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扶汐!」許九如咆哮,兩鬢斑白,頭髮散亂,像個瘋婆子,她毫無形象地大罵,「你這個大逆不道的白眼狼!」

「又是白眼狼。」江扶汐嗤笑,「您怎麼總是引狼入室呢?」

先是江織,再到她,都是會咬人的狼。

許九如站不穩,身體搖搖欲墜,她扶著桌子,腳下趔趔趄趄,唇色青紫,額頭全是冷汗:「你到底想要怎麼樣?要殺了我替父報仇?」

殺了她?

那不是太便宜她了。

「你不是想要我的股份嗎?跪下來求我,求我我就考慮考慮。」 「其實我們海軍同海賊戰鬥主要用炮擊,目的儘快擊毀敵艦,而海賊則多用接舷,他們的目的是儘可能減少敵艦的損傷,為了方便劫掠。最好也能整體奪下敵船。」

「這就是我們海軍和海賊作戰方式的差異,在以後進入真正的海戰之中,也希望你們可以據此特點,發揮我們海軍的優勢,揚長避短,擊潰海賊。」

「在大概五十年前,我們的船隻還因為承受力不足而只能側舷炮彈一顆一顆發射,一旦齊發就很有可能直接將船給震壞。現在呢,隨著船隻整體的改進,我們已經不需要擔憂這類的問題,有的海賊還使用著當年遺留的船隻,所以你們如果看到他們一顆一顆發射炮彈,那完全可以趁機擊潰他們,甚至說蠻橫地撞沉他們。」

「明天的理論課呢,為大家講一下軍艦發展史,讓同學們深入了解一下我們軍艦的各個方面。本部的軍艦和支部的有很大的不同,性能上完全不能相比,所以一些老兵也不要抱著了解支部軍艦而不認真學習的念頭。那麼今天的課程就到這裡,下課。」

在波特斯走之後,這些學生迎來的第一節課居然就是三大指導老師之一卡博特的理論課。

三大老師不同於班主任,他們在四個年級都要指導。很多班,基本上兩三天才能有幸聽一次課。

而且在這裡一節課也非常的長,卡博特老師講述最基礎的一些東西就過去了一上午。亞摩斯屬於那種非常認真聽講的人,今天他聽了卡博特老師的一節課,就已經感到受益匪淺。曾經孤兒院的教學和馬林梵多海軍學校的教學能力相差實在是太大。

下課之後多伊和修斯兩人飛奔而出,前往食堂去打飯,每個人臨走前都嚷了一聲,一個要幫亞摩斯打飯,因為他有傷,一個要給哈金斯打,因為哈金斯因為朋友的死這幾天鬱鬱寡歡的。

還是沒有人去關心X·德雷克。

「任重道遠。」亞摩斯撞了一下德雷克的肩膀道,「不過波特斯老師說得不錯,你一直去忍受的話,他們只會變本加厲,用你的實力去打破一切非議吧。」

「知道了。」X·德雷克應道。

他雖然說話還是那種帶著些冷冰冰的感覺,但身上似乎輕鬆了些許。看來,波特斯的一席話確實對他有幫助,也令他陷入思考,以至於連卡博特老師講的東西都沒聽進去多少。

去了食堂亞摩斯找到了多伊和修斯,他們桌子上擺著五份飯。

「那個,看你今天興緻不高的樣子,就幫你打了啊。」多伊沖X·德雷克說道。

這倆人的轉變也是可見的。

「哈哈。」亞摩斯少有的爽朗笑出了聲,這正是他所希望遇見的,X·德雷克能和大家的關係緩和。

X·德雷克看著那份飯,呆了很久很久,最終緩緩坐下:「謝了。」

只是簡短的兩個字,但只要心思細膩一點的,都能察覺到X·德雷克的異樣。

修斯和多伊倆人對視了一眼,笑了笑沒說什麼。其實他們對X·德雷克的背景不怎麼在意,原本也是人云亦云罷了。當所有人都在因為X·德雷克的背景而疏遠他嘲諷他,他們自然不可能直接站在X·德雷克這邊。

「吃吧。」亞摩斯心情不錯,吃了起來。

X·德雷克不再矯情,忍著心裡那強烈的觸動感,吃了起來。

修斯和多伊兩個人就是話癆,在慢慢了解之後亞摩斯和德雷克就發現,這兩人並不是字面意義的死對頭,而是又像好朋友,又時不時拌嘴。

那是獨屬於他們這個年紀特有的友誼。

看著這兩人,亞摩斯回憶起了萊澤因和烏索夫。

一個嘴上不饒人,一個只會傻呵呵的笑。

只是想了一下他就連忙微微搖了搖頭,繼續吃了起來。他不想再回憶當初了,他雖然不是一個特別感性的人,但這種事情回憶起來終究會讓他變得傷感。

「喂,這是我們的位置。」

無比生硬的找茬聲傳來。

背對著的亞摩斯和X·德雷克轉過身來,他們對面的修斯、多伊、哈金斯也抬頭看著來人。

來人是他們同班同學,只有一個人,不過身材高大,看上去不是好惹的主。

當然,X·德雷克好不容易和這幫人建立了友好的關係,在他眼裡這個來找事的看上去就是個特能被人揍的主。

「繼續吃。」X·德雷克淡淡吩咐道,隨後自己先轉過身吃了起來。

亞摩斯同樣繼續吃,他隱隱能感覺到X·德雷克會有什麼動作。

其他人也就吃了起來,這邊X·德雷克都已經放話,顯然這事兒他罩著了。

實際上亞摩斯和X·德雷克都猜到了,此人是專門針對德雷克來的,波特斯老師上午的一席話,是在激化他們的矛盾,促使他們的矛盾爆發,之後爆發之後一切才會結束。

而現在,矛盾來了,隨時可能爆發。

不出所料,那人確實是奔著X·德雷克來的,做出這個事情也確實是因為波特斯老師在上課期間激化了他們的矛盾。

「聽不懂么!」那名學生喝道。

「你哪來的底氣這樣和我說話啊。」X·德雷克放下餐具,還是背對著問道。

說完這話,周圍不善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他輕笑一聲,雙手放在餐桌上:「是他們么?」

「少廢話!早看你不爽了!一個以後註定要當海賊的人憑什麼站我們頭上!」

「呵。」X·德雷克環顧亞摩斯、修斯、多伊、哈金斯四人,「都吃完了么?」

哈金斯默不作聲的退遠,修斯和多伊小雞啄米一樣點著頭,隨後也遠離現場。

亞摩斯拍了一下X·德雷克的肩膀低聲道:「總算要解決這個事兒了,隨便打,到時候破壞現場的修補費用我付。」

還有五十萬貝里左右的存款,亞摩斯有這個底氣說話。另外,就算錢不夠,也必須支持X·德雷克,這是他走出逆風之境的關鍵時刻。

「嘭!」

「轟!」

過程很短,短到還沒等亞摩斯離開供X·德雷克大展手腳。

X·德雷克坐下。

剛剛挑釁的人已經被德雷克一拳打飛出去。

「沒破壞到什麼公物,就不用你破費了。」X·德雷克拿起水喝了一口。

「他媽的……」因為全場都因為德雷克的這一擊而陷入安靜,所以被打飛出去的男子的咒罵聲能聽得到,「海賊……和你父親一樣……」

X·德雷克將水杯放下,活動了一下脖子,站起來走了過去:「嘴還是叨叨個不停啊……」

「呼!」

一股白煙席捲到X·德雷克的身前,X·德雷克直接扭過頭看向一邊坐著的斯摩格:「你什麼意思?」

「適可而止。」斯摩格道。 「你也適可而止吧。」亞摩斯調了個身子,看著斯摩格。今天只要德雷克服了軟,之後的日子會變得更難過的。

「今天事情必須有個解決,你不懂么,斯摩格。」X·德雷克道,他略有忌憚,並不想和斯摩格產生太大的矛盾。

斯摩格同樣帶有忌憚之心,兩人實力都不弱,也都是惡魔果實能力者,誰能確定誰更強?

但他同樣想當班長,同樣瞧不起X·德雷克的背景,倒在地上的那個學生也是他在東海關係不錯的同僚:「那就我來解決這個矛盾,畢竟,我也不願意被你這樣的傢伙指揮。」

「好。」X·德雷克待斯摩格說完話后,已經清楚雙方的爭鬥是不可避免的了。

亞摩斯雖然在考試中比較出色,但實力和名氣仍遠不及這倆人,他們幾乎可以稱作一班雙雄。

在這個心高氣傲的年紀,就算沒有X·德雷克的背景問題,兩個人也必然會分個高下。

「出去打吧,我們倆要是動手的話,食堂都得塌了。」X·德雷克戰意很旺盛,如果能打敗斯摩格,那麼矛盾就會緩和許多。

斯摩格和他想法差不多,如果能打敗X·德雷克,那麼他的名望會大增,當班長是沒問題的,雖然其實他對班長並不怎麼感興趣:「好。」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兩人離開了食堂,前往了操場。操場佔地很大,有專門的地方用以學生之間比試交流。

這場戰鬥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圍觀,場地周圍站滿了人,沒有在剛剛現場的人在喋喋不休地詢問周圍人事情的來龍去脈。

亞摩斯、修斯、多伊、哈金斯站在一起,在一邊圍觀。

「怎麼搞到這個地步了。」修斯嘆了口氣。

「必然的,雙方各有各的訴求。」亞摩斯解釋道。

「我感覺斯摩格會贏。」多伊分析道,「如果他元素化的話,德雷克根本拿他沒辦法。」

亞摩斯凝重的點了點頭:「不過斯摩格想要贏德雷克也沒那麼簡單,他的爆發力沒有德雷克強。」

這場戰鬥誰也猜不中結果會是怎樣,不過他們都知道,不論誰贏,對失敗的那方都將是重大的打擊。

場下議論紛紛,場上沒有那麼多的廢話。兩人都不喜歡打架之前廢話,所以直接交手。

「白拳!」斯摩格的手腕變成煙霧狀,轟向德雷克。

德雷克不敢有絲毫大意,全力一拳對上,憑藉巨大的力量將斯摩格的白拳轟散。雖然化解了斯摩格的進攻,不過他還是感受到了自然系果實的威力。

「白色疾風!」斯摩格元素化變成煙霧,想要將德雷克捲入煙霧之中。

德雷克不進反退,迎向了斯摩格,陷入煙霧之中。煙霧之中裹挾著颶風,想要他吹飛,但他直接變成了霸王龍形態,體格暴漲至七八米,儘管風依舊在吹,但他卻巍然不動。

斯摩格這招完全失效,他重聚為人形,將全身變成煙霧藤蔓纏繞德雷克:「白·蔓!」

煙霧藤蔓將德雷克的全身纏住,企圖束縛住他。但德雷克原本力量就很強大,此刻變成霸王龍形態,力量就更加恐怖了,費了些力氣掙脫了斯摩格的藤蔓。

「這麼快就僵住了。」亞摩斯目不轉睛地看著兩人交手。

德雷克在掙脫開的同時一拳揮向斯摩格,直接將斯摩格砸成一團煙霧,而很快那團煙霧又凝聚成了斯摩格:「可惡,自然系果實能力者!」

「白煙發射器!」

斯摩格身後噴出煙霧,他的速度陡然加快,剎那間便來到了德雷克的眼前,憑藉速度直接一腳掃向德雷克的腦袋。

德雷克一邊後退一邊抬起格擋,堪堪擋住了攻擊。

斯摩格再次移動,來到了德雷克的身後,雙手再次變成煙霧藤蔓,纏住了德雷克的脖子朝後拉去。

但奈何德雷克霸王龍形態力量更大,不是斯摩格可以拉動的,德雷克再次迅速掙脫了束縛,轉身張開嘴,露出霸王龍的獠牙,撕咬斯摩格。

斯摩格神色一凜,白拳不斷發出,頂住了德雷克的攻擊。

「很難分勝負啊,德雷克動物系果實能力,恢復力和身體素質強斯摩格不止一點半點。斯摩格雖然體術不及德雷克,但是勝在是自然系果實能力者,德雷克在沒有學會霸氣前根本傷不到他。」亞摩斯分析著雙方的優劣,已經猜准了結果,「很快雙方就會收手的。」

果不其然,雙方在僵持沒多久之後默契地收手了,其他人意猶未盡地議論起來。

「你太依賴惡魔果實了。」德雷克搖了搖頭,「但我沒有學會武裝色霸氣,就不可能打敗你。」

「正如你是動物系惡魔果實所以專註於體術訓練一樣,我的訓練也在契合我的特長,也就是果實能力。」斯摩格氣喘吁吁地道,他的體力消耗要比德雷克大得多,「不過你也讓我注意了體術的重要性。我很好奇是我先提升了體術還是你先學會了武裝色霸氣。」

「總之下一次比試,一定會分出個勝負不是么?」德雷克說道。

「當然。」斯摩格的好勝心被完全激發了出來,他胸口起伏劇烈,「越來越有意思了。」

德雷克感覺斯摩格盯他的目光很怪異,那種非常想要戰勝他的慾望斯摩格一點也沒有掩飾,輕易地被人看出來。

兩人散去,斯摩格去吃飯,他剛剛在食堂還沒來得及吃飯就出來打了,德雷克自然是去亞摩斯那邊匯合。

「啊,結束了。」亞摩斯伸了個懶腰。

「那傢伙確實不弱,不過太依賴果實能力了。」德雷克回來后做出對斯摩格的最真實點評。

亞摩斯點點頭:「看出來了,不過專註於開發惡魔果實也未嘗不是一種最合適他的發展路線。」

「嗯。」德雷克沒有在這件事上糾結太多,「倒是要注意霸氣的修鍊了,不然以後再遇到自然系的果實能力者一丁點辦法都沒有。」

「確實,對了,有沒有受傷?」亞摩斯問道。

德雷克擺了擺手。

「那我們先走吧,回宿舍休息。」亞摩斯道。

幾人掠過還沒有完全散去的圍觀人群,回到了宿舍。

X·德雷克跟他們四人不是一個宿舍的,回去之後回自己宿舍待著了,也不知道打完這場之後所造成的影響是什麼樣的。

亞摩斯等四人回到他們的宿舍,亞摩斯趟在床上,修斯和多伊熱心地幫他傷口換藥。

換完又喝了口服的葯,副作用倦意很快就來了,亞摩斯便爬在床上開始睡午覺,恢復精力面對下午的課程。 「你不是想要我的股份嗎?跪下來求我,求我我就考慮考慮。」

許九如呆住了。

「不跪啊?」江扶汐不疾不徐地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織哥兒——」

「等等!」

許九如掙扎了很久,扶著椅子跪下了,手放在兩側,握成拳頭,她咬著牙,深呼了一口氣:「扶汐,看在我撫養你一場的份上,幫我江家一次。」

江扶汐往杯子里添滿了茶,任由許九如跪著,她慢悠悠地品著:「江家會走到今天的地步,有我一半的功勞,我費了這麼大心思才折了您的手腳,您覺得我會半途而廢嗎?」她輕笑,「奶奶,您怎麼這麼異想天開啊?」

「你、你——」

許九如氣得臉色發青,整個人往後倒,撞在椅子腳上,她抓著衣領,伸長了脖子,大口喘息:「你……咳咳咳咳咳……」

江扶汐笑得更歡了,俯身看著跪在地上背脊佝僂的老人:「江織吃過的葯,你嘗起來滋味怎麼樣?」

許九如喉嚨一哽,嘔出一口血來。

血濺在了江扶汐的鞋上,她彎下腰,用帕子擦著。

「呵。」

笑完,她嘴角拉下來,眼底瞬間陰了:「真是活該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