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薇丫頭?」穆青也是驚訝喊著,揉了揉背部但是也不忘挽著夫人的手,「你們怎麼會在這兒的?」他們真的走進來了?怎麼會的?

穆青他們原本送完了他們后就去了鏡花水月的入口等著,等了整整一夜之後,想著木薇一行人怕是找不到這個入口的,所以也就回來了。

但是沒想到?

「還真是木薇丫頭啊?」三個大叔也都歪著頭看過來,「你們怎麼來著這裡的?」要不說都是混在一起的,這裝傻充愣是真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南宮傲哼了一聲,結果咳嗽了半天。讓明月村長趁機又開始在背後卡油,「小心點,我給你拍拍!」

「不不不,咳咳咳,不用了!」瞧把南宮傲嚇得。

「還是別說話了,喝口湯。」明月就愛看他這驚慌失措的樣子,特別的可愛。

向左看了就生氣,直接拿著筷子把飯桌上的菜當做上陣殺敵了。惹得地下見怪不怪卻又竊竊私語的。

「頭兒又在吃醋了!」這是三位大叔。

「這種事情咱們都看得出來,這村長早就看不出來呢?」一位大娘說的話,「來來來,小公子多吃點肉。」沒準這就是他們的村長夫君了。

「村長哪都好,就是有時候眼睛有點抓瞎。」某個大叔說,「來來來,小夥子多吃點雞爪。」萬一吹了,給他們家副村長追趕,好歹補補,跑的也快一些。

「可惜咱們頭兒什麼都一馬當先,感情這事兒就跟外出的遇到貓的耗子,見縫就鑽!」一位青年說,「這位公子多吃點豆腐腦。」補補腦,想想怎麼抗爭一下。

有問題!!!南宮傲覺得這些人是不是居心不良?會不會和那個村長一夥兒的?飯菜裡面下了葯準備給他放到?然後好一個霸王硬上弓從了村長?

油膩的小嘴巴瞬間停止進食,晃著腦袋,禮貌的推推飯碗,「我吃飽了!」吃的還不算多,也就一碗圓子湯,一盤肉末茄子,一盤紅燒肉,還有一碗西紅柿炒蛋面!這時候跑來不來得及?

「大傢伙還真是熱情啊!」木薇滿臉的溫情,「南驕大家對你多好,記得吃完了,我去聊一聊!」說完木薇抱起一盤子雞就去了前邊。

「喂喂喂~」這麼單純怎麼帶她以後混皇宮呢?

南宮傲看了看友好的村民,繼續推了推飯碗,「我真的飽了。」善意的眼神之下都是狡詐,他看出來了!

「真的吃好了?」

「真的嗎?」

「真的不吃了?」

……

「你你你們,是要幹嘛?」求支援,木薇,救他!這群人的眼神好像要吃了他一樣!他就說沒什麼好事兒吧!救命啊!

「那麼好!」就連明月也多了痴迷意外地眼神。

「和我講講外面的世界吧!」一眾人異口同聲道。

而南宮傲嚇得掉凳,「哈?」

————————————————————————————————————————————————

木薇走到了穆青那裡,「大叔,你是這裡的人?這是你家?」

「是啊!不像嗎?」穆青攬著自己的妻子,又喊了喊自己閨女可惜沒應聲的。這丫頭!

「天哪,早知道的話就讓你帶我們一起過來了。」木薇也是感嘆,「你可不知道我們費了多大的力氣才過來的。」

「我們雖然沒有九死一生的那種,但是也是也是差不多。差點就凍死在那面迷霧森林裡面。」不知道時間,不知道白天還是黑夜,就連活物除了植物什麼都沒有了,要不是碰見了雪球那個胖兔子還真是不知道該腫么辦了!

真是萬幸!

「可是我回來的時候好像沒看見你們啊!」他們到底怎麼進來的?穆青實在是好奇得緊。

「咱們進來的時候又不一樣當然不會遇見了。」這點道理不是很簡單嗎?

四號大叔急了,「不可能的,我們在回家的港口等了好久了。」說的那叫一個義正言辭!

「閉嘴!」穆青外加其他兩個大叔同聲喊道。

「等了好久?」木薇咀嚼,念了幾遍之後眉毛就皺起來了,「等我們好久!大叔們,你們還真是好心眼!」她才明白了,這幾位大叔一直都知道他們在找黑潭的,而黑潭裡面有人的只有鏡花水月,所以說他們一開始就是知道的!!!

「你們太過分了!等著我們看笑話是不是?」木薇也生氣了,「你們知不知道我還有幾個朋友在外面進不來。外面除了暗無天日的森林就是那個黑不溜秋的水潭了,沒吃沒喝的,你讓他們怎麼辦?」

穆夫人(也就是綿綿娘)趕緊勸勸,「木薇姑娘先別生氣,這事兒是我家夫君做得不對,有話好好說。」

「我不生氣,就是非常生氣!」氣得又塞了一大口氣肉,「我不生氣,我不生氣,我不生氣我我我還是人嗎?」木薇氣得噴得穆青幾人滿臉,外加把盤子遞到了穆夫人手上。

「我不吃了!」

幾個大叔也是手足無措的,這小姑娘生氣他們真的是沒轍,「我道歉,我們都給你道歉行不行?」可是沒用,木薇就是不理。

穆夫人狠狠地看了眼自家夫君,「別介!你這還是吃了吧!」

木薇揣著手,別過臉,「我吃不下!」可這眼睛不老實的瞄了幾眼。

穆夫人走了一步正對著她的臉,一臉的好言相勸,「吃了吧,姑娘!你不吃的話,那別人也不會吃了啊!」

「那我就吃了!」木薇立馬抓起雞脖子啃著,「啃得就是你們為老不尊的人,都有孩子了還這麼不厚道!」吭哧就是一口。

「還不快給人家姑娘道歉?」

穆青趕緊順從夫人的意思,「木薇丫頭確實我們有做不對的地方,但是我們也是為了安全起見的。你大概也知道了我們這裡不和外面有聯繫的,所以我們為了安全還有不必要的麻煩就沒說了。」

「對了,你們等我們一天了,可沒有遇見!那也就是說還有另外一條通道?」木薇拿著雞脖子直指穆青。

穆夫人趕緊拍了自家夫君一後腦勺,「怎麼還鬥雞眼了?」 487

穆青皺著眉頭,「這…怕是了。你們過來的地方可能就是另外一條路了。」他們都不知道這鏡花水月還有另外一個通道,這對穆青來說,這個認知不知道是好是壞。

「綿綿,沒事兒吧?」村長明月明顯感覺到了懷裡的小可愛抖了好幾下,「是不是凍著了?」記著這孩子一大早的就是渾身濕透的。

「沒事兒,沒事兒!綿綿想要方便一下去。」綿綿從明月的懷裡掙脫出來,望了木薇和她爹那個方向又趕緊往屋裡跑去。

「去吧!」綿綿一離開,明月的手又空了,立馬就準備上手抱著南宮傲的胳膊了,可是被截胡了。

「我要離得近一點聽。」向左大叔就等著這個機會呢,剛剛那個南驕小子把綿綿塞進明月手裡讓他火氣滅了些。當然了,他算到了明月一定會要對南宮傲「不規矩」的,他可是時時刻刻盯著的,可是明月始終沒有發現。

明月反倒沒生氣,而且心裡有些思緒了。看著這個滿臉鬍子的大漢,聚精會神地聽著南公子的話,說這那些外面的世界的話。

她扯了扯他的長鬍子,「靠的近那就好好聽著。」

她不再看著他,而是又一臉花痴樣子的看著南宮傲。

而他多看了她一眼,也轉頭看著南宮傲,她說的他好好聽著。

不僅僅他們,還有這個村子的村民都是一副專註的聽著話,都是一副上學堂的孩子模樣認真地聽著先生說。

木薇這邊也沉默了下來,穆青和其他幾個人都面面相覷,交換著並不知曉這裡還存在著另外一條通道的。

木薇先不準備說那條路,啃著雞肉想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不知道的。萬一這又是他們的計謀呢?還有綿綿這孩子不知道是第一次無意中踏入了那個黑潭中還是已經多次了?還有綿綿為什麼沒和村裡面的人說呢?

一下子耳邊都清凈了,只有一個算不得渾厚的男子聲音在這個大庭院回蕩,可是字字清晰,條理清楚,更是男子帶著自己的感情和經歷在向別人訴說。

她停下手上的動作,走過去。

更像是被吸引過去的。

南宮傲說,「在池州的水路比較少,比不上濟州的那麼多,也沒有那麼多蜿蜒曲折和綿延環繞。可是那裡最大的湖泊上的拱橋是全南國最大的,氣勢磅礴至極,在橋身……」他比劃著,拿著一大摞筷子架著一座橋的樣子。

南宮傲說,「江州基本已經算是沒有什麼湖,潭的,所以那裡的水都是極其珍貴的……」他撇撇嘴,也許認為有水的地方在算得上有著水之國,雨之國之稱的南國之地。

南宮傲說,「我也算是吃遍了全國的面了,比如……」那驕傲地模樣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多吃了幾碗面似的。

本是滿嘴油膩的女子,本是餓瘋了的女子,本是對這個說話的男子向來沒有多少讚賞的女子,本是對他就是弟弟相稱的女子,竟然……

手上的被咬了一脖子的小雞落了地上,木薇雙手交疊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怎麼會跳起來的?我是在看著他…跳的嗎?」

她死死地按住,好似她就會按住了這停不住的跳動,「怕不是剛剛那個雞有毒?」更是那愈跳愈快的心跳,「怕不會已經毒如心臟了?」

她各種情況都想了遍,甚至是被鬼附身,可是唯獨算漏了一種。

「木薇姑娘你沒事兒吧?」穆夫人發現這孩子突然臉色和神色都不對了,「是不是被穆青給氣找?放心吧,姑娘我們也不是什麼不負責任的人,更不會是歹人。我們一定會幫你找到你們的朋友。」穆夫人以為這孩子想到了在外面的朋友遇到危險什麼的。

木薇有些回神,眨巴了幾下眼睛,卻看見了那個被村民圍坐在一起的男子,他笑得純凈和美好,那不常露出了虎牙看得清清楚楚,這讓他更是多了幾分調皮和痞氣。

「該死的!」木薇低聲咒罵,更是把手放在了自己的額頭。

她悄悄地把眼睛再一次抬起,男子依舊在對她笑著,「我嘞個去,笑那麼好看做什麼?」她,有些震驚,有些奇怪,有些慌張!

「木薇姑娘,你放心…」穆夫人還在一邊牛頭不對馬嘴地說著,可下面一陣旋風走過,「這孩子怎麼跑了?」

木薇就像個逃兵一樣的跑了。

撞得四位大叔魂飛魄散,「剛剛討論哪兒了?」

「木薇?」南宮傲立馬站起了身子,可是他這一起身村民們也紛紛地的站起了起來。

「你們幹嘛?」南宮傲擰起了眉,他手撥著人頭,「一個個幹嘛?長得高了不起啊?!」媽呀,這一幫子村民都是吃什麼長大的,這麼高!南宮傲這回慫巴巴的可不是裝出來的,這高大的影子照下來的確是有點瘮人。

「這不是怕您說話咱們聽不見了嗎?」他們聽的可是津津有味了,這小夥子口才不錯啊。

「那你們坐好了,我給你們表演一下我看的最奇葩的拉麵師傅拉得奇葩拉麵,都坐下!」南宮傲威嚴起來了。

村民也聽話,齊刷刷的坐下了,除了孩子們本來就是站著等於坐著了。

「哪一種面啊?」

「什麼叫做奇葩?」

「那個面會不會好吃?」

「大哥哥你會不會做啊?」

就是孩子的問題比較多。

眼看木薇就要跑遠了,南宮傲說道,「你們現在全都閉上眼,數到你停不下來的數字,我就會把麵條變出來了。」

突然加重,「絕對,絕對不能偷看,一偷看就會前功盡棄的,所以絕對在我說睜眼之前絕對不準睜眼的。」

他這躡手躡腳地已經準備離開這包圍圈了,好在身子削瘦,踩著點就橫著出來了,接著百米衝刺算是用上了畢生的奔跑。

穆青等人也是傻愣愣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有些哽咽!因為不知道該說大家已經被南宮傲這人給五迷三道了,還是他們村民天性質樸了。還真是沒個睜眼的!

「額~~~咱們要不要叫一下?」四大叔說。

穆青扶了扶受傷的背部和臉,「喊什麼?把菜都給我端進去!」

「鬧什麼小孩子脾氣啊!」穆夫人也是笑自家夫君,明明是他回回都不長記性才是,怎麼人家一同進門都踩不到呢。

木薇一跑就順著路跑去,大概是女人不自覺都被漂亮的事物吸引一下子就跑進了花叢裡面。

「啊~」

一下子木薇就順著癱倒在了花叢中,嗅著花香味道,聞著青草氣息,看著藍天白雲,「天哪!」她似乎沒有平靜下來。

「一定是因為剛剛跑的關係!就是這樣子,一定是的。」

「呼,呼,呼~」她喘著粗氣,可是明顯就是故意的。

「一定是哪樣?」 488

只感覺身邊落下了一個人,木薇光憑聲音就立馬嚇得坐了起來,「啊!」再一次驚訝尖叫!

南宮傲好笑道,「叫什麼?」他靠近木薇。

「啊!」木薇又叫了,更是坐在地上往後退了好遠。

「你幹嘛?」這下子他就笑不出來了。

「嗯哼~」潤了潤嗓子,她知道自己聲音會不對勁的,「就是想到了明昊他們,會不會有什麼危險,想著怎麼幫他們而已。因為剛剛那個穆大叔說他們和我們來的道兒不是一處的。」

「是嗎?」他怎麼就覺得不是呢?可是又想按照木薇皺眉仗義的個性一定會很擔心的,可是他和她也算是認識很久了,怎麼就有點不對勁的味道。

木薇又往後靠了靠,「那不然呢?咱們不是已經找到了那個目標了嗎?」這算是最大的寬慰了。

「的確,向左倒是不顧忌的沒有改名字。」南宮傲向著木薇挪了挪地兒,而木薇又往後挪了挪。

南宮傲抬頭,「你離我那麼遠做什麼?」

木薇搖搖頭,可是身子還在挪著,「沒有啊,就是想看著你清楚一點,看著你全身說話對你比較尊重。」

「可是,要是再挪地兒的話…」他指著後面。

她接話堅決否認,「沒有,我沒有挪地兒。」

「哎呦!」

南宮傲嘆口氣,趕緊站起來走過去,「斷了我的話幹嘛,想提醒你後面有顆樹的。」手立馬自覺地摸到了她的後腦勺給她揉一揉,「疼不疼啊?」

一下子,她的感覺就是他們是不是調換了角色。

那個該死中毒的心跳感又來了,她卻硬著頭皮在說,「南驕真是長大了,都會照顧人了。姐姐我皮厚,轉一下子就當是開一下子智了。」揮掉他的手,自己揉了揉。

你大爺的,真的好疼啊!

「嘿嘿!我們回去吧,我們再問問清楚些,邊找明昊邊把向左的事情解決了,快些離開這裡,自總覺得,總覺得這裡的空氣是不是有毒!」不敢看他,這樣子她都有些冒汗了。

他被她輕輕地推開,看著她站了起來,「空氣?」這還不是哪兒都差不多的?

「聊聊你有什麼想法?對於那個向左!」木薇儘快地在調息,深呼吸,吸氣~吐氣~吸氣~吐氣~

「我剛剛和他近距離的接觸了一下,在我說那些南國的事情不論大小他都聽得很認真,除了他的目光雖然不時地看著村長之外,他也是聽得很認真,至少他的耳朵是對著我的,那也就是表示他是想聽我說話的。」

「單單這一點就可以表示他對外界還是斷不了心的。」一個人真的對外界死了心的話,對外界除了好奇和嚮往不會還有著那種眼神的——那種失望,因為這裡,他生活的地方可以說是斷絕了外界一切。

「注意到了嗎?這個穆青的家裡可是有著不少的刀槍的武器在的,在那個村長家裡我也看見了幾把劍掛著在牆上。」

她說,「武器?也許只是為了捕捉獵物什麼的,而且為了防盜防賊家裡有幾把武器也正常,加上穆大叔也是在水上討生活的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