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蕭風點點頭。

山猿沒再說什麼,看了蕭風一眼就離開了。

蕭風繼續前進。

如果說外圍生活是天堂的話,中部區域的日子就是地獄了。

不過是靠近湖泊裝了點水,就被一天四階的大蛇追殺了五里遠。

『明明一條腿都沒有,怎麼跑的這麼快啊!』

腰比水缸還粗的大蛇口吐寒流,被包裹后哪怕有大斗師的修為,也要打冷顫,甚至連的鬥氣都要凝滯了,最後還是靠着火屬性的鬥氣才撐過一劫。

有時候正睡着覺,莫名一陣地動天搖,明明兩個打得可凶的魔獸在撞見蕭風后竟然一同追殺起了蕭風,真的是吐血都沒時間吐。

六個月後,蕭風從中部區域走出來,他頭髮凌亂,衣衫不整,整個人像只猴子一樣。

但目光卻如劍一般鋒利,臉上的溫和再不可見,似乎隨時都會暴起一般。

對着溪水打量自身好久,蕭風嘆了一口氣,「這副樣子,沒辦法去見薰兒吧?」

路過外圍區域時,蕭風特意尋了一下小玲兒,可無論是樹林,還是山谷,都不見她的身影。

明明兩處都常有人住。

「這丫頭,是在躲着我吧?」蕭風這麼想着,轉身離去。

他並未注意到,在很遠的地方,有一雙眼睛正偷偷看着他。

回到小鎮,剛找到住的地方,還未將自己收拾乾淨,門就被敲響。

「鐵山(曼妮)拜見少爺!」兩人一同立在門外。

「進來吧。」蕭風開口。

吱呀一聲,門推開,兩人走了進來,又變得坐立不安起來。

在兩人感知中,蕭風少爺又變強了。

「這麼快就知道我到了,看來小鎮運營的不錯呀!」蕭風讚賞道。

兩人恭敬一禮,這是分內之事。

看了下小鎮的情況,兩人做的也算可圈可點,蕭風提點了一下他們修行的事情,又吩咐留意兩個人後,就馬不停蹄地向烏坦城趕去了。

離別近乎一年的時間,曾經的天才淪為了廢物,甚至成了整個帝國的笑話。

蕭風騎着馬,敲點着馬鞍,心裏頭只想着讓嘲諷來得更濃烈些。

牽着馬一路走到蕭家大門口,守衛將他攔住。

「到我蕭家,是有什麼事情么?」

蕭風嘴角一抽,「我是蕭風啊!」

「蕭風?」守衛自然認識蕭風,只是眼前少年目光如炬,氣宇不凡,人群中亦如龍鳳一般亮眼,怎麼看都不像那個年年斗之氣一段的蕭風啊。

蕭風苦笑一笑,「應該沒人冒充我吧?」

守衛仔細看了看,儘管臉龐與身高有些許變動,但五官還是可以看出當年模樣。

「真的是蕭風少爺!」守衛笑了起來,「剛才還以為是哪個皇子過來了呢!」

蕭風笑着將馬繩遞過去,「皇子可不會騎這個過來,蕭戰叔叔在家么?」

「在的在的。」

「那我先進去了。」

蕭風一路回到小院,似乎沒人在。不管是蕭戰、蕭炎還是蕭薰兒,院子裏一點聲音都沒有。

推開自己院門,裏面被收拾得乾乾淨淨,回到床上躺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儘管沒有味道,但這就是家的氣息。

或許是突如其來的心安,蕭風漸漸睡著了。

直到隱約聞到飯菜香氣,才豁然睜開眼睛。

「好懷念的味道。」

蕭風笑着推開門。

正堂里,蕭戰、蕭炎還有蕭薰兒剛剛坐下,聽到外面有聲音時,不由一同望了過來。

一時間,三人愣住了。

蕭風掛着笑一步步走來,「蕭戰叔叔、薰兒、火火,我回來了!」

蕭薰兒再剋制不住自己,從凳子上跳起來,一頭鑽進蕭風懷裏,再也不肯出來了。

蕭戰一連咳了幾聲,蕭薰兒都不理睬。

最後還是蕭風將她哄出來,「先吃飯,我人都回來了,又不會跑掉。」

蕭薰兒這才滿臉通紅,低眉順眼地坐到一旁,不住給蕭風夾菜。

「進城時,聽說了火火的事情,怎麼回事?」蕭風開口問道。

本就沉默的蕭炎,此刻神色越發暗淡了。

他也想像蕭風一樣無視那些言語,但終歸沒能做到。

蕭戰嘆了一口氣,「炎兒體內的鬥氣止不住地下跌,誰也不知道是什麼問題,找了好些醫師,也請了煉藥師查看過了,還是一頭霧水,都說炎兒身體沒有問題,可若是沒有問題……」

說着說着,蕭戰的手就不由自主地握了起來,他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兒子從高天跌落泥土,那種落差誰能接受得了?

「火火?」蕭風看向蕭炎。

「風哥,什麼事?」蕭炎抬起眼睛,有些無精打采。

「你現在不復天才之名,但你還能坐在這裏吃飯,同那些人一起修鍊,甚至每月的資源都是只多不少,你知道蕭戰叔叔所承受的壓力,比你只多不少么?蕭戰叔叔有對你抱怨過什麼么?有像你這樣低沉么?」蕭風盯着蕭炎的眼睛,「你還好意思這麼消沉?」

蕭炎腦袋壓的更低了。

蕭戰神色一怔,正想開口,卻被蕭風攔住。

「蕭戰叔叔,你不要說話,他擺出這個樣子是給誰看呢!這裏誰對不起他了?這裏誰不想着他好?他這幅自暴自棄的樣子,是等著別人來推着他走么?」蕭風冷笑一聲,「等著到了成人禮的時候,蕭戰叔叔去給你求來一門親事,再守着你過一輩子么!」

「不是這樣的!」蕭炎突然大吼,猛的站起來,飯也不吃就跑回自己小院了。

「蕭戰叔叔,我剛才的話有些重,但我希望你給他點時間,讓他自己想明白。」蕭風聲音平和,完全沒有剛才冷嘲熱諷的味道。

「我知道,你這樣也是為了他好。」蕭戰嘆了口氣,「算了,我們先吃飯吧。」

三人誰都沒再說話,匆匆把飯吃完,蕭戰就走了。

蕭薰兒牽着蕭風的手,「蕭風哥哥,剛才的那些話,對蕭炎哥哥的打擊會不會太大了?」

「這點打擊都受不了,乾脆別姓蕭了。」蕭風搖了搖頭,「今天讓他自己靜靜,明天如果沒什麼轉變,你再去開導一下吧。」

「嗯。」

一對碧人,手牽手進了小院。

兩人一邊喝着茶,一邊說着這段時間的事情,大多時候都是蕭風在說,蕭薰兒在聽。

末了,蕭薰兒一臉激動,「這麼說,蕭風哥哥已經到了斗靈的境界了?」

蕭風皺着眉頭,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一步了,如果說對鬥氣的控制,他早就可以做到以鬥氣凝聚小劍了,若論戰鬥力,現在斗靈都不是他一合之敵。

除非對方全力防禦,但他為什麼要在別人防禦的時候攻擊呢?

想到這裏,蕭風右手一伸,濃郁的鬥氣在那裏凝聚。

「薰兒,你看這相當於什麼層次?」

蕭薰兒試着感應了一下,但因為沒到相應境界,不能給出準確答覆,「像是大斗師,應該是五星以上了。」

蕭風笑而不語,鬥氣在手掌中開始變化,刀槍劍棍各種兵器隨意轉變,看到薰兒一臉驚奇的神色,心念一動,掌心的小劍消散,漸變成一個少女模樣,巴掌大小,正是蕭薰兒的樣子,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蕭薰兒捂著嘴巴,又看到蕭風手中的小人也做出相應動作,又羞又惱,捏起小拳頭去錘蕭風。

「境界的話,我自己也說不清楚。」蕭風揮散手中小人,笑着揉了揉少女的腦袋,「這段時間裏,有沒有想我呀?」

蕭薰兒俏臉一紅,輕輕點了點頭。

兩人相擁在一起,低聲傾訴衷腸。

……

這一次回來,蕭風只是太過思念自家媳婦,並不打算久留,所以住了沒幾天就走了。

「風哥!你下次回來必然看到一個全新的我!」蕭炎站在門口,目光堅定,腦海里那些往日的指點聲似乎都小了一些。

蕭薰兒則是一臉不舍,「蕭風哥哥,你一定要早些回來!」

「回去吧回去吧,抓緊時間修鍊,被我落下太多,小心我移情別戀了啊。」蕭風打趣著蕭薰兒的同時也在替蕭炎加油,「火火你也是,修鍊萬不可怠慢。」

「嗯。」

這番離去,蕭風只覺前途渺茫,特別是與蕭薰兒討論過修行之事後,總覺得自己入了歧途。

『哪有什麼歧途正途,只不過一者有人走通,一者未有人踏足罷了。』

蕭風這般想着,心念重又堅定。

一心向前的蕭風不曾留意,那個女孩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背影上,直到再難看見時,晶瑩的淚珠方才滑落……

……

重回魔獸山脈后,蕭風修行更加刻苦,已經開始主動挑釁那些霸主了。

之前追殺蕭風的那條四階大蛇已經被他打服氣了,充當坐騎的的角色,載着蕭風四處遊動。

突然,大蛇像是感應到什麼,高昂的腦袋瞬間伏在地上,一動不動,像是死了一樣。

蕭風心神一動,靈魂之力散開,剎那間,四個氣息渾厚的生物出現在感應內,無一不是五階魔獸,讓他第一時間生出退走之心。

被靈魂之力掃過,四個魔獸不再隱藏身影,各自露出身影,前後左右,四個方向堵的死死的。

蕭風環顧一眼,都是老熟人,頭段時間都沒少得罪。

正前方是只大象般大小的陸龜,連眼睛上都生有一層結晶,防禦到沒有死角,掌控至少三種天賦鬥技,看着慢吞吞的,四條粗壯的腿一旦跑起來,不比蕭風慢多少,之前就因為這個吃了虧,差點被碾死。

右邊是頭黑色犀牛,個頭比那陸龜還要大上一群,通體烏黑髮亮,鼻子最前面的角甚至閃出白色的亮光,這是魔獸山脈有名的望月犀,出了名的小心眼,沒有人願意和它照面。

蕭風只是因為說了句「真是黑到發亮」,就被追殺了半個月。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