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爸給霸王打了一個電話,他多多少少也要賣給我們家一個面子。」

「是這樣啊,謝輝,我想和曲戰將軍拍一張照片,你看可以介紹一下嗎?」

謝輝沒想到宋青青會這麼說,他哪裏認識曲戰啊,他剛才只是在吹牛逼。

「謝輝要是要讓你太為難的話,就算了。」

「不是,只是曲戰將軍工作繁忙,你知道能成為霸王的手下那可不是一般的,每天除了指揮軍事演習、訓練士兵之外,還要維護江海的穩定,如果只是單純的和他照相的話,恐怕他不會答應的。」

「哦,好吧!」宋青青略敢失望。

謝輝暗自鬆了口氣,只有這麼說他才不會露餡,只要把宋青青搞上床,生米煮成熟飯,就算以後露餡了也絕對不虧。

開玩笑,自己在宋青青身上花了這麼多心思,如果不把她睡了,豈不是虧出翔?

兩人到了天府食客。

確實如謝輝所說,他是這裏的VIP客戶,只不過是最低級的白眼VIP。

可以打9.5折,只能坐大廳內。

能在天府食客吃飯的都是有錢有品位的人,雖然這裏菜品昂貴,好在味道還不錯。

他知道宋青青一喝酒就會醉,他故意點了兩瓶紅酒。

只要宋青青喝了酒,那事情自然水到渠成。

「媽的,老子等下要你欲仙欲死!」謝輝露出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冷笑。

蕭何不放心宋青青,則是一路跟隨到了天府食客。

他沒有第一時間去叫宋青青,如果兩人正常吃飯的話,他如果去摻和反而會被宋青青罵說他是跟蹤狂,這樣只會降低宋青青對他的好感。

蕭何看到一輛黑色商務車,便走了過去,拍了拍車玻璃。

曲戰露出一個頭,苦笑道:「龍…蕭大哥,沒想到還是被你察覺到了,不愧是…」

「曲戰將軍,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在跟蹤犯人呢,要不咱倆去喝一杯?」

龍王的命令,曲戰哪裏敢拒絕。

只見他急急忙忙的下了車,滿臉歉意的說道:「蕭大哥,是軍主叫我來幫忙的,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請你吩咐。」

「那走吧。」

蕭何走在前面,曲戰不敢和蕭何走在一起,識趣的走在後面。

「曲戰將軍,就不要這麼見外,這裏不是軍區,就不用這麼約束,我現在是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交流,你就當我是你朋友。」

說完,蕭何挽著曲戰的肩膀,就這麼向天府食客走去。

在外人看來,這兩人一定是親密無間的朋友。

蕭何剛一到門口,天府食客的老闆林成文已經在門口迎接他了。

「蕭大哥、曲戰將軍,兩位大駕光臨,真是讓小店蓬蓽生輝。」

蕭何招了招手:「少來這套,我和曲戰將軍就吃頓飯而已,把我們當成普通人招呼就行。」

「二位快請!」

蕭何走進來望了望大廳,隨即說道:「我們就坐那裏吧。」

「還有沒什麼事情就不要來打擾我們,說了只是吃一頓家常便飯。」

「是!」

林成文便退了下去。

蕭何的位置跟宋青青是鄰座,因為背對着,宋青青沒認出來。

但謝輝卻在不經意間見到了曲戰。

臉色頓時就白了。

不過他沒注意到曲戰的對面坐着的是蕭何。

「謝輝,你怎麼了?不舒服么?」宋青青問道。

「沒,沒什麼。」謝輝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此刻他心虛得很,剛剛才說他認識曲戰,現在曲戰就出現他面前,這特么也太巧了吧?

「青青,咱倆喝一杯吧!我們已經好久沒一起吃飯了,我的面子你總會不給吧!」謝輝假裝沒看見曲戰,給宋青青的杯子倒了一點紅酒。

「謝輝,我不會喝酒。」

「沒事,這是紅酒沒什麼度數的。」

宋青青看在謝輝救過她的情面上,小小的抿了一口。

不一會兒臉就紅了。

「我去去就回。」

宋青青站起身,剛好看到曲戰正在鄰座吃飯。

「曲戰將軍,沒想到在這能碰見你!」宋青青激動萬分,頓時酒意全無,她做夢都想和曲戰合影,現在正是機會。

「蕭何!你怎麼也在這!」

着筆中文網 燕霸天運轉霸仙輪迴訣,用了大半年的功夫,終於把丹田內的法力全部化去,盡收於筋脈、骨骼和肉身之中。

使他的筋脈更加的凝鍊,骨骼更加的密實,肉身更加的強大。

讓燕霸天驚喜欲狂的是,在霸仙輪迴訣的作用下,他修鍊的霸皇聖體也是有了小成,只要一施展霸皇聖體的功法,身體表面就如同鍍上了一層黃金,金燦燦的,看上去非常結實的樣子。

用中品靈劍在身體上這麼的狠狠地一劃,別說傷痕,竟然連個白印都沒有留下。這個結果這讓他大感興奮。

趁著夜深人靜,施展隱匿術的燕霸天悄無聲息的來到練功房,開始了霸皇聖體自虐式的修鍊。

當那閃電匹練如同鞭子一般抽打在他身上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先前痛徹骨髓的疼痛,只像小時候被人撓痒痒一樣,沒有多少感覺。

這又是讓他心中稍微平衡。畢竟當自虐狂的感覺實在是不太好受。

知道這樣強度的修鍊霸皇聖體,已經沒有多大作用,燕霸天就占時放棄修鍊霸皇聖體。心無旁騖的在七星聚靈陣中服用聚靈丹,開始修鍊法力。

由於筋脈過於凝鍊,燕霸天修鍊法力的速度,要比剛剛修鍊之時還要困難。服用丹藥修鍊的速度雖然快,但他並沒有一味的依靠丹藥的力量。

因為燕霸天清楚的很,那些純粹依靠丹藥增長修為的修士,在修為的速度上雖然快捷,但在鬥法時,那法力不純的毛病就會顯現出來,很是吃虧。

在練氣初期,修士為了讓法力更加精純,可以服用的最大量,是一天三粒聚靈丹。如果不考慮法力精純度的話,那你就隨便了,反正練氣初期修士吸收聚靈丹的時間,僅僅需要一個小時,只要你財力足夠,一天服用二十四粒,也沒有修士會說你不應該。

時間在打坐修鍊中緩緩渡過,燕霸天除了在修鍊之餘仍然堅持每天陪著燕菲妍逛紫光城外,極少有時間去管理家族中的事。

漸漸的那些新加入燕氏家族的外姓修士,就已經記不起,燕氏家族還有這麼一個練氣期的少族長。只知道現今燕氏家族第一的練氣期修士,是三長老燕南漓的兒子燕陽天。

只有經歷過燕霸天參加的那次紫光城家族排名擂台賽的修士才會知道,那個不顯山露水的少族長有多麼的逆天。

轉眼又過去了一年,燕霸天已經把法力修鍊至了練氣期七層,重新進階練氣後期。

在與燕菲妍的交往中,燕霸天雖然沒有刻意去打探燕菲妍的底細,但他還是能隱隱約約的感覺到這個小妮子的不凡之處。

燕陽天在這次家族排名擂台賽上取得冠軍后,就馬不停蹄的選擇了衝擊築基期瓶頸,由於積累雄厚,也是毫無疑問的進階了築基期,至此燕氏家族的本姓築基期修士又增加一名,達到了六名之多,這在紫光城四大家族中,本姓築基期修士的數量僅僅少於曲氏家族,位列第二了。

兩年來,燕霸天帶著燕菲妍游遍了紫光城中的絕大多數地方,每一個店鋪都留下過他們兄妹二人的足跡。

在逛完了紫光城中的豪華地段后,燕霸天突發奇想的帶著燕菲妍去了紫光城的「貧民窟」,這裡除了有一些修為底下的散修外,甚至還有普通凡人居住。

道路也是坑坑窪窪,居住環境更是糟糕,這讓燕菲妍這個生長在家族中的小姐,看了不禁暗自搖頭。

燕霸天對此卻是視若無睹,甚至還能和那些普通凡人有說有笑的攀談一番,了解一下他們在紫光城中的生活狀況。

在這種潛移默化的影響下,燕菲妍也對普通凡人有了一些了解,這讓燕霸天也非常欣慰。入俗也是修士修鍊中的重要一環,能夠儘早的接觸,也是一個不小的好處。

令兄妹二人意想不到的事,在這些「貧民窟」中,竟然極其意外的發現了熊氏家族餘孽的蹤跡。

雖然也被對方發現,但燕霸天他們兄妹卻是毫不在意,以燕霸天的手段,只要發現了他們的蹤跡,那他們就在也逃脫不出燕霸天的手心了。

經過半個月的盤查,終於把還在紫光城中的熊氏家族餘孽,全部挖掘了出來。燕霸天沒有讓他們還有活下去的機會。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道理,燕霸天很早就已經知道了,那些躲避在陰暗處的仇敵,說不定在哪個關鍵時刻,就會突然冒出來,給予自己沉重的一擊,為了避免這樣的事件發生,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徹底消失在人世間。

一夜之間,這些熊氏家族的餘孽在不知不覺中消失在紫光城中。這讓平常和他們有來往的人,議論了一番,但也很快就遺忘了。畢竟在紫光城中,每天都會有修士出了紫光城后,就在也沒有回來。

為了搞清楚熊氏家族還有沒有其他修士存活,燕霸天不惜使用了極為陰毒的搜魂術,這才發現熊氏家族的那個小妖女熊曦月並沒有隕落,而是在某一天被一個神秘修士悄悄帶離了紫光城。

這讓燕霸天心中不禁有些不滿,但也沒有太放在心上。那個被打入監獄的熊啟軒,已經不能在對燕氏家族造成什麼傷害,但燕霸天也沒有打算放過,讓一名在監獄中的練氣期修士隕落,對如今的燕氏家族來說,只是小菜一碟罷了。

又是大半年過去了,燕霸天修為也已經進階到了練氣期九層。

這天在和燕菲妍在紫光城中遊玩時,燕霸天突然心有所感,然後以一種極為興奮的目光看著燕菲妍。

「小妮子,在過些日子,霸天哥哥想到紫光城外去遊玩一番,你可願意陪著霸天哥哥一起去?」

燕菲妍清冷的秋水眸子中瞬間放出了驚喜若狂的神采,馬上就歡呼雀躍了起來。

「霸天哥哥萬歲!我們已經在紫光城中遊玩了整整三年了,妍兒我很早就想出紫光城去遊玩了,就怕霸天哥哥你不答應!」

燕霸天微笑的看著燕菲妍,心中卻是極為的不平靜。

「魔獸山脈,在我進階築基期后,可要好好的在其中遊覽一番……」 「我好像發現了生財之道!」

「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我打算到隔避去租一間房子了!」

「我正準備聯繫買下那塊地呢!」

「你厲害!」

「嚇得我連『卧草』都說返了。」

「你不對勁!」

「那我走?」

「走,一起去桃花源做個善良純樸的鄉下人啊!」

網友們都瘋了,第一次見能把價值20億的東西,就這樣外借出去的,這要是對方留個心眼,隨便弄了一把仿的還回來,那不就虧大發了嗎?

網友們感覺虧掉的錢是自己的,許多人真的就打算前往桃花源去拯救寶劍呢!

牛大媽和大爺當然沒有在看嚮往的直播。

這麼近,還看什麼直播?

白天的時候就現場看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