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王曉琳笑答。

「客氣,王小姐不用特意招呼我,我自己隨意看看就行。」

王曉琳漫不經心地打量了站在葉無天旁邊的張靜一眼,問道:「這位是?」

「張靜。「張靜開口。

「張靜,如人其名,一樣那麼漂亮。」王曉琳贊道。

「過獎。」

王曉琳並沒與張靜有過多的交談,再次將目光轉到葉無天臉上:「葉先生,不知可否賞個臉?讓我請你吃頓飯?」

對方提出的條件,讓葉無天一陣納悶,想著對方的用意,他跟對方並沒到這一步,何況他與王曉琳今天也才是第一次見面,對方就說要請他吃飯,有何用心?

當然,葉無天是不會拒絕,正愁找不到機會去試探對方,來這裡,目的就是找到馬鋒,哪怕能在王曉琳嘴裡套出一丁一點的有用資料,那就值了。

「那怎麼好意思?還是我來請王小姐吃飯吧。」葉無天笑道,能不能與王曉琳吃飯,那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誰請誰都一樣。

王曉琳嫵媚一笑,頗有幾分顛倒眾生的味道,看得葉無天微微發獃,能被馬鋒看上的女人,肯定不能差到哪去。

「葉先生說笑了,這裡是京城,而且你現在所站的位置又是我的,自然不能由你來請客,傳出去,別人會怎樣看待我?雖說我是一介女流,卻也請得起這一頓,如果葉先生你不好意思,那將來等我去東城,你再儘儘你的地主之誼,如何?」

葉無天苦笑,這王曉琳好一張利嘴,不愧是馬鋒看上的女人:「呵呵,王小姐你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我惹再不同意,恐怕你就會跟我沒完。」

王曉琳嫵媚中露出一絲俏皮,滿帶著得意:「這還差不多,不過我個不情之請。」說著,王曉琳將目光瞄向張靜,不難想象,接下來的事肯定跟她有關。

果然,只見王曉琳說:「葉先生,這頓飯,我想單獨跟你吃。」

王曉琳的話已經說得不能再明顯,她請的是葉無天,而不是張靜。

某種程度上說,這也是打臉,活脫脫的打臉。

葉無天一臉為難,同時也感到無奈,是張靜帶他來這裡,如果現在要將張靜拋開,他還真做不太出來,更何況,直覺告訴葉無天,王曉琳是個危險的女人,跟張靜在一起,也比跟著王琳琳一起更安全。

「沒關係,我可以離開。」張靜倒顯得十分大方,直接準備離開。

王曉琳對張靜抱著一臉歉意:「張小姐,抱歉,以後有空,我單獨請張小姐吃飯,算是向張小姐賠罪。」

張靜笑笑,並不為意,與葉無天通過一個眼神的交流后就轉身離開始,而葉無天也沒有阻止,只是對著張靜背影說了句:「完事後打給你。」

張靜離開后,王曉琳帶著葉無天去到一個雅座,並點了幾個精美小菜。

王曉琳親自替葉無天倒滿一杯酒,「來,咱們先干一杯,借著這杯酒也順便向葉先生你道個歉,把你的女伴趕走,我知這很不地道。」

葉無天一笑:「小事,想必王小姐有要事要跟我商量。」

王曉琳咯咯嬌笑起來,笑得花枝亂顫,很是開心。

這女人,有點本錢!無論身材還是相貌都堪稱一絕,跟王柔絲比起來,不分伯仲,各有特色。

「跟那位張小姐很熟?」王曉琳莫名一句。

葉無天笑答:「還行。」他的回答也算含糊,他弄不明白然對方的用意。

「葉先生在我這裡有看中的美女嗎?我可以替你搭線哦。」

瞧著王曉琳朝他遞來的眼色,葉無天暗想,老子只對你有興趣,不知你能不能答應,就算你被馬鋒那什麼過,小爺我也不在乎,況且,反正你姐姐的味道已經被我嘗試過,如果你這個妹妹也能讓我嘗試一番,必定很爽,甚至如果能姐妹花,那肯定會更加爽。

內心的齷齪想法,葉無天無論如何都不敢說出來,否則,他還不知自己會被如何鄙視,那丟臉,他真丟不起。

「謝了,王小姐,咱們還是談正事吧。」葉無天可不相信對方找他來只是想請他吃飯,肯定另有目的,何況,她也必定知他與馬鋒之間的過節。

「葉先生,可否告訴我,你為何會來這裡?」王曉琳單刀直入。

葉無天笑說:「我看這樣吧,為了公平起見,咱們輪流回答問題,你看怎樣?」

王曉琳美眸打量著葉無天,良久,方才點頭。

「很好,我先回答你的問題,來這裡,是因為這裡與眾不同。」

王曉琳愕然:「指哪方面?」

「這又是第二個問題,王小姐,你會不清楚?以你的聰明,應該知我為何要來。」

王曉琳答非所問:「如果我說葉先生你在這裡將得不到任何你想要的東西,你會滿意嗎?」

「王小姐你跟你姐的關係怎樣?」葉無天突然問。

對方一怔,半響沒回答出來。

「想必王小姐你知我跟你姐的關係。」葉無天追問。

王曉琳的臉色開始不是那麼好看,盯著葉無天,「你想說什麼?」

葉無天說道:「我想說,咱們其實可以是朋友。」

「我們現在就是朋友。」王曉琳回答。

「呵呵,有點意思,那麼,請問你能告訴我一些我想要知道的嗎?」葉無天問。

「首先,我不知你想知什麼,其次,我也不知你知道我的一些什麼,所以,葉先生,你的問題我又該如何回答?」

「好,那我來問,外界傳聞你是馬鋒的女人,不知可有此事?」

王曉琳美眸半眯,神情一緊,有些被葉無天的給嚇著,「你聽誰說的?」

葉無天笑著道:「誰說的已經不重要。」

「看來你已對我進行過調查,能讓葉先生你感興趣,我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葉無天佯裝沒聽到,直接忽略王曉琳前面的話:「這麼說來我說對了。」

「那都是以前的事。」王曉琳苦笑,笑容中帶著幾分傷感,「都已經是過去的事,現在提起還有什麼意思?」

「想不到,只是感到意外,看來外界的傳聞都是真的。」

「此事是王柔絲告訴你?那都是陣年往事,極少人知道,你不提,我都快要忘記了。」

葉無天笑笑:「抱歉!我不會道歉的。」

「這就是你今天來的目的?」

「不,我今天來,根本沒想過能從你這裡得到什麼,就是有兩句話想通過你轉告給他,躲著不是個事,我跟他之間,遲早都會有見面的時候,到那時,他只會更加尷尬。」

王曉琳俏臉一沉:「葉先生你什麼意思?」

葉無天接著道:「王小姐,給你個忠告,做人最重要是眼光,而你,沒你姐的眼光,這方面,你還真得向她學習。」

「葉先生,你不覺得這樣做太過份?我怎樣做,那是我的事,跟你沒多大關係吧?還輪不著你來指手劃腳。」王曉琳已經處於暴走的邊緣。

「也對,咱們就這樣吧,話不投機,說多了也沒意思,王小姐,保重,記住,這個世界有很多聰明人,而我,偏偏是其中一個。」

看書罔首發本書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王曉琳柳眉緊皺,估計是被葉無天的話給氣得不輕,敢自誇聰明的人,不是沒有,卻絕對不多。

葉無天的話里暗示著什麼,他葉無天聰明,人家王曉琳也不笨,自然聽得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葉無天在暗示著什麼!

與葉無天不歡而散,這是王曉琳所不願意看到,這也不是她今天的目的。

「葉先生,你話里話外都像是在暗示著什麼,請問你在暗示什麼?有什麼不妨挑出來說,咱們也是明人不說暗話。」

葉無天內心冷笑,這女人,非得要他畫公仔畫出腸嗎?行,既然她想如此,那他就成全她,想到這,葉無天沉聲說道:「馬鋒在哪?」

王曉琳嘴角一陣抽搐,像是受到什麼委屈,可更多的是怒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他,有意思嗎?他已經是一個死人,你總拿一個死者來說事,不會覺得掉份?」

不難想象,此時的王曉琳是憤怒的,當然,她是真憤怒還是假憤怒,是發自內心還只是表面,這隻有她才清楚,葉無天不懂讀微表情,否則倒還可以試探一番。

「你看你看,又在裝,王小姐,剛才我說什麼來著?聰明的人不止不你們一個,我也很聰明。」

王曉琳冷笑:「聰明?你聰明就不會總是拿一個死人說事,不斷挑起人家的往事,對你來說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馬鋒在哪?」葉無天又問。

王曉琳抓狂,又是這個問題,怎能讓她不抓狂?這傢伙總是揪著馬鋒不放。

「馬鋒,你堂堂太子,怎好意思躲著不出來見人?總不能一直詐死吧?」葉無天突然像無賴潑皮一樣大吼大叫起來。

王曉琳那張臉的變化可就豐富了,變幻莫測,不住抽搐著,又是馬鋒?葉無天三句不離馬鋒,除了馬鋒,他葉無天還能說點其它嗎?

「葉先生,我今天請你吃飯,不是想跟你談論馬鋒,如果那樣,我想咱們之間就沒什麼好談。」王曉琳黑著張臉。

不以為意的葉無天笑:「正好相反,我跟你見面,主要就是跟你談論馬鋒的事,不然,我想咱們之間也沒什麼好談,王小姐,你很漂亮,只是,咱們之間也還沒熟到那個份上。」

這絕對是打擊人的話,王曉琳俏臉青紅一陣,因為憤怒,她那飽滿的山巒起伏不定,像是隨時都有可能會撐開衣物,上演奪衣而出的行動。

「我不否認,我跟馬鋒之間曾經是有那麼一段往事,但是,那都已經過去,葉先生,你總是揪著不放,有什麼意思? 祕婚風波:追妻成癮 做人不應該這樣,對嗎?誰會沒有一點小往事?你總揪著不放,目的何在?又想表達什麼?」

「看著我的眼晴。」葉無天一聲冷喝,緊盯著王曉琳:「看著我的眼晴,大聲回答我,馬鋒死了嗎?」

王曉琳被突然嚇得一跳,葉無天這一驚一乍的,他想幹什麼?

葉無天冷笑,對方並沒馬上回答他,答案就已很明顯,她不敢拍著她的胸口回答他,這就是問題所在。

「你看,無法回答我了。」葉無天的語氣里透著一股得意,還有一絲嘲諷。

王曉琳暗氣,葉無天故意拿話來激她,想套她的話。

「抱歉!關於馬鋒的事,我沒什麼好說,對我來說,那都已經過去。」

「呵呵,意料之中。」葉無天聳聳肩,表示無所謂,「王小姐,好自為之。」說完,葉無天站起準備走人。

王曉琳並沒阻攔,用手擰開脖口處的鈕扣,同時還朝頭頂上的中央空調望了望,她覺得熱。

擰開脖口的鈕扣后,並不能解決王曉琳的問題,仍然覺得熱,嘴裡喃喃自語著:「奇怪。」

葉無天注意到王曉琳的異樣,雙眼微微眯起的他捕捉到王曉琳的不對勁。

王曉琳喊來服務員,詢問服務員的冷氣情況,並且在不問明原因的情況之下就對著那個服務員一陣猛吼,將那服務員吼得大氣不敢喘。

空調沒問題,為何她還是會熱?此時的王曉琳不單止覺得熱,臉上也開始出現潮紅。

王曉琳覺得難受,不知為何會這樣,心神不定間,忽然,她像是想到什麼,馬上轉頭看向葉無天,「是你?」

面對莫名的指責,葉無天譏諷道:「是我做的事,我就會承認,不像某些人,有膽做沒膽認,整天只會做縮頭烏龜。」

此時的王曉琳沒心情跟葉無天去計較什麼,難受的她只想著能讓自己舒服些,不再那麼難受。

「好難受。」王曉琳說著開始擰開第二顆鈕扣。

對方這樣,再配合他的醫術,隱隱猜到王曉琳為何會這樣,當然,人家怎樣,也跟他沒關係,讓葉無天無奈的是,目前這情況看來,王曉琳的事就算跟他沒關係,恐怕也逃不了關係,對外說他是清白的,又有誰會相信?恐怕沒幾個人會相信,連葉無天自己都是不太願意相信。

「王小姐,沒什麼事我先走。」此地不宜久留,葉無天很清楚,再呆下去,誰也不清楚會出現什麼情況。

「你……你別走。」王曉琳感覺越來越難受,那種難受勁,她不知該怎樣去形容,就像……就像是內心極度空虛,好想需要異性去充填她的內心,她的空虛。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王曉琳問,不是醫生的她,也知自己現在這樣肯定不對勁,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同樣隱隱猜到她自己為何會這樣。

葉無天沉聲道:「跟我沒關係。」

王曉琳盯著葉無天看了一會,便無法繼續,不是她相信了葉無天的話,而是她無法堅持,熱得不行的她不斷地扭動著身子,同時繼續擰開剩餘的幾顆鈕扣。

葉無天看得口乾舌燥,不敢繼續觀看,「我說過,跟我沒關係,信不信幫你。」

「幫我。」王曉琳已不想去追究誰對她下手,只想快些解決問題,讓她恢復正常,其它的,都不重要,至少現在不重要。

「幫你?」葉無天樂了,「王小姐,你也太看得起我吧?這種事情我如何幫你?」

「你是醫生。」在王曉琳看來,葉無天是有能力去幫她,就看他願不願意。

事實上,她還真猜對了,葉無天並不願意去幫對方,憑什麼?「抱歉!這個時候我也只能對你說一聲道歉!這事我幫不了你。」

「幫我,你需要什麼,開始你的條件。」王曉琳的意識越來越來薄弱,另一方面,她越來越渴望一個強壯而有力的男人,再這樣下去,她不知能堅持到什麼時候,更不知自己何時會失去理智。

一旦失去理智,後果是的嚴重的,也是驚人的,誰又敢保證會發生什麼?

「可以幫你,我願意幫,只是,從你的癥狀看,多半是被暗算,我是醫生這沒錯,可想必王小姐你也應該聽說過一句話,巧婦難為無米……」

葉無天話沒說完,就被王曉琳吼斷,此時此刻,她需要的不是廢話,而是解決問題:「要怎樣才能幫我?」

被喝斷說話,葉無天並不在意,「還是那句話,抱歉!我幫不了你,如今的你要麼需要去大型醫院,要麼,需要一個男人。」

說話的同時,葉無天也暗驚,到底是誰下的手?這山莊可是王曉琳自己的地頭,竟然被別人下暗手。

還有一點讓葉無天想不通的是,對方對王曉琳下手,這個能理解,可讓他無法理解的是,對方選擇現在這個時候動手,明擺著是想將他也拉下水,王曉琳現在被暗算,他也等於黃泥掉進褲當里,不是屎也是屎。

「好熱。」王曉琳的理智漸漸失守,她很想走出包間,想求救,只是,渾身上下去使不出一點力氣。

葉無天見勢力不妙,準備拔腿走人,再不走,他就真被陷害了。

哪知,葉無天念頭剛浮出,那邊,王曉琳突然抱上來,動作迅速,與她此時的行為十分不符。

霸道的葯!

被抱住的葉無天頓感一陣香風入鼻,這王曉琳的動作夠快,這麼小會功夫,就已經自行將上衣剝掉。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