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他是否還有救。」銀髮的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如果對方已經發現了自己暗藏的這位姦細,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對方在這個星球上,轉移了位置,而另一個可能是對方根本就不在這個星球上,只是以某種氣息誤導他們,銀髮覺得第一種可能性更大一些。

「仙嬰已碎,上面還刻有一行字。」一位仙王迅速上前查看了一下,發現黃曾有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一行字?」銀髮微微一怔,與青狼迅速走了過去,見那石柱上刻著一行血字。

「奈何堂的狗就是這個下場!」青狼的眼裡閃過一絲狂怒,大罵一聲:「豈有此理!」一腳猛踢在那石柱上。

這是赤裸裸的挑釁,赤行雲等人已經發現了黃曾有的身份,殺了黃曾有之後留下了這些字。

「咔……」石柱在黃曾有的腳下,立刻碎去一大塊。石屑飛濺,發出一陣低低的碎裂的響聲。

「走吧,這石柱怕要斷了。」銀髮雖然心中也十分惱火,可是拿一根石柱撒氣也沒什麼用,以青狼的力量,這種普通的石柱根本就承受不住他飽含怒火的一腳。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受了刺激的青狼踢完石柱,轉身一拂袖向出口退了出去。

「把他的屍體帶出去葬了!」青狼氣呼呼地道。

「咔、咔……」石柱碎裂的聲音越來越大,青狼的身體剛退出不遠,那根巨大的石柱就化成無數碎塊崩裂而下。

「轟……」石柱碎裂的剎那,一道紅光自石柱下噴了出來,熾熱的熱浪瞬間充斥了整個地下空間。

「走!」眾人一驚,石柱下竟然連了地心熔岩,石柱碎裂之後,地底的熔岩竟然噴發了。他們都在這地底深處,一旦熔岩引發整個地下空間崩塌,他們就要被埋在地下了。

「轟……轟……」低低的悶響自眾人腳底深處傳來,彷彿一道悶雷自遠而近,由小而大,然後化成整個大地顫抖,彷彿有億萬巨獸在星球的核心咆哮奔騰。

「怎麼回事?」青狼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整個大地突然之間開始搖晃,頭頂上不斷地有碎石向下滑落。

「快離開這裡!」銀髮仙王吃了一驚,身形迅速向洞穴外疾奔,一時間洞穴中所有仙修全都沒玩命撤離,他們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到青狼和銀髮都玩命地跑,他們當然也不敢再待下去了。

「轟……」整個大地都在顫抖,不斷地有巨大的岩石上頭滑落,巨大的石柱像是斷了線的錐子般重重地砸下來,將地下洞穴那空洞的石壁砸出更多碎石。雖然這些人最低修為也是金仙,在護體仙罡的防護之下不容易受到傷害,但是那漫天飛濺的碎石很快影響了他們逃離的速度。

不僅如此,頭頂上的巨石瘋狂滑落,他們腳下的大地也開始出現巨大的裂縫,一道道熔岩像是噴射的煙花一般自地下噴了出來,灼熱的高溫讓那原本就有些混亂的隊伍更顯混亂。

有些人在逃離地下洞穴時,被巨石砸中,雖然沒重傷,但也多少有些傷,另外還有一些人被亂石堵在洞穴中,根本就沒衝出來。

青狼和銀髮一路強轟出來,路上所有阻路的碎石盡皆暴力轟碎,在那洞穴塌陷前沖了出來,當他們沖入深淵寬闊地時,長長地鬆了口氣,但是很快他們便發現不對,因為頭頂比來的時候暗淡了許多。

他們抬頭向天空望去,頓時失聲驚呼:「那,那究竟是什麼?」

「快跑!」銀髮一聲驚呼,當他抬頭向蒼穹上看去時,那萬丈深淵兩側巨大的石壁竟然以極快的速度由上向下合攏,就像是合十的雙掌,頭頂便是那率先合攏的十指,而後再逐漸向下推移,因此,原本他們可以通過那深淵之頂看到蒼穹,可是現在哪裡還有蒼穹的影子,只有一片暗淡的石壁,而且,那合攏的石壁還在發齣劇烈的顫抖,像是隨時都會崩塌一般,誰也不知道能撐多久。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有仙王驚呼。

「這是在塌陷!」有人發現了一個問題,他們看到那深淵的兩壁正不斷向中間擠壓,由上而下,並非是因為倒塌,而是因為整個大地都在下沉,因為大地下沉而使得深淵兩壁因為底部陷空而向中間擠落。

「轟……」那人的聲音還沒有落下,就感覺整個深淵底部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吸扯而去,整個大地驟然裂開來,他們腳下瞬間踏空,他們看到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那裡充斥著無盡的熔岩,腳下大地的碎片像一塊塊被拋入火場之中的劈柴。其中還夾雜著一些並沒有站穩的金仙。

與此同時,一股股恐怖的能量自那地心的熔岩之中噴吐而出,這看上去似乎只是一個死寂的星球,但是其內核之中卻有著無比恐怖的能量,那是整個星球運轉的真正核心所在,無邊的熔岩世界像是一層被剝了殼的雞蛋一般,只不過,這是一個猙獰的雞蛋。

「他們對這個星球做了手腳……」青狼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一時間面若死灰。

如果這時還不能意識到自己究竟犯了什麼錯的話,那就不配做領頭人了。

「快傳訊讓仙船遠離這個星球,讓星空獸也離開……」銀髮仙王急吼道,但是他的吼聲在大地的崩塌聲中那般無力,幾乎沒人聽到他的話。

這時,他看到遠處不時有陰影自上方墜落,是一頭頭守在深淵地表的星空獸。顯然,並非只有他們這地方發生變化,整個星球都陷入崩塌。

「所有人結陣,給我轟出去!」青狼的眼中透著瘋狂,他知道如果想要逃離,單憑個人的力量根本就辦不到,唯一可以期望的是藉助所有人的力量一起對抗這個星球塌陷的危機。他此時還不知道,星球的塌陷還只是一道開胃菜。

……

星球的劇烈顫抖引起了仙船上留守者的注意,他們在天空看得不太真切,只是覺得星球發生了某種變故。

「尊使似乎遇到了麻煩。」一名仙王看著大地上的變化,道。

「要不要我們將仙船靠近一些,看看能否給予支援?」有仙王提議道。

「嗯,將仙船向深淵的方向靠近一些。」仙船迅速調整了一下方向,向星球地面靠了過去。

青狼和銀髮是他們的頭領,如果頭領出事,就算他們完成了任務,只怕也難逃責罰,所以,他們並不想青狼和銀髮出什麼問題,能夠成為尊使,在奈何堂中必然擁有美好的未來,有可能成為奈何堂的核心。在這種時候,如果能巴結上一位尊使的話,以後在奈何堂之更容易獲得資源。

星空獸依然守在這星球外圍的天空中,仙船則向深淵靠去。

「不好,這個星球似乎正在衰竭。」一個仙王看到了問題,整個星球正在向內核塌陷,使得整個星球的表面引力成倍增加,對仙船的速度都有一定的影響。他們看到一些星空獸慌亂地向天空飛,但是飛到半空時因為龐大的身體形成了過大的重力,又被那股力量給拉了下去。

「加大仙船的仙靈力提供,將極品靈石裝上去。」一名仙王低吼一聲,在這種情況下,想要讓仙船萬無一失,只能用極品仙靈石作為艘仙船的動力,如此一來,就算是遇上一些意外,也能擁有足夠的動力使仙船升空而去。

「那深淵怎麼會變成這樣了?」仙船移到那原本深淵的上空時,仙船上的仙王們全都傻眼了,哪裡還有深淵的影子,這裡已經完全成了一片塌陷的巨坑,他們已經看不到青狼和銀髮兩人的痕迹了。

「向那個方向轟擊,一定要轟出出口!」留守仙船上的一名仙王後期的臨時負責人一指巨坑的某一點。

「轟……」一道強光猛然轟擊在那已經塌陷的大地上,頓時將大地燒穿一個大洞,從大洞中,他們甚至可以看到那翻滾的地心熔岩,那片塌陷的大地下,竟是另一片空間。

「究竟在哪裡,繼續轟擊。」那名仙王後期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原本的深淵竟然完全變了模樣。剛才隨青狼和銀髮一起進入深淵的高手也失去了蹤影,他們都嚇懵了,如果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們如何回去交待?

「統領大人,情況有些不對,我感覺這個星球十分危險,我們應該離開。」一旁的一位初階仙王小聲地提醒道。

「但是……他們在哪裡……」那仙王後期正欲說什麼,突然發現有狼狽的人影自他們轟開的地方疾速飛上來。

「他們好像在叫什麼?」一個仙王說道。他也看到了青狼等人,青狼等人看到了仙船,大聲地吼叫著什麼,但是此刻他們完全聽不到,因為這整個星球已經陷入了一種極端的環境之中。

……

「讓我們快逃。」半晌之後,有人辯出了青狼的口型。青狼等人像巨鳥一般自地底下飛射而出,他們似乎並沒有進入飛船的打算,而是像驚弓之鳥一般向蒼穹疾速逃離。

「轟……」仙船上的人意識到情況不妙時,感覺整個天地突然化成了一團巨大的流光,無盡的赤色帶著恐怖的能量瞬間自星球核心向四面八方噴吐出來,剎那之間,整條仙船就像驚濤駭浪中的一片浮葉,身不由已地隨著那恐怖的流光向蒼穹上彈去。所謂的仙船動力,在這道狂暴的流光中就像是兒戲一般。

當仙船沖向蒼穹時候,仙船中那位仙王後期強者看到仙船外那幾道逃竄而出的身影泛著一層仙光,青狼與銀髮仙王身上的青銅仙衣如同被烈火灼燒過一般,化成一條條兀自冒著黑煙的碎布,亂七八糟地掛在他身上,臉上的青銅面具也消失了一半,半張蒼白得毫無血色的臉上滿是絕望和恐懼。

而後,仙船驟然發出怪異的響聲,道道裂紋迅速在船體上漫延開來,絕望的恐懼瞬間充斥在仙船中每一個人的心頭。即使到了這一刻,仙船上的眾人還是沒有弄明白,這個星球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使得它瞬間變成了這個樣子。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一個巨大的星球崩潰,並非如白矮星那般擁有恐怖的毀滅之力,畢竟白矮星屬於恆星,星體之中的成份和熱量是無法相比的,這個荒蕪的星球只是一個大行星而已。

但是即便只是一個大行星,突然自內部崩潰之後又驟然暴發,整個星球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燃燒瓶突然爆炸一般,無數的火舌光華帶著滔天的熔岩和巨大的星球碎塊向四面八方的星空激射。波及方圓數十萬里的星空全都,那股恐怖的毀滅性的能量掃蕩著一切環繞著這個星球的障礙物,包括那艘想逃離的仙船。

那個巨大的星辰,瞬間化成一團流光,以最熱烈的姿態吞噬了星球周圍方圓數十萬里的空間,雖然不能像是超星新爆炸那般影響巨大,可是在百餘萬里之外,另一個星球上的戰無命等人依然感覺到一股能量潮,只是這種衝擊還不如那六艘星空戰艦對他們的影響大,這也是因為戰無命等人離得遠的原因。

他們身下的星球只是抖了一下,所有人就看到遠方天際一道巨大的光華一閃而過,原本昏暗的星球表面有如白晝一般,甚至照得人纖毫畢露。華光隨著幾個像是流星般巨大的碎塊射向四面八方,在戰無命等人看來,就像一個個流星經天而過,偶有幾個碎塊射過來。

「現在我們可以安心地離開了,想去哪個星球就去哪個星球。」看到這一切,戰無命聳聳肩笑了。

梅雲蘿和赤行雲等人全都怔怔地望著那爆發的星球,胸中一口氣憋得難受,卻久久不願意吐出來。他們真的做到了,就憑這三十幾個人的力量,竟然將奈何堂近千高手和數萬的星空獸弄死了。

在戰無命提出這個計劃時,他們都覺得戰無命的想法很瘋狂,引爆一個星球,而且是一個數十萬里巨大的星球,雖然只是一個行星,不是恆星,但也是一個瘋狂的計劃。

一個數十萬里的巨大星球不像數千里大小的隕星,就算是從內部著手,誰又能有這麼大的力量摧化這個星球的內核,使其瞬間爆發呢?所以當戰無命提出了這個計劃的時候,他們根本就不相信,但是戰無命的智記又令他們十分期待,戰無命是一個十分特別的小子,或許真的可以創造奇迹。

他們隨著戰無命一起進入那個星球腹地,進入核心,配合著戰無命完成了一個個古怪的陣法摹刻,每個人負責刻畫出一部分陣紋,最核心的部分由戰無命自己完成,眾人並不明白究竟是什麼陣法。即便是龍乘風也看得稀里糊塗的,畢竟他只拿到了陣法的一小部分,這麼一十分龐大的陣法,大家卻只有半天的時間準備,他想要了解整幅陣圖都做不到。

戰無命帶著三十名頂尖仙王,用了半天的時間在那個星球的內核刻下了密密麻麻的陣紋,不僅如此,還埋下了大量的仙靈石支持大陣的運轉,陣眼處更埋下了讓眾人都覺得有些眼紅的罕見仙材。

他們知道那些東西是陣法各處陣眼最重要的核心之物,就算是他們眼紅也不可能貪墨這些仙材,在他們的眼裡,奈何堂的那群走狗更讓人痛恨。更重要的是,這次的行動關乎他們能否順利逃亡。戰無命無私地將這麼多的仙材拿來布陣,付出的代價比他們只是出力刻畫一些陣紋要大得多。

剩下的半日時間他們便迅速離開了那個星球,躲在百萬里之外另一個較大的星球上,或在星空的隕石塵埃中觀望,讓他們意外的是,戰無命的計劃一步一步地實現了,直到那股狂暴的能量潮山呼海嘯般向四面星空擴散開來,那股刺目的光華驟然升起,他們全都嚇得返回早就準備躲避的星球上。

前車之鑒,那六艘星空戰艦的自爆對他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陰影,深恐這個星球的爆炸再影響到他們,所以他們想也沒想,立刻躲了起來。

「怎麼,大家還不想走啊?」看眾人全都沒反應過來似的,戰無命笑了。

眾人這才如夢方醒,用古怪的眼神看了看戰無命,梅雲蘿先笑了,道:「痛快,真是痛快!戰兄弟,這下子,我梅雲蘿算是服了,這叫以其人之道還置其人之身,奈何堂的這群走狗們終於嘗到了這種滋味!」

「真沒想到,戰兄弟對陣法之道竟然有如此深的造詣,不知道戰兄弟讓我們在那星球內核中刻下的陣法是什麼陣法?」赤行雲無法不動容,可以遙遙引爆一個巨大的行星是何等逆天的手段,如果擁有這種手段,在天河星或者是天狼星這樣的星球外圍,將一些行星內部刻出這樣的陣紋,那就是一道天然屏障,一旦遇上外敵入侵,就是一招最恐怖的底牌。

只要將外圍行星突然引爆,那麼,就算是來數百條星空戰艦也都得被那股恐怖的爆炸能量摧毀。就算是不能完全摧毀,也會讓入侵者損失慘重。在星空中,別的東西沒有,隕星卻是多得是。

「這個,恕小弟賣個關子,有機會的話,可以與赤兄另行切磋。如果大赤天的陣法宗師願意與我這個小人物一起切磋陣法之道的話,我也十分樂意。」

「戰兄,我們皇笳天歡迎戰兄你光臨指教,如果你有時間去我們皇笳天,我定然會請洛陽春尊者親自設宴。」梅雲蘿一下子接過話。

「洛仙尊,那可是我們仙界的頂尖陣法宗師,以陣法之道而成就至尊。嗯,如果梅兄願意安排,那麼皇笳天我可是去定了。」戰無命的眼前一亮。

洛陽春,如雷貫耳的大人物,在玄祖山上,他曾向幾個老怪物討教過,他們講起仙界中,陣法之道,那位洛陽春仙尊可以排到仙界前十的傳奇人物,只是此人平日極為低調,此人不只精於陣法之道,傳說在成就仙尊之後,他不再精研陣法,反而專精鍊器之道,去天下各地向一些煉器大師討教煉器手法。無數年後,洛陽春在煉器上的天賦也讓仙界刮目相看,算是整個仙界的奇葩人物,戰無命對這個傢伙倒確實心儀。

「這次如果能回太清城,還請戰兄能在太清城多待些時日,我必向師尊稟報,請我大赤天的陣道大師一起舉辦一場辯證會,定然不會讓戰兄失望。」看到梅雲蘿搬出了洛陽春,赤行雲也有些鬱悶。

大赤天之中自然也有陣道宗師,但是那些人可沒有洛陽春那般有名氣,但是大赤天身為仙界第十幾位的強大仙域,本身陣法宗門很多,如果舉辦一場眾多宗師一起參加的交流會,相必也不輸那洛陽春一家吧。

「如此自然是好,不過,現在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我估計,那個星辰的自爆不能將那些星空獸全部幹掉,奈何堂的高手也許也有倖存者,我們還是要先了解一下那邊的情況。」戰無命聳聳肩笑了笑道。

雖然那個星球自爆了,但是戰果如何,還有待查證。

眾人一驚,數以萬計的星空獸原本就以力大無窮,防禦強悍,星球自爆還真不一定能夠將它們全都消滅,那些奈何堂的精銳倒是他們看著進去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些人不可能再出來了,就算是有那也只有少數殘餘的人員,不足為慮。

只是如果那些人與那些星空獸組合的話,後果還是會讓他們頭痛的。到時候唯一能做的,自然還是逃命。人家可是有星空獸幫忙的,自己就三十來號人,可拼不過那些星空獸。

一行人迅速將仙船駛離星球,不過他們並沒有向天狼星的方向趕去,畢竟這群追逐著他們的奈何堂精銳究竟結果如何,還得親眼看看才放心。

當戰無命等人的纖細仙船悄然滑過星空那些疾速飛行的隕石之際,看到的是滿天破碎的碎片,這片空間的隕石和破碎的星辰一下子增加了十倍。還有一團團詭異的火球在虛空中燃燒,也不知道是星球的碎片還是奈何堂仙船的碎片。隕石中有一些破碎的星空獸的屍體。

整片星空滿是狼藉,與當初那六艘星空戰艦自爆所形成的景象完全相反,六艘星空戰艦自爆的時候,整片星空被那能量潮清空得幾乎一塵不染,可是現在,這片星空到處都是星辰碎片。這次的星球自爆所產生的破壞確實是要比那六艘星空戰艦自爆產生的破壞小很多。這讓眾人覺得那群奈何堂的殺手們很可能還有不少活著。

「看到這個景象,我心裡多少平衡了一些。」石人嘀咕了一聲。

「就這樣你也能滿足了?我得親手多宰幾個奈何堂的走狗才行。」金角仙王狠狠地道。

「你有機會。」戰無命低笑了一聲,但手指了一下不遠處一個隨著星空塵埃一起飄浮的隕石道。

「咦,那裡還有幾個?好像只是幾個小毛魚。」金角仙王一怔,頓時看清楚那個隕石上,竟然真的有幾條狼狽的身影,像是死狗一般緊緊地趴在那隕石的陰暗處,居然還活著。

「小毛魚,你如果覺得沒什麼意思,那還是讓我動手吧。」牧野霸已經按捺不住了。要知道,這次牧野家隨他一起來的人全都折損在這裡,只剩下他這個光桿司令,讓他窩了一肚子的火。

「別,還是我去!」金角仙王這下急了,一把拉住牧野霸,毫不猶豫地衝出了仙船。

本書源自看書惘 那個隕石上倖存的是幾名小小的金仙,最強的一個不過是仙王初階,在金角仙王的碾壓下,幾乎沒有任何抵抗之力。原本這些人便已受傷不輕,否則也不可能寄於一個隕石上,任由其隨波逐流,他們想飛也飛不動了。對於這樣的落水狗,金角仙王輕易碾死,不過殺到最後覺得沒意思了,就將他們帶回了仙船。

從兩名倖存者口中,他們得知那條巨大的仙船原本那個星球上空,感覺星球出事了,於是下去救援,結果仙船也因此而解體了。這幾個幸運的傢伙那是被青狼安排在星球外,帶著一干星空獸封鎖星球的外層空間,根本就沒有進入星球。

他們發現情況不對,就躲在了星空獸後面,僥倖活了下來。留在星空外的人並非只有他們,估計活下來的人不少,但是由於那恐怖的能量爆炸將整個星空衝擊得一片混亂,他們雖然僥倖活了下來,也被衝擊力逼迫到了星空的各個角落。

眾人得到消息全都鬆了口氣,看來那條巨大的仙船的威脅已經解除了,至於還有多少人活了下來,影響並不大,畢竟奈何堂中高手如雲,奈何堂究竟擁有多大的勢力,各在仙域誰也說不清,因為它太神秘了,就算賭氣將這些倖存者全部斬殺又如何?對於奈何堂來說,或許是損失,可是並不能傷其筋骨。那近萬頭星空獸損失了大半,對奈何堂來說卻是十分肉痛的事情。

不知如果奈何堂知道這個結果會是什麼樣的心情,雖然總的來說奈何堂佔了大便宜,可是也算得上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了。畢竟各大仙域的仙王們全都是精銳的天才,奈何堂這一次出動的也只是少數強大的仙王而已。

「我們該走了!」很快,戰無命等人發現星空中零散的倖存者開始集結,這些人對戰無命等人來說並沒有什麼威脅,但是這些倖存者大多都是在星球外的星空中帶著星空獸封鎖星球的人,因此,身邊或多或少帶著些星空獸,雖然星空獸在這次爆炸中大多重傷或者是死亡,但是活著的星空獸依然不少,聚集起來的已經超過千頭之多。以星空獸那強大的防禦能力,而且離那星球較遠,能活下來不足為奇。

戰無命等人雖然自信,可是他們不認為自己有以三十人的戰力挑戰千餘頭星空獸的能力。因此,他看到倖存者和星空獸匯聚之後,便知道該走了。能夠在這回擊一下奈何堂已經算是比較理想的結果了。至於遭遇了這般劫難的奈何堂倖存者,他們之後要如何做,那是他們的事情。

……

戰無命等人的仙船這一次並沒有直接飛向天狼星,而是到最近的資源星球停了一下,利用資源星球上的通訊設備向大赤天傳送出眾人在星空中被奈何堂伏擊的消息。

於是奈何堂對仙界各大仙域仙王之王出手暗算,在大赤天境內將大赤天的六艘星空戰艦引爆,大赤天數千仙王和數萬金仙精銳在這次伏擊之中損失殆盡,除了神子赤行雲僥倖活了下來,之外,其他無一生還。

其他來參加這次太清帝城聯合的各大仙域精銳仙王,幾乎全軍覆沒,原本浩浩蕩蕩的近千各路仙王,每個仙域基本上有一兩隻隊伍前來,有些仙域甚至來了三支隊伍,近千精銳仙王最後只剩下不足三十人,三十人中恭華天的仙王們就佔了差不多三分之一。恭華天三支隊伍三十餘人,折損了二十來人,也可謂損失慘重之極。

戰無命等人只是將消息傳遞了出去,至於各大仙域會有什麼樣的反應,那是他們的事情,各大家族想來都會有一些反應,畢竟這次損失的可是各大家族未來最有可能成為各家族中流砥柱的人。他們是各家族這一代最具潛力的子弟,一下子被奈何堂就這麼算計了,絕對夠各大家族瘋狂一陣子的。

當然,奈何堂也不是那麼好惹的,他們的行蹤太過詭秘。奈何堂這一次絕對會大出血是一定的,畢竟許多家族與奈何堂都有所往來,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如果這些消息只有一兩個人說,他們還可以否認,但是一下子三十多位仙王同時證明此事,還有人錄下了奈何堂那條巨大仙船的影子,那麼就算奈何堂不承認也沒有辦法了。

想必有許多家族會收到奈何堂的賠償,另一些與奈何堂關係並不深厚的家族,可能直接被奈何堂無視,但是可以肯定奈何堂會多出許多敵人。

奈何堂截殺了大赤天前去救援天河星的艦隊,更想將大赤天神之子赤行雲煉成他們的傀儡,展示出來的野心必然會使所有仙界都警惕起來,對於這樣的一個卑鄙齷齪、行為無恥的組織,更多人會將他們列入黑暗聯盟的勢力,他們與黑暗天是一夥的,否則不可能在這時對付各大仙域的聯盟。

所謂的各大仙域聯盟,最後卻成了一個鬧劇,轟轟烈烈的盟主選撥,最後不僅盟主沒有選出來,而且出師未捷身先死,竟然連目的地都沒有到,就讓人差點一網打盡,這簡直是大笑話。

將消息傳回大赤天,眾人鬆了口氣,他們沒看到奈何堂的追兵,想來追兵遭受重創之後也無力追趕了,那些奈何堂倖存者所用的飛行器具只怕比他們的仙船都還不如呢。

戰無命等人只在資源星上加了一些補給,繼續乘坐仙船前往天狼星,畢竟那裡才是整個天狼星域的核心,整個天狼星域也只有天狼星附近有一條規則之門可以讓眾人快速跳轉一個星域或者是飛向大赤天的大陸。

之前那幾條星空戰艦離開蟲洞之後,目的地是天狼星域的另一個可居星球夜狼星。那裡有通向天河星域最近的規則之門,可惜他們被追逐逃命的時候逐漸偏移了原來的航道,反而離天狼星更近一些。他們只好選擇先抵達天狼星,而後再看看下一步該如何走了。

畢竟天狼星的力量比夜狼星上要強大數倍不止,現在赤行雲的身邊根本無可用之人,其他仙域的仙王加起來也就三十人,就算想要趕去天河星,也無濟於事,所以,赤行雲想先從天狼星調集高手,重整艦隊前往天河星。

抵達天狼星已是星空戰艦爆炸之後的第四日,小仙船雖然飛行的速度不慢,但是對於浩瀚無比的星空來說,它的速度實在是慢得可憐,如果是星空戰艦隻需兩日時間,但是這條仙船卻用了四日多的時間。

而抵達天狼星之後,他們更聽到了另一個令人十分沮喪的消息,那就是天河星失守了,雖然附近星球都調集了援軍前去,可是各地方收到的信息時,是天河星失去消息三日之後,等到各大星球的力量趕到的時候,已經又過了一天多,陸陸續續的趕來的小型戰艦,根本就不是那準備充分的黑暗聯盟那近千條戰艦的對手。

僥倖的是,各路援軍的到來使得黑暗聯盟的艦隊並沒有敢在天河星上多停留,幾乎是剛剛攻破沙城,連資源都來不及強行掠奪,只是搶了幾個宗門的洞天,就帶著整個艦隊逃跑了。

不知是不是因為這些人在攻陷天河星的時候已經損失慘重,還是其他什麼原因,反正當援軍陸續趕到時,還沒有對黑暗聯盟形成威脅的時候便已迅速離開。黑暗聯盟也只搶走了幾個宗門的洞天,並順手滅了那幾個宗門,後來有人證明,那洞天中有大量的天河星本土的低階修士,那些人是進入洞天避難的,卻成了黑暗聯盟的獵物。

聽到這個消息,眾人全都啞然,他們對黑暗聯盟的做法有些不解,不去掠奪星球之上的資源,反而去搶一堆平民百姓低階修士,他們究竟有什麼目的?誰又能說得清楚?

好在天河星雖然被攻破,但是並未被完全毀壞,只要再重新修整一下,又是一個完好的星球。這一次天星上戰死了許許多多精銳,可謂元氣大傷。

大赤天的援軍對那黑暗聯盟的星空艦隊一路追擊,那支艦隊數量眾多,想要突然消失是不可能的,所以,大赤天對那支入侵的艦隊一直緊咬不放,調集了各大仙域的兵力,對這支星空艦隊進行圍追堵截,勢要將這支深處大赤天星空的入侵者完全消滅。只是追擊的結果再度令眾人失望。

大赤天的艦隊未能追上黑暗聯盟的艦隊,因為黑暗聯盟的星空艦隊竟然直接進入了星葬之地,那是星空中的一片絕地,幾乎沒有星空戰艦進入之後能出來,因此,大赤天的星空戰艦追到那兒之後,就失去了黑暗聯盟艦隊的影子,他們不敢太過深入,只好退了出來。

也就是說,黑暗聯盟掃蕩了天河星之後就瀟洒地進入了星空絕地,大赤天的追兵就在後面看著他們逍遙地逃走了,無能為力,這是一個讓眾人十分沮喪的消息。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大赤天,至聖宮並非在太清城,而是隱於太清城的某處虛空,自成一體,凌駕於整個太清帝城之上。

至聖宮是大赤天帝尊太清仙帝所居之所,這裡並非帝宮,太清城的帝宮只是帝族的象徵,在大赤天內只有少數人知道帝宮之上,還有一處叫作至聖宮之地。有人說那是一座靈山,也有人說那是一方小世界,還有人說那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洞天,雖然眾說紛紜,但沒有幾個人知道如何能抵達至聖宮。

赤行雲是大赤天少數知道至聖宮通道的人之一,因為他是帝尊弟子,是大赤天的仙王之王,更是大赤天的神之子,地位超然,因此,雖然赤行雲的修為不過仙王階,但是卻擁有許多仙尊都不能享受的特殊待遇,那就是可以自由進出至聖宮。

戰無命等人回到大赤天本來準備立刻返回恭華天,這幾日發生的事情讓他意識到,巨大的危機已經悄然逼近,他必須早些返回恭華天讓玄姬早作準備。在他們正準備離開時,收到太清帝宮傳來的消息,太清仙帝居然召見他。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