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來參加天王歷練之旅的人都有權利爭奪,6某更沒權利阻止你們,一步步走到了這裡,都經歷了九死一生,放棄了有點可惜。」

6青峰不認識這些人,甚至連一面之緣都沒有,看著這十幾人戰戰兢兢的樣子,馬上明白了他們的想法。

「6道友,有很多人都進入了下一個空間,說不定有的都到了山頂,道友不如快些進去和他們爭奪,如果讓別人搶了先,恐怕道友也會失望。」

6青峰看了看說話的這人,淡然道:「6某要做什麼事兒,還要聽從你的建議不成。」

說完,6青峰臉色瞬間轉冷,他不認識這些人,更不願意聽到他們對自己指手畫腳,自己的行程安排,更是輪不到他們提什麼建議。

「6道友,剛才是在下不知天高地厚,還請道友千萬不要介意,在下給道友賠罪了。」

剛才給6青峰提建議的這人,是一個天王第九層後期的天才,見6青峰的表情變化,頓時作揖賠禮。

「6道友,我等不再對這裡的歷練有任何奢望,只想在接下來的歷練中祈求平安,我等願意追隨在道友左右,以便得到道友的庇護,不知道友能不能收留我等。」

剛才這人的話,才真正代表了十幾人的意願,每個人都不停地點頭,希望追隨在6青峰身邊,以便使得自身的性命得到保障。

「6某不收追隨著,如果你們只是為了保命跟著6某,請在萬米之外,離的近了別怪6某翻臉不認人。」

6青峰也不敢讓這些人距離他太近,誰知道這裡有人沒有心懷不軌的人,萬一在暗中偷襲他,那就太冤枉了。

說完,6青峰直接走向眼前的幽冥空間,那些天才看著6青峰走遠,沒敢馬上跟上去,直到他邁步走進了空間,這才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6青峰進入這片空間之前,金南天早就提前來到了這片空間,剛進入這片空間,就見到了周圍到處都是一具具如玉般的骷髏架子。

「姓6的,你不是能夠吞噬幽冥之力么,金某就把這裡的骷髏架子全部復活,讓你在這個空間去忙活吧!」

金南天先朝著距離最近的一具骷髏架子飛跑過去,直接一腳踢飛了起來,然後,也不看這具骷髏架子,接著向下一具骷髏跑過去。

金南天在6青峰將要進來的這片幽冥空間忙碌著,一具具骷髏被他踢飛,落到遠處之後瞬間復活,無意間給將要進來的天才不斷地製造著障礙。

跟隨6青峰進來的十幾個天才,本以為生命有了絕對的保證,可他們哪裡知道,正是因為他們選擇了追隨6青峰,這才在接下來的行程中,將要面對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機。

金南天在這片空間不斷地變換著方向,就是為了要復活這裡的眾多骷髏架子,雖然耽誤了他不少時間,但,為了報復6青峰,心裡還是非常興奮。

「6青峰,三十多具骷髏架子都變成了幽冥生物,足夠你忙活一陣子了吧!你最好死在這兒才好呢!哈哈!」

踢飛了最後一具骷髏架子,金南天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回頭看了看並沒有天才出現的空間,按照預先選好的路徑飛奔而去。

在接下來的行程中,金南天還算幸運,在這片幽冥空間跑的十分順暢,並不像之前那樣在原地轉圈,很快就跑出了這一環空間。

6青峰和那些所謂的追隨者剛進入這片空間,金南天已經進入了下一個幽冥空間,接下來,金南天的行程十分順利,很快就離開了最後一個幽冥空間。

眼前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塔,塔分五角,塔的五個面分別為金、青、黑、赤、黃,象徵著五行之色。

看著眼前的這座高塔,金南天雙手叉著腰,興奮地高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6青峰,就算你在這裡突破了修為,並且戰勝了我,可最終的勝利者還是屬於我,天道傳承,你聽聽,多麼高大上的名字,等我傳承了天道,回頭再收拾你。」 ?在金南天看來,既然是天道傳承,那麼得到了傳承后,自己必定能夠成為天道,最起碼也是天道的化身,收拾一個6青峰必然不在話下。>八一中≯文網≤≤﹤.﹤8﹤1﹤Z﹤

金南天飛身來到天道塔門前,直接伸手就要推開塔門,在他認為,要得到天道傳承必須進入塔內才行,誰知道,輕輕一推竟然沒有推動。

億萬婚寵:總裁的專屬小助理 「嗯!天道塔的大門閉合的好緊,我再加大一點力度試試。」

金南天頓時加大了一分力度,可是,天道塔的大門依舊緊閉著,沒有絲毫將要打開的跡象。

「真是奇怪了,為什麼就打不開大門呢!難道是力度不夠大?」

金南天略加思索了以後,馬上再次來到天道塔門前,雙掌同時貼在兩扇塔門上,並且在雙手上灌注了神力,要一舉推開塔門。

「給我打開!」

嘴裡一聲大喝,雙掌猛然用力一推,可是,讓金南天倍感失望的是,天道塔的大門依舊緊閉著,金南天不死心,丹田內的神力不計代價的輸入到雙手上,拼盡了全力向大門推去。

「給我開!」

金南天再次一聲大喝,臉都憋成了紫茄子一般的顏色,腦門子上露出了一根根青筋,大門依然紋絲不動。

撲通一聲,金南天頹然的坐在了塔門前,雙眼無神的盯著眼前的大門,心裡感到無比的沮喪。

「他奶奶的,天道傳承,不進入塔內怎麼得到傳承?這不是扯淡是什麼?拿我們這些前來參加歷練的天才耍著玩兒呢!」

金南天嘴裡咒罵著這次歷練的策劃者,自從來到這裡之後,只是在蓮台之路上得到了一顆神力種子,這顆種子還在生死橋為了保命使用了。

到目前為止還是一無所得,比6青峰還多有不如,對方最起碼還在這裡突破了修為,自己卻是除了被對方追殺之外,一無所獲。

想起來這些,金南天心裡頓時升騰起了一股無名怒火,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一陣細小的腳步聲,扭過頭一看,頓時氣得他大罵起來。

「滾蛋,有多遠你就給我滾多遠,別讓我看見你,天道塔不是你這種人能夠染指的。」

在金南天對面站著一個天王第八層的天才,當初在蓮台之路時,金南天曾經和這人大戰過,只是因為這人還有幾個同伴,這才在大戰中保住了性命。

「金南天,你別欺人太甚,我的幾個兄弟都死在了生死橋上,我也沒有爭奪天道塔傳承的想法,你想要傳承也好,我不會和你爭。」從這人說話的語氣中不難聽出來,他這是向金南天服軟了。

「怪不得就有你一個人過來了,原來他們是都死了,死了也好,剩下你一個活著多無聊,金某也乾脆打你算了。」

金南天本來就憋著一股無名怒火,此刻突然過來了一人,頓時把這人當成了出氣筒。

「金南天,得饒人處且饒人,我都對你示弱了你還不放過我,不覺得有損你天才的名號。」

這人知道自己不是金南天的敵手,一邊說著,神體迅向後退去,眼看著就要離開了山頂,只要再向後走幾步,就再次進入了身後的幽冥空間。

「廢話真多,打不過姓6的,金某還打不過你?小子,你就認命吧!遇到了我算你倒霉。」

說罷,金南天直接施展了神級第二級空間跳躍,眨眼出現在這人對面,長槍直奔這人的心臟刺了過去。

噗嗤一聲,長槍直接刺進了這人的心臟,然後,雙手猛地一用力,頓時把這人挑了起來,朝著身後的幽冥空間甩了過去。

嗖的一聲,這人如離弦之箭般,瞬間飛出去萬米之外,直接掉進了幽冥空間,隨後傳來嘭的一聲巨響,神體頓時爆碎。

這人的神體在幽冥空間爆碎,立馬使得周圍的幽冥死氣劇烈的翻滾起來,隨後,十幾頭被金南天復活的幽冥生物向這裡衝來。

這人剛完成了神體重組,馬上就被這些幽冥生物包圍起來,一個天王第八層的天才,對付十幾頭幽冥生物的結果可想而知,不消片刻之功,這人就被十幾頭幽冥生物活活吞噬成了一具骷髏。

如果此時有人踢這具骷髏一腳,馬上就能成為一具幽冥生物,而且還是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

一槍挑飛了這個不順眼的倒霉鬼,金南天手中端著長槍,轉過身看著眼前的天道塔,胸口氣的不斷起伏。

「他奶奶的,既然我不能得到天道傳承,那麼我就毀了這座該死的天道塔。」

金南天憋著一肚子的怒火,自己第一個來到了天道塔前,卻是得不到天道塔的傳承,所有的努力都做了無用之功。

金南天越想越生氣,忍不住端起了長槍,神體向前一縱,直奔天道塔沖了過去。

錚的一聲,長槍刺在了天道塔大門上,冒出了一串火花,天道塔大門一點事兒都沒有,金南天卻是被一下子震飛出去,直接飛到了萬米之外,差一點再次進入到幽冥空間中。

金南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兩條腿伸直,像一個無賴一般,長槍扔在了一邊,兩隻眼直勾勾的盯著天道塔。

金南天坐在地上不動了,這時,從幾千米之外的幽冥空間邊緣,嗖嗖連續竄出來兩道身影,兩人出來之後,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金南天,然後直接朝著天道塔飛奔過去。

二人都是天王第九層修為,當他們看見金南天只有天王第八層修為後,直接選擇了無視。

「大哥,你我兄弟聯手破開這座塔門,如果打開了你就進去,由大哥來繼承這座塔的傳承。」

「二弟你放心,大哥一旦得到了天道塔的傳承,絕對不會忘了二弟的相助。」

原來,這是親兄弟二人,在飛身沖向天道塔的同時,還彼此向對方出了承諾。

兩人兩桿長槍,分別朝著天道塔的一扇大門攻擊過去,天王第九層天才施展出來的最強一擊,瞬間轟在兩扇大門上。

「嘿嘿,兩個笨蛋,沒看見我都在這裡坐著沒動,如果能打開大門,我早就不在這裡坐著了。」

金南天並沒有掩飾自己說的話,看著兄弟二人沖向天道塔,嘴裡頓時嘿嘿冷笑起來。

轟的一聲巨響,兩桿長槍同時轟擊在兩扇大門上,兩扇大門上同樣出了兩串火花,兄弟二人被反彈之力瞬間彈飛。

這兄弟二人比較倒霉,直接飛進了身後的幽冥空間,金南天側頭看了一眼,不削的撇了撇嘴。

半晌之後,這兄弟二人才從幽冥空間走了出來,二人相互看了一眼,直接朝著金南天走了過去。

「喂?你他么的,是想看我們的熱鬧是不是?明知道這天道塔大門打不開,還不告訴我們。」

兄弟二人氣勢洶洶的向金南天走來,手中分別端著長槍,擺明了是來找他麻煩的。

金南天一聽,心裡頓時鬱悶的要死,自己在這裡坐著沒動,麻煩卻是偏偏找了上來,金南天越想越生氣,噌的一下子從地上站了起來。

「你們兩個混蛋玩兒意,你家金爺爺沒找你們的麻煩,你們這一對兒該死的東西卻主動上門了,簡直是找死。」

金南天伸手抓住放在旁邊的長槍,直接朝著沖在最靠前的老大殺了過去。

二人中的老大怎麼都不會想到,本來想兄弟聯手拿金南天出口氣,金南天卻不是軟柿子,不但不是軟柿子,而且還是一個讓他們很不好對付的厲害人物。

二人更加不會想到,金南天說動手就動手,根本就不跟他們打招呼,中間也沒有任何言語,上來就直接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直奔致命之處。

噗嗤一聲,金南天一槍刺進了老大的心臟,槍尖從老大的身後洞穿出來。

與此同時,老二也沖了上來,金南天雙手猛地一擰,長槍穿著老大,直接朝著衝過來的老二甩了過去。

老大神體脫離了金南天的長槍,直接迎面撞擊在老二身上,這哥倆頓時一同向遠處的幽冥空間飛了過去,一頭掉了進去。

「真是氣死我了,不行,我要宰了這兩人。」金南天覺得不解氣,手裡提著長槍,直接向幽冥空間殺了過去。

一步竄進了幽冥空間,金南天眼神一掃,馬上看見了這兄弟二人,不過,當他看向這兄弟二人身後時,頓時撒腿朝著來路飛飛奔而去。

在這兄弟二人的身後,被他之前挑飛進來的那個天王第八層天才,當初被十幾頭幽冥生物吞噬成了一副骨頭架子,二人飛進來的一刻,碰到了這幅骨架。

此時的這幅骨架,正在兄弟二人千米之外,骨架周圍包裹著濃厚的幽冥死氣,幽冥死氣被骨架快吸收,一具完好的幽冥人類出現在二人身後。

金南天抬頭看去的時候,骨頭架子已經完成了凝聚,正邁步向這兄弟二人大步走去。

「哈哈,我金南天算是長了見識,竟然親手製造了一具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讓這二人跟這頭幽冥生物大戰去吧。」

金南天輕車熟路,快跑出了幽冥空間,站在空間邊緣,扭頭看了看根本就看不見的空間深處,志得意滿的哈哈大笑起來。 ?對這找自己麻煩的兄弟二人,金南天沒有一點憐憫之情,遇到自己親手製造出來的那頭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正好省去了自己親自動手。〔〈八((一(〔網?〉.〉8?1]

「這哥倆最好也都變成幽冥生物,嘿嘿,姓6的,一會兒你經過這裡的時候,兩具更強大的幽冥生物等著迎接你,想想就覺得十分讓人快慰。」

時間過去了這麼久,金南天還惦記著給6青峰製造麻煩,由此可見,6青峰的影像已經植入了他的骨髓深處。

哈哈大笑了一陣子后,金南天盤腿坐在了地上,伸手拿出來兩塊神晶,快恢復尚未來得及恢復的神力。

金南天心中的怒火來的快,去的也快,收拾了進來的三個天才之後,開始一心一意的恢復體內的神力。

讓金南天挑飛到幽冥空間的兄弟二人,神體飛進來的瞬間就轟然爆開,兩個天王第九層天才的神體爆開,頓時產生了強大的衝擊波,直接擊飛了幾千米之外的人類骨頭架子。

幽冥空間的骨頭架子不能碰到,一旦碰到了,馬上就能變成幽冥生物,這些幽冥生物簡直成了人類的剋星。

金南天深知這一點,通過他的手,親自復活了不少於上百頭的幽冥生物,作為給6青峰埋下的絆腳石。

此刻這二人全然不知,身後正有一頭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向他們衝來,度飛快,眨眼就到了二人身後。

這兄弟二人察覺到了不妙,急忙向兩邊散開,長槍端在掌中,同時向這頭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殺了過去。

老二的長槍瞬間刺進了對方的心臟位置,可是,這頭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全然不懼,瞪著一雙血紅色的眼睛,一如既往地向老二邁步走去。

隨著這頭人類幽冥生物的走進,老二的這桿長槍全部插了進去,長槍的大部分從身後穿透出來,此刻,老二手中只是握著長槍的尾部,看著幽冥生物的一雙駭人的眼睛,老二嚇得亡魂皆冒。

「二弟快跑,這是一頭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你的長槍不管事兒,殺不死他。」

老大見狀,端著長槍從另一個方向殺了過去,不等老大來到近前,這頭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到了老二面前,手掌猛地向前一探,直接扣在了老二的頭頂。

手掌扣在老二頭頂的一刻,老二的臉色瞬間生了變化,本來紅潤的一張臉,頓時變得蒼白,一雙靈動的眼睛轉瞬變得獃滯起來。

只是片刻之功,老二的神體迅乾癟下去,只剩下了一具骨頭架子支撐著外面的一身衣服,看起來比這頭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還要可怕一分。

「二弟。」

老大親眼看著自己的親弟弟變成了一具骷髏架子,頓時凄厲的大叫起來,端著長槍,紅著一雙眼殺向這頭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

這頭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在沒死之前是天王第八層修為,就在剛剛吞噬了二人中的老二后,一下子變成了天王第九層的修為。

相同修為的人類形態幽冥生物,戰鬥力比真正的人類強了太多,見老大端著長槍刺來,這頭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突然消失在老大眼前。

再次出現時,突兀的出現在老大身側,包裹著灰色死氣的右手掌猛然向前一探,一把抓住了老大手中長槍。

「鬆手!」

老大嘴裡大喝一聲,急忙運轉全身的神力,匯聚到雙手上,試圖從對方手中奪回自己的長槍。

可是,任憑老大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人類形態幽冥生物的右手依舊死死地抓著長槍,一雙猩紅色的眼睛盯著老大,看起來非常嚇人。

老大的臉都憋成了紫茄子一般,四目相對之下,老大心臟頓時咚咚的劇烈跳動起來,被這頭人類形態幽冥生物的雙眼嚇破了膽。

不知不覺間,老大的雙手也跟著顫抖起來,抓著長槍的力道頓時放鬆了不少,被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一把奪了過去。

「我的媽呀!」

沒了趁手的兵器,老大立馬大叫一聲扭頭就跑,早就把親兄弟的慘死忘到了九霄雲外。

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手裡端著老大的這桿長槍,猩紅色的眼睛里冒出了一道駭人的光芒,見老大眨眼跑出去千米之外,這頭幽冥生物緩緩舉起了長槍,直接朝著老大投擲過去。

這桿長槍在人類形態的幽冥生物手中,就像是一桿標槍,瞬間脫離了他的手,直奔千米之外的老大后心飛射過去。

噗嗤!

長槍從老大的后心穿進去,整個長槍從他的前胸穿透出來,再次飛出去近萬米才失去了慣性,出一陣陣『叮鈴鈴』金屬顫音之後掉在了地上。

老大的神體轟的一聲爆碎,頓時和瀰漫整個空間的幽冥死氣混雜在一起,被這無盡的幽冥死氣快腐蝕著。

老大的神體瞬間完成了重組,神識掃視丹田,頓時嚇得亡魂皆冒,只是這一次的神體爆碎,就讓他損失了將近八成的神力。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