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鬼,你的態度讓我不爽啊!」

「色貓,你不溫不火的語氣真是讓人火大!」

雪露&艾麗兒:「哼!!」

吸血鬼與貓女的友情之花尚未開花就枯萎了。

「瘋了,一瞬間我竟然想和色貓做朋友?!」吸血鬼對自己很惱火。

「我的腦子不正常了嗎?和母鬼做朋友什麼的,沒可能的!」貓女的怨念也很深。

女人啊,何苦為難女人…… 躲躲閃閃,少年偷偷摸摸地穿梭於人群之中。

只是悄悄地尾隨仰慕著的大哥,不是跟蹤哦!

少年啊,你為甚對張小雨如此執著?

難道,難道……

「看到了,我看到你了,出來吧,小猥!」

張小雨向躲在不遠處的封唯招招手,示意他出來。從n分鐘前開始,張小雨就發現了封唯。

封唯整了整衣衫,出來了。茶色的刺蝟頭,細小的眼睛,「喲,好巧啊,大哥,我們又見面了!」

真的很巧,巧合的有點可怕。

封唯偷偷地瞟了一眼蘿莉神,「……完美的三次元蘿莉!」

當然,這句話封唯只是在心裡說的。

張小雨不願同封唯再扯上關係,準備無視之。

靠了靠,封唯與張小雨之間的距離拉近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兮,我對大哥的尊敬之情猶如美味的烤鴨,意猶未盡。」

還意猶未盡呢,張小雨暗自心驚,這、這小子難道想吃了我?想到這裡,冷靜如張小雨也不免多了幾分擔憂,「問一下,你是否對男性感興趣?」

封唯搔搔頭,「大哥和蘿莉在我心中的地位一樣重要。」

告白?

不是這樣的,一定不是這樣的!

少年啊,趕快停止妄想。張小雨表示壓力已達到max。「……封唯,可以的話忘了我吧,就當做我從來沒有在你生命中出現過。過客,我只是你身邊匆匆而過的一過客!」

「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大哥,你我的相遇就是猿糞!」

猿拉錯糞了。張小雨是這麼認為的。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大哥,我決定今晚在你家睡覺!」

張小雨:「……」

搞甚啊,為什麼對話會扯到同床共枕什麼的!

還有,不要來我家,你已經被列入黑名單了。

蘿莉神沒好氣地看了一眼封唯,「果然,我還是很討厭你!」

「……那個,我究竟什麼地方讓你討厭?」

「哈啊?要我具體說明嗎?」

赫麗貝爾用左手撩了撩長發。

「……不用了!」

封唯失望極了。討厭什麼的,討厭什麼的……沒道理啊,一定是我的愛不夠深!

回來了,雪露還有艾麗兒。

「哼!」

吸血鬼與貓女各自轉過身去,互不搭理。

麻煩,全都來了。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

「熱血的冷血的雪露,好久不見了。」

封唯向雪露打招呼道。

張小雨倒是有點吃驚,雪露原來和封唯認識啊。呃,他們怎麼認識的,怎麼看吸血鬼與猥瑣少年都扯不上關係。

「那個,我們在哪見過嗎?」

雪露在裝傻。

不想同封唯扯上關係嗎?還是有其它的原因?

眷戀調皮妻 眯著眼睛,封唯看上去蠻嚴肅的。用右手食指敲了敲前額,封唯淡淡道:「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同樣的話我也提醒你,茶色的刺蝟王。」

「呵呵呵……雪露你真是學不乖。」

「因為我是雪露!」

現場的氣氛莫名地緊張了起來,雪露與封唯。

熱血的冷血的吸血鬼,茶色的刺蝟王。

赫麗貝爾舔著手指,因為手指上面殘留著巧克力。「艾麗兒,下仆,我們離開吧。」

因為事不關己。

赫麗貝爾伸出手,然後在張小雨的米黃色的休閑褲上抹了抹,張小雨啞然,都說了不要把我的衣服當面紙來用!真是過分的傢伙。

艾麗兒挽著張小雨的右手臂,向雪露眨了眨眼睛,「bye~」

「艾麗兒,你貼得太近了!」

幼女提醒她的寵物。

「喵~」

唔,這個距離剛剛好,可以感受到艾麗兒的……張小雨感覺尚好。

走開了,暴君攜帶者她的寵物與下仆。

封唯,雪露,還在相互瞪著。

像傻瓜似的站在那裡。

只是站著。

流血的場面似乎沒有發生。

「小公主走了呢。」

雪露輕輕嘆了口氣。

「蘿莉走了呢!」

封唯也在嘆氣。

「幾個月沒見,你全身依舊散發著猥瑣的氣質!」

「唔,這是你對幾個月沒見的上司應有的態度嗎?」

封唯冷冷地看著雪露。

點頭,彎腰,雪露鄭重道:「點頭,行禮,問好,再見。」

機械似的動作,完成之後,雪露轉身即走。

「真是不可愛的下屬……」

封唯盯著雪露的背影,「要給你點教訓,上次的傷疤好了你就忘了疼痛么?愚蠢的吸血鬼……」

抬起左手臂,封唯用左手做槍狀指著雪露,「砰!」封唯齒縫裡輕輕擠出這個字。

看不見的子彈飛出去了。

血痕出現,雪露的左側脖頸。

「哼,多謝你手下留情!」

雪露頭也不回,「滋滋滋」茶色的煙從雪露的傷口處竄起,燒焦的味道。

「……早晚有一天要殺了你……」

雪露用左手捂著脖頸上的傷口。

封唯蹲在長椅上,向著雪露揮揮手,「走好,不送。啊,對了,代我向大哥還有蘿莉問好~」

存在之力,虛妄之力,每個人身上都有。

存在之力,可以利用的,前提是你能夠駕馭它。就像封唯,「砰!」少年用左手指著十公尺之外的一大叔,中年男人嘴裡叼著的煙莫名其妙地斷為兩截。「大叔,吸煙有害健康哦……」封唯笑道,小到只有他自己能聽到的聲音。

「……蘿莉筆記,要不要弄到手呢,雖然moon老大沒有這麼吩咐過我……」

絲毫不在意周圍人的目光,封唯就這麼蹲在長椅上。

少年還是有點自尊心的,這次他從褲腿里抽出一本漫畫,。

蹲在動物園的長椅上看漫畫的少年。

「我這是本性流露,不要用那種眼光看著我……」

遮遮掩掩,生活在面具下,那不是封唯。「雖然我也生活在面具下,少了幾層而已。」

化妝舞會么,我們的世界。

因為活著,活在這個美麗又醜陋的世界。

……

「小雨,我要吸血,可以嗎?」

為什麼你每次都要這樣問,出於禮貌?

張小雨雙手搭在沙發上,稍稍傾斜了下脖頸,「500ml左右么?」

雪露點了點頭。

從張小雨背後攀住他的脖子,雪露:「啊――」

上下唇張到最大,要開始進食了。

殘忍,亦或罪孽。

對於他。

對於她。 [[[cp|w:600|h:400|a:l|u:/chapters/20117/1

少女,身高180公分。

雖然她本人堅持自己的身高為179.8公分。

霜如玉,煩惱中的少女。

該怎麼說呢,少女該生長的地方不長,不該生長的地方卻……

身高還有增長的趨勢,胸部,平原,與丘陵無緣。霜如玉用餘光瞟了瞟自己平坦的胸部,「……從明天開始每天早上喝兩杯牛奶!」

真是讓人火大啊,難不成每天攝取的營養都用在骨骼的生長發育上了,為甚不留點脂肪在某個部位呢?霜如玉單手托腮,發獃中。

流暢的黑色頭髮,長度介於長發和中發之間,冰冷的眼神,少女被稱之為「高海拔製冷劑」。只要霜如玉盯著誰,絕對會讓那人打從心底感到「涼爽」。

還是因為身高的緣故,少女坐在班級的最後一排。

「唉,我是不是考慮交個男朋友?讓他每天都幫我揉揉,是不是會變大一點呢?」

雖然霜如玉每天晚上都堅持自己揉,但是效果什麼的……可以忽略不計。

「嗯?難道非要讓異性揉才有效嗎?」

少女很煩惱。

「要是我沒有那麼高,胸部也許會……」

霜如玉陷入了某種怪異的思考當中。

靈光乍現,某個偉大的公式誕生了。

179.8公分+平原――amp;gt;蘿莉+丘陵。

天才啊,搞不好我真的是天才!未來的諾*爾化學獎得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