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試試啊。好了,沒問題。」簡淵說道:「那麼現在我的身份就算是你助理了。給我整個帽子什麼的吧,我怕被拍到。」

胖助理連忙遞過來一個,簡淵戴上,完美。

李安純這時候問道:「對了,我還沒問,你想給我建立一個什麼樣的人設。」

簡淵說道:「當然是建立一個李安純啊。」

李安純皺眉:「你要不要自己聽聽,你到底講的是不是人類的語言?」

這就要涉及到專業了,但是一關係到專業,簡淵就馬上侃侃而談了。

簡淵說道:「人設終究是人設,需要保持,也會崩壞。一個吃貨人設,只是淺嘗而至。一個青春人設,抽煙喝酒。如果不是你自己,那麼你再想維持一個人設,也會失敗,這是註定的。」

李安純問道:「那你是什麼意思?我怎麼糊塗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閃光點,我的本意不是給你設立一個虛假的人設,而是把你自己身上的閃光點放大,成為你的亮點。」簡淵說道:「這才是真正永遠不會崩的人設,因為那就是你本來的樣子,略有誇大而已。」

「所以我從最開始,並不打算給你設定一個具體的人設,一點點來,放大你自己的優點,自然而然,會有更多的人喜歡你。這樣一來,你的人設就不是自己強行貼上的標籤,而是大眾對你的看法。這樣一來,就永遠不會崩!所以我需要用藍牙耳機,不定時的告訴你,應該怎麼放大自己的閃光點。」

簡淵說完了自己的想法,李安純想了想,也是有點信服。因為簡淵說的這些話,確實是正中靶心。如果現在非要給李安純安排一個吸粉,但是她不適應的人設,那以她的性格,早晚會露出馬腳。

而簡淵的話,打消了李安純的疑慮,也終於讓李安純對簡淵有了一點點的刮目相看。雖然這樣感覺很難,但是不試試怎麼知道?

「好吧。」李安純有些將信將疑,但鑒於簡淵現在如此的誠懇,還是微微點頭:「謝謝你了。」

好感度+10。

簡淵答道:「不用客氣,我也是要拿工資的,肯定要做事。」

好感度-100!

李安純咬牙切齒,你這個混蛋不會說話啊,客氣一下都不會啊!

該死的殺馬特汽修工!。 看到遲晚晚朋友圈時,洛安正在和網路部的負責人聊網路架構問題。

西元國雖然有錢,但是科技發展極為緩慢,而且官僚氣息濃重,都21世紀了,還搞什麼血統論,貴族論。

洛安很厭煩這種階級習氣。

21世紀是的主力是信息技術,誰登上了這趟車,誰就能迅速發展,西元國已經落後與人,絕不能在這麼驕傲自滿,閉關鎖國。

而且,若非西元國網路技術落後,也不會被古細辛一個弱女子隨隨便便就給攻破。

和網路部負責人聊完了關於國家信/息戰略計劃,就看到了朋友圈中,遲晚晚發的圖片。

洛安俊眸一深,眼底滿是戾氣,顧不上和負責人解釋,直接一個電話打過去。

直到從遲晚晚口中確定了古細辛沒事,已經被放走,洛安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他坐在椅子上,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按揉著眉心,覺得自己對古細辛的關注太多了,活了快三十年,還從沒有人能這般勾著他的心神,讓輾轉反側。

網路負責人已經離開,游斯覷著洛安的神色,低聲:「殿下,要不要給細辛小姐打個電話,詢問一下。」

聞言,洛安按揉眉心的動作一僵,他現在內心裡瘋狂想知道陸細辛的情況,想確定她是否安全,受傷嚴不嚴重?

但,他仍舊用巨大的意志力克服了這個念頭。

語氣冷然:「去聯繫遲晚晚,讓她來見我。」

很快遲晚晚就被帶了過來。

見到洛安,遲晚晚直接撲過來,想要抓他的手腕。

洛安胳膊抬起,下意識躲開。

說來也是奇怪,明明記憶中對遲晚晚的印象很好,一直覺得她就是個嬌憨的小妹/妹,而且有很多她攬著自己手臂的記憶。

但是自從古細辛出現之後,他就下意識排斥其他女子接近自己。

遲晚晚別說是想抓他的手腕了,就是靠近他半米之內,他都會有生理性的不適。

似乎冥冥之中有一道聲音在告誡他,讓他離其他女子遠點。

「就站在這說。」洛安點了點面前的椅子,示意遲晚晚坐下。

發覺洛安哥哥躲著自己,遲晚晚神色委屈,一雙大眼噙滿淚珠:「洛安哥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啊,我真的沒有打古細辛,我承認,我確實帶了人過去,想要警告她,但是還沒說什麼呢,她就先怒了,不僅打倒了那些保鏢,還自導自演誣陷我。」

洛安勾了勾唇,深邃的眸光冷淡陰鷙,明顯不相信遲晚晚的話。

古細辛那樣柔弱的一個女子,怎麼可能打倒那些強壯的保鏢?

遲晚晚真是不把他當一回事,連個像樣的借口都不會編。

洛安垂下眼眸,沒有說話,過了一會,突然轉開話題:「餓了么,吃點東西吧。」

「嗯?」遲晚晚瞪圓了眼珠,很是驚訝,洛安哥哥這是信了她的話嗎?

嘻嘻,她眯著眼睛笑,目光開心極了,就知道洛安哥哥不會被那女人算計的。那個賤女人給她等她,她早晚要讓她付出代價,不僅要弄死她,還要毀了她的容,壞了她的名聲。

傭人送來的點心和熱牛奶,遲晚晚剛要伸手去拿,傭人腳下一絆,一大杯滾燙的牛奶嘩的一下全撒在遲晚晚身上。

她穿著超/短裙,露著的大腿瞬間被牛奶燙得通紅。

「啊,好疼——」遲晚晚跳起來,使勁跺腳,想把牛奶抖下去。

女傭似乎也嚇壞了,一直拿手給她擦身上的牛奶,但是她卻總擦不到正地方,甚至將熱牛奶往她身上擦。

到最後,遲晚晚兩條大腿和胳膊上全是被燙出來的水泡。

遲晚晚疼哭了,一邊抹眼淚,一邊罵女傭。

洛安嫌煩,擺擺手,讓女傭帶遲晚晚去衛生間沖冷水。

從裡到外澆了個透心涼,遲晚晚換上乾淨的衣服,理智突然回籠。

一個令她難以接受的猜測湧入腦海,她披著毛巾跑到洛安面前,大聲質問:「是你,是你故意讓女傭燙我的對不對?你再給古細辛報仇!」

洛安揚眸,安靜地看著遲晚晚,一字一頓:「沒有啊,晚晚你怎麼能這麼想我呢?明明是你自導自演,將熱牛奶潑在自己身上,然後誣賴給女傭,怎麼能是我故意讓女傭燙你呢?」

這句話一出,遲晚晚瞬間明白了。

她心裡哇涼哇涼的,語氣失魂落魄:「你還是不相信我,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這一次,遲晚晚真的恨啊,非常恨,甚至連洛安都恨上了。

她死死盯著洛安,想要告誡自己不要喜歡這個男人。

可是,當目光落在他精緻深邃的眉眼時,瞬間失了神。

男人穿著一件休閑襯衫,領口揭開三顆,露出精緻的喉結,和一小片胸膛,帶著若隱若現的性/感。他表情冷漠淡然,似乎對世間的一切都無動於衷,這種無動於衷不是漠然,而是盡在掌控的淡然隨心。

望著這樣的洛安,遲晚晚心口瞬間一窒。

以前的洛安王子雖然生得好看,但是神情之中總帶著一股怯懦溫厚,但是現在的洛安像是徹底蛻變一般,褪去怯懦軟弱,氣質變得鋒利懾人。

以前的洛安絕不會得罪遲晚晚這種貴族之女的,但是現在洛安卻毫不在意。

有一瞬間,遲晚晚都迷茫了,感覺面前的人不是洛安王子,而是另外一個和洛安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

她搖了搖頭,將心裡奇怪的念頭搖走。

然後執拗解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沒有傷害古細辛!」

說完,遲晚晚轉身跑走。

她一邊哭一邊向外跑,心裡委屈極了。

跑到半路,忽然聽到身後有腳步聲。

遲晚晚心裡一喜,難道是洛安哥哥追出來了?她就知道,洛安哥哥不會對她這麼狠的。

回頭一看,居然是游斯。

遲晚晚皺眉:「怎麼是你?」

游斯安靜地望著遲晚晚:「遲小姐,我相信你的話,那個古細辛有問題!」 夜一汗顏。

欺負太妃的人倒是挺多的。

欺負王妃?

呵呵,她不欺負別人就算不錯了……

當然,面對着夜無痕,就算給夜一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直面提出。

誰讓當年的王爺,當真是愛慘了王妃,恨不得將整個天下都送到她的面前。

奈何,王妃卻對主動送上門的王爺,向來是不屑一顧,將他的一顆真心都狠狠的踩在腳底下。

夜無痕在吩咐了這句話之後,就已然轉身,一襲邪氣的紫色長袍消失在了這暗夜之下。

……

是夜。

月色入帳,在帳內女子的臉上投下斑駁的光影。

她的睡容很是安靜,輕合著雙眸,面容在月色下籠罩着淡淡的光。

屋子裏,點着淡淡的香。

不知道是不是那香的緣故,女子睡的更香沉了,所以也沒有察覺那一道從屋外而入的身影……

男人一襲紫色長袍,與這晚風之下,掀起了長袍的一覺。

他修長的手指輕輕按住面具,將面具緩緩的摘了下來。

在那面具下的,是一張傾盡眾生的容顏。

男人美得張揚邪氣,薄唇邊微抿著淺薄的弧度,他的眸子也很漂亮,容顏精緻完美,整張臉都美得恰到好處,更有一種讓人不真實的感覺。

畢竟當年的戰神修羅夜瑾,素有這大齊國天下第一美人之稱,那張臉完美到讓天下無數女子都為之嫉妒。

夜無痕向著床上的楚辭靠近……

五年來,即使他忘記了所有,卻始終記得這一張臉。

這一張讓他魂牽夢繞的容顏。

如今,他終於能再次與她接近,終於能和曾經一樣,能偷偷的來看她……

「阿楚……」

夜無痕唇角上揚,勾起邪氣的笑容,他的手指輕輕的拂過楚辭的臉,再緩緩的落在了她的唇上,小心翼翼的摩擦著。

像是要將所有的思念盡都道出。

五年前,他真的愛慘了她,如今他離開的這五年,不但沒有將她從心裏遺忘,反而……更想要得到她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