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終於讓我們找到修羅王的死穴了,呵呵呵……」譚千飛得意的笑著,母親的仇就由他來報。 凌雲風知道譚千飛的想法,暗暗的提醒道:「還是小心為妙,這些事不能讓族長知道。」

「放心,我會小心的。」

沒多久,凌雲風、媚姐、譚千飛三人離開了魚仙島。

一人往國都的方向駛去,兩人往南召國的方向駛去。

而被媚姐處理了的碧綰,順著水流漂向了浮屍島。

婚色撩人:老公悠着點 從魚仙島順流而下到達浮屍島需要一天一夜,而昏迷中的碧綰在第二日漂到了浮屍島。

浮屍島之所以叫浮屍島,是因為島嶼四周的水面上漂浮著各種魔獸、植物、鳥怪、人類的屍體。

這些屍體沒人知道是從何來,這個荒無人煙無人敢踏足的島,彷彿就是一處天然墳場。

迷迷糊糊的碧綰被浮屍島周圍那股腐爛刺鼻的味道驚醒,微微的睜開了眼睛。

當看到到處都是糜爛發脹的屍體后,碧綰『嘔』的一聲開始乾嘔起來。

迅速轉身,往外游去,可是看著茫茫的海面,碧綰最後轉頭往浮屍島游去。

這些屍體疊羅漢一樣的疊著,讓碧綰根本無法穿過,於是碧綰只能藉助千年冰絲飛天衣飛過這些屍體。

可是當碧綰運用意念進行控制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意念依然被封存著。

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不知道自己的意念什麼時候可以使用,碧綰只能憋氣往水中潛去。

最後在那些屍體間,碧綰終於找到一個細小的縫隙,通過這個縫隙碧綰費了好大的勁才爬上了島。

島上的情況與島的周圍截然不同,而是一副茂盛生機盎然的景象。

參天的樹木聳入雲霄,將陽光徹底阻隔在外,而下面是各種喜陰植物和鬆軟潮濕的苔蘚,在若隱若現的陰暗中爭相鬥艷著。

往森林內部望了望,碧綰頓時提高了警惕,沿著島嶼的外圍走著,一邊是漂浮著的屍體,一邊是幽暗深邃危險不知的叢林。

意念被封存了,碧綰不能使用靈力元素,不能進入碧落空間,不能與幻戒進行溝通。

此時的碧綰猶如普通人一般,在這荒蕪恐怖的島嶼走著。

孤獨、寒冷、飢餓、憂傷不斷充斥著碧綰的內心。

突然碧綰停住了腳步,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看到眼前的人,碧綰猶豫的張了張嘴巴,最後頹廢無力的放下抬起的手,默默的站著。

感覺到身後氣息的冷寒澈,只是默默的站著,沒有轉身沒有離開。

兩人就這樣默默的站著。

一個是等著解釋,一個是不知道怎麼開口。

最後碧綰轉身默默的原路返回。

發現碧綰轉身離開,冷寒澈仰頭冷笑一聲,也加快了腳步。

兩人就這樣背對著背,漸行漸遠。

碧綰之所以不解釋,是因為覺得解釋已經沒有任何作用。

因為凌雲風出現的如此蹊蹺,聰明睿智的冷寒澈怎麼可能沒有發現?

凌雲風故意設計、故意離間他們兩人,這樣簡單的計謀他怎麼可能看不穿?

自己只是將計就計難道他就沒看出來?

自己和他之間說好的默契和信任呢?

狠狠的出手、冷冷的拋棄、只因無法開口解釋的秘密。 沒錯,冷寒澈不是沒有發現凌雲風的計謀,而是他口中的那句『她身體的每個地方他都享用過』,讓冷寒澈深深的疼惜憤怒著,自己如此珍重她,她自己卻如此不愛惜。

不知走了多久,碧綰害怕再次面對冷寒澈,依然選擇往幽暗深邃的森林走去。

踩在鬆軟厚重的樹葉上,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音,瞬間將森林的寂靜清冷打破了。

『悉悉索索』的聲音將原本在深林內部沉睡的魔獸喚醒了。

這些魔獸好鬥兇猛,是浮屍島的守護者,一旦有任何魔獸、人類或者動物入侵,他們就會集體圍攻瞬間將他消滅。

不管是故意闖入浮屍島,還是偶然間進入,他們只知道闖入者必死。

浮屍島周圍的那些屍體就是最好的證明。

碧綰小心翼翼的走著,完全不知道危險已經來臨,自己將難逃厄運。

或許是因為意念被封存了,或許是因為沉浸在悲傷之中讓自己的警覺性降低了。

當浮屍島的四頭守護獸,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以碧綰為中點,慢慢的向她包圍靠近,可是此時的碧綰一點都沒有察覺。

直到只有幾十米的時候,碧綰才發現了四頭魔獸的包圍。

看著四頭魔獸慢慢的向自己逼近,碧綰眯眼冷靜的凝視著。

自己無法使用靈力元素,無法讓碧落空間的魔獸幫忙,無法使用環戒,僅憑自己這柔弱不堪的身體要打倒這四頭魔獸簡直天方夜譚。

突然想到自己會獸語,碧綰一臉無辜地求饒道:「這是哪裡?我沒有任何敵意,你們放過我吧?」

可是出乎碧綰的意料,這時四頭魔獸相互對視一眼,加快速度直接朝碧綰沖了過來。

碧綰措手不及快速的往一旁躲閃,可是四頭魔獸的速度很快,一眨眼就將幾十米的包圍圈縮小到一米之內。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你們就放過我吧。」碧綰淚眼汪汪的求饒著。

「踏入者死。」其中一頭魔獸冷冷的說著。

「為什麼?我不是故意闖入的,我是被人陷害,丟棄到這裡的。」

「他能聽懂我們的話?」另一頭魔獸吃驚的問道。

「不管他能不能聽懂我們的話,闖入者死!這是命令。」

說完魔獸直接朝碧綰髮動攻擊,而就在這時從碧綰身上發出一陣強光,擋住了魔獸的攻擊。

這突然出現的強光,不僅擋住了魔獸的攻擊,還將四頭魔獸逼退到就十米之外。

原來這強光是環戒發出的,它雖然與碧綰失去了溝通,但是知道周圍發生的一切,所以在緊要關頭保護了碧綰。

「匕首。」瞬間碧綰手腕上的環戒變成了一把鋒利的匕首,看著手上冷光凝凝的環戒,碧綰凜然一笑。

「狡猾的人類。」其中一頭魔獸憤怒的看著碧綰,「剛才還哭哭啼啼柔柔弱弱,就是為了迷惑我們。」

「全力出擊。」

這次四頭魔獸不再猶豫,而是同時使用靈力元素對碧綰髮動了攻擊。

一瞬間火、水、冰、土四系靈力元素往碧綰髮射而去,四系形成的強大力量將整個浮屍島照亮了。

「砰……」再一次環戒用自己保護了碧綰,只是四頭魔獸的力量太過強大,環戒在抵擋的同時受了嚴重的傷…… 受傷的環戒已經無法再次築起保護罩,只能將自己再次變成一把利刃。

雖然環戒抵擋了四頭魔獸的攻擊,但是產生的能量撞擊,將碧綰重重的甩了出去。

被甩出去的碧綰,撿起地上的環戒撒腿就跑。

這四頭魔獸的實力太強悍了,就算自己的意念沒有被封存,也無法與它們對抗,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逃。

見這個人類竟然想逃跑,四頭魔獸不禁仰天大笑起來:「進了浮屍島就休想離開,就算死也無法離開。」

碧綰用自己全身的力氣逃跑著,一路往海邊跑去。

只要跑出這個森林,跑出那些屍體,應該就安全了。

碧綰想的不錯,四頭魔獸所能到達的範圍只有浮屍島,而浮屍島的範圍只是這個島以及島嶼周圍布滿屍體的地方。

不知道這些屍體為什麼全部圍繞在島嶼四周,彷彿整個浮屍島就是一個屍體吸收器一樣,將所有屍體都牢牢的吸附在自己的周圍。

正在碧綰快速逃跑的時候,冷寒澈正猶豫著要不要出手,要不要救碧綰。

「砰……」又是一陣巨響,四頭魔獸的聯合攻擊將碧綰直接擊中,同時將地面砸出了一個百米的坑洞。

在碧綰被擊中的時候,冷寒澈終於按耐不住趕了過來。

看到眼前的巨坑,冷寒澈微微擔心著,因為碧綰有魔獸九兄弟,有神器所以應該不會有事。

看到又一個突然出現的人類,正放鬆下來的四頭魔獸頓時提高了警惕。

他們發現這個人類身上蘊含著恐怖的力量,這種力量讓他們感到害怕。

冷寒澈直接騰空而起,對著四頭魔獸就是雷霆攻擊。

面對冷寒澈的攻擊,四頭魔獸相互配合防禦著,輕鬆躲過了冷寒澈的雷霆之力。

發現四頭魔獸的實力都在八階之上,冷寒澈運起體內的神秘力量,霎時一道無形的黑暗將四頭魔獸圍繞起來。

而被圍繞的魔獸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覺得自己體內的靈力元素彷彿被一雙無形的手捏了起來,自己怎麼控制都無法掙脫釋放出來。

冷寒澈冷笑一聲,右手一揮圍繞在魔獸周圍的力量消失了。

隨著冷寒澈神秘力量的消失,四頭魔獸奄奄一息的看著半空中的冷寒澈:「魔……」

話還沒說完,四頭魔獸陷入了昏迷。

見魔獸已昏睡過去,冷寒澈冷冷的望著那個坑洞,等著碧綰自己爬出來。

可是等了許久也沒見碧綰出來,冷寒澈最後實在忍不住用意念往坑洞內掃去,發現裡面的氣息非常微弱,似有似無……

這一發現讓冷寒澈全身一緊,終於擔心的飛衝過去。

當看到碧綰全身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躺在坑洞內,冷寒澈顫抖著雙手一把將她抱起咒罵道:「你的魔獸呢?為什麼不全部放出來?你的神器呢?還有那個厲害的藤條呢?怎麼這麼笨了?你這是……這是在報復我嗎?」

冷寒澈一邊咒罵著,一邊輕輕的將碧綰血肉模糊的臉塗上活膚生肌膏:「你不是不會死,你不是會自我修復,你的白光呢,你的白光呢……」

等了半天沒見白光將碧綰包裹起來,而是眼睜睜的看著碧綰的呼吸越來越弱越來越弱…… 沒多久碧綰的呼吸竟然停止了,隨著呼吸的停止,碧綰的身體也開始漸漸的變得冰冷。

感受著碧綰體溫的下降,冷寒澈連忙凝結體內的神秘力量,保護碧綰的靈魂和意念。

只要靈魂還在,意念不散,那麼肯定可以找到救治她的方法。

狂婿無敵 冷寒澈將神秘力量凝成一股細線往碧綰體內輸入,可是隨著神秘力量的輸入,碧綰的身體突然猛烈的顫抖起來。

見碧綰身體有如此激烈的反應,冷寒澈立刻撤去神秘力量的輸入,顫抖的抱著碧綰:「廢物,廢物,怎麼辦,怎麼辦……」

聰明睿智冷靜沉穩的冷寒澈,第一次出現了恐慌,在心裡狠狠的對自己自責著:都是自己,都怪自己,如果自己不猶豫,如果自己能夠轉身詢問,如果自己不那麼故作矜持,那麼廢物肯定不會是這個樣子。

只要碧綰能醒過來,現在他什麼都可以不計較,什麼都可以不在乎。

可是不管冷寒澈現在怎麼後悔,怎麼自責都無法挽回。

神秘力量不行,冷寒澈就控制著自己的靈力元素慢慢的進入碧綰身體。

這次冷寒澈輸入的力量沒有給碧綰帶來不適,但是輸入的靈力元素對碧綰沒有任何作用,一進入就慢慢的四散了。

神秘力量碧綰承受不了,而靈力元素只能暫時維繫她的靈魂和意念。

冷寒澈掏出空間內的所有丹藥,什麼王級丹藥神級丹藥,只要是好的丹藥,冷寒澈都將它給碧綰喂下。

可是現在的碧綰只是吊了最後一口氣,丹藥放到口中根本咽不下去。

冷寒澈一邊不停的給碧綰輸入靈力元素維繫著她的生命,一邊努力順氣,讓丹藥慢慢的划向她的喉嚨。

「咳咳咳……」卡在喉嚨內的丹藥,讓剛回復一絲氣息的碧綰劇烈的咳嗽起來。

「廢物,廢物,怎麼樣,你睜開眼睛看看我,你可以罵我可以打我,只要你現在能夠醒過來。」冷寒澈可憐的乞求著。

聽到冷寒澈的祈求,碧綰努力的想睜開眼睛,可是不管自己怎麼努力身體就是沒有任何反應,彷彿身體不是自己一般。

我最親愛的你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冷寒澈將丹藥用水靈力元素融化,慢慢的將它引導入碧綰的體內。

有了神級丹藥入口,碧綰呼吸稍微平順了一些,冰冷下來的身體也有了一絲溫度。

看著碧綰有了好轉,冷寒澈一顆一顆不停的喂著。

這些珍貴至極的神級丹藥,可以活死人鑄精魄,可是到了碧綰身上彷彿只是王級丹藥一般,沒有了原有的功效。

「廢物,你一定要撐著,我現在就帶你去找師傅。」冷寒澈輕輕的抱起碧綰,準備御風而行,可是一直給碧綰輸入靈力元素消耗了太多的意念和精神力,讓冷寒澈才躍起就身子一軟摔了下來。

保護好懷中的碧綰,冷寒澈環視一圈,發現之前被自己擊暈的四頭魔獸不見了。

「修影,立刻來浮屍島,帶上老熊,百里洋……快……」冷寒澈用傳音銘將信息快速的傳送了出去。

正焦急等著冷寒澈消息的修影和修魅,接到冷寒澈的命令立刻行動起來。 「什麼?浮屍島?」聽到冷寒澈要讓自己去浮屍島,熊柏青和百里洋頓時吃驚的反問道。

「沒錯,王爺是這麼說的,情況很緊急。」

「難道,難道是她出事了?」熊柏青頓時擔心的看向百里洋。

百里洋一臉沉重的蹙眉道:「可是那是浮屍島啊。」

看到熊柏青和百里洋兩人猶豫著,修影焦急的催促道:「不要再猶豫了,來不及了。」

熊柏青和百里洋對視一下,對著修影道:「一刻鐘后準時出發,你立馬準備。」

說完兩人風一樣的消失在了原地。

修影按照兩人的吩咐,準備就緒后在船上等著。

一刻鐘后,百里洋和熊柏青上船后,就往浮屍島的方向全力駛去。

鑒寶神眼 等熊柏青和百里洋到達浮屍島的時候,已經是一天一夜之後了,而這段時間冷寒澈就一停不停的輸送著靈力元素,並不斷自責碎碎念著。

這一天一夜讓冷寒澈全沒了形象,蓬鬆凌亂的頭髮,慘白虛弱的氣息,無神充血的眼睛,哪裡還是那個英氣風發,俊秀冷漠的修羅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