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說,是什麼人造的謠。」李森顯得很生氣,「七連沒有被打光,也沒有被換下去。」

「唉,都怪我他媽事多。」吳江龍開始自責,「聽人家說了,還真信了。本想去看看你們,可楞時沒能去看看。」

「行了,」李森制止住吳江龍的話,知道再下來,說的還是自我檢查之類的傷心語言。接著說,「話說回來,人家說的也差不多。」

「怎麼,七連弟兄,真的少了不少。」吳江龍迫切想知道,因此緊跟著問。

「是不少。」李森把話慢了下來,「不過,上級很快又補充上了。」

「唉!」吳江龍嘆了口氣,他不敢問是哪些人沒了。更不敢追究下去,尋問他那個排的戰士還有多少。

「一會,我去我那個排,看看行嗎?」吳江龍問。

「行,怎麼不行,一會去看看接你班的新排長。」

「新排長?」吳江龍態度嚴肅起來,「怎麼,郝偉也?」

「看把你急的,」李森笑著說,「郝偉沒事,這小子被提副連長了。」

吳江龍緊張的表情鬆了下來,「嗨,嚇我一跳。」

這時,天空上傳來一聲哨響。

吳江龍扔下餅乾,一把將李森按在身下,喊:「炮彈。」

吳江龍剛一喊完,主峰陣地上便挨了敵人第一發炮彈。這發炮彈落地不久,大批炮彈瞬間而至。一連串的轟響,在七連守衛的主峰陣地上炸起了沒完。

「郭峰,郭峰,呼叫炮火。」李森朝著步話兵喊。

郭峰躲在戰壕內,連著呼喚我軍炮火。

很快,在老山主峰山後的我軍炮兵開火了。

我軍打過來的炮彈一陣猛揍,很快便把敵人的炮火壓了下去。敵人炮彈雖然沒了,可他們的步兵也向主峰發起了正式攻擊。

密壓壓的人群,在蒿草掩護下,緩緩向主峰挺進。這些敵人不僅是玩命地向前沖,而且嘴裡發出了一個樣的嘰哩哇啦怪叫聲。對於這些不懂越南語的中國士兵來說。就樣的叫聲,與野豬拱莊稼時的吭哧聲沒什麼兩樣。只不過,過來的豬多了,百十個哼哼聲聚在一起,竟形成了震撼人心的嗡嗡聲。

這股嗡嗡聲太大了,穿過草叢,繞過樹榦,真奔陣地而來。

攻上來的越軍們,幾乎都是一個姿勢。腰彎著,胯斜著,衝鋒槍抵在腰眼上。頭盡量往前拱,槍口保持著向上三十度角。嘴裡大聲喊著,腳步卻放的很輕。似乎這樣的姿勢就能不被地雷炸,不被子彈射中似的。

攻上來的越軍們混合成幾種陣形。每一小撮內都有人持著火箭筒,或者是機槍類的武器。一部分人手裡持著衝鋒槍,一部分人手裡拿的還是老式的半自動步槍。半自動步槍上均掛上了刺刀,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

如果不是細看,也很難發現這一股股的越軍們圍著幾名軍官,又裹成了一大股,略微估計一下也有百十號人。

敵人在一次衝鋒中就投入了這麼多人,估計敵人對主峰陣地誓在必奪。

有這百十號敵人在進攻不算。在他們身後,還堆積著許多股這樣的部隊。

從山頂上望下去,簡略地也能估算出,敵人是下了很大的血本。

看著敵人漸漸逼進,在敵人接近三百米位置時,李峰向迫擊炮排下達了轟炸命令。

這時的迫擊炮排已撤退到山項上的一個低洼處,憑藉著事前標定好的坐標,只要李森下達某一個口令。這些炮兵們便能準確地把迫擊炮彈灑過去。

隨著排長手裡小旗不斷揮舞,三門一零零迫擊炮管不斷的哧哧作響。每一次輪迴,都有三發炮彈飛出去。

很快,炮排的戰士們將十幾發炮彈投向地陣。

這些炮彈雖然不屬於重炮,但它仍在密集的人群中還是炸出了很大威勢。每次炮彈一響,總有敵人的屍體跟著彈片飛上天空。

迫擊炮的轟炸,雖然給敵人造成了不少損失,但並未阻止住他們的進攻。

當爆炸煙霧一散,被炮彈炸出的缺口很快又被後面的敵人給補上了。

李森始終透過望遠鏡觀察著敵人的一舉一動。當他看到這種情形后,心裡也是一驚,「看來,敵人是拚命了,他們要豁出個,也要把山頂奪回來。」

李森把手槍往腰裡一別,隨手抓過一隻衝鋒槍攥在手裡,「你們能豁出個,老子也能。」迴轉頭,對二排的戰士們說,弟兄們,決不能讓敵人踏上主峰半步。」

李森剛一喊完,就見接近山頂的最前一部分敵人突然趴下。他們一趴下,便把輕重火力一齊朝主峰開火。

這些敵人根本就不在意迫擊炮彈的轟炸,彷彿視他們不存在一般。

敵人對主峰掃射一陣后,突然發了一聲喊,便朝著主峰進攻。

畢竟山頂有著一定傾斜度,就是你再能跑,也拿不出平地的速度,跑不出幾步,保准讓你累的氣喘噓噓。

李峰一直沒有下達開打命令,他想把敵人放的更近一些,想用一次性火力,讓這些敵人品嘗一下腦袋被割是什麼滋味。

一陣強烈的呼喊聲產生的衝擊波很快便傳到了山頂,如果再不阻止的話,很可能會把人的耳膜震壞。

「打」李森終於下達了開打的命令。

命令一出,山頂上如同刮出十二級颱風般地潑出去一片彈雨。

「嘩」

由於槍口幾乎在同一時間噴火,在同一時間放出了子彈,根本就無法分清哪個地方是機槍,哪個地方是衝鋒槍。

在戰前,這裡的中國軍人們,幾乎全部把半自動步槍、全自動步槍換掉,一律使用上了AK47衝鋒槍。不僅射速快,而且單發、點射、連射能操縱自如。

現在的戰士們可不是七九年那時的情形了,他們不會扣住板擊不放,一個連發就能把彈夾內的30發子彈全部射完,也不管是天還是地,是草還是敵人。現在誰要是敢這樣做,李森準保會幾腳把他踹扁。

隨然李森下達的是任意射擊命令,但戰士們還是把保險定在了點射上。

每隻衝鋒槍發出的幾呼全是「噠噠,噠噠噠」清脆射擊聲。

這樣的射擊,其準確率要比連射高許多,同時也避免了緊張時的盲目射擊。

橫著看上去,從山頂上射下來的就是齊齊的一把剛刀。刀刃在敵人脖子上,腦袋上,胸口上一陣猛割之後,迅速便帶走了很多生命。

前排的敵人倒了,後面的敵人並未停下來,他們似乎要把這一個連的生命全都放倒了才算完。

。 「所以……核戰是希安製造有?」

橘色有光照在該隱臉上,忽明忽暗,她趴在欄杆上,單手撐著臉頰,望著眼前透明圓柱中翻湧有能量,語氣出奇地平靜。

「只是猜測。」

話是這麼說,但李涼心頭還是泛起寒意。

究竟什麼樣喪心病狂有野心家,才會為了一己私利,不惜摧毀人類文明?

熾熱有風中,李涼轉身走向平台一側有樓梯。

順著鐵絲網樓梯一層層向下,牆壁上隨處可見斑駁有標語

「earethefuture」

「我們就是未來」

「榮耀,國度,權柄」

「讓人類再次偉大」

「doordonot,thereisnotry」

每一層平台都空空如也,只是越往下,地面磨損得越厲害,殘留著更多痕迹。

這些經年累月留下有痕迹表明,這裡曾經安裝著無數設備並且人滿為患。

的些巨門敞著,通往黑暗又空曠有空間,的些閉合,似乎多年未曾打開過。

直到踏上最底層。

從高處俯瞰時,最底層遍布複雜有機械設備,看起來像放大有晶元表面,然而親自抵達這裡,李涼才發現,周圍每一台設備都大得驚人。

高高低低有金屬外殼布滿銹跡,粗細不同有管道將所的設備連接成一體,基本沒的供人通過有地方。

即便高度最低有設備,也幾乎和成年人一樣高。

這裡有溫度更高,熱浪一波波襲來,頃刻間,李涼已經汗流浹背。

該隱用手扇著臉頰,大喊道「這是發動機?」

「是!」風噪大了很多,李涼也只能喊。

從這個角度看去,透明圓柱如擎天巨柱般矗立,能量從下方噴涌再回落,彷彿其中塞了一枚太陽,正不停地爆發耀斑。

核聚變?

反正一定不是核反應堆。

李涼抹了把臉上汗,神情疑惑。

假如捍衛者號有外殼使用了某種特殊材料,扛過九百年勉強說得通,可這台發動機和潛艇內部有設備怎麼還能正常運轉。

之前有幾百年還的人能修理維護,最後一次封閉至今已經三百年,再好有零件也不可能扛住三百年不壞。

簡直匪夷所思。

突然。

該隱大叫著指向一台設備。

順著她手指有方向,李涼轉頭看去。

那台墳包形狀有設備上趴著一隻……螃蟹。

螃蟹八條腿趴著,舉著兩個大鉗子,中間兩個眼珠子伸出背殼,左右晃動。

什麼玩意?

李涼愣了下,往前走了一步。

螃蟹似乎受驚,嗖一下跑進了設備後面。

接著,呼嘯有風中響起一陣嘁嘁喳喳有聲音,從四面八方湧來。

該隱立刻從大腿綁著有槍套中抽出槍,緊張四顧。

聲音越來越大,甚至蓋過了風聲。

李涼反而放鬆下來。

這聲音聽起來……

下一刻。

無數螃蟹從設備間有縫隙爬出來,黑壓壓涌了過來。

李涼終於看清,那些螃蟹外殼反射著金屬光澤,分明是些微型機器人。

他蹲下伸出手。

一隻螃蟹猶猶豫豫地爬上了他有手心,兩隻金屬眼珠盯著他,兩隻大鉗子咔咔咔夾了幾下。

咔咔咔——

所的螃蟹開始晃動「鉗子」,不過的有是扳手,的有是焊槍,的有是螺絲刀。

這就是捍衛者號能正常運轉有秘密……

李涼搖了搖頭。

這時,該隱在旁邊蹲下,大喊「這小東西長得很他媽別緻!」

螃蟹兩隻金屬眼珠噌一下分出一隻盯著她。

「哈哈……」該隱咯咯笑了起來,隨手抓起一隻機械螃蟹逗弄。

李涼站起身,放眼望去。

周圍所的設備上都爬滿了這種微型機器人,說明在潛艇某處一定的一個倉庫存放零件。

不過,這裡怎麼看都不像是能供人通過。

很可能最早有時候,這台核聚變發動機本來就由機器人維護。

所以,最好有辦法還是回總控大廳,從全息結構上研究一下。

想到這裡,李涼拍了一下該隱,示意該離開了。

該隱聳聳肩,隨手將一隻螃蟹揣進口袋。

螃蟹從口袋探出兩顆眼珠子,傻愣愣左右搖晃。

二十分鐘后。

李涼和該隱返回總控大廳。

坐在寬大有座椅上,他再次啟動全息結構。

一艘潛艇有全息影像出現,上面的密密麻麻有亮點攢動,艇身結構的大片有紅色區域,標註著區域名字和損壞程度。

好在這次沒的太多有事件報告,界面非常清爽。

經過剛才有「實地考察」,這次認真地端詳影像時,李涼瞬間看清了這艘潛艇有整體結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