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只是因為看你們順眼.你們信不信.」朱毅無奈地聳了聳肩膀.他還真不是個爛好人.只是看到這三兄弟的時候.就忍不住伸出一把援手.而且對方似乎缺的是靈石.這個是目前自己一行人最不缺的東西.

「信.」鄒大使勁地點了點頭.

「你為什麼會這麼輕易就信了他啊.」馮婉張大了嘴巴.目光在朱毅身上掃來掃去.難道這傢伙有什麼光環籠罩.這麼王八之氣一散發.對方就信了.

「之前俺闖通天塔受了傷.就是他給我療傷的呢.」鄒大憨厚地笑了笑.

「原來是這樣.你們早就認識了.」馮婉這才吁了一口氣.明白了過來.

「只是一面之緣而已.現在才算是真正的認識了.」朱毅笑了笑.「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加上跟三位也算有緣.所以大家交個朋友吧.」

鄒大點點頭.鄒二和鄒三也是點著頭.對朱毅的提議表示贊同.他們在朱毅的身上也感受到了一種真誠.並非是其他修鍊者那種單純的利益至上的感覺.

「關於先前你們的交易.能夠詳細說說么.」朱毅這個時候再一次問道.

「俺們先前闖通天塔的時候吃了不少苦頭.而在小鎮中轉悠的時候.便聽到他在兜售遮面小旗.」鄒大將那黃色小旗給拿了出來.「他說這面小旗叫做顛倒五行旗.可以藉助上面的法陣來混亂五行.俺們想著這玩意兒在通天塔前幾關的時候能夠起到作用.就買了下來.沒想到俺們只是試驗了一次.就再也沒有辦法使用了.」

「幸好俺們還沒有拿著它去闖通天塔.不然的話俺們就真的要倒霉了.」鄒二聽自己大哥說到這裡的時候.也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有些心有餘悸地說道.

試想一下.如果他們不是拿著試驗了幾次.結果發現有問題的話.等到進入通天塔的五行世界.想要借用這顛倒五行旗的力量來破解世界.才發現這東西根本就不能用.那才叫真的倒了血霉.

「你們花了多少靈石.」朱毅皺了皺眉頭.顯然那山羊鬍就是出來行騙的.只是不知道對方到底有著什麼本事.從先前的情況來看.對方在狂狼盟之中似乎還很吃得開.

第一名媛:狼性總裁無良妻 「十萬中品靈石.」說到這裡的時候.鄒大的臉上明顯是露出了一種肉痛的神色.

朱毅點點頭.兩萬中品靈石雖然對於現在的自己幾人來說完全就是毛毛雨.但是對於一般的修鍊者來說.卻是一筆極大的財富了.

「這是俺們修鍊這麼多年.才辛辛苦苦攢下來的.現在啥都沒有了.」鄒三一臉沮喪的道.他並不知道朱毅先前跟鄒大的傳音內容.他還以為這一次只能夠自食苦果了.

「不用擔心.你們把那小旗給我.這十萬中品靈石等會兒到我們的房間去.我拿給你們.」朱毅將聲音放得極輕.向著三人說道.同時他注意著三人的反應.如果有過激的反應的話.他會立刻制止.他可不想讓人知道他的身上有著這麼多的靈石.

「真的.」三兄弟的反應並不算太大.讓朱毅微微鬆了一口氣.然後朝著三人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給.」鄒大立刻將手中的小旗遞給了朱毅.反正這東西現在在他看來就是徹底的廢物.

朱毅將那小旗接過.入手眉頭便是微微一皺:「這是……」

小旗的材質冰涼.摸起來並不是普通的材料.而朱毅細細地將小旗觀察了一番.嘴角一絲笑容浮現了出來.

「喂.曹宇.有你的事情做了.」朱毅將小旗遞給了曹宇.卻並沒有多說什麼.他相信.曹宇一定能夠看出這小旗之上的貓膩.

「這是……」曹宇將小旗接過.仔細地查看了起來.他相信朱毅不會無緣無故讓自己看一件廢物.半晌之後.曹宇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驚愕.

「走吧.我們回房間.還要給你們東西呢.」朱毅向著三兄弟眨了眨眼睛.然後叫來了小二結賬.

曹宇也是十分淡定地將小旗給收了起來.彷彿這小旗就是一件廢物.根本沒有什麼值得多查看的一般.但是如果有熟悉曹宇的人仔細觀察他的話.就能夠發現他此時似乎全身上下都在輕微地顫抖.這是曹宇興奮到了極點的一種表現.

朱毅幾人在客棧也是包下了一間獨立的小院.反正這樣做的人不在少數.還不至於引來狂狼盟的注意.回到小院后.曹宇便是迫不及待地衝進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哐地一下將門給關上.

「曹宇這是怎麼了.」馮婉覺得從剛才開始朱毅和曹宇就有些神神叨叨的.但是兩人不說定然是擔心隔牆有耳.所以她一踏入小院.便用靈氣製造了一道風壁將小院給籠罩了起來.一方面是預警用.一方面也是為了隔絕小院內的聲音以免傳了出去.

「他是發現值得他去研究的東西了.婉兒.你先給十萬中品靈石給鄒大他們.我去沏壺茶.」朱毅向著鄒大等人招呼了一聲.然後叮囑了一下馮婉.自己則是進入了房間去拿茶壺.

等朱毅出來的時候.鄒大幾人已經是喜笑顏開.顯然靈石已經拿到手了.

「現在等於是我又把你們的東西給買掉了.這下還滿意么.」朱毅看著鄒大幾人.忍不住調笑道.

「滿意滿意.」鄒家三兄弟像小雞吃米一樣點著頭.「俺們就知道你是好人.」

「哈哈哈.」雖然朱毅也覺得自己是個好人.但是這麼久以來.倒是第一次有外人這般形容.不由得大笑起來.

嫡女重生之凰傾天下 「不過俺不明白.那小旗不是沒用么.你要來幹嘛.」鄒大突然摸了摸自己的光頭.向著朱毅咧嘴一笑.道.

「我先問問.你們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的小隊.」朱毅卻並沒有回答鄒大的問題.反倒是向著對方問道.

「加入你們的小隊.」三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我們來自天元大陸.除了我們四個人之外.還有一個同伴.暫時走散了.要進入一重天之後才能夠匯聚在一起.」朱毅向著鄒家三兄弟說道.「在這天道空間之中.除了自身實力要不斷變強之外.能夠有幾位強力的同伴也是不錯的.所以我想問問.你們有興趣跟我們一起在這天道空間闖蕩么.」

「等等……你們也是從天元大陸來的.」出乎朱毅意料的是.鄒家三兄弟的注意力卻不在他所說的問題上.反倒是關注在了天元大陸四個字上.

「是啊……」

朱毅的話還沒有說完.鄒家三兄弟便在原地瘋狂地跳了起來.就像是小孩子一般.又哭又笑.

一會兒后.鄒大才摸了一把眼角的淚水.向著朱毅道:「俺們也是從天元大陸來的嘞.這麼久了.俺們還是第一次見到老鄉.」

「你們也是來自天元大陸.」朱毅和馮婉等人都是張大了嘴巴.他們也沒有想到.這三個傻傻的兄弟竟然是天元大陸的修鍊者.不過自己等人在大陸的時候.並沒有聽說過這麼三個人物啊.

朱毅將自己心中的疑惑提了出來.鄒大嘿嘿地笑了笑.道:「俺們沒有加入過哪個門派.都是在家修鍊嘞.娘親說加入門派太麻煩.拿了本小破書就讓俺們自己修鍊.不過娘親去世得早……嗚嗚嗚.俺可憐的娘呢.」

朱毅和馮婉此時都有些無語起來.這三兄弟人是不錯.就是腦子裡少了根筋.就像這會兒.說著說著竟然是嚎啕大哭了起來.怪不得大家要叫他們為三傻.

不過經過對方這麼一解釋.他們也就明白了對方為什麼在天元大陸之上名聲不顯了.因為他們根本不是各大門派的精英.而是最後獲得了資格的十名散修中的三個.不過兄弟三個都能夠拿到天元密匙.不知道應該說是幸運還是實力強悍.

「俺們睡覺的時候.這三塊石頭掉了下來.俺們看著挺好看的.就把它留著了.沒想到就來到了這裡.俺們花了大半年的時間.才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嘞.」

三兄弟接下來的話讓朱毅相信了這個世界上還是有著狗屎運一說的.竟然只是睡覺就能夠被天元密匙給砸到.那剩下七個拼死拼活才搶來了天元密匙的修鍊者要是知道的話.恐怕會羞憤至死.

「大哥.俺覺得朱毅兄弟是好人.俺們乾脆就跟他混了好不好.」鄒二突然向著鄒大說道.「娘親不是說過.俺們十八歲的時候會遭逢劇變.還會遇到貴人嘛.俺覺得朱毅兄弟就是我們的貴人了.」

「唔……俺也覺得是這樣.」鄒三在一旁也認真地點了點頭.贊同地說道.

「那朱毅兄弟.要不俺們就跟你混了.」鄒大猶豫了一下.看向朱毅道.

「你這像不像是王八之氣一散發.就收了幾個小弟.」聽到鄒大幾人的話語.馮婉忍不住輕笑起來.在朱毅的耳邊低聲說道.

朱毅翻了翻白眼.不過他倒是對三兄弟的娘親挺好奇的.不但能夠憑藉著一本小破本將三兄弟教導到現在這樣的程度.還能夠未卜先知. ?「反正我們也打算建立一個像慕容曉曉他們那樣的勢力.倒不如把他們也吸納進來.反正以你的關係.只要在學院內打個招呼.要招收他們成為天道學院的弟子可不成問題.」

雖然朱毅也已經決定要接納鄒家三兄弟.但是對於三兄弟的安置問題卻有些頭疼.他可不是只打算在這天道空間之中和對方互相利用而已.而是想要一個類似於自己和馮婉等人這樣的朋友.不過好在馮婉很快就解決了他心中的這個問題.

「那如果你們願意的話.就跟我混吧.等我們的勢力建立了.你們也可是元老級別的人物.」朱毅笑著向鄒大幾人說道.他知道這幾個傢伙雖然看起來五大三粗.心底卻像是小孩子一般.說起話來也是半認真半開玩笑的樣子.

果然.鄒大三人聽到朱毅的話就興奮過了頭.三兄弟一直在一旁不停地念叨著元老這個詞.嘿嘿地傻笑.

「朱毅.」就在這個時候.院落旁的一間小屋門打開來.曹宇從裡面走了出來.臉上充滿了興奮之意.他的手中握著一面小旗.

「咦.怎麼跟俺們之前的那個有些不同了.」鄒大的目光落在曹宇的手中.卻是撓了撓自己的光頭.有些不明白地道.

此時曹宇手中的小旗.已經不是先前那種土黃色.而是一種杏黃色.而且上面多了一些淡淡的紋路.

「這就是你們之前的小旗.不過它的真身卻是被遮掩了起來.現在你們看到的才是它的真面目.」曹宇揚了揚手中的小旗.接著目光充滿了期盼地看向朱毅.「這東西恐怕要靠你來出手了.我能夠修復上面的法陣.卻沒有辦法修複本體.」

「到底是怎麼回事.」就連馮婉都只是聽得一知半解.手指點了點那杏黃小旗.向著朱毅和曹宇兩人問道.

「狂狼盟的那個傢伙賣給鄒大他們的小旗.的確是假的.但是又是真的.」朱毅接過曹宇手中的小旗.仔細地看了看.嘴角浮現出了一絲笑容.「說是假的.是因為這小旗上面的試驗法陣是他自己找人弄上去的.根本就是糊弄人的.說是真的.則是那傢伙自己都沒有發現.這面小旗其實是一件完全破損了的高階靈器.」

「高階靈器.」馮婉張大了小嘴.高階靈器這種東西可不多見.只有達到了准聖品的層次.才能夠被稱為高階靈器.而現在大家見過的也就只有慕容曉曉的麒麟弓而已.

「沒錯.不但上面的法陣被損壞.就連本體也受了巨大的傷害.除了材質獨特之外.就是一面根本沒有任何用途的旗子.那狂狼盟的傢伙恐怕也是見到這材質獨特.才會想到用這種方法來騙人吧.」朱毅點了點頭.目光向著曹宇看過去.「上面的陣法你都修復了.」

曹宇搖搖頭.苦笑一聲道:「我只是將裡面的法陣弄明白了原理而已.要完全復原的話.恐怕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行.我拿出來只是想告訴你.你沒看錯.順便想知道你什麼時候能夠把這本體給修復.你才是煉器師啊.如果你不把本體給弄好的話.我也沒有辦法在上面製作法陣啊.」

「不用在上面製作.你將法陣給還原出來.我有辦法直接加入刻印之中.」

高階靈器除了普通的刻印之外.很多都還擁有一些獨特的法陣形成的刻印.正是因為這些獨特的法陣.才能夠讓高階靈器擁有莫大的威能.所以製作高階靈器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上古時期.煉器師有著足夠的理論和實踐支持.完成法陣和刻印之間的完美轉換.而現在許多經典的煉器術都已經失傳了.所以煉器師想要再在上面加上法陣的話.就要依靠陣法師的幫助了.

不過朱毅卻是有著一個莫大的優勢.那就是從洛蘭族所得到的一切.現在朱萌萌那個小丫頭就能夠輕鬆完成法陣甚至是武技和刻印之間的轉換.朱毅相信.自己只要能夠研究透徹洛蘭族的那些典籍的話.也能夠做到這一切.

「好.給我三天的時間.如果可以的話.你就在這三天之中修複本體吧.」曹宇一旦對某件事情上心的話.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工作狂.聽到朱毅的話語.便立刻又回了自己的小屋.研究法陣去了.

「三天.」曹宇簡直是來如風去如風.朱毅還沒有反應過來.對方就已經消失不見了.只留下朱毅在原地苦笑.雖然只是修復並非是重新煉製.但是三天的時候要修補一件高階靈器.也有些為難朱毅了.

「唉.既然這傢伙都拚命了.我也得試試.有一件高階靈器在手.闖塔的把握也大了一些.」朱毅看了眼手中的杏黃小旗.然後將鄒家三兄弟交給了馮婉進行管理.然後自己也進了房間.

哪怕是高階靈器.在戰鬥的過程中也是處於一種耗損的狀態.除非是一些極其稀罕的能夠自我修復的材料製作的靈器.否則終究有一天會損壞.

所以一個合格的煉器師.除了煉製靈器之外.修補靈器也是必學的一樣功課.

朱毅以前只實際操作過煉製靈器.卻從來沒有嘗試過修補靈器.只是了解過這方面的知識而已.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過.自己修補的第一件靈器便是一件高階靈器.

高階靈器和低級靈器之間非常容易分辨.除了製作的手法之外.最重要的便是上面是否有超出普通屬性之外的刻印.那些獨特的刻印不但會給高階靈器帶來各種強大的力量.還會因此而逐漸給靈器帶來靈性.讓其擁有兵魂.成就聖兵甚至更強.

不過朱毅沒有說出這到底是聖品靈器還是什麼.是因為這面小旗受到的創傷實在是太嚴重了.上面已經感覺不到一絲靈性.所以朱毅也沒有辦法判斷它原本的等階.不過不管怎樣.等朱毅修補好這靈器.它最多也只是在准聖品的等階.只有等重新擁有了兵魂.才能夠邁入聖品的層次.

朱毅將自己的神識注入小旗之中.頓時.小旗之中的情況在朱毅面前展現得巨細無遺.

原本依靠肉眼來看這小旗.並沒有半點問題.但是當用神識觀察的時候就能夠發現.從小旗的旗幟表面到旗杆部分.都密密麻麻地布滿了裂痕.不知道當初這小旗是經歷過怎樣的衝擊.才會留下這樣的傷痕.

「看來這下子工程浩大咯.」朱毅輕輕地搖了搖頭.卻是將心神完全沉浸到小旗之中.然後一張口.極陽之力便化作玄之真炎.逼成一條火線直接落入了小旗之中.

玄之真炎雖然面對純粹的庚金之力的時候表現得並不如人意.但是面對這些煉器材料的時候.至少目前朱毅使用起來還是足夠的.那火線落入小旗后.便被朱毅牽引著.直接覆蓋在了旗杆之上.

朱毅第一次修補靈器.也只能夠從小地方開始.一上手就大面積地開始進行修補的話.朱毅還沒有那個膽子.萬一一不小心就把這玩意兒真的給弄成廢物了的話.估計別說其他人了.曹宇就能夠找自己拚命.

玄之真炎慢慢地朝著那些裂痕舔了上去.的的確確是「舔」.朱毅沒敢一次性湧入太多的玄之真炎.而是用火舌輕輕地覆蓋著那些裂痕.試圖利用玄之真炎的力量將這些裂痕重新融合在一起.

讓朱毅有些慶幸的是.這小旗上的傷痕.都是這種細密的裂痕.而不是徹底損壞缺了某個部分.否則要修補的話.自己還要找到同樣的材料才能夠完成.現在自己只需要將這些裂痕修補起來就行了.

在玄之真炎的作用下.那些裂痕緩緩地恢復了過來.朱毅的臉上也是微微露出了一絲笑容.唯一讓朱毅有些不爽的.便是這恢復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一些.他這一坐兩個時辰.卻連一個旗杆都沒有修補完成.但是他體內的靈氣卻已經快要消耗殆盡.

將玄之真炎收了起來.朱毅開始盤腿恢復起來.這種修補靈器的過程其實也是一種修鍊.不斷地耗盡體內的靈氣然後再加以補充.每一次朱毅都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氣有增多了不少.一點一點地朝著下一個穴點邁進.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隨著吱呀一聲門響.朱毅和曹宇幾乎是同時邁出了房屋.唯一不同的是朱毅看起來只是微微有些疲憊.而曹宇則是彷彿三天三夜都沒有睡覺的凡人一般.蓬頭垢面.雙眼通紅就像一隻兔子.眼睛之中充滿了血絲.

「你搞定了.」看到朱毅也從房間之中出來了.曹宇向著朱毅有些欣喜地問道.

「當然.」朱毅揚了揚手中的小旗.此前那種暗淡無光的感覺已經徹底消失了.相反這小旗之上充滿了一種活力.但是缺少了一種靈動.

「我也搞定了.」曹宇嘿嘿笑了一聲.然後從懷中掏出了一張圖紙.遞給了朱毅.上面描繪著一道道奇異的紋路.

朱毅看著那圖紙皺了皺眉頭.陣法這種東西還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弄得來的.不過對於他來說.這一切都不是問題.他朝著一旁招了招手.很快.朱萌萌便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從進入青玉小鎮后.朱萌萌便被朱毅給藏了起來.因為自己四人易容之後不容易被認出來.但是朱萌萌實在是太扎眼了一些.恐怕整個天道空間之中.就只有朱萌萌這麼一個小孩兒的存在.

之前朱萌萌是被林庸藏在了暗影之中.然後帶了進來.來到客棧之後.朱萌萌便一直躲在小院之中.平時吃飯什麼的都馮婉給她送進來.幸好這段時間朱萌萌也知道情況不容樂觀.所以倒是沒有鬧騰.

「反正我們也打算建立一個像慕容曉曉他們那樣的勢力.倒不如把他們也吸納進來.反正以你的關係.只要在學院內打個招呼.要招收他們成為天道學院的弟子可不成問題.」

雖然朱毅也已經決定要接納鄒家三兄弟.但是對於三兄弟的安置問題卻有些頭疼.他可不是只打算在這天道空間之中和對方互相利用而已.而是想要一個類似於自己和馮婉等人這樣的朋友.不過好在馮婉很快就解決了他心中的這個問題.

「那如果你們願意的話.就跟我混吧.等我們的勢力建立了.你們也可是元老級別的人物.」朱毅笑著向鄒大幾人說道.他知道這幾個傢伙雖然看起來五大三粗.心底卻像是小孩子一般.說起話來也是半認真半開玩笑的樣子.

果然.鄒大三人聽到朱毅的話就興奮過了頭.三兄弟一直在一旁不停地念叨著元老這個詞.嘿嘿地傻笑.

「朱毅.」就在這個時候.院落旁的一間小屋門打開來.曹宇從裡面走了出來.臉上充滿了興奮之意.他的手中握著一面小旗.

「咦.怎麼跟俺們之前的那個有些不同了.」鄒大的目光落在曹宇的手中.卻是撓了撓自己的光頭.有些不明白地道.

此時曹宇手中的小旗.已經不是先前那種土黃色.而是一種杏黃色.而且上面多了一些淡淡的紋路.

「這就是你們之前的小旗.不過它的真身卻是被遮掩了起來.現在你們看到的才是它的真面目.」曹宇揚了揚手中的小旗.接著目光充滿了期盼地看向朱毅.「這東西恐怕要靠你來出手了.我能夠修復上面的法陣.卻沒有辦法修複本體.」

「到底是怎麼回事.」就連馮婉都只是聽得一知半解.手指點了點那杏黃小旗.向著朱毅和曹宇兩人問道.

「狂狼盟的那個傢伙賣給鄒大他們的小旗.的確是假的.但是又是真的.」朱毅接過曹宇手中的小旗.仔細地看了看.嘴角浮現出了一絲笑容.「說是假的.是因為這小旗上面的試驗法陣是他自己找人弄上去的.根本就是糊弄人的.說是真的.則是那傢伙自己都沒有發現.這面小旗其實是一件完全破損了的高階靈器.」

「高階靈器.」馮婉張大了小嘴.高階靈器這種東西可不多見.只有達到了准聖品的層次.才能夠被稱為高階靈器.而現在大家見過的也就只有慕容曉曉的麒麟弓而已.

「沒錯.不但上面的法陣被損壞.就連本體也受了巨大的傷害.除了材質獨特之外.就是一面根本沒有任何用途的旗子.那狂狼盟的傢伙恐怕也是見到這材質獨特.才會想到用這種方法來騙人吧.」朱毅點了點頭.目光向著曹宇看過去.「上面的陣法你都修復了.」

曹宇搖搖頭.苦笑一聲道:「我只是將裡面的法陣弄明白了原理而已.要完全復原的話.恐怕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行.我拿出來只是想告訴你.你沒看錯.順便想知道你什麼時候能夠把這本體給修復.你才是煉器師啊.如果你不把本體給弄好的話.我也沒有辦法在上面製作法陣啊.」

「不用在上面製作.你將法陣給還原出來.我有辦法直接加入刻印之中.」

高階靈器除了普通的刻印之外.很多都還擁有一些獨特的法陣形成的刻印.正是因為這些獨特的法陣.才能夠讓高階靈器擁有莫大的威能.所以製作高階靈器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上古時期.煉器師有著足夠的理論和實踐支持.完成法陣和刻印之間的完美轉換.而現在許多經典的煉器術都已經失傳了.所以煉器師想要再在上面加上法陣的話.就要依靠陣法師的幫助了.

不過朱毅卻是有著一個莫大的優勢.那就是從洛蘭族所得到的一切.現在朱萌萌那個小丫頭就能夠輕鬆完成法陣甚至是武技和刻印之間的轉換.朱毅相信.自己只要能夠研究透徹洛蘭族的那些典籍的話.也能夠做到這一切.

「好.給我三天的時間.如果可以的話.你就在這三天之中修複本體吧.」曹宇一旦對某件事情上心的話.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工作狂.聽到朱毅的話語.便立刻又回了自己的小屋.研究法陣去了.

「三天.」曹宇簡直是來如風去如風.朱毅還沒有反應過來.對方就已經消失不見了.只留下朱毅在原地苦笑.雖然只是修復並非是重新煉製.但是三天的時候要修補一件高階靈器.也有些為難朱毅了.

「唉.既然這傢伙都拚命了.我也得試試.有一件高階靈器在手.闖塔的把握也大了一些.」朱毅看了眼手中的杏黃小旗.然後將鄒家三兄弟交給了馮婉進行管理.然後自己也進了房間.

哪怕是高階靈器.在戰鬥的過程中也是處於一種耗損的狀態.除非是一些極其稀罕的能夠自我修復的材料製作的靈器.否則終究有一天會損壞.

所以一個合格的煉器師.除了煉製靈器之外.修補靈器也是必學的一樣功課.

朱毅以前只實際操作過煉製靈器.卻從來沒有嘗試過修補靈器.只是了解過這方面的知識而已.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過.自己修補的第一件靈器便是一件高階靈器.

高階靈器和低級靈器之間非常容易分辨.除了製作的手法之外.最重要的便是上面是否有超出普通屬性之外的刻印.那些獨特的刻印不但會給高階靈器帶來各種強大的力量.還會因此而逐漸給靈器帶來靈性.讓其擁有兵魂.成就聖兵甚至更強.

不過朱毅沒有說出這到底是聖品靈器還是什麼.是因為這面小旗受到的創傷實在是太嚴重了.上面已經感覺不到一絲靈性.所以朱毅也沒有辦法判斷它原本的等階.不過不管怎樣.等朱毅修補好這靈器.它最多也只是在准聖品的等階.只有等重新擁有了兵魂.才能夠邁入聖品的層次.

朱毅將自己的神識注入小旗之中.頓時.小旗之中的情況在朱毅面前展現得巨細無遺.

原本依靠肉眼來看這小旗.並沒有半點問題.但是當用神識觀察的時候就能夠發現.從小旗的旗幟表面到旗杆部分.都密密麻麻地布滿了裂痕.不知道當初這小旗是經歷過怎樣的衝擊.才會留下這樣的傷痕.

一胎雙寶:老婆結婚吧 「看來這下子工程浩大咯.」朱毅輕輕地搖了搖頭.卻是將心神完全沉浸到小旗之中.然後一張口.極陽之力便化作玄之真炎.逼成一條火線直接落入了小旗之中.

玄之真炎雖然面對純粹的庚金之力的時候表現得並不如人意.但是面對這些煉器材料的時候.至少目前朱毅使用起來還是足夠的.那火線落入小旗后.便被朱毅牽引著.直接覆蓋在了旗杆之上.

朱毅第一次修補靈器.也只能夠從小地方開始.一上手就大面積地開始進行修補的話.朱毅還沒有那個膽子.萬一一不小心就把這玩意兒真的給弄成廢物了的話.估計別說其他人了.曹宇就能夠找自己拚命.

玄之真炎慢慢地朝著那些裂痕舔了上去.的的確確是「舔」.朱毅沒敢一次性湧入太多的玄之真炎.而是用火舌輕輕地覆蓋著那些裂痕.試圖利用玄之真炎的力量將這些裂痕重新融合在一起.

讓朱毅有些慶幸的是.這小旗上的傷痕.都是這種細密的裂痕.而不是徹底損壞缺了某個部分.否則要修補的話.自己還要找到同樣的材料才能夠完成.現在自己只需要將這些裂痕修補起來就行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