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麻痹的!」江甜甜破口大罵道,「你還敢頂嘴!你是瞎子嗎,沒看到有男人進了洗手間嗎?你給我滾蛋,馬上就滾!還有你,趕緊給我去追那個臭記者,追不到你也滾蛋!」

江甜甜的動靜很大,將上面拍攝現場的劇組人員都給驚動了。

「江小姐,您消消氣,放鬆一下心情,等會兒還有一個鏡頭要拍攝呢。」導演連忙過來勸慰。

「拍,拍你個頭!今天不拍了!」江甜甜哭鬧道,「都是你,非要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拍攝,結果害得我被人偷窺、拍照,要是我的形象被毀的話,我的那些粉絲們,他們一定比我更難過,萬一出現了跳樓、跳河自殺的,那該怎麼辦啊!」

導演背脊上冷汗直冒,心道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麼多腦殘粉絲,你真當自己是世界巨星么。

心裡這樣想,導演嘴上卻不住地安慰。畢竟,這一個片子的投資商就是江甜甜的金主,導演為了自己的飯碗,自然不敢輕易得罪了江甜甜。

江甜甜鬧了一陣之後,寒著臉說道:「不管怎麼說,今天我是沒心情拍攝了。我這就給陸打電話,讓他過來接我離開。你們就在這裡露營吧,等我明天心情好了,再回來拍攝!」

罵完人之後,江甜甜又掏出一個小鏡子,開始仔細地補妝了。

隨後,江甜甜果然掏出了手機,撥通了陸虎的電話,嗲聲道:「親愛的,你趕緊來秋月湖接我吧,今天遇到一個偷窺狂,想玷污人家的玉女形象,沒心情拍攝了……想你了,你開那輛加長的路虎車來吧,今天野外天氣真好哩……」

野外天氣真好?

潛伏在密林深處的隋戈抬頭看了看,今天果然是秋高氣爽,只是,天氣好跟開加長路虎車有什麼關係呢?隋戈不禁有些疑惑,但江甜甜已經替他將陸虎給釣了出來,隋戈現在所想的,只是如何尋找一個合適的時機,然後再製造一場完美的「事故」。

「今天,我才是真正的導演!」想到這裡,隋戈忽然有些興奮起來。 ?第107章臨時導演

半個小時之後,.

隋戈親手導演的這一場好戲,也隨之拉開了序幕。

男一號自然是陸虎,女一號自然是清純玉女江甜甜。

配角分別是程天游、盛柴。道具,就是這一輛加長的路虎車。

加長路虎車沿著盤山路上了山頂。

車子剛剛停穩,江甜甜便向著車輛所在之處飛奔而去,陸虎剛下車,江甜甜便一下子撲入路虎的懷中,然後梨花帶雨一般地哭訴起來。

「親愛的,你怎麼現在才過來,人家都被無賴欺負了呢!」江甜甜直接無視了程天游和盛柴的存在,開始施展手段向陸虎撒嬌。

「呵~是哪個不長眼的傢伙,敢惹我陸虎的女人!」陸虎王八之氣迸發,「你放心好了,我一定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另外,我保證,絕對沒有任何的報紙、雜誌敢刊登對你不利的消息!誰敢登,我就封殺誰!」

「陸哥,你對我真好!」江甜甜破涕為笑道,演技一如既往地精湛。

「既然你今天已經不想拍攝了,那乾脆就別呆在這裡了。」陸虎被懷中的江甜甜蹭得欲『火大起,心癢難耐,「甜甜,我在愛麗舍酒店預訂了總統套房,不如早點回去『休息』嘛。」

「討厭!」江甜甜媚態橫生地用眼睛「勾」了陸虎一下,然後低聲說道,「陸哥,你做生意的時候那麼精明,今天怎麼有些笨呢?人家之前不是跟你說了嗎,今天『野外』天氣很好,這裡人又不多,還讓你開加長路虎車來,你難道還不明白人家的意思嗎?」

陸虎本來是不明白的,但是聽見江甜甜刻意將「野外」兩個字說得很重,這時候就是再精蟲上腦,也明白了江甜甜話中的意思。頓時,陸虎喜出望外,大感刺激,火急火燎地說道:「甜甜,你真是太好了,不枉我這麼疼你。哈,小『**』,先讓我親一個。」

「討厭!」江甜甜嬌嗔道,「人家是看你為我做了這麼多,這一次拍片又投了這麼多錢,所以想好好犒勞一下你,自捐枕席給你,誰知道你還取笑人家!」

「嘿……」

遠處,藏身在密林中的隋戈,靜待著這一場好戲的情節推進。

陸虎跟江甜甜打情罵俏了幾句,兩人便迫不及待地鑽進了車中,然後沿著秋月湖邊的公路行駛,精心挑選著他們的「戰場」。

隋戈遠遠地跟在後面。

因為可以利用影蜂進行「高空偵察」,所以隋戈並不擔心會跟掉,也不用擔心跟得太近會被程天游察覺。

路虎車行駛了一段路之後,在一片數十米高的石壁面前停了下來。

這石壁上鑿刻了一首詞,名為月花美人,據聞是清朝某位騷客所做:

「花明月黯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

衩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

奴為出來難,叫君恣意憐。」

一看這詩,在古代便應該屬於低俗艷詞之流,但是在現在,當然根本算不上「艷」了。

仔細一品這一首詩詞,分明就是那位詩人騷客在成功勾引了良家女子之後,乘著淫興而做的。只是,沒想到這廝如此雅興,還將其鑿刻在石壁上了,想必那一次偷情一定很刺激、很成功,這才無限激發了他的創作興緻。

不過,這石壁所在之處,的確是一塊幽靜之地。

四周林木茂密,鳥語陣陣。旁邊湖水清幽,微波蕩漾,波光粼粼。

更妙的是,湖畔的草叢中,開滿了好一片黃色的野菊花。

只一眼,陸虎和江甜甜就不約而同地相中了這一片戰場。

因為老闆要「辦事」,程天游和盛柴自然不可能呆在車上了。

但是,陸虎一向都是一個謹慎的人,所以吩咐程天游和盛柴兩人,不許任何人靠近這裡,打擾了他和江甜甜兩人的鏖戰的雅興。

程天游和盛柴都是精明之人,自然知道怎麼做。

兩人分頭行動,站在距離路虎車兩百米左右的地方,然後煞有介事地開始戒備。這個距離,既不會打擾到陸虎的雅興,卻也能夠保證他的安全。

程天游大概是心存顯擺之意,幾個縱躍,便登上了一株大樹的樹頂,居高臨下,俯瞰著下方的動靜。盛柴雖然也有爬樹、攀壁的本領,但自問不如程天游這樣矯健靈活,所以也不好意思效仿。不過,盛柴卻將手槍別在了腰間,心道你武功再高,總也挨不起槍子兒吧。

只是,程天游和盛柴做夢也想不到,這裡竟然會有人試圖暗殺陸虎。

隋戈一直都遠遠地跟在路虎車後面,直到程天游和盛柴兩人分頭戒備,隋戈心頭忍不住叫了一聲「好機會」。 總裁,立正站過來 如果沒有程天游近身保護陸虎,影蜂偷襲的成功率絕對是百分之百。

當然,這並非是程天游疏忽、狂妄所至,而是他大概做夢都想不到,隋戈會利用一隻蜜蜂去暗殺陸虎吧。這樣的暗殺方式,大概是聞所未能呢。

隋戈距離路虎車至少還有五百米的距離。

這個距離,自然不會引起程天游的感應。

隋戈沒有繼續靠近的打算,他只要能夠看清楚陸虎的動靜即可。畢竟,動手的是不是他,而是影蜂。

影蜂出手,陸虎那是必死無疑。

現在,隋戈要做的,就是引導著故事情節的推進,讓陸虎的死亡,變成一個合乎情理的「意外」。

所以,他必須要讓影蜂在最和適的時候出手。

遠處,路虎車緩緩地停在了湖畔草地上。

湖光、山色、夕陽、野花、美人、豪車……構成了一幅美麗的畫卷。

如同用攝影機拍攝下來的話,這一定會是張氏唯美鏡頭的又一典範。

隋戈可以想象,這時候的男主腳陸虎,一定非常的高興吧。

可惜的是,作為導演,隋戈早已經將這一場戲的基調定為悲劇。

所以,無論陸虎有多高興,也終究是樂極生悲。

路虎車停穩之後,車中的一對人兒自然迫不及待地一邊激吻,一邊迫不及待地撕扯對方衣服,這一場戲顯然要進入小**了,畢竟每一場戲,都需要通過床戲來營造氛圍,推動**。雖然江甜甜沒有拍攝過床戲,但顯然天生就擁有上演床戲的天賦。

「陸哥……把車窗打開……」江甜甜含糊不清地說道。

「為什麼?熱么……有空調啊!」陸虎應道,加快了動作。

「當心車震……被悶死在車裡……」江甜甜提醒陸虎道,這樣的悲劇已經發生過多次了,她自然不想自己也成為經典案例之一。

陸虎顯然不會在這個問題上計較。別說開車窗,就是露天鏖戰,他也會欣然接受的。

所以,陸虎直接將所有車窗都處於半開狀態,然後開始對清潔溜溜的玉女進行正式侵犯。

嗡嗡~~

陸虎剛到妙處,忽地有兩隻小蜜蜂嗡嗡地飛入了車裡面,而且在他面前飛來飛去,搞得陸虎沒辦法全力應戰,一陣疲軟。於是,陸虎隨手抄起車中的一本娛樂雜誌,狠狠地將兩隻蜜蜂拍死在車窗上。

「媽的!趕打擾老子的好事,找死!」陸虎哼哼道,繼續投入戰鬥。

「陸哥,你打蜜蜂的樣子都這麼威猛!」江甜甜感覺到陸虎的疲軟,頓時有一種空虛感,連忙用語言刺激陸虎的激情。

陸虎聽了讚譽,果然恢復狀態,正要大舉進攻,忽地江甜甜那雙原本迷離、充滿**的雙眼,變得驚恐起來,顫聲說道:「陸哥……有蜜蜂……」

「麻痹的,怎麼還有蜜蜂! 蓬刀人 看老子弄死它們!」陸虎罵道,正要操起雜誌開始新一輪的猛烈抽打,忽地他的目光也變得有些驚恐起來,「擦!好大的一隻蜜蜂!」

陸虎的確沒見過這麼大的蜜蜂,竟然有拇指大小,身上的環紋和翅膀,呈現出金黃色,在日光下灼灼生輝。這隻大蜜蜂懸浮飛在半空,似乎在向陸虎發出挑釁。

「麻痹的! 全民魔女1994 別說你是蜜蜂,就是馬蜂,老子也要拍死你!」

陸虎罵了一聲,操起娛樂雜誌,猛地往影蜂拍了過去。

眼看就要將影蜂拍死在車窗上,忽地影蜂一閃,如同一道金光,閃電般往下一衝,輕易避開了陸虎手中的雜誌,然後如同一個技藝高超的直升機飛行員,穩穩地棲落在陸虎那已經微軟的「如意棒」上。

陸虎和江甜甜兩人都驚呆了。

眼前發生的事情太突然!太驚悚!太詭異了!

嗤!

就在陸虎和江甜甜都驚呆的時候,影蜂的屁股上發出一聲極其細微的「死亡之音」,將一根螫針刺入了陸虎的如意棒上,然後一震翅膀,飛速遁走。

啊!

忽地,陸虎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影蜂的毒性原本就非常霸道,再加上隋戈這段時間的悉心培養,更是恐怖得難以形容。別說陸虎,就算是程天游挨一下,恐怕都受不了,非得用真氣逼出毒性才行。只是,現在程天遠水救不了近火,而且他大概還以為陸虎是在吶喊助威吧。 ?第108章後悔莫及

不過幾秒鐘時間,蜂毒就蔓延都陸虎全身,這廝一身皮膚烏黑,.

而那江甜甜,也發出一聲痛並快樂的慘叫聲,直接暈死過去。

沒辦法,陸虎那根被注入蜂毒的如意棒,因為毒性發作,瞬間龐大了三倍以上,再加上陸虎臨時前的那最後一次猛烈挺身,江甜甜不想昏過去都難。

不過這一次,陸虎當真是「縱做鬼,也幸福」了。

數秒鐘之後,影蜂飛回到了隋戈身邊。

因為失去了螫針,影蜂顯得稍微有些虛弱,隋戈趕忙見它放入玉盒中,然後將幾粒固元丸捏成粉末,撒入盒子當中,讓這影蜂補充元氣。影蜂其實可以不釋放出螫針的,但是那樣的話,注入的毒素都比較有限了,陸虎不會頃刻就死,很和可能會給他一線生機。

這一場戲在**中結束了。

隋戈這位臨時導演,也應該功成身退、飄然而去了。

許多書上曾說,殺人報仇之後,便會覺得異常空虛、失落之類,但是隋戈卻並沒有這樣的感覺,反而覺得很暢快,全身說不出的輕鬆。畢竟,像陸虎這種人,留著也只能禍害人類。

隋戈飄然遠去。

半個小時之後。

盛柴和程天游都隱約感到情況有些不對勁,以陸虎的戰鬥力,應該不可能堅持這麼呢。

於是,盛柴忍不住給程天游打了一個電話,說道:「程師傅,老闆怎麼還沒下車……嘿,他果然是精力旺盛呢,要不然,程師傅你去看看?」

「我這裡居高臨下,正好戒備,還是你去看吧。」程天遊說道,心想萬一陸虎這一次超水平發揮,還沒完事,現在過去那不是觸霉頭么。

盛柴沒想到程天游竟然沒有中計,只得在電話中陪笑道:「那我等會兒再過去。看來老闆對江小姐真是一往情深呢,我就暫時不去打擾他的雅興了。」

盛柴心裡卻在想,這一次老闆也不知道嗑了幾顆威哥,居然整得這麼威猛。不過,老闆做生意的眼光真是沒錯,這藥品生意當真是有搞頭!隨時都有需要!

又過了半個小時,還是沒什麼動靜。

這一次,盛柴和程天游兩人都感覺不對勁了。

於是,兩人決定一起查看情況。

就算真是觸了霉頭,那也是兩個人一起,誰也不會落下。

兩人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靠近了路虎車。

越是靠近,越是感覺不對勁。

車內太安靜了!

沒有喘息聲,也沒有呻吟聲。

難道陸虎是一柄無聲手槍么?顯然不可能啊。

兩人越發不安,程天游更是搶先一步靠近了路虎車。

透過車窗往裡面一看,程天游簡直要抓狂了:只見車裡面,陸虎光條條、硬挺挺地躺在那裡,一身烏黑,顯然是中毒而死,而且已經死去多時,大羅金仙都救不回他了。而江甜甜,也是赤條條的,下面居然還保持著交姌的姿態,但是心跳還在,顯然只是昏死過去。

若是在平時,遇到這樣的情況,程天游恐怕還會狠狠地偷窺江甜甜幾眼,畢竟不看白不看,看了當沒看。這種女明星玩不上,但是看看也行啊。但是在此時,程天游心亂如麻,哪裡還有心思去欣賞江甜甜的**,只是長嘆了一聲,尋思著對策。

陸虎死了。

作為陸虎的保鏢,程天游自然有一定的責任,而且拳法大師的名聲也肯定沒了。如果陸虎只是一般人,程天游引咎辭職之類也就行了,但偏偏陸虎不是一般人,陸家派系在明海省擁有絕對強大的話語權。一旦陸家的人決定報復,那麼首先被祭旗的,恐怕就是他們這兩個保鏢。

上位者要處決下位者,根本不需要什麼實質性的證據,只是一個懷疑,甚至只是猜測,就可以動用權力讓下位者灰飛煙滅。程天游就算是練氣後期的高手,但終究也是血肉之軀,就算渾身是鐵,又打得多少口釘。

所以,這時候程天游的心思轉得極快。

片刻之後,程天游已經有了決斷,他將目光落在了盛柴身上,問道:「盛兄弟,現在怎麼辦?」

盛柴此刻也是心亂如麻,說道:「我怎麼知道!老闆怎麼會被人掛掉?這不可能啊,我連一個鬼影子都沒有看到,這絕對不可能!」

「是啊,我也連鬼影子都沒有看到。」程天遊說道,語氣一轉,「不過,萬一是內鬼呢?」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