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人嘛,總會遇到幾個混蛋,看清楚了就行。」洛文笑道。

當晚,劉公子就帶著他的人離開了犀鎮,不過具體去了哪兒,洛文也不知道。

「為什麼不留下他們?」大鬍子後來問道。

「我可不想留幾十個定時炸彈。」洛文如此解釋。

旅館一樓酒館。

有桌武士可能是酒喝多了,說話聲音特別大。

「我可是聽說了,秋田城城主府後天比武招親,獲勝者獎勵豪宅一座,金幣上千。不過可惜了,我不能去。」一名武士說道。

「為什麼曾兄這等人物都不能參加?」

「因為人家要中級武士以上,年齡二十三歲以下,我都二十八歲了……不過去看看熱鬧還是行的。據說比武結束會發紅包,說不定能搶到幾個金幣的紅包呢。」

「對對對,一定要去,哈哈,城主就是有錢,必須捧場。」

這幾人聊的甚是大聲,整個酒館都能聽到。

「運氣這麼好?哈哈,你們幾個不是天天吼著要女朋友嗎?這不是機會來了。」洛文呵呵一笑。

「怎麼,你後悔了?」丘媛問道。

「哪兒跟哪兒啊……我是說他們……」女人的腦迴路可真奇怪,洛文感覺好冤枉,尷尬的一笑,低頭喝酒。

「那就好,哼。」丘媛示威般揮了揮拳頭。

第二天,眾人起了個大早。

還有半天就能到秋田城了,眾人的心情激動了起來,快馬加鞭,馬車提速,把胖安抖的肥肉亂顫。

「我說你們這些小兔崽子!能不能照顧一下老人家的感受啊!」胖安大吼道。

小胖子騎著獨角白犀牛跑了過來,一把把胖安提到了犀牛鞍座上:「老爹,這個穩!」

「真是的,慌什麼啊,都這麼久沒回來了,也不急於一時啊……」胖安嘀咕道,其實自己也是急的不行,不過就是硬要表現出老人家的淡定,免得被這些小兔崽子看笑話。

一路急奔,遠遠的看到了秋田城城牆橫卧在秋田平原之上。

「要到啦!」

「要到啦!!!」

小夥子們嗷嗷大叫,中年人則微微一笑,這就要回家了么?

一百人急奔,官道上揚起了漫天塵土,來來往往的商隊看見這個陣勢紛紛避讓。沒看見領頭的暴風巨狼么,誰敢不讓。

秋田城城門口的士兵也遠遠的看見了,趕緊戒備,以防來者不善。

「站住!什麼人?!下馬,排隊進城!」衛兵隊長長槍一揮,攔住了狂奔而來的眾人。

馬沙勒住了暴風巨狼,拿出一文書一揚,大聲說道:「大金帝國精英培訓計劃人員奉命前來莫斯帝國與該國精英聯誼!大金帝國皇帝御使馬沙攜帝國伯爵洛文,夏丘……前來莫斯帝國遞交兩國外交文書。」一長串說完把文書遞給了城衛兵。

好傢夥!衛兵隊長被鎮住了!居然是大金帝國來的欽差!這事衛兵隊長可做不了主,也辨別不了這文書的真假,於是請眾人在城門外稍等,馬上派人去請城主大人來。

沒多久,城主大人風風火火的來了。

衛兵隊長介紹道:「這是我們秋田城城主波洛克伯爵,伯爵大人,這位勇士是來自大金帝國的御使。」並把文書遞給波洛克伯爵。

波洛克伯爵認真的看了看文書,沒錯,是大金帝國的皇帝印章,這種魔法印記是無法仿製的。趕緊對馬沙行了一個貴族禮:「請問御使大人怎麼稱呼?」

馬沙從暴風巨狼上跳了下來,回了個武士禮:「在下馬沙,伯爵大人看過了文書,沒有問題吧?可以進城了嗎?」

「沒有問題,沒有問題。請進請進,我已經吩咐城主府貴賓館為諸位大人準備了午餐,請隨我來。」波洛克騎馬前面帶路。

進了城門,分頭行動。白灰傭兵團找個旅店住下,由大鬍子去傭兵公會交這次的護送任務,也把新加入的十八人登記入團。洛文十人和馬沙則去城主府走個流程。

城主府貴賓館,會客大廳。

當波洛克伯爵得知自己面前這十個精英培訓計劃的年輕人全是伯爵之後,驚訝的下巴半天沒合上……而這御使大人反而什麼爵都不是,更覺得奇怪。

「哈哈哈哈,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來來來,我敬大家一杯。」波洛克伯爵一飲而盡。

眾人也紛紛舉杯一飲而盡。

「啊,對了,我小女正在府上,她可能還沒吃飯呢,我去叫她一起來吃飯,諸位不介意吧?」波洛克伯爵笑眯眯的說道。

「不介意,不介意,伯爵大人請便。」 等波洛克一走,小胖子笑嘻嘻的說道:「師兄,這老頭該不是看你帥氣逼人,想把他閨女介紹給你吧?」

「對啊,丘媛姐不在可不要亂來啊,我們會監督你的。」埃爾正兒八經的說道。

「哎呀你們可真是的,姑娘就不能讓我來嗎?」包打聽不滿了,「我也是單身啊……」

「人家是比武招親好吧,你打的過老大么?」扎克冷冷一笑道。

「額,這倒是……」包打聽一下就慫了。

「不怕得罪你們啊,在場諸位就牛角稍微比老大帥一點,可惜被金巧子給毒害了。」埃爾低聲說道。

「你妹!誰毒害誰了!」牛角一道風刃襲向埃爾,嚇得毫無防備的埃爾趕忙身子一斜,躲開了。

「哎呀呀……還不承認……我們都看在眼裡。」

正巧波洛克伯爵帶著他女兒剛推開門進會客大廳,風刃剛好朝著他女兒飛去。

「小心!快躲開!」眾人驚呼提醒道,可是距離太遠了,想救也來不及。

一道水紋盾把風刃擋住了。

「水系高級魔法師!」眾人震驚,波洛克的女兒居然是一名水系高級魔法師(水紋盾就是高級魔法師的標誌)。

波洛克的女兒看起來十分嬌小,年齡大概和丘媛差不多,二十左右,穿著一襲綠色長裙,好似並不畏懼這初春的冷空氣。

「呵呵,諸位歡迎的方式可真特別。」小口微啟,清脆好聽。

美女!妥妥的美女!

「咳咳……額,對不起,剛才是我們打鬧來著,不是故意的。」牛角羞的滿臉通紅,真是太丟人了。

「哈哈,蒂芬妮不會介意的。來,蒂芬妮,坐下吃飯,這幾位可都是高級魔法師和武士,大金帝國伯爵,多和他們聊聊天。」波洛克伯爵說道。

蒂芬妮不情不願的坐了下來,小聲嘀咕道:「天天就想著把我嫁出去,我有那麼招人嫌么……」

這頓午餐大家有說有笑,甚是愉快。

飯後,波洛克伯爵說起後天舉行的比武招親大會,誠意邀請諸位青年才俊參加,卻不料洛文眾人陷入了沉默。夏丘牛角等人是因為他們是大金帝國的人,所以不想參加。而洛文和小胖子是不能參加,就只有埃爾和扎克兩人有資格了。

「埃爾,扎克,參加啊。」夏丘調侃道。

「額,我覺得我配不上蒂芬妮小姐……」埃爾說道。

「我不參加。」扎克是一貫冷酷的作風。

「可惜了,那個秋田酒家封了兩年多了都沒人接手,我本想著物盡其用的。」波洛克伯爵搖頭嘆息道。

「什麼?!秋田酒家!」洛文幾人齊聲驚呼。

洛文獻媚的一笑:「那個……伯爵大人啊,我們埃爾第一次見到蒂芬妮小姐就激動不已。你看,他看蒂芬妮小姐的眼睛睜的多大啊,所以,我們埃爾決定參加這次的比武招親。」

埃爾眼睛是瞪的大,不過是聽到這話驚嚇大的,被洛文眼神示意了一下,閉上了想說話的嘴。

「哦呵呵,真的嗎?那太好了!我親自為埃爾伯爵報名,後天中午城主府,記得參加哦。」波洛克伯爵高興的眼睛都眯成一條縫了。

「那伯爵大人,蒂芬妮小姐,感謝款待,我們這就告辭了。」馬沙作為領隊,告辭道。

「不住貴賓館么?房間都準備好了。」

「不了,伯爵大人,謝謝你的款待,不過我們的傭兵團已經為我們準備好了旅館,後天見。」

「那行,後天見,不見不散啊!」

馬沙諸人走後,蒂芬妮生氣的說道:「我的父親大人,你不經過我同意就搞一個比武招親也就算了,反正二十二歲以下的沒人打的過我。可是你對這幾個人討好個什麼勁兒啊,不就是伯爵么,你也是伯爵啊。」

波洛克一種痛心疾首的表情說道:「我的女兒,我的蒂芬妮,你天天在實驗室裡面玩你的那些瓶瓶罐罐,能不能多一點時間了解一下這個帝國,老爹我一個人力不從心啊。」

停頓了一下說道:「是,他們也只是和我一樣是伯爵,可他們才多大?二十歲吧,十個伯爵!照理說應該是藥王洞之後才會封爵的,可是大金帝國皇帝登基剛沒多久,這就馬上把爵位給封了。你再看看我們帝國,就算那十個人藥王洞結束了能給他們封個伯爵嗎?我看難,封地怕都拿不到一塊,現在封地已經不夠了。」

「那又怎樣?」蒂芬妮漫不經心的說道。

「你不覺得最近幾年我們帝國有點不對勁嗎?兩年前大金帝國就快打到秋田城來了,都快到莫斯城了,那群貴族還在爭論誰出兵多少,贏了又誰拿最多戰利品。大金帝國和泰安帝國越來越強大了,我們帝國和他們兩個帝國相鄰,萬一哪天兩線作戰。哼,一個國家都打不過,更何況兩個國家,一群蛀蟲!」

波洛克伯爵氣憤的說道,「女兒啊,我是為你著想啊,如果和其中一個小夥子結為一對,以後至少還有個退路。你看他們,至少比莫斯城那些花天酒地的年輕人靠譜多了吧。」

「你可想的真多……」蒂芬妮無語的說道。

「看吧,時間會證明一切的。」

回到旅館,埃爾大呼小叫:「為什麼是我啊……」

「哎哎哎,你看你這個禽獸,這個機會讓給你,你還裝委屈!」小胖子鄙視道。

「這都是被你們強迫的……」埃爾也不知道是真委屈還是假委屈,「委屈」的說道。

「我對她沒興趣,當然只有你參加。」扎克酷酷的說道。

「親愛的埃爾,為了我們白灰傭兵團的未來,小小的犧牲下你的肉體應該感到榮幸啊。」洛文「語重心長」的說道,「這可是最方便快捷拿回來的方法,你一人就能搞定,大家也好安心的放假嘛。犧牲小我,成全大家,埃爾,你是最棒的!」

「埃爾兄弟,你是最棒的!」

「對!你是最棒的!就看你的了!」

……

把比武招親的事情給大鬍子和胖安一說,兩人都高興的表示「埃爾必須參加」,而且必須贏。

埃爾很無奈,他還沒做好談戀愛的準備呢。

既然已經有捷徑解決秋田酒家的問題了,洛文也宣布大家可以放假回家了,假期四天,四天之後回秋田酒家集合。下午,眾人就道別各自結伴回去了。

回到凱里村,自然少不了七大姑八大姨的拷問,好在洛文和小胖子已經把丘媛和朱朱帶上了,少了不少的麻煩。兩女孩也是早有準備,禮物紅包發的毫不心痛,直把親戚們哄的直樂,最後只有一個問題:「什麼時候要小孩啊?」好羞射……讓年輕人們都受不了咯。

只在凱里村過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就回秋田城了。

年輕人要去闖天下,以後可能一年回不了一次家鄉。家鄉,將是一個用來思念和回憶的地方。

再見了,凱里村。 回到秋田城,胖安和大鬍子幾人說想去秋田酒家看看。

秋田城的商業區,秋田酒家的招牌依然還在,不過大門緊鎖,貼了封條。房子布滿灰塵,看起來和周圍的建築格格不入。

「兩年了,依然還在,就是看起來老舊了不少。」胖安感慨道。

「好啦,我的叔,別感慨了,過兩天我們就能住進去了。」洛文安慰道。埃爾放假了還沒回來,不然聽到這話肯定是狠狠地鄙視一番洛文。

話說明天就是城主府比武招親的日子,收到消息的人看來不少,秋田城的旅館都爆滿了。

某旅店房間內,金布洛正在和手下說著話。

「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回少爺,所有名單上的人都溝通好了。」

「嗯,乾的不錯,回去重獎你。」金布洛滿意的點了點頭,哈哈大笑,「我看這次蒂芬妮怎麼拒絕我!」

由於這次報名的人太多,原計劃一天就能搞定的,現在宣布分為兩天比賽,最終勝者將直接面對蒂芬妮小姐,打敗蒂芬妮才是最終贏家。

晚上,放假歸家的傭兵們都回來了,大家都已經做好了準備等著埃爾抱得美人歸,入住秋田酒家了。

「你們別這樣……給我的壓力好大。」埃爾痛苦的抱著頭,被眾人團團圍住鼓勵著。

「別緊張,就當是在落日叢林殺魔獸好了。」洛文笑道。

「我……我要去好好睡一覺!」鬱悶的回了房間。

這天正午,比武招親正式開始。

採用傳統的一對一,得勝者晉級的方式,一下午的時間就把所有來湊熱鬧的初級,中級武士和魔法師全給淘汰了。明天,將是高級武士和魔法師們之間的決鬥。

這一下午的比賽讓大家看的一點不過癮,一點沒有戰鬥的激情,為什麼呢?

因為一位叫金布洛的高級武士基本上兩招就解決了對手,甚至就算是遇到了高級武士,最多三招,對方就求饒了。

「我擦!絕對有黑幕!你沒看那金布洛劍還沒挨著那高級武士呢,那高級武士就喊痛了……」

「有內幕人家也是高級武士,你倒是敢上台去啊?」

「額,說的倒也是……」

再得知金布洛是將軍府小少爺之後,剛才還議論紛紛的圍觀群眾打了個哈哈,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散了。

埃爾由於是波洛克伯爵最後臨時加進去的,並沒有在這今天的比賽中出面,排到明天壓軸出場了。

當晚,金布洛想到明天就能和蒂芬妮正面對戰,興奮不已,自己該怎麼讓蒂芬妮體面的失敗呢,哎,真是個難題啊!太興奮了,睡不著,招呼手下出去逛逛,喝點小酒。

今晚的秋田城格外熱鬧,走到哪兒都能聽到議論今天的比武招親比賽,特別是兩招制敵的金布洛武士,那可真是英武不凡,帥氣逼人啊。

「哎,這些人可真是的,多大一點的事,到處說,我很低調的好吧。」金布洛「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表示對於自己揚名秋田城感到很有「壓力」。

手下人知道他們的小少爺是這樣的德行,自己吹噓自己還不能讓別人拍馬屁。不然他會覺得你做作,說不定免不得一頓打,脾氣暴躁無常可見一斑。

「走,去雪柳渡點幾個小菜消遣一下。」金布洛逛的厭煩了,想喝點小酒提前慶祝一下。

到了雪柳渡,直奔二樓包間。

「等等!」金布洛依稀看到幾個熟悉的背影。

此時的一樓大廳,洛文十幾個年輕人坐了三桌,正在歡快的吃著飯,為埃爾明天出戰加油打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