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出去,別髒了本將軍的營帳,給我去搜,把其他被抓起來的女人都找到。」

「是,那這個女人?」嚴藝瞟了瞟那個此刻一臉驚恐和大仇得報的女子。

「先暫時找個營帳給她待著,等找到其他女子后,將他們一塊放了。」容墨此刻臉色極為陰沉。

「是。」


「慢著,傳令下去,軍隊里除了軍ji,誰膽敢在窩藏女人,一律軍法處置!還有,將劉副將的屍首……安葬好。」 第八十八章賞罰分明

「是。」對於容墨的命令,嚴藝沒有絲毫的質疑和怠慢。

容墨這人刀子嘴豆腐心,這些年跟著他風裡來雨里去的,哪能不知道他那點小心思。


他向來是個賞罰分明的人,論罪,劉副將該死,但是論賞,劉副將也是戰場上的老人了,能當上官的,能有幾個不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哪個沒有挨過幾次刀,流過幾碗子血的,所以即便是死了,對他的遺體,容墨還是敬重的。

也許對於劉副將的死,他的心裡也並非不無觸動,但是他更加清楚,不能因為他的功勞,就磨滅了他的惡行。

嚴藝正準備帶著那女子出去,容墨突然頓了頓身形,對那個姑娘說:「慢著。」那女子聽容墨叫住她,當即有些緊張的回了身,她雖然仰慕容墨,但是畢竟容墨才在她面前殺了人,她一個姑娘家,還是難免有些害怕的,所以表情有些緊張加期待。

嗯?莫非容墨這是看上這姑娘了?看不出來啊,老大這是要開葷了嗎?嚴藝已經在腦袋裡聯想出了一部電視劇,連顧久檸那野丫頭和這嬌滴滴的小美人怎麼掐架的場景他都已經想到了。

卻聽容墨道:「你這衣服挺好看的,哪裡有賣得?她穿了一定比你好看。」

……

那姑娘眼眶微微發紅,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容墨這才想起了,這姑娘是個啞巴,隨即揮了揮手讓她出去。

而莫名其妙吃了一堆狗糧的嚴藝,只想翻兩個大白眼給他,但是還是耐下了這個想法。

有必要這樣秀恩愛嗎?知道你疼你家臭丫頭行了吧,真的是!虧自己還腦補了那麼久,有些心疼自己受了傷的小心臟,嚴藝捂著胸口也跟著出去了。

軍營一共就那麼巴掌大的地方,很快這件事就傳遍了,而一直看起來溫順客氣的容墨也算是藉此立了軍規,讓那些本想著渾水摸魚的人都沒有了其他的想法,連忙謹言慎行,生怕因此惹怒了容墨。

若是容墨知道這些個人這樣想他,定然是哭笑不得,他又不是一個昏庸無能之人,知人善用才是他的原則。

夜晚,顧久檸躺在她那不大的褥子上,看著屋頂發獃,容墨現在又在幹些什麼呢,可惜自己好像還從來沒有給他送過什麼定情信物之類的,現在連個睹物思人的念想也沒有了。

默默在腦海中回憶和容墨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這樣仔細一想,這容墨一開始完全是一個大壞蛋好嗎,可是……

顏值即正義啊!所以說自己對這個王八羔子這麼傾心的最初原因還是跟那張臉有一半關係,不然以她的性子,指不定怎麼給他攪和呢。

就在顧久檸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上方突然出現一張面無表情的臉,算不得丑卻也談不上帥,一雙眸子里卻流動著莫名的情緒。

「你這是不準備洗澡了嗎?」

「哈?啊,洗澡啊,當然洗澡,走走走,快去吧,我都身上黏糊死了,就等著你叫我了。」

明明是自己忘記了,還義正言辭說成在等百曄。

百曄也懶得揭穿她,只是拿著自己換洗的衣物,向外走去。

顧久檸連忙拿上自己的東西,屁顛屁顛的跟過去。

出了營帳,顧久檸這才發現晚風吹拂,帶著陣陣涼意,很是沁人心脾。

而大夥大多已經開始拾掇拾掇準備休息了,除了一些巡邏兵還在走動,已經沒什麼人到處走了。

顧久檸連忙跟緊百曄,生怕自己跟丟了。

來到河邊,那百曄就直接開始寬衣解帶,看到顧久檸還傻愣愣的抱著衣服看著他,不由挑眉笑道:「怎麼,顧兄這是要看著我洗澡?」

「雖然我不是很喜歡被別人看著洗澡,但是若是顧兄的話,我也是可以勉為其難考慮一下。」

像是故意逗顧久檸一樣,百曄裝模作樣的還要繼續脫,顧久檸也這才意識到自己這是幹了什麼蠢事,連忙捂著眼睛轉過身去:「我什麼也沒有看到,曄大哥你快洗吧,我可以發誓的,你放心好了,我才不喜歡看別人洗澡呢,說好的,咱們互相幫忙看著的,你放心,我幫你望風呢。」

顧久檸轉過身去,好一會臉上的熱才消散,自己真是丟人丟大發了,以後曄大哥指不定怎麼想自己呢,不會以為自己是變態吧,或者斷袖之癖?

越想越頭痛,乾脆清了清心思,正兒八經的站好,去給百曄望風。

只覺得百無聊賴之際,看到了一隻螢火蟲,在夜晚飛舞,一閃一閃,煞是好看,像是一個小小的小燈籠,在這個漆黑的夜晚里,點燃著一抹希望一般。

不知不覺中,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就在顧久檸還在發獃的時候,百曄已經穿好了衣服。

直到身後傳來百曄的聲音,顧久檸這才反應過來,但是還是不敢輕易轉頭,她可不想被當成斷袖之癖,也不想占別人便宜,萬一因為自己的無心之失,讓對方等下有理由也看自己了,那可怎麼辦。

不過這就是她多想了,百曄可是一個正人君子,最起碼比她家容墨要正人君子多了去了,甚至有些過於坐懷不亂。

「你可以轉身了,我已經穿好了。」

聽到百曄這樣說,顧久檸這才轉過身來,而百曄此刻負手而立,隨風飄揚的長發只是用了一根髮帶隨意紮起。

看著百曄的側臉,顧久檸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熟悉感,而且這個側顏可以打個九分,甚是好看撩人啊,何況還有身後的星河做景,實在是賞心悅目。

「你怎麼還不去洗。」隨著百曄回頭的動作,剛剛那一瞬間的美感爆棚全部瞬間煙消雲散。

這人就是一個背影殺手,一定是的!為什麼要轉過身來。

要知道顧久檸一向最喜歡看美人,吃美食,賞美景,而這美人自然是不辯男女的,現在卻被平白打破了這麼個美景,心裡滿是埋怨,但是還是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什麼也沒有說。 第八十九章吃醋

確定百曄已經轉過身去了,顧久檸這才小心翼翼的開始脫衣服,雖然她這個身體才十六歲,而且瘦巴巴的,但是還是可以看到隱隱的屬於少女所特有的線條,胸脯出已經有了起伏,所以她只能無奈的裹著裹胸,將自己勒得平平的,這才放心。

小心翼翼的將脫下的裹胸藏在衣服裡頭,顧久檸穿著du兜下水。

特意往百曄相距較遠的地方走了走,確定那些雜草可以擋住自己,這才歡快的開始洗澡,只覺得這水很是清涼,在疲乏了一天後,可以這樣休息,真的是實在太舒服了。

顧久檸不知不覺就洗嗨了,嘴裡還哼起了小曲:「我愛洗澡,皮膚好好,哦哦哦~」

聽著那些亂七八糟的歌詞,百曄有些無奈,這傢伙倒是膽子很大嘛,一點也不怕引了別人過來,還唱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歌詞。

但是聽著聽著,嗯,倒也不錯嘛。

不知道百曄心中所想,顧久檸只想快點洗頭洗澡,她這些日子可是深刻覺得自己挑戰了自己的忍耐極限,居然可以這麼久沒有洗澡洗頭,將邋遢這個詞發揮到了極致,但是好在大夥都臭烘烘的,也就沒有放在心上,讓她深感欣慰。

現在洗澡的時候,才深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骯髒和邋遢,頓時覺得受不了。

所以顧久檸還是洗了蠻久的,畢竟一邊洗澡,還是要一邊擔心會不會有人偷窺之類的,自己總不能太過大意,雖然那個百曄說會幫忙互相望風,但是萬一那人就是個死變態,那自己豈不是坑爹了。

顧久檸上岸的時候,又偷偷瞥了一眼百曄那方向,殊不知聽到了她踏足上岸的水聲,卻在百曄心裡盪起了一陣莫名的漣漪,連帶著耳朵,都有些燥意。

快速穿戴整齊,顧久檸因為頭髮還沒有干,只能披著頭髮,戳了戳百曄的肩膀:「曄大哥,我洗澡啦。」

「嗯,那我們就快點回去吧。」說著,百曄已經先一步直接回去了,讓顧久檸根本來不及看到他眼裡的尷尬神色。

因為百曄這次步子邁得比較大,本來他就腿比顧久檸長,現如今他又沒有刻意放下步子等她,顧久檸當然跟不上,只能小跑著去跟在他身後。

聽到身後顧久檸氣喘吁吁的聲音,百曄這才有些懊惱的收斂步伐和頻率,讓顧久檸可以順快的跟上自己。

回到了營帳,那百曄就直接去睡覺了,跟自己連聲招呼都沒有打,顧久檸皺了皺鼻子,不以為意,誰知道他這是發了什麼瘋,顧久檸拿著帕子擦自己的頭髮,不想一轉頭,就看到小乖眼睛亮晶晶的看著自己。

「怎麼還沒睡啊,小乖。」


現在已經不是很早了,這小孩子怎麼還不睡覺:「不知道早睡早起身體好嗎?難道小乖不想長高了嗎?」

聽到顧久檸拿長個子這個事情來壓自己,小乖當即苦了苦臉色,他才不想長不高呢:「小乖才沒有不想長高呢,小乖以後要長很高很高,像容將軍那麼高!」

「小傢伙,有志氣啊。」聽他提起容墨時,臉上的神情帶著崇拜,顧久檸不由覺得與有榮焉,你小子有眼光,居然知道拿老子男人當榜樣,不錯不錯。

可是,話雖如此,小孩還是趴在床上,一直盯著顧久檸:「顧大哥,你真好看。」

顧久檸身子一僵,揮了揮手:「小孩子瞎說什麼呢,好看這種詞是用來形容你顧大哥的嗎?你顧大哥我可是英俊瀟洒,玉樹臨風,風流倜儻,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她不知道的是,她才洗完澡,身上帶著那股子女兒香還有著一股子藥味,讓人聞著心裡舒坦,而且此刻她披著長發,雖然穿著男裝,裝模作樣的壓低了聲線,但是看起來還是格外的俊俏,所以小乖才會這樣看著她。

「顧大哥,你家裡可有妹子?」小乖歪了歪頭,看著她。

「有啊,怎麼了?哇,你小子可不會是……你才多大呀,你這個小鬼頭!」顧久檸笑著上去假裝要去擰他的耳朵。


小乖連忙避開,說道:「顧大哥,等小乖以後功成名就了,就要去娶一個跟顧大哥一樣好看的媳婦。」

瞧了瞧那小子的神色,還一副認真模樣,看起來倒真的不是在開玩笑的樣子,顧久檸耳根有些發紅:「人小鬼大,還不快睡覺,小心永遠都長不到容將軍那麼高。」

聽到顧久檸「惡毒」的詛咒,小乖嚇得連忙把眼睛給閉上,還被被子也順帶的緊緊拉好,一副我要睡覺了,誰也不許影響我長得跟容將軍一樣高的樣子。

顧久檸擦完頭髮,躺上床去,看著小乖那副孩子氣的模樣,心裡居然有些吃味,好你個容墨,哼,倒是男女通吃不說,現在還老少皆宜了。

不過甭管你再是怎樣一個肉鏌鏌,現在都已經是老子的人了,想到這裡,顧久檸有些嘚瑟的笑了,大有本宮不死,爾等皆是嬪妃的氣勢.

最後顧久檸就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睡著了,等到第二天天亮,她才得知容墨營帳里被送了女人的事情.

那是顧久檸才洗漱完,正好看到小乖正在找自己,還一副很著急的模樣,於是問他:」怎麼了?急匆匆的樣子啊.」


還準備說道說道,那小乖接下來的話,則讓她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

「顧大哥,你在這啊,我正在找你呢.」跟著顧久檸相處的時間長了,小乖現在也不再一口一個俺了,而是用「我」了。

「什麼事啊?走,先去喝點水再說。」顧久檸昨夜睡得很是踏實,現在心情也不錯。

「小乖不渴,顧大哥,你還不知道吧,聽魏叔說,昨個劉副將往容將軍營帳里送女人了,哎,哎,疼,疼,顧大哥,小乖疼。」小乖還沒有來得及把話說完,那顧久檸卻是忍不住攥緊了他的胳膊,還用了老大的力氣。

發覺到自己的失態,顧久檸連忙道歉:「對不起啊小乖,你沒事吧?」 第九十章脫粉操作

「小乖沒事啦。也不是很疼。」看到顧久檸滿是歉意,小乖連忙反過來安慰她。

看到他手腕都紅了,顧久檸更加是過意不去了,但是她現在更加在意小乖說的事情:「那個,你還沒有說完,之後呢?容將軍,和那個女人怎麼樣了?」

「哼,容將軍才不是會被區區美色給迷惑的人呢。」小乖一臉驕傲的小表情。

聽他這樣說,顧久檸的心這才放了下來,容墨可是自己欽定的,哪個小婊砸敢跟自己搶男人,看她不撕了這女人,然後再閹割掉容墨,還好這容墨識相,不然……

而正在帶著人挨個營帳查人的容墨,只覺得自己某處莫名一緊。

可是還沒有開心多久,小乖接下來的話,就讓她覺得自己很悲傷!

「能夠配得上咱們容將軍的女人,那最起碼也得是公主什麼的,怎麼也得是天人之姿,沉魚落雁,閉月,什麼來著。」

小乖努力想把自己學到的美好的形容詞都用來形容這個未來的世子妃,然而卻不知道正牌娘娘正在自己面前,並且在努力試圖,掙扎著對號入座。

「閉月羞花。」顧久檸好心的提醒,心裡卻拔涼拔涼的,自己這姿色,也就挺多算個美女,那什麼天人之姿,就完全狗屁不通了,哎……

莫名被傷害了自尊的某人,像個蔫巴了的小白菜,整個人都沒有精神,然而接下來小乖的話,則讓顧久檸直接受到了驚嚇。

「反正就是很好看,很優秀就對了,不過容將軍沒有接受那個女人,卻是現在在挨個搜查營帳,找那些個同樣被強搶過來的民女,馬上就快搜到咱們這裡來了,好開心啊,小乖居然可以看見容將軍的樣子了。」小乖一臉興奮的模樣,眼睛里都充滿了「期待」這兩個字。

而與他的開心截然相反,顧久檸只覺得自己如同被雷劈中了一樣。

有些驚恐的瞪著自己的眼睛,顧久檸第一反應就是: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正準備躲茅坑:「小乖啊,顧大哥突然肚子疼,我就先……」

可是小乖卻是拉著他:「顧大哥,這可是過了村就沒了店了,咱們可千萬別錯過了,顧大哥你忍忍,等咱們看完容將軍,然後咱們再去如廁好不好,小乖陪你去。」

顧久檸只覺得自己眼角直抽抽,這就是粉絲效應啊。

耳尖的已經聽到容墨一行人朝這裡走來的聲音,卻眼看著要到了這邊,卻沒了聲響。

「將軍,屬下知道那些女子在哪裡。」只見百曄突然出現,單膝跪在容墨面前,不卑不亢道:「剛剛屬下去上廁所,聽到了那些個女子的嗚咽聲,還請將軍隨屬下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