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輝城物資豐富,背靠大海,進可攻,退可守,伯爵大人,難道你甘心做一個隨時可能被排擠出海輝城的伯爵?」

其實不用劉澤仁說,米格曾經就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沒錯,他是那個能力的,小小的海輝城而已,米格在很小的時候,就對著所有人說過,將來,他可是要成為王者的存在! 一「那麼劉澤仁閣下,我希望,那海輝城再次燃起大火的時候,你的鐵狼牙騎士團,可以在最合適的地方出現呢。」

米格臉上的憂慮神情突然收斂了起來,換上的是一副比劉澤仁還要冰冷的面容。

……

泰蕾莎代表海辛一族勢力的加入,讓公主在海輝城的聲望變得更大,甚至是已經傳出了一些呼聲,希望公主能夠繼承她父親的位置,成為恆輝帝國的新一任皇帝。

「女皇嗎?」雪莉婭對謠言微微搖頭,她的心裡其實明白怎麼回事。

能起這樣的傳言,肯定是海羽風的手筆,對於這些商人來說,無時無刻在他們眼中最重要的都是利益。

如果公主變成了女皇,那麼海鷗之羽的地位也可想而知。

不過雪莉婭現在並不急於著手這件事,對於權利的慾望,雪莉婭要比誰都清楚,如果自己也被權利所蒙蔽的話,那麼恆輝帝國確實是已經進入了一個非常可怕的事情。

但是同時在海輝城的北面,雪莉婭還不急於做女皇的時候,米格也聽到了一些傳言。

「公主的名望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嗎!」

米格不禁開始擔憂起來,畢竟公主一旦真的在這裡宣布繼承大統,成為恆輝帝國的女皇的話,自己的地位百分之一萬會受到威脅。

「不能再等了!」

米格也在為自己打氣,「要成為王者的男人,怎麼可以在這裡退縮!」

米格已經決定了,「來人,招劉澤仁!」

……

天羅歷38年,秋一月。

每一年,北方的氣候溫暖來得慢,但是寒冷卻到來的十分迅速。

當某一顆的樹葉突然帶上一絲的黃色的時候,諾覺得又是到了一個自己並不喜歡的季節。

秋天。

諾覺得秋天並不是一個好季節,花朵枯萎,綠草不見,樹好像是在落淚,眼淚就是這一片片的黃葉。

泰蕾莎加入到這裡之後,雪莉婭的工作反而更忙了,因為海印一族的人手不足,雪莉婭在亞蒙以前的三十名手下中找出一個精明的去海辛一族中援助一些勞動力,同時也可以監視海辛一族的動向。

並不是雪莉婭不信任海辛一族,而是在任何時代,凡事都該有一手準備,就算是泰蕾莎知道這件事,她也沒有說什麼,事實上,在海鷗之羽里也有海辛一族的人,也有雪莉婭的人,而在這市政廳中,也有海鷗之羽的人,而自己,不也是海辛一族的利益代表嗎?

所以這些事情都知道只是一種默契罷了,當然,對於心懷叵測的人來說,反而會不安。

比如米格。

海羽風在米格的勢力中也有滲透,海辛一族也有,於是瑞德長老和海羽風幾乎在同一時間,來到了公主的面前。

「殿下,米格最近有些動靜啊。」

「沒錯,他開始準備出大量的火器和弓矢,甚至在他的領地與殿下的勢力交界處的民房中隱匿了大量的戰鬥人員。」

雪莉婭雙手拖著下巴,她的眼神中閃動出一絲的凌厲,「他要動手了嗎?」

「按照目前的動作來看,的確是。」亞蒙說道。

「那麼在他動手前,就壓制他吧,正好那些火器與武裝的士兵不就是很好的借口嗎?」

雪莉婭說道,她的想法很對,只要可以抓住米格,讓他在準備的那些火器與武裝面前對質,看他還怎麼說,也可以藉此剝奪他的伯爵之位。

「但是,公主殿下,請恕我之言。」亞蒙似乎有不同的意見。

「請講。」雪莉婭知道亞蒙在這時候發話,肯定是有更好的建議。

「殿下,我認為,我們可以暗中準備好戰鬥的力量,但是在表面上還要裝作不知道米格的動作,反擊的時機,是在米格動手之後。」亞蒙說道,「這樣,就有了真正對付米格的口實。」

「但如果這樣的話,戰鬥一開始我們不會被動嗎?」這句話是諾說的,諾已經在這些日子中和亞蒙與瑞德學習了不少有關於戰鬥的經驗和要領。

先發制人,這是諾深有體會的。

「但是我們事先有一個完整的對策的話,也是可以做到非常漂亮的反擊呢。」亞蒙解釋道。

雪莉婭點了點頭,覺得亞蒙說得對。

「不過殿下,我還有一個更穩妥的補充。」海羽風這時候也要補充道,「就是將一些難民移居到與米格的封地交界的民房中,這樣一來,當米格發難的時候,難民們會對米格更加的憤怒,為之後的反擊與鎮壓米格的伯爵之位都是非常有利的。」

海羽風這話一出,亞蒙與雪莉婭都沉默了下來。

「那樣的話一旦發生戰鬥,那難民們豈不是要出現大量傷亡?」諾立刻高聲的問道。

但是,屋內只有沉默。

雪莉婭身側的泰蕾莎注視著諾,他還是和以前那樣的淳樸,泰蕾莎就是被諾這一點深深的吸引,在諾的身上,泰蕾莎可以看到有著與世俗不同的東西。

諾更像是一個孩子。

泰蕾莎帶著柔和的眼神望向諾,這種眼神,自然而然地也吸引了諾的目光。

貴女毒心:邪王嗜寵無下限 泰蕾莎輕輕地搖了搖頭,意思是讓諾不要再說話。

「這……」諾真的很想再說些什麼,但是大家的氣氛明顯有些不對,而且泰蕾莎也不讓自己在說下去……

為什麼?

諾很想問雪莉婭她不是要為恆輝帝國的居民們帶來平和嗎?那麼現在這樣做算什麼?!

諾低著頭,並沒有在說話……

雪莉婭要和亞蒙與海羽風制定更詳細的計劃時,諾和泰蕾莎坐在市政廳外的廣場上,這不是他倆第一次一同看著夜景,但是此時的諾,已經完全的沒有了心情,他有一些失落,而且這種失落感隨著他想著雪莉婭保證會為恆輝的人民嗲來平和時的表情,失落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殿下,我認為,諾還只是一個負責殿下的護衛工作就好,類似的會議,並不適合他參加呀……」海羽風向雪莉婭諫言道,對於他來說,公主如果被諾影響的話,並不是一件好事,而且公主的身份,可是帝國未來的女皇。

雪莉婭並沒有說話,但是她默默地點了點頭…… 一「鈴蘭,哦不,泰蕾莎,你為了什麼而戰鬥呢?」

夜色中,諾輕輕地問著泰蕾莎。

「為了海辛一族的榮耀吧……」泰蕾莎輕輕的回答道,她知道諾為什麼會如此得問。這一切並不怪諾,也不怪雪莉婭,泰蕾莎知道這一切的無奈,就像是她明知道從小和自己在一起玩的弟弟妹妹兄弟姐姐們都會在那一晚被屠戮一樣。

她沒有選擇,她的父親而是讓格林長老做了這一切,海辛一族減少了一半的家族人,為了就是某一種未來。

但是,那些死去的人的未來呢,他們就不能選擇自己的未來嗎?

泰蕾莎搖了搖頭,在夜色中,對諾說道,「他們也有未來,但是,他們的力量,不足以讓他們選擇未來。就像你可以毫不留情的撲殺野兔一樣,但是野兔也許有自己的寶寶,它的寶寶也許在等它回窩去哺乳……」

「鈴……泰蕾莎,我明白你的一絲,但是,我只有覺得有些不忍……」諾搖了搖頭,他覺得這一切還是有些過分。

「諾,那麼,你是為了什麼留在公主的身邊,為了什麼要戰鬥呢?」泰蕾莎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現在也很迷茫,曾經我說要為了恆輝的人們過上平和的生活,曾經我也想捍衛龍騎的榮耀……」

「但是,但是看看修蘭特,看看墨班,他們也是龍騎,他們的榮耀呢!」

諾看著泰蕾莎,情緒有些激動。

泰蕾莎並沒有說話,而是在默默地聽著諾在訴說著,在她的眼中,諾的變化好大,以前的諾是從來不會說這些話的,但是泰蕾莎也一絲的高興,因為這些話諾也許只能對她一個人說。

「但是,泰蕾莎,仍然有人願意幫助墨班,幫助修蘭特,還有今晚的敵人米格伯爵,人們明明知道站在這裡的是公主殿下,但是他們仍然要攻擊過來,仍然會向我們發動進攻,泰蕾莎,我們真的就是代表正義嗎?」

諾確實很迷茫,從英雄洛特的手中結果龍魂石的傳承,原本諾認為自己應該是正義的,但是他並沒有,他並沒有在這場海輝城內的戰鬥找到自己應有的地位。

諾覺得,雪莉婭距離自己越來越遠了。

「諾……」

泰蕾莎看著諾,紅髮下那一張開始有些迷惑的雙眼。

「誒?」諾輕輕地驚出了一聲。

泰蕾莎竟然將諾抱在自己的懷中。

柔軟的胸部讓諾產生一陣迷離,他感覺大腦這一瞬間似乎缺氧了。

但是只是一下,泰蕾莎就將諾的腦袋推開,臉上帶著一些壞笑,「吶,現在還想著不開心的事情嘛?」

「這,這,我,我……」諾吱吱唔唔地已經說不出話來,沒錯,諾不知道現在的這個情況該如何表達,但確實,他已經有些不在想不開心的事情了。

「諾,我也像你迷茫過,但是只要先做好眼前的事情就好了,今晚過去,諾,海輝城會好起來的。」

這時候北方的夜空中出現了火光,諾和泰蕾莎知道,戰鬥開始了。

公主身在市中心的行政大廳中,那裡有著非常安全的衛隊保護著,而諾和泰蕾莎則處於前線和公主之間的地方,便於策應可能突然的狀況。

「他們兩個人現在獨處在一起,諾,他不會有事吧。」

雪莉婭看著窗外開始出現各種魔法以及火焰的輝芒時,第一時間想的竟然不是戰事,而是諾。

恐怕她自己都沒注意到這一點,但是她確實是在關心著諾,「諾確實有些像是孩童般的理想化了,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們也是朋友……但是,我不可能永遠只是一名公主……」

雪莉婭的雙手捂在胸前,父親留下的紫色龍魂石是她的精神寄託,恆輝的夙願,就快實現了。

米格的三萬部隊分成了三股,兩萬人分成兩路向市中心進攻,剩下的一萬人,則是米格保護自己的底牌。

夜晚的街道上傳來的巨大的殺喊聲,讓整個海輝城北區的居民人心惶惶。

海羽風早已經做好了宣傳工作,說是米格叛變了。

民心總是向著最理想的方向上進展,這個消息在米格伯爵的領地內也傳開時,米格的那些領民們開始不安起來,因為他們的領主造反的話,一旦失敗,他們恐怕也會被清剿。

這種情緒甚至是蔓延到了米格手下的一些軍官中,在米格完全沒有想到的情況下,竟然有一部分的人開始向公主那一邊投降。

米格這一次已經是背水一戰,為了打贏這場戰鬥,他甚至動用了魔導兵器!

魔導兵器,最早出自於矮人之手,從魂晶石被廣泛應用的時候,矮人中的一名傳奇大師將魂晶石的能源應用在全新的機械上,並且結合人類使用的大炮與弩車的原理,製造出了強大的魔導兵器。

米格的手中總共有三件魔導兵器,這是整個海輝城的守城的力量,但是由於米格的特殊地位,所以他很容易的通過一些手段,將魔導兵器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魔導兵器已經的魂晶石做為能源,在大陸上的各個大國有隊友裝備,但是魔導兵器每一次的聚能攻擊都會消耗掉大量的魂晶石,所以在一般的情況下,沒有人會輕易的使用魔導兵器,除了價值不菲的魂晶石,已經被印證魂晶石在全大陸的數量是有限的情況下,人們希望魂晶能夠更多的被應用在基礎的民用生活中。

三件魔導兵器的出現時,亞蒙並不知道,因為雪莉婭根本不知道米格的手中有魔導兵器的這件事,而一個商會會長的海羽風,更不會知道這種只有海輝城高層才知道的事情。

原來的海辛一族的族長蒙特利也許知道,但是他現在已經不在了。

三件魔導兵器中的兩件,被運到了兩支進攻部隊的前方。

這裡,亞蒙已經組織起非常有利的防守堡壘,利用海輝城街道的特點,亞蒙在城市中臨時構建出一個異常堅固的防禦體系。

亞蒙的心中在默念著讓手下再堅持一會兒,只要在有一小會兒,後方的援軍就能跟上,亞蒙便可以尋找機會對米格的部隊進行反擊。

新書《全職法師領主》求支持嘍~ 一「亞蒙隊長,前方的偵查部隊報告,說是對方的陣中出現了十分怪異的大型武器,推測是攻城級別的武器!」

「攻城級別的武器!」

亞蒙一驚,「可惡,米格那小子竟然想在街道中使用攻城級的武器嗎,這樣的破壞可是非常大的!」

但是亞蒙這邊還未對米格的決策表示不滿完,兩道絢麗的白色輝光,在他布防的兩處街道上空亮起。

緊接著就是兩道重疊在一起的巨大轟鳴聲。

嘩——

就是原理戰圈的市中心的行政大廳的玻璃也被震得粉碎一地。

「殿下!」

「保護殿下!」

這時許多的護衛將雪莉婭保護在中間,他們不知道遠方發生了什麼,但是海輝城的北面的天空,非常耀眼的輝芒在照耀著,就像是把海輝城變成了白天一般。

行政中心的玻璃都被震得粉碎,那麼再向北一些的地方,甚至連一些木製的門窗都出現了龜裂。

「出身事情啊!」

「戰爭,又有戰爭啦!」

一些居民出現了躁動,甚至還有一些騷亂。

「咳咳。」

爆炸聲震出了許多的煙灰,亞蒙用后扇了扇連前的灰塵后,瞳孔突然猛地一縮,從他這裡已經可以清晰地看到布防的兩個主要街道已經被全完的破壞,不,不應該說是破壞。

是街道消失了,連同兩旁的建築,如果不是亞蒙親自在這裡布防,他根本不會知道那裡曾經是兩條街道。

而且,肉被燒焦的味道也不斷傳來,守衛街道的戰士們,幾乎全滅……

「這,這是戰略級的武器,是魔導武器!」亞蒙已經震驚的不行。

街道被徹底的破壞,死亡的戰士數字達到了四百人,居民更是死傷近五千人。

「殿下,前線傳來消息,是米格動用了魔導武器,已經突破了第一道防線,向市中心開來!」

一名士兵街道前方的緊急傳信之後,急忙向公主彙報道。

「魔導兵器?」雪莉婭聽到這個詞語后她非常的震驚。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