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隨著兩聲悶響,兩支黑色的箭矢已經撞到了氣盾上面,黑箭外面的邪靈被撞的猶如剝落的牆皮,露出了裡面金光閃閃的箭桿,卻也沒有了力道,掉落下去!

而那鐵面人卻張嘴噴出了一口鮮血,仰面倒在了地上!龍皇和鸞后趁機回到了靈界,回歸玄寶和小茵的體內!

兩人身體分開,想起剛才的一幕,也有些臉色蒼白,不過玄寶的心中更充滿了興奮,他現在已經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和戰力又提高了!

小茵卻有些心事重重,嘴裡輕聲說著:「他的魔性又加深了,連兵器都加持了邪靈!」

知道她嘴裡說的人是誰,玄寶有些奇怪的問:「小茵,你認識他嗎?」

小茵搖搖頭,拉著玄寶的手說:「我一共見過他三次。第一次的時候,他的魔性還沒有這麼濃烈,看著我的眼神中充滿了哀求,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智,我知道,他是想讓我救他!可是還沒等我出手,他就受不了魔性的侵擾自己跑掉了!等到第二次見他,他的魔性已經非常深了,殺心更是熾烈,所以我才引他傷了我!剛才,就是第三次!想不到他的兵器都已經被邪靈給侵入了!」

這麼厲害的一個人,竟然被邪靈入侵,那對於正道來說,又少了一個強助,多了一個強敵!

他究竟是誰?為什麼會被邪靈入侵?到底是誰給他注入了邪靈?難道這又誰御宣的手段?

「哥哥,我們要去救他!」小茵拉著玄寶的手,鄭重的看著他說:「我們不能看著一個人就這樣墜入魔道!」

玄寶有些擔心的對他說:「你的傷還沒好,先不要出去好不好?」

小茵盈盈一笑,依偎在他的肩頭說:「你看我現在還像是受過傷的樣子嗎?放心吧,現在靈鸞已經和我的心丹相通,我已經好了!全靠小寶哥哥的幫忙,讓我這麼快就有了靈神!」

玄寶也知道她確實已經沒事了,因為看她的氣色就已經和之前不一樣了,這就證明她不只是傷勢痊癒,很有可能身體也是脫胎換骨!

既然已經無恙,也不能總是呆在這裡了,玄寶也就撤掉了結界,拉著小茵一起往外走。

「原來我們的靈神是可以輕易出入我們布置的結界的!」玄寶突然想到了這一點,對小茵說著。

小茵點點頭,微笑著對他說:「所以就算我們以後再靈神出竅,都不會受到傷害,肉身有結界保護,靈神也變得強大了,而且還有龍皇和鸞后守護!咦,小寶哥哥,難道我們不是出林嗎?為何要帶著我往這邊走?」

現在玄寶拉著小茵的手,繞到了樹林的深處,一處小山坡的前面。玄寶微笑著對她說:「因為這裡有我的一個朋友,它需要你的救治!」

山坡的後面,赤虹流雲躺在地上,左前腿在上面耷拉著,嘴裡一直在打著噴嚏,這說明它真的很痛!

而在旁邊,神鼠這個愛吃的傢伙卻一隻在捧著一堆堅果嚼個不停,見到玄寶和小茵一起過來,趕緊跑了過來!

「啊!」小茵驚呼一聲跑了過去,蹲在了赤虹流雲的面前,伸手撫摸著它的傷腿,抬頭對玄寶說:「小寶哥哥,你去找四根木板,每一根要長三角的形狀,三尺長,一寸厚,五寸寬!還要繩子,長一點的繩子!」

玄寶二話不說,扭頭就走到了旁邊的樹林裡面,守著一棵大樹給自己設置了一個結界,然後用冰刀劈柴,用樹木搓繩。

就像是一眨眼的功夫,玄寶就從結界中走出來了,手中捧著小茵需要的東西,輕輕的放在了小茵的身邊。

「這個小老鼠好聰明,它竟然知道採藥!剛才它嚼的這些東西,竟然都是對骨傷有效的藥物!」小茵一臉驚奇的用小手撫摸著神鼠的後背,舒服的它閉上眼睛,溫順的趴在她的身邊。

怪了,這個傢伙一向脾氣很大,誰想動它一下就跟拔了它的逆鱗一樣,凶的不得了!沒想到在小茵的面前竟然是這樣的溫順。而且連赤虹流雲現在也是一副生了病的孩子一樣,老老實實的躺著,不是還低著頭,用腦袋拱一下小茵的胳膊,像是在跟她撒嬌。

小茵輕輕撫摸著赤虹流雲的左前腿,對它說:「忍住啊!」突然雙手用力往下一壓,然後單手抓腿往前一抬,赤紅流雲身體一陣巨纏,嘴裡「咴兒」慘叫了一聲!

「乖!沒事了沒事了!」小茵像是哄孩子一樣撫摸著赤虹流雲的腿,扭頭對玄寶說:「小寶哥哥,快把這小老鼠嚼碎的藥渣抹在傷口上,然後用這些木板夾住它的腿!」

玄寶趕緊照做,跟小茵一起幫赤虹流雲上好了葯,又用夾板將它的傷腿固定住,然後用搓好的繩子將木板綁緊。

等一切處理完畢,赤虹流雲似乎也不是那麼痛了,在玄寶和小茵的幫助下站了起來,雖然還是不敢讓傷腿落地,不過行動起來卻方便了許多,興奮的不停的用舌頭去親小茵的臉蛋,逗得她咯咯直笑!

玄寶卻氣的七竅生煙,霸道的把小茵擁在了自己的懷中。他這個做神帝的還沒這麼放肆的跟自己的鸞后親熱,倒讓一隻畜生搶了先!

不過說實話,小茵的確跟這兩個傢伙比較投緣,還記得當初自己去漠寰,那幫陰血女想碰一下赤虹流雲都不行,更被說騎著它去漠寰找人了!

可是現在,這兩個傢伙在小茵面前乖巧的跟孩子一樣,玄寶簡直都懷疑它們兩個還是不是自己認識的赤虹流雲和神鼠了!

「這裡是靈界,你們就留在這裡養傷吧,我和小茵出去有事,等你傷好了,我再回來接你們!」玄寶拍著赤虹流雲的脖子,又摸了摸神鼠的背。

赤虹流雲連一點留戀的意思都沒有,用頭頂著他,催他快走。玄寶氣的笑了,拍了它一巴掌說:「我知道你想幹什麼!別玩的太大,想報仇也得等自己傷好了!這裡是我和小茵剛剛恢復的,你們可千萬別再搞的烏煙瘴氣的!」

這傢伙心眼小,從出生到現在,還沒被人這麼打過呢,居然斷了一根腿,肯定是當成了奇恥大辱!所以它要是不想著報仇,那就怪了!

就算對方是聚靈王,它也不怕,自從跟隱龍一戰之後,這傢伙簡直無法無天了,根本就沒有讓它能害怕的東西了! 有神鼠幫忙,玄寶也不怕赤虹流雲會在聚靈王的手下吃虧,聚靈王雖然戰力非凡,可是面對神鼠卻也是老老實實,避之不及!

其實神獸大多都是從靈界出來的,萬年前的靈界比現在要熱鬧的多,這裡也是神魔挑選坐騎的地方。

可是隨著封天大盾對靈氣的日益禁錮,這裡也日漸蕭條,聚靈王也經過了一代代的轉世,神技已經沒有以前那麼霸道了!

現在小茵用凈化術重新讓靈界煥發生機,應該用不了太長時間,靈界就會大變模樣,對於神獸和魔獸來說,都是一種福分。

「我們要救聚靈王嗎?」站在迷霧的旁邊,玄寶看著小茵。其實他自己心中也有些迷茫,聚靈王是大魔尊的人,就算他恢復了神智,也跟自己是敵對的關係。

小茵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說:「聚靈王受到邪靈的侵害並不多,真正讓他迷失本性的是他曾經受到過心靈上的巨創!這也叫做失心瘋!」

失心瘋?玄寶的腦海中突然想起聚靈王曾經在他面前的表現,他在不停的追問著自己的兒子,難道這就是導致他發瘋的原因嗎?

正是因為失心瘋,才給了御宣控制靈界的機會,心狠手辣的御宣,竟然以靈界萬物生靈為代價,培育邪靈,導致靈池變成了邪靈之水,大量的野獸和神木被奪去生命,只有寥寥數只生存下來,卻即將成為魔獸!

只要魔獸進化成功,就說明這裡已經適合魔獸的形成和生長了,到時候御宣就會大量的培育這些殺人畜生,用它們來替代人類軍隊,更加具有攻擊性,而且還忠心耿耿,不會背叛!

想通了這一點,玄寶感覺手足發冷,對御宣的狠毒更是感到心悸!幸好來的及時,否則靈界就滅亡了!

既然小茵說對聚靈王的病情沒有太有效的治療方法,那玄寶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既然這樣,那就不用救他了,省的費力不討好,再給自己多添一個敵人!

拉著小茵的手穿過了霧區,走出了山洞,爬上了旁邊的山頭上!

微風吹來,撩起兩人的髮絲,玄寶輕輕用手為小茵理順頭髮,看著她說:「小茵,我們先去冰崖城吧?」

相比較那個鐵面人來說,冰崖城數十萬百姓的安危更加令人揪心!山中無日月,玄寶也不知道自己離開洪升他們多久了,估計現在也已經過了數日了吧?難道還沒有說服寧化龍?

小茵自然同意玄寶的建議,她來這裡,本就是為了城中的百姓而來的!至於鐵面人,碰到的時候就出手相救,卻不能因為他而放棄了數十萬的冰崖城軍民!

看著四周的地形,玄寶的眼睛落在了前面一座山頭上面,拉著小茵的手對她說:「小茵,我們去上面,那裡應該能看到的山下的情況!」

要在這冰崖城找一處制高點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只因這座山就是一把寬背鋸齒刀的模樣,幾乎每一個山頭都差不多的高度,所以想找一個一覽眾山小的地方,實在是不容易!

再加上之前也聽小茵說過,這座山之所以叫冰刀山,是因為這裡封印著大魔尊的屠神魔刀!這山的形狀,應該就是屠神魔刀的樣子。

不過小茵卻告訴他,其實這座山還是有最高點的,而且還十分明顯,那就是現在所站的這裡,因為刀鋒山是前端高後面逐漸低下去的,所以越是靠近冰崖城的山頭,位置就越高!

站在山頭的頂端,四周盡收眼底。靈神的修為又有所精進,連紅瞳都變得比之前更加清晰!

此刻應該是亥時,除了天上的星星,四周漆黑一片。旁邊還有一塊足有一丈高的大石頭,十幾人合抱都不一定能抱得過來!玄寶對小茵說:「咱們上去看看,還記得小時候我怎麼帶你上山的嗎?」

小茵笑了,柔柔的看著玄寶說:「是哥哥背我上去的!」

「現在哥哥還要背著你!上來!」玄寶背對著小茵蹲了下來去,等到小茵順從的趴到了他的背上,玄寶站起身來,雙手抓住了面前的巨石,慢慢的往上爬!

小茵將螓首貼在了他的背上,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好像又回到了小時候的場景,小寶哥哥也如現在這般,背著她慢慢的在山路上走著。

在大洪水發生的時候,她曾經眼睜睜看著小寶哥哥和壞人同歸於盡,掉入洪水之中,那時候她還以為小寶哥哥已經死了,再也見不到他了!

於是不知道在多少個夜晚,她做夢都會夢到這樣場景,小寶哥哥還跟她無憂無慮的生活在元陽山,他還會這樣穩穩的背著她,去山上採藥!

後來冥湖玄寶名動天下,那個時候她也曾想過這個玄寶,很可能就是她的小寶哥哥!不過她不會去冥湖找尋,這天下還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事,那就是那些生病無錢醫治的窮人和病人!

而且這種事情講究緣法,如果真的是她的小寶哥哥,兩人終究會見面的!事實證明這種想法是對的,她和小寶哥哥過了這麼多年,終究還是再次相聚了!

不管是前世的神仙眷侶,還是今生的青梅竹馬,她在跟小寶哥哥重逢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兩人的感情,順理成章的升華成了相伴一生的眷愛之情!這就是兩人的緣法!

巨石並不高,一會就到了,小茵感覺到了小寶哥哥身體停了下來,卻不願從他身上下來,雙手圈住了他的脖子,依然趴在他的背上。

而小寶也沒有把她放下來的意思,只是靜靜的站著,看著下面的世界!

到處都是燈火!整個冰崖城,就好像天上的繁星一樣,燈火遍城!而且紅瞳之下,很多都是大片的火焰,能從山頭上都能看出火焰,那就說明是房子著了火,而且這房子肯定不小!

不用問,冰崖城…已經破了!赫蘭軍已經攻進了冰崖城!可是洪升呢?洪梅呢?寧仙兒呢?五叔和那些官兵百姓呢?

玄寶心中大急,真想放聲大叫,一個一個叫出朋友的名字,希望能夠聽到他們的回答!可是沒有用,他們聽不見,距離太遠了,除非用醒世梵音,不過就算他們聽到了,也無法回應!

感受到玄寶的激動,小茵用自己的臉蛋,貼住了他的臉,輕聲說:「別激動,看看山下,是不是有人?」

玄寶一低頭,順著小茵所指的地方看去,果然發現了,山下的動靜!似乎有一條黝黑的巨蟒從山下慢慢的爬上來,當初他送洪升眾人下山的那條路上,都被這條巨蟒所佔,仔細一看,黑壓壓的全是人!

他們來了!玄寶興奮的幾乎要從巨石上跳起來!小茵也打心眼裡高興,抱著他的脖子說:「小寶哥哥,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玄寶哈哈大笑,剛要對小茵說話,卻眼睛突然一瞪,大喝一聲:「不好!孽障尓敢!」縱身一躍,竟然躍下巨石,卻不落下,足不沾地的在空中御氣而行!

腳下是十幾丈的山坳,而玄寶的目標,卻是在三十丈外的山林,小茵在他背上感覺到耳邊呼呼的風聲,雙眼不敢看,想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卻又不敢亂動,把心一橫,輕輕的將螓首,放在玄寶的肩上!

「噗!」玄寶雙腳踩到了地上,根本不做停留,又飛快的向前跑去!小茵不敢睜開眼睛,只覺得耳邊風聲不斷,小寶哥哥的身體一會騰空,一會奔跑,簡直快逾閃電!

前面傳來巨石的滾動,隱約還有慘叫聲音!小茵心中一縮,猛然睜開了眼睛,卻發現前面的山崖下,一個黑色的人影,正在推動大石,將它滾落山崖!

現在她終於明白小寶哥哥為何會如此失態了!有人竟然在做著這種喪盡天良,毫無人性的事情!下面是那數十萬冰崖城的軍民!

「呔!」玄寶人未到,招已出,上來就是一記火焰刀,往那黑影砍去!

這一把火焰刀是玄寶掌握此種神技以來,變幻的最大一柄,刀鋒足有十餘丈長,熊熊烈焰帶著可以焚化一切的氣勢,在空中劃過一道絢麗的火影,對著那黑影當頭劈落!

那黑影已經感覺到了身後的異動,反應十分迅速,連滾帶爬的避開,玄寶一刀劈下,伴隨著驚天動地的轟鳴,那大石已經被劈成了齏粉,就連堅硬的石崖上,都被砍出一道深達兩丈,長約五丈的壕溝!

「呀!」這一刀的威力讓玄寶自己都趕到驚訝,生怕濺落的碎石會對下面的百姓造成傷害,等看到碎石都順著壕溝滾落下去的時候,才長舒了一口氣,眼睛落在了那逃到一邊的黑影身上!

那人已經轉過身來,雙眼中散發著妖異的綠光,身上的黑色長袍已經被火焰刀的熾熱給燒的破爛不堪,跟漁網一樣布滿了大大小小,露出皮膚的破洞!

雙眼之下,依然是那熟悉的面罩,鐵面人又出現了!手中一抓,拿著一支箭,鬼魅一般的從十幾丈外沖了過來,直插玄寶的胸口!

為什麼不用弓射箭,而是用箭當成劍來攻擊?玄寶眉頭一皺,已經看到他的左手焦黑一片,心中瞭然,原來他還是受了傷!

「哼!」玄寶冷哼一聲,龍皇罡勁遍及全身,一拳向鐵面人砸去!距離還有一丈遠,鐵面人就像是一頭撞在了玄寶的拳頭上,整個身體猛的站住,仰天狂噴一口鮮血,卻硬是沒有倒在地上!

鐵面人站在距離玄寶不到兩丈的位置,直勾勾的看著他,眼神中除了兇狠與怨毒,又充滿了深深的迷茫!不過卻絲毫沒有害怕。

隨著一聲脆響,他臉上的面罩突然裂開,露出了一張蒼白的臉龐,玄寶終於看到了他的樣子,臉色大變,失聲大叫:「小彈弓!怎會是你!」 在南平城北,鐵面人明明可以一箭射殺土蝶兒,卻最終還是放過了她!

他千里迢迢追蹤元寶神醫,為的是讓她救他,可是最終卻要追殺她!

那一手神弓神箭果然霸道,如果不是龍、鸞靈神在一起,實力大增,玄寶都沒有把握接的下他那一箭!

因為那是破天神弓和穿日神箭!而這個鐵面人,就是在彩霞山跟他一起生活了八年,和他關係最好的師兄弟小彈弓!

怎麼會是他?他不是跟著射日弓王走了嗎?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好像已經…入了魔道?!

「小彈弓!你怎麼了?是誰把你害成了這樣!」玄寶驚叫一聲,衝到了小彈弓的面前,背後的小茵突然大叫一聲:「小心!」

一道寒光橫劈玄寶脖子,小彈弓瞪著綠幽幽的眼睛,右手中抓住破天神功,用細細的弓弦,橫切玄寶的脖頸!

而他的另一隻手卻拿著一把穿日神箭,猛刺他的小腹丹田,箭神上黑氣縈繞,布滿了邪靈!

玄寶驟然後退,幾乎毫無徵兆,像是早已經遇到他會偷襲一樣!其實這是玄寶的身體預感再次增強,身法再次又前進一步的表現!攻擊剛開始,他已經做出了最正確的防禦!

雖然沒有傷到他,可是卻傷了他的心!玄寶根本沒有想到,這個兒時最好的朋友,竟然會如此兇狠的對他痛下殺手!

「小彈弓,你難道忘了我嗎?我是玄寶啊!我們是凈水蓮座的師兄弟啊!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啊!」玄寶悲痛的對著小彈弓大喊,心中揪成了一團,難受的他幾乎要說不出話來!

小彈弓雙眼中的綠色突然黯淡了一下,原本想繼續攻擊的身子突然停下,眼神茫然的看著玄寶,嘴裡喃喃的說著:「玄…寶…小寶…小彈弓…好朋友?」

看著他那痴痴傻傻的樣子,玄寶著急的問背上的小茵:「他這是怎麼了?」

小茵一直在觀察著小彈弓,看到他眼中的綠光時明時暗,顰眉對玄寶說:「他即將入魔!他體內的純邪之靈一直在此消彼長,現在純靈虛弱,邪靈旺盛,開始入侵他的腦袋,等到邪靈完全佔據他的腦袋,他就變成了一個完全的魔王!」

「不行!小茵,你一定要救救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看著他入魔!」玄寶急的大叫,看著小彈弓痴傻痛苦的模樣,心如刀絞!

小茵想了想,對玄寶說:「用你的靈氣來幫助他!但是你不能靠近他,因為你的身體靈氣會激發他的邪靈反噬,還沒等你動手,他體內的邪靈已經感應到你的人,對你做好了防禦!」

不能接近,那怎麼能將靈氣打入小彈弓的體內?難不成要隔空傳送啊,自己可沒有這樣的本事!

不過一旦靠近他,就會受到他的攻擊,這還是小事,主要是每一次激發起邪靈的攻擊,就等於凝聚一次邪靈的力量,這樣會讓他體內的純靈越來越弱,最後完全被邪靈所壓制,然後同化!

不能接近,卻也不能不救!這是他到凈水蓮座之後第一個朋友,也是那八年裡最好的朋友!當那些師兄弟都叫他傻寶的時候,只有他一直拿他當成好兄弟,一起去後山抓野兔,去彩霞澗摸翻天魚!

在玄寶的心中,小彈弓就像是他的家人,是他的好兄弟!現在兄弟變成了這樣,怎能讓他不痛心!

可是怎樣才能不靠近他就能把靈氣打入他的體內呢?玄寶急的雙拳緊握,眼看小彈弓雙眼中的綠芒更盛,強撐著左手的灼傷,硬要拉開破天神弓的時候,眼前突然一亮,終於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龍雷引!」隨著玄寶右臂高高舉起,頭頂上的天空烏雲滾滾,緊接著一道天雷劈了下來,不偏不倚,劈中了小彈弓的腦袋!

小彈弓身體一個趔趄,眼中綠芒稍黯,卻又很快又旺盛起來!緊盯著玄寶的目光中充滿了憤恨,像是要把他手撕活剝了一般!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龍雷引對他不管用?玄寶心中一慌,第二記天雷就劈不下來了!

背上的小茵卻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對玄寶說:「天雷只是天威,沒有靈氣在裡面,設置純靈結界,讓天雷穿過結界劈在他的頭上才管用!

玄寶頓時明白過來,雙臂一緊,抱住小茵的雙腿說:「抱緊我!」身形一動,已經換成了一道影子,從小彈弓面前消失!

他並沒有走遠,只是圍繞著小彈弓轉了一個圈,讓結界將他和小彈弓籠罩在裡面,隨著一聲大喝,天雷再次滾滾而下!

這一次既不是時間結界,也不是空間結界,而是一個純靈結界!也就是說,玄寶只是用純靈之氣將他和小茵、小彈弓三人包圍住,結界里全是氣浪鼓盪的靈氣!

這種純正濃郁的靈氣對於玄寶和小茵來說,都是如沐春風般的享受,卻讓小彈弓無法適應,瞬間就從七竅之中流出了鮮血!

而就在這時,天雷劈下來了,第一道劈在了他的肩膀上,頓時讓他左臂發麻,扔掉了手中破天神弓,第二道就劈在了他的頭上,讓眼中綠芒黯淡,剛想重新燃起,第三道天雷再次落下!

一連劈了五道天雷,小彈弓已經被劈倒在地,渾身冒煙,臉色烏黑,身體顫抖,連動彈一下都動不了!

看著他眼中的綠芒已經看不到了,玄寶心中大喜,知道這個方法用對了,正想著再來一記大的,徹底趕跑他體內的邪靈,卻聽到小彈弓在地上虛弱而憤怒的叫罵:「傻寶…你想劈死我嗎?」

玄寶身體一顫,低頭看著地上的小彈弓,臉色驚喜,雙目卻隱隱含淚,笑著說:「你若再想不起我來,我便活活劈死你!」

天上的烏雲散去,純靈結界也已經被撤掉,小茵從玄寶的背上下來,跟著他一起走到小彈弓的身旁,檢查著他的身體,過了一會對玄寶說:「還有一些殘留!」

小彈弓的臉色更白了,剛想說話,小茵笑著說:「不過用不到天雷來劈了,純靈運行一周天,邪靈盡除!」

小彈弓這才長舒了一口氣,從地上顫抖著站起來,看著玄寶什麼也沒說,只是張開雙臂,和他緊緊擁抱在一起!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