘前

「王源,明天去重慶去不去?」

「去,但是,去幹嘛呀?」王源正在定結婚場地。

「這個你不就關心了,去就行。」

「哦,那行吧!怎麼樣我都沒意見。」王源還在挑選場地。

易烊千璽冷漠的看了王源一眼,然後去找筆記本電腦了。

王源想起了自己說的話,「額,那好吧!我的意見不重要。」

王源心裡一萬隻草泥馬奔過,嘖嘖,我說了你就聽,都不關心重點。

「源兒,你媳婦找你。」劉夢璃無心的提醒了一句。

「你叫我什麼?」

「你叫他什麼?」

易烊千璽和王源幾乎是同時發出疑問。

劉夢璃皺了皺眉頭,困惑地看著情緒激動的兩人,「怎麼了?我以前不也這麼叫的嗎?」

「現在不行了,現在只有我老婆大人能這麼叫我了,再說了,弟妹,你這麼叫我,你家小千千會吃醋的。對不對。」說著看了易烊千璽一眼,易烊千璽回了他一個不太友好的眼神。

王源咽了咽口水問道:「我家老婆大人在哪兒呢?」

劉夢璃看了看時間:「還有五分鐘到達戰場。」劉夢璃的意思就是已經到小區了,可王源還沒有去接人,所以他完蛋了。

聞言,王源繞過沙發跑了出去,差點兒撞在門把手上,易烊千璽看了一眼劉夢璃道:「王源說的沒錯,你那麼親密的稱呼別的男人我會吃醋的,哦不,是喝醋。」劉夢璃聞言,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好了好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了行不行,對了,大哥會不會帶林璐去啊!」

易烊千璽皺皺眉頭:「你不想她出現?」劉夢璃繞過沙發坐到了易烊千璽身邊,易烊千璽一把把劉夢璃撈進懷裡,「不是啊,我想可以藉此機會,我們四個的關係可以緩和,我和林璐有些誤會,你呢和俊凱放下心中的芥蒂,我到時候會在演唱會上給粉絲們和網友們解釋一下,這是你們在一起的最後一場演唱會,我不想因為我之前的荒唐而影響你們之間的感情。」

「謝謝你。」說完一個吻落在了劉夢璃的眉心。 劉夢璃沒回答,只是安靜的抱著易烊千璽。

王源電梯都沒坐,一路狂奔到樓下就剛要進電梯的落葉,王源追了過去,接過落葉手上的東西。

「媳婦,我錯了,都怪千璽,拉著我跟我說話。」

落葉癟嘴一笑,「我還以為你把我忘了,你來了就行,千璽找你說什麼事啊,有沒有耽誤你的正事?」

王源騰出一隻手,將落葉攬入懷裡,「當然沒有,什麼正事有媳婦重要啊,對吧,以後呢,我們可能會退出娛樂圈了,除了忙公司里的事,其他時間我都陪著你和孩子好不好。」

落葉臉一紅,說道:「討厭,王源兒,你越來越流氓了。」

王源嬉皮笑臉的湊了過去說道:「我耍流氓也只對我家媳婦啊!」

「叮」到了劉夢璃她們所在的樓層,落葉推開王源的手先離開了電梯。

「誒,媳婦,等等我。」說完追了上去。

落葉沒有理會身後的王源,一進門,就給了劉夢璃一個擁抱,「夢璃姐,好久不見,你又漂亮了。」落葉並沒有打算先放開劉夢璃。

劉夢璃笑了笑回答道:「你先放了我吧,你看你家王源,那眼神都快把我殺死了。」

落葉放開劉夢璃,回頭瞪了王源一眼。

劉夢璃笑了一聲又說到:「你才是越來越漂亮了呢。」

「誒誒誒~夢璃呀,你要好好說話哦,我哪敢呀,我連瞪你都不敢,我害怕你家易先生把我給凌遲處死。」說著看了易烊千璽一眼,易烊千璽忙著處理公務,並沒有理王源。

劉夢璃拉著落葉去了二樓,王源把水果和吃的一一擺進冰箱里。

[二樓]

「夢璃姐,這次巴黎之行怎麼樣?玩兒的開心嗎?」落葉一副八卦樣,生怕自己期待的沒有發生一樣。

劉夢璃戳了一下落葉的額頭,「我是去處理公務,又不是去玩兒,但是你,婚紗照拍了沒?場地選好了嗎?日子定下來了嗎?你和王源領證了嗎?」

落葉給了劉夢璃一個白眼,回到:「你一下子問那麼多問題,我回答那個?而且,你不是應該問王源嗎。」

劉夢璃皺了皺眉頭問:「為什麼要問他?你不是也可以決定嗎?」

落葉抿嘴一笑回答道:「因為王源說要等你們一起結婚啊,這件事我不反對,而且也答應咯,所以慌什麼啊!不急這幾天。」

劉夢璃沒說什麼,突然想到什麼,從床上站了起來,「我給你帶了禮物,我那兩個好姐妹現在不需要我擔心,有她老公寵著呢,所以就和你帶了禮物。」

說著從行李箱里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這是什麼?」一邊接過禮物一邊問道。

劉夢璃能說話,只是示意落葉打開禮物。

一條湖藍色漸變色的禮服裙,這是這次時裝秀第二名,劉夢璃高價買下來作為新婚禮物送給落葉。

「給你的新婚禮物,喜歡嗎?」

落葉點頭,「喜歡,太喜歡了,夢璃姐,你對我真好。」落葉一臉崇拜的看著劉夢璃,感覺下一秒就會把劉夢璃撲倒一樣。

或許,她驚訝的不是裙子,可能被人對她好,她就會傾心相待吧! 音箱開著,《TheMass》的旋律環繞在柯明德耳邊,他正帶著一副墨鏡,最初還不覺得,但剛開沒多久車,他就有些受不了沙漠刺眼的反光。

汽車的速度有60碼,沙地畢竟不適合行車,他的座駕又不是沙漠越野,本人更沒有在沙漠的行車經驗,不敢開快,還是以安全為上。

又繞過一座沙丘,柯明德看了一眼裡程表,默默算了一下,兩個小時,開了一百多公里,但他估計直線距離怕是超不過80公里,為了走平坦些的路,多廢了不少功夫。

「嘣!」

一聲巨響!

已經十分疲憊的柯明德一個激靈,猛踩剎車。鬆軟的沙地上,車子轉了一個大圈才停下來,留下一片痕迹。

柯明德下車檢查了一番,臉色有些難看,因為汽車左前輪癟了下去。他用手在輪胎上摸了摸,只覺得一片滾燙。

輪胎在高溫環境工作時,應減小胎壓,否則很容易出現爆胎的事故。而在兩個小時之前,柯明德還在隆冬臘月的北京,現在卻出現在地表溫度有五十多度的沙漠,輪胎承受不住也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有些懊悔,但柯明德沒有慌亂,車上有備胎,不會耽誤他趕路。不過他並沒有立刻更換輪胎,而是取出隨車工具,把其他三個輪胎的氣放了一些。由於沒有檢測工具,柯明德也不知道該放多少氣,只能憑藉感覺來。

感覺著輪胎中的熱氣吹在手上,柯明德看了一眼超級印表機的列表。列印一隻輪胎需要9點能量。得攢二十天才能攢出來一隻輪胎,如果車出了毛病,我是該放棄車子選擇步行?還是該列印零件把它修好?

換好輪胎,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計時工具上顯示時間是19:20,可太陽才剛開始偏西,估摸著是當地時間三四點鐘,柯明德把手錶調到四點鐘。

按照指南針校準了一下方向,再次上路,悠揚的音樂再次響起。

手錶上時針指到了「7」,此時天已經全黑了,溫度也降了下來,柯明德降下車窗,習習涼風吹在臉上,舒爽又愜意。

他停下了車,切換成了近光燈,走出車廂,扭扭脖子扭扭腰,繞著踱了幾圈,只覺得絲絲寒意逼上心頭。

沙漠里溫度下降的很快,柯明德今天才對此有了直觀的概念,他回到車上,穿上衣服,關掉車燈,只把車窗打開。

月亮不知何時升起,皎潔的光芒照在沙漠上,泛起一片銀光。柯明德無心欣賞這罕見的美景,因為從中午到現在,他開了六個多小時的車,走了有三百公里,卻沒有發現一片人煙、一處綠洲,手機、汽車依舊搜索不到一丁點電波信號。

他的心裡一片陰霾。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