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我!救救我!誰能把我帶離這黑暗的絕望?」一個金髮的女精靈衣衫破漏,幾乎不能遮體。

單臂抱著胸口,赤著的修長雙腿屈坐在漂浮的石頭上。

宗太派掌門人看的眼睛發亮。把一百紫晶丟進面前一個女精靈拿的張開成人體某種器具形態的儲物道符里,高喊道「我來!」

宗太派掌門人左右的兩位眾星之尊哈哈大笑。都沒有爭搶的拱手相讓。

恆毅皺著眉頭看見宗太派掌門人飛入法術幻景,飛落那顆亂石上的女精靈面前,那女精靈一臉激動感恩之態的抱著他的雙腿。「噢,偉大而強壯的英雄呀,讓柔弱無力的我如何報答你的拯救之恩?」

恆毅這時候已經明白,這是什麼樣的表演,也難怪會讓如此多的傭兵積極圍過來湊熱鬧,而還在外面看守的,都是女傭兵或者非人形宇宙種族傭兵。

恆毅決定等等。

果然,就在浮動的亂石上的女精靈開始『報答』宗太派掌門人救命之恩的時候,虛空中又一個紅頭髮和黃頭髮的女精靈在虛無的宇宙中漂移。

她們說著類似的台詞,一副孤獨無助渴望救世主出現的神情語氣。

她們也同樣衣衫破爛不堪。

另外兩位眾星之尊一樣丟下紫晶作為賞錢,興緻勃勃的飛進了法術陣法布置的幻景。

正熱火朝天在漂浮亂石上的女精靈身上忙活的宗太派掌門人抱著女精靈飛出亂石,跟另外兩個同樣在忙活的眾星之尊匯聚在一起,周圍觀看的傭兵們看的興緻勃勃,高呼叫好,恨不得能夠飛進去切身體會七色精靈的滋味。

藏身在飄飛廢鐵中的恆毅眉目一沉,他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三個目標中宗太派掌門人擅長的有一種法術具備強大的防護力,他就是必須第一個收拾的目標。

瞬斬發動,帶著一身黑色披袍的恆毅一閃出現在宗太派掌門人的後背同時,揉合極限刀華的兩把無限之劍自鳳翼拍動中飛甩射出!

頃刻間,連中三尊!

三個眾星之尊同時被黑色龍魂之力,刀華的白色光柱吞沒,被氣神戒的附加力量轟中!

而宗太派掌門人的後背更遭受無敵魂珠吐出真氣的轟炸同時,被恆毅手握的天意劍貫穿了身體!

能量爆發的白光在恆毅控制的角度轟然爆發!

同時將三個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眾星之尊同時掀的飛了起來!

這一刻,三尊的臉上全都寫滿了恐懼之態!


他們知道,來的是誰了!

可是他們連說一個字都來不及,連做出任何反應都來不及!

能量爆發觸動另外兩個眾星之尊身上被第二把無限之劍留下的極限刀華的能量光柱和龍魂之力吞沒。

能量爆發的衝擊讓他們根本無從控制失衡的身體。

『人類文明第三神才,狂殺神恆毅!』

這一刻。三尊在死亡的恐懼面前不由自主的從內自外的顫抖!

他們體內真氣在剎那連串的打擊下消耗的量讓他們切身體會到身價高達五千萬、被神秘花園稱之為狂殺神的恆毅的恐怖!

他們是眾星之尊,可是這一刻,他們在恆毅面前猶如是星尊三重修為面對眾星之尊的突襲打擊。脆弱的不堪一擊,脆弱的連渴望掙扎逃走,反抗的機會都不存在!

神書九絕,紛飛亂斬和死亡劍舞還沒有發動啊……

他們的真氣已經在連串攻擊下剩下三五成!

這是何等恐怖的殺傷力?

一個廢人為什麼會有如此恐怖的殺傷力!

劍自宗太派掌門人後背拔出來的時候,急速旋動的恆毅左手毫不留情的照宗太派掌門人的後頸斬出紛飛亂斬的重勁一擊!

白色刀光,一閃割斷了宗太派掌門人的脖子,與之同時驟然閃現白刀縱橫交錯的刀華。頃刻間將宗太派掌門人斬成段段塊塊——

刀光未絕,恆毅已經發動瞬斬消失不見。

而此刻,另外兩位眾星之尊才剛被能量爆發掀飛。距離能夠控制自己身形還要一會。

僅僅一會,可是在擁有連斬稱號能力的神殺團人面前,這麼一會意味著什麼,他們非常清楚——

死!

圍觀的傭兵們突然看見閃出條人影。他們不知道發生什麼時候。瞬間的第一念頭是——表演里還有這樣的內容?

然後他們看見的,是迅猛的,發生在瞬間的襲擊。

宗太派掌門人的身體在瞬間被斬成了不知道多少段,又在幾乎同一個瞬間,恆毅變成三團紅色的殘影,留下三團白色、紛飛交錯閃動的刀光。

瞬間,真的是瞬間。

三個活生生的眾星之尊,全被斬成了不知道多少段。鮮血還在沒有噴濺出來,被斬開的身體還沒有四面八方的分離飛開。

傭兵們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只是瞬間。他們的僱主,三個眾星之尊已經被殺了。

而恆毅已經出現在一個金髮的女精靈身邊,把早準備好的披袍取出,迅快的甩動,將那女精靈赤著的身體包住,一把將那女精靈攔腰抱起。「跟我走!再也別做這種買賣了!誰敢買你,誰就得死!」

傭兵們的法器,這時候才紛紛不絕的拔了出來。

他們恍然大悟……噢,原來是情殺。

竟然是一個迷戀七色精靈中金髮女精靈的瘋狂高手為情殺人?

「你是什麼人!我們奔騰傭兵團的僱主被你殺了,今天不給個交代,我們就是死敵!」傭兵團的團長劍指演出布景中橫抱金髮女精靈的恆毅,怒氣沖沖,卻沒有立即衝上去。

頃刻之間,殺死三個眾星之尊!這等修為至少該是眾星之尊二重又或者是眾星之尊頂尖之流又擅長迅速殺人法術絕技的高手才能辦到。

他們拿錢辦事,僱主還活著,肯定得毫不猶豫的衝上去攻擊,但僱主已經死了的話,他不得不設法打聽這神秘人的來路,若是什麼大殺手組織的人,毀點名聲就毀點吧,左右僱主都已經死了,拼上命也得不到額外獎勵,下個月的酬勞也已經沒人支付,他自己不願意,手底下的傭兵們當然也不願意。

「我本該挖了你們的眼睛!」恆毅微微低垂頭臉,手裡握的還是一把紅色的法劍,但是一把寶器,已經不是片刻前行刺時用的天意劍。「先把你們的眼睛留著,如果將來讓我聽說你們傳出關於金斯利的任何議論,那時候再來取!」

恆毅故作惡狠狠的說罷,抱著那金髮的女精靈發動瞬斬,一閃,出現在城堡的房子外面。(未完待續。。) 「追!」傭兵團團長高喝下令,帶頭奔出城堡大門。

七色精靈裡面的另外六個面面相覷,她們誰都沒見過突然『吃醋』殺出來的恆毅,但她們在神秘花園已久,什麼樣種族的雄性都見識過,人類見的更多,自然也不覺得姐妹里有人被這樣的愛慕者纏上值得奇怪。

讓她們驚喜的只是,這是愛慕她們的人類男人里,最強的一個!

最強逆襲大神快穿

那女精靈一直饒有興趣的打量他的臉,在離開城堡后突然道「我從沒見過你,一定沒有。」

恆毅默然不語,他們當然沒有見過,剛才的一切不過是他備用計劃中的一環。

避免過早驚動神魂族的星系防衛隊必須注意兩點,第一不能讓人立即明白他真正行刺的動機,作為神秘花園的人因為私人理由殺死萊茵特星球內閣員和作為人類文明的懲處者身份,絕對是兩種性質;第二就是並非萬不得已的情況絕不能離開能量通道逃逸,因為那是神秘花園的原則性秩序,觸犯本就是難以饒恕的重刑,走能量通道的表現也會讓人更不懷疑他本是神秘花園眾多形形色色的人之一,因為生活在神秘花園,出入這裡的人都不敢觸犯這些嚴重的禁忌。

「其實我也不是真的喜歡過去的生活,可是讓我成為你一個人的女人,也就是結婚的話不能是衝動的決定。雖然我很喜歡你。是否成為只屬於你的女人還必須有足夠長時間的了解,我只能說很願意為這種了解付出時間和心力。」金髮女精靈再聰明也想不到她純屬是自說自話,這從頭到尾就不是真的。

恆毅保持沉默。他沒有興趣繼續演,本來也不打算投入的演戲。

飛走中,恆毅取出儲物道符,塞給金髮的女精靈。「謝意。」

金髮的女精靈很高興的打開,看見裡面放了一千紫晶,不禁喜上眉梢。「你可真是個讓人難以拒絕的豪爽男人。」她卻絕想不到,恆毅的感謝和她理解的根本不是一回事。

恆毅打量前方遠處的能量通道情況。發現跟平時一模一樣,那說明他刺殺的事情果然沒有被視為極其嚴重的事件,而是被判定為尋常性。經常都會在神秘花園上演的私鬥。

恆毅暗暗鬆了口氣,一切順利的話,星系防衛隊就不會出動,出動的只是萊茵特星球的巡邏執法隊。

恆毅飛走一刻鐘的時候。已經看見前面分叉的能量通道中出現三批穿著萊茵特星球巡邏執法隊戰甲的攔截戰鬥力。

「黑色披袍的傢伙!站住!」

通道口分向處。三條通道里攔截的巡邏執法隊厲聲高呼。

恆毅抱著金髮的女精靈,靜靜懸浮不動。

周圍的人流都停止移動,意識到有熱鬧可看,駐足圍觀。

當三隊巡邏執法隊圍過來的時候,三個人伸手過來要抓住恆毅的時候——

抱著金髮女精靈的恆毅突然發動瞬斬,將包圍的巡邏執法隊甩在身後,展開血鳳的翅膀疾風般順能量通道飛閃移走!

紛飛亂斬發動的狀態下,一息之間恆毅已經移走三百多丈!

本以為恆毅束手待擒的巡邏執法隊帶隊隊長憤然怒吼。率眾追趕。「好大的膽子!拘捕逃逸就是無視神秘花園的律法,從今以後休想涉足神秘花園星系一步!」

恆毅直管在能量通道中急速飛走。哪裡理會背後威脅的聲音。

飛走中,恆毅懷裡的金髮女精靈眉頭微皺,狐疑的盯著恆毅道「你不是在這裡生活的人?」

「是嗎?」恆毅平淡反問,因為他意識到自己的表現有了破綻,而這個在神秘花園生活了很久的女精靈已經看出他的破綻。

「你不是。你一定很少來這裡,連自己根本逃不掉都不知道。巡邏執法隊要抓的人逃走了,附近的傳送陣都會關閉,包括跨越星球的定位傳送陣。」

果然如此!

恆毅暗暗一凜,臉上卻不動聲色。

行動前當他對黑衣男子的派系產生疑問的時候,他就懷疑黑衣男子告訴他的信息是否真切。

倘若真如黑衣男子說的那樣,雖然這趟任務有一定危險性和難度,可是清楚他能力的青系也該想到,這趟任務並不一定會置他於死地。

他至少有兩種辦法能夠逃到跨越星系的傳送陣。

結論於是也就明白了,黑衣男子是青系的人,青系需要他成功完成目標,然後去死。

恆毅唯一逃不掉的關鍵就在於跨越星系的傳送陣能否被萊茵特星主的下屬部門關閉,倘若關閉,恆毅就不可能逃脫。

即使逃出了萊茵特星球,也逃不出神秘花園星系。

靠飛?

一百光年的時間才能夠從神秘花園星系的中央地帶飛到邊緣地帶,然後才能通過傳送符回到人類文明。

即使沒有敵人,即使敵人不追擊、不攔截,大概五百年後吧——他一定能逃出去!

距離傳送陣越來越近,穿過通道中的人流,恆毅飛入白光的跨越星系的傳送陣,迅速取出傳送符。



發動——

果然,沒有任何動靜。


傳送法陣的運作被停滯了,此刻身在敵營,萊茵特星球上自然存在如東太星系基地那樣的監察陣,他無論置身何處,有什麼行動都不可能逃過監察陣的追蹤。

無論他趕到哪一座傳送法陣,敵人都能夠從容的輕輕運轉發動,就把他眼看飛進去的傳送陣運作中斷。

他,就是籠中鳥。

「你不可能逃掉。」金髮的女精靈十分平淡的道出事實。

的確,恆毅也很肯定,他不可能逃掉,置身於敵人控制的星球上,他就是瓮中之鱉,縱然逃出星球也逃不出星系。

恆毅扯下黑色的披袍,脫下腳上的法鞋,摘下腰帶,拿下法帽,取出法劍,撤掉玉佩。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