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丙見過聖師,聖師金安萬福!」跟在哪吒身後的一位黑袍少年,躬身沖李軒使了一禮。

「免禮吧!」李軒打量了敖丙一番,不由點點頭,此時的敖丙,看上去很是沉穩,再不復當初的驕狂。

「吒兒,你和敖丙先去見見你母親他們,為父有事要和你師尊商談。」李軒摸了摸小傢伙的額頭,低聲吩咐道。

「知道了,父親!」哪吒應了一聲,立刻帶著敖丙向方舟飛去。

須臾

李軒來到了伏羲身旁。

「多謝道友相救白澤,貧道感激不盡!」伏羲身旁的女媧,沖李軒微身使了一禮。

「道友客氣了,既然已經答應了道友,自然要說話算話!」李軒微身還了一禮,立刻取出兩物,正是裝有白澤元神的紫色光球,還有光芒黯淡的混沌鍾。

女媧打量著兩物,不由嘆道:「白澤就由貧道帶走了,不過這混沌鍾,還請道友留給貧道那九位師侄。」

「道友,這恐怕不妥吧?」李軒皺眉問道,他心裡清楚,那九位金烏太子既然已被帝俊託付於他,那麼勢必要跟蒼族一起成為蒼界生靈,可問題是,這混沌鍾乃是由混沌至寶盤古斧分化而成,沾染有洪荒世界的開天大功德,其他世界的生靈根本無法祭煉。

「不瞞道友,如果此寶留在洪荒,對於洪荒妖族實在是弊大於利,還望道友成全!」女媧懇求道。

很快,李軒就悟通了女媧真意。

此時的妖族,已經成為大劫遺族,天道大勢下,氣運必衰!但只要混沌鍾在,妖族氣運必然能被鎮住,可這樣一來,妖族便等於逆天而行,遲早會招來災禍。

想通其中因由后,李軒也不再廢話,遂將混沌鍾收了起來,至於該如何處理此物,只能慢慢計較了。

不一會,李軒等人一同向著酆都鬼城飛去,準備幫伏羲轉世。

此刻的酆都鬼城中,陰氣陣陣,無數黑盔黑甲的陰兵在城牆上巡邏不停,外城中更是住滿了陰靈,顯得很是擁擠。

「既然輪迴已立,怎麼還會有這麼多陰靈滯留於此?」伏羲元神破碎,卻是無法再施展推演之法,此刻見到酆都外城的異狀,不由皺眉問道。

聽到伏羲的疑問,李軒和女媧對視了一眼,不禁苦笑起來,就在他準備給出答覆時,一道女聲從前方傳了過來。

「當然是在等道友,道友不轉世,他們怎敢投胎?」

說話之人正是已經成就聖位的後土,此刻的她,已經換去霞帔冠冕,一身黃衣打扮,跟未成聖之前如出一轍。

「我?」

伏羲眉頭皺的更加厲害。

「道友不用多想,等你轉世后,自能知曉其中緣由!」李軒見狀,不由笑著開解起伏羲。

當李軒剛一抵達酆都時,便已算清,那些滯留於此的陰靈,身上的善業皆遠超惡業,他們之中,除了一少部分大機緣者,被招為陰兵,僕役,得以超脫輪迴外,其他陰靈都將分批投胎人間道。

而伏羲身為人族天皇,自然要第一個通過人間道,這是一種儀式,亦是天道對人皇的尊崇,所以說,伏羲才是這些陰靈滯留於此的真正原因。

………

片刻

輪迴通道之前。

「道友,還請滿飲此水!」孟婆將那碗孟婆湯徑直遞到伏羲面前,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對於孟婆湯,伏羲早已從女媧處知曉了它的功效,更知道轉世生靈皆要有此一遭,所以他穩穩接過那隻青色大碗,雙手捧過頭頂。

「天道在上,從今往後,只有人族伏羲,再無妖族伏羲!」



當伏羲仰首將大碗中的孟婆湯一飲而盡后,天空立刻傳來隆隆的雷聲,雖然眾人皆在地府之內,但仍然聽得一清二楚。

「兄長!」

女媧雖然知道這不過是暫時的離別,但一想到兄長將要經歷一段人間苦楚,仍是忍不住雙目泛紅。 「呵呵,妹妹不必如此!」伏羲笑著安慰道。「人族不過百載壽元,相信用不了多久,咱們兄妹便能團聚!」

當伏羲剛剛把話說完,便覺得陣陣眩暈傳來,眼前眾人亦變得模糊不清。他知道,這定是孟婆湯開始起效,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將眼前眾人忘得一乾二淨。

「妹妹,為兄去了!」伏羲沖著女媧微微一笑,隨即轉身向著甬道的盡頭走去。

須臾

人間道中黑光一閃,伏羲的身影終於消失無蹤。

見伏羲轉世完畢,李軒不由搖了搖頭。

伏羲以為百載過後,他便能跟女媧再會,殊不知,這一別,就將是千年歲月,因為每位人皇都會在人間呆滿千年時光,以便帶領人族大興,這是天道賦予他們的使命,亦是他們的責任,容不得絲毫懈怠。

一朝沒有完成使命,一朝不能覺醒前世記憶,所以千年之內,就算他再次見到女媧,也只會將女媧看做人族聖母,而非他的妹妹。

………

半晌

女媧在送別伏羲后,又與李軒,後土寒暄了一陣,便告辭離去。

至於小哪吒,則被李軒留了下來,因為不久后,他的蒼界將真正晉陞中千,而按照當年約定,女媧只會教導哪吒神通,而道法則要李軒親傳,所以當蒼界完成晉陞后,小哪吒便要開始修習《蒼生證道訣》。

而當女媧離去后不久,李軒和後土便來到地府內的一間靜室,開始了暢談。

「姐姐在這裡給小弟賠禮了!」後土微身使了一禮,臉上滿是歉然。

「後土姐,你這是為何?」李軒納悶問道。

「小弟,你難道忘了兮雅的天嫉之傷?」後土為李軒斟了一杯香茗,輕聲給了提醒。

「呵呵,原來是這件事!」李軒接過後土遞來的香茗,微微一笑,「後土姐不必擔心,小弟早已有了計較,小丫頭不但不會有事,更會徹底痊癒。」

「小弟可否透露一下內中詳情?」

聽到李軒有辦法治好兮雅,後土不由來了興緻,她很清楚,想要痊癒小丫頭,非常的困難,就算她成就了天道聖人,亦沒有絲毫辦法。而李軒卻有解決之道,這怎能不令她好奇?

對於後土這樣的自家人,李軒當然不會隱瞞什麼。

「不瞞後土姐,小弟的辦法,就是讓小丫頭修習《蒼生證道訣》。」李軒鄭聲道,「一旦她成為證道生靈,便可以擺脫洪荒天道束縛,天嫉之傷自然會迎刃而解!」

「可是小丫頭的身體?」後土擔憂道,她知曉蒼族有一種可以將元神與肉身分離的道法,但亦知道,此法副作用極大,非是常人能夠忍受。

「後土姐放心,小弟可不會拿小丫頭的性命開玩笑!」李軒淡淡一笑,隨即端起手中香茗。抿了起來。

「小弟,你就別賣關子了,快跟姐姐說說,你到底怎麼打算的。」後土白了李軒一眼,心中愈發的好奇。

「後土姐可否知道龍珠?」李軒將茶盞放於一旁,問了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可是龍族凝聚的本命龍珠?」後土皺眉問道,如果她猜得不錯,李軒的辦法,應該與此物大有關聯。

「正是此物!」李軒道,「想要修鍊《蒼生證道訣》,必須先在體內開闢紫府,而當紫府由虛轉實,變為世界時,修鍊者的元神將寄託世界,進而走上創界之路,最終成為證道生靈。而巫族之所以無法修鍊此法,皆因巫族肉身和元神緊密相合,元神無法寄託世界,除非像後土姐那樣,有紫氣相助,或用那種秘法,將元神從肉身中徹底分離,否則絕無成功的可能,而這龍珠的特性,恰好能幫巫族度過難關!」

李軒頓了頓,繼續道:「小弟當年在東海時,有幸從龍王那裡得了幾枚龍珠,一番檢視下發現,這龍珠相當的有趣,不但可以儲存法力,更可以存放分神,而且不論法力,還是分神,皆可與外界隔絕聯繫。」

經過李軒一番詳解,後土終於明白了李軒的打算。

「小弟是想利用龍珠的這種特性,在龍珠內,用分神創造蒼界?」

「嗯。」李軒點點頭,「因為可以隔絕外界聯繫,所以分神在龍珠裡面,就是一個獨立的元神,完全可以成功修鍊《蒼生證道訣》!」

「可是龍珠不過後天之物,怎麼可能承載蒼界?」後土眉頭簇成一團,立刻問出了事情的關鍵。

「呵呵,普通龍珠的確不行,但有一顆龍珠絕對沒問題!」李軒自信的笑了笑。

很快,後土眼中精芒一閃,脫口道:「難道是祖龍的那一顆?」

「不錯!」李軒頷首道,「祖龍的龍珠,乃是真正的混沌之物,承載一方小千世界綽綽有餘,而且小弟已經算出那顆龍珠的位置。」

「在哪?」

後土見李軒已經成竹在胸,不由急聲問道。

「東海海藏!」

輪迴地府的靜室內,角落裡的兩隻香爐依舊冒著股股青煙,李軒和後土的談話也已接近了尾聲。

經過此番交談,李軒終於知曉了那些巫族修士能死而復生的原因。

按後土所言,雖然巫族肉身隕滅后,元神亦會隨之消散,但這個過程,並非一蹴而就,通常情況下,需要整整一日時間,這個過程才會結束。

而冥書本就有招納生靈魂魄,元神之能,巫族身為洪荒生靈,自然可以被此寶重新凝聚元神,只不過,巫族身上的因果太大,就算復活,也只能擁有功德之體,而非肉身。換句話說,他們雖然得以復生,但再也不是巫族。而且因為天道束縛,後土只能復活十個大巫充作十殿閻王,其他的大巫和眾位祖巫則沒有復活的可能。

「小弟,你離開不周后,可是要直接回返東海?」後土輕聲詢問道。

「後土姐這次可猜錯了。」李軒笑道,「小弟必須先回一趟蒼族,將那兩支人族安頓好,才能回返東海!」

「既然你有事要忙,那姐姐就不留你了!」後土雖然說的輕鬆,但眼中卻滿是不舍,這些年的共同生活,她早已習慣跟李軒、青青等人朝夕相處,如今大家即將分別,難免有些感傷,畢竟「聖人」也是「人」!

見此情形,李軒心中一嘆,正所謂,「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雖然他心中亦是不舍,但還是必須離開,一來,他還有許多事情要完成,二來,地府乃功德重地,因果太大,除了後土和此地的鎮守之人外,其他人皆不可多做停留,否則必被天道所罰。

「在小弟離開前,此物就拜託後土姐了!」李軒從袖中取出一物,鄭重送至了後土面前。

「三生石?」

後土為之一愣,她心裡很清楚,這三生石的本體乃是五色神石,而且因為事關姻緣,所以跟女媧的因果最大,可李軒偏偏要將此物送與她,這實在太奇怪了!

眼見後土滿臉疑惑,李軒笑道:「後土姐不是很想知道,為何羅睺分身會管小弟叫『一楠師伯』嗎?聽完小弟講述,後土姐就知道這塊三生石的因果了。」

良久

哪怕後土已經成就聖人,李軒講述之事仍是令她驚駭莫名。

「這麼說來,人族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小弟的原因?」後土盯著李軒一陣猛瞧,滿臉的不敢置信。

「算是吧!」李軒苦笑著點點頭,「所以小弟才會煉製這塊三生石,為人族多爭取一條超脫之路!」

「那好,這塊三生石就由姐姐收下了。」

只見女媧搖手一指,她面前的三生石立刻飛向了輪迴通道之前。



一陣巨響傳來,迎風便長的三生石,最終還是穩穩落在輪迴通道的入口處,緊張著,只見一道金色的光柱穿透地府阻礙,加在了三生石之上,一時間,三生石金光大放,又是一陣猛漲,足足百丈高矮,才停了下來。

放眼望去,三生石被兩道深深的橫紋分成了三部分,每一部分皆有兩個金色的古篆大字熠熠生輝,最下邊為「前生」,中間為「今生」,最上邊則是「來生」。

此刻的「前生石」上,已經印有了許多如蝌蚪一樣細小的名字,正是那些曾經許下生死誓言,相愛一生的情侶,如果他們能夠相濡以沫,守望三世,讓他們的名字相繼印在「前生」,「今生」,「來生」三塊石壁上,那麼第四世必能攜手超脫輪迴,轉生先天功德生靈。

………

一陣過後。

見諸事已畢,李軒遂告辭離去,而當他回到方舟時,一位身穿鵝黃長裙的羅剎女立刻迎了上來。

「鐵扇拜見師叔,師叔聖安!」羅剎女躬身使了一禮,聲音如黃雀一般,空靈而甜美。

「免禮吧!」李軒笑道,「你就是紅雲二哥的弟子?」

「回稟師叔,紅雲正是家師。」鐵扇恭恭敬敬回道。

望著面前的「鐵扇公主」,李軒不由點點頭,只見他心念一動,一隻巴掌大的翠綠小瓶隨即出現在他手中。

「你出身幽冥血海,這混沌水精對你最是滋補!」李軒抬手一指,那翠綠小瓶穩穩落在了鐵扇面前。

當鐵扇雙手接過那玉瓶后,李軒又道:「貧道觀你雖有靈寶,卻無趁手兵器,你可回去好好思量一番,拿定主意后,告訴你雲霄師姐便可,到時自會有師兄幫你煉鑄。」

「多謝師叔厚賜!」鐵扇心下歡喜,立刻恭聲使了一禮。

原來,紅雲在收下鐵扇后,卻是發了愁,沒辦法,雖說他是上古修士,但身上的寶物卻沒有幾件,適合鐵扇用的,更是一件沒有,所以一番思量下,就將主意打到了李軒頭上。這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好在,李軒也知道紅雲的窘況,這才順水推舟,給了鐵扇一番機緣。

「你呆在此處,可是有事要通稟貧道?」李軒緩緩問道。

「不瞞師叔,早前來了三位巫族修士,正在內里等候!」

聽完鐵扇的回稟,李軒點點頭,立刻向著內里行去。

………

須臾,方舟的靜室之內。

「李長老,你可算回來了!」龠茲和他身後的刑天、九鳳連忙起身迎了出來。

「呵呵,讓三位久等了。」李軒笑道,「咱們坐下談吧!」

不過,龠茲三人並沒有坐下,而是沖著李軒深深使了一禮,「多謝李長老救助我等族人,此番大恩大德,我等永世不忘!」

「三位不必如此!」李軒袍袖輕揮,將三人扶了起來,「如果不是那時的盤古真身將巫族營地扔出,貧道亦是沒辦法插手,所以你們要謝,就謝你們自己好了!」

見李軒如此說,龠茲他們三人也不好再說什麼,遂盤膝坐於蒲團之上,靜靜等著李軒吩咐,他們心中有數,以李軒現在的神通修為,一定已經知曉他們的來意。

果然,李軒接下來的話立刻印證了他們心中所想。

「三位的來意,貧道已經知曉!」李軒沉聲道,「不過很抱歉,巫族是無法遷到蒼族之處定居的。」

「李長老,難道一點通融的餘地都沒有?」龠茲滿臉的苦澀。

他已經從後土那裡知曉,此番大劫過後,巫族亦將成為天道棄子,族人想要覺醒血脈,將比從前困難數倍,而且現在的巫族,儘是普通巫人,根本無法在洪荒立足。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