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知道你這麼狠。」洪佳欣說道。

這話也不知是稱讚還是批評。

羅陽反問道:「如果換了你,你會怎樣做?」

洪佳欣答道:「或許跟你一樣。」

殺人不過頭點地。

羅陽不想下殺手,但他已沒有選擇。

林家日後會更瘋狂地報復,雙方拚個你死我活已一觸即發。

「班長,害怕嗎?」羅陽問。

「有什麼好怕的?姐又不是沒經歷過可怕的事。」洪佳欣冷笑道。

她說的也沒錯。

莫說別的,單說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就足夠驚人了。

羅陽在想,要是唐桂花等美人也有洪佳欣的膽子那麼大,那就好了。

他擔心林家會報復唐桂花。

若是將晚上的事告訴唐桂花,保證她以後都不敢再開標緻308,甚至不敢開車。

其實羅陽也不知怎麼提醒唐桂花才好。

林家極有可能會找機會撞標緻308,只有換車或暫時不開,唐桂花才最為安全。

一路走回去,羅陽都沒想到合適的言詞。

如果把真相告訴唐桂花等美人,估計她們會每晚都做噩夢。

「班長,我想讓安姐她們知道危險,又不想讓她們知道今晚的事,怎麼辦?」羅陽問。

「就說回來時,差點被人撞了。說是林家指使的。」洪佳欣說道。

(本章完) 在這一周的時間內,雲老也蘇醒了過來。

「你終於蘇醒過來了」

秦昊看著出現在他的面前的雲老笑著說道。

「嗯,你迎接到了藍家?」

雲老聽見了秦昊的話點了點頭對著秦昊說道。

「嗯,我現在就在城主府,但是還有很多事情都不清楚」

秦昊聽見了雲老的話點了點頭對著雲老說道。

「我知曉你不清楚什麼,我會一一告訴你的」

雲老對著秦昊點了點頭說道。

「籃家當初是我的追隨者,而且還是我最忠誠的追隨者,一直跟隨我征戰對年,但是卻發生了一件事情,藍家老祖過不去便來到了這個地方,這一走便是無數年」

雲老對著秦昊嘆了一口氣說道。

秦昊聽見了雲老的話不敢相信聽見的這一切,藍家居然是雲老的追隨者。

「藍家老祖有一個很大的優點,但是已是一個致命的缺點,那便是藍家老祖喜好結交天下好友,而且對任何人都沒有防備之心」

「當年我們準備去探索一處上古遺迹,因為聽說是那個人的傳承,而藍家老祖當初因為喝酒將這個消息傳了出去,導致我們本來受傷從遺迹之中走了出來,但是又被一些有心人圍攻了」

「那一戰,我們受傷慘重,而這一戰之中出力最多的便是妖族之人」

雲老嘆了一口氣說道,只是說道下一句話的時候,變成了冰冷咬牙道。

「當初我們十五人進入到遺迹之中,最終活下來的便只有五人,藍家老祖便是其中一人,藍家老祖知曉是他喝酒誤事,對這個事情一直非常的自責然後便選擇離開了我們,前去另外一個地方贖罪,藍家老祖便來到了這裡開始定居,就算這個地方王朝不斷的更迭,藍家之人依然沒有消失過,一直都存在這裡」

「藍家老祖每十年便會給我傳遞消息,直到我發生了那一場意外,藍家老祖知曉了這個消息前去給我復仇,但是最後重傷差點慘死」

「藍家老祖最終燃燒了精血,靈魂逃掉了敵人的追殺,然後再次回到了這裡,一直沒有離開過,就是等待著有一天我再次出現,因為他一直相信我不糊輕易的死去,同時藍家老祖已命令他的後人等待我的傳人出現,我傳人出現的時候,只要能夠得到藍家後人的認可,藍家便會成為我傳人的追隨者」

雲老對著秦昊嘆息說道。

「藍家老祖居然如此的執著」

秦昊聽見了雲老的話,已嘆了一口氣輕聲的說道。

「其實我知曉藍老鬼並沒有死去,但是我使用了那一招才活了下來,而且一直被束縛在妖劍之中無法離開,終於有人知曉了我存在將魂之中,然後將我煉製成為了將魂」 洪佳欣說的辦法,有可行之處。

往常羅陽會在自己家洗了澡,再到秦飄家去睡覺。

現今夜已深了,羅陽乾脆到秦飄家去洗澡。

二人帶了幾份夜宵回來。

羅陽打電話給唐桂花,得知她原來也在秦飄的家。

美人們都在擔心羅陽,見他平安回來了,個個俏臉的緊張神色才舒緩下來。

就連方琳都在這兒。

「大家來吃東西。」羅陽招呼道。

他神色很自然,不像發生過什麼大的事情。

「牛仔,商量得怎麼樣了呢?」安玉瑩關心道。

「商量好了。就是小心提防。」羅陽說道。

飯桌上擺放了好幾個飯盒,有牛肉炒河粉,炒田螺,牛百葉等等小吃。

在吃夜宵時,羅陽想了又想,沒有找到合適的話提醒唐桂花。

若直接要她別開車,過一段日子再用車,這很不合情理。

唐桂花出入都開她的標緻308,已成習慣了。

驟然讓她開摩托代步,作為女生,她可能接受不了。

面子問題。

掃視一眼,便能透視到各位美人飽滿堅挺的上圍,乖乖,還是飄姐的大點兒,桂花姐和安姐的也不小。嘿嘿,班長的發育也挺好,方姐的也不錯。

一番欣賞下來,食慾大增。

安玉瑩坐在羅陽旁邊,見他看看這個,瞧瞧那個,便伸手來要輕輕拍他的大腿。

哪知羅陽正好轉身要去拿啤酒,安玉瑩的手便打在了他偉岸的部位,她知道打錯位置了,觸電也似的急縮回手,俏臉刷地紅了。

「安姐。」羅陽咧嘴一笑。

「牛仔,你到樓上來呢,人家想跟你說件事呢。」

說時,安玉瑩已站起來。

透視著安玉瑩那圓圓的臀,羅陽打了個不小的激靈。

「安姐,什麼事呢?」羅陽跟了上去。

「你上來再說呢。」安玉瑩輕快地上了樓梯。

由剛才安玉瑩那輕輕的一拍,由此聯想到一些有意思的發展趨勢,嘿嘿,羅陽興奮到渾身發癢。

進了房間,安玉瑩轉過身來。

羅陽剛好走進房間,透視著安玉瑩堅挺的上圍,體溫陡地升高了。

「安姐,你這兒是不是弄到油漬了?」羅陽好心道。

「哪兒呢?」安玉瑩低頭看胸前。

「喏,就是這裡,看到沒?這是油漬嗎?」羅陽一本正經道。

先前還道身上真的沾了油漬,及至羅陽伸手過來了,安玉瑩才知上當了。

她輕輕撥開他的手。

「又來捏人家呢,人家說過了,不能隨便捏呢。」安玉瑩揮舞著小粉拳打過來。

羅陽伸手摟住安玉瑩的小蠻腰,任由她的小粉拳打在胸膛上。

心想晚上若非大命,恐怕二人都已在黃泉路上了。

這麼一想,羅陽更珍惜眼前的一切。

「安姐。」

「人家叫你上來……」

「安姐,我明白。」

「人家……」

不待安玉瑩講完,羅陽便用嘴堵住了她的嘴。

安玉瑩已上到喉嚨的話語便化成嗯嗯聲在口腔里迴響。

她想解釋清楚,一時之間又說不出話。

隨後便只得也摟住羅陽的豹腰,在默默里聽著那「嘬嘬」聲。

二人相擁在一起,安玉瑩便會漸漸地將手掌擋在大腿前面。

羅陽知道她為什麼要那樣做。

「安姐,是你弄起來的。」羅陽狡黠一笑。

「人家不是有意的呢,人家是想……」安玉瑩滿臉嬌羞。

「安姐,我知道。」

隨即羅陽又用嘴堵住她的嘴。

這時有樓梯傳來輕微的腳步聲,羅陽便知是唐桂花等美人上來了。

「安姐,桂花姐上來了。」羅陽咬著安玉瑩的耳朵。

在聽力方面,羅陽異於常人。

就算極細微的聲響,他都能聽出來。

安玉瑩卻沒有聽到有人上樓梯的腳步聲,便側著腦袋往門外看了一眼。

這時她還摟住羅陽的豹腰。

果然,在羅陽也轉頭看門口時,便能看到秦飄的腦袋了。

被發現了,秦飄格格笑道:「你們在上面做什麼呢?」

羅陽訕笑道:「沒什麼。」

說著,他便轉過身來,跟安玉瑩並肩而立,面向房間門口。

跟秦飄上來的,除了唐桂花還有方琳。

3女之中,唐桂花俏臉寫著醋意。

她們一起看向站在房間里的羅陽和安玉瑩,均嗤地一聲笑了。

「你們笑什麼呢,人家跟牛仔說件事呢。」安玉瑩紅著臉道。

「說事?他下面說了老實話。」唐桂花冷笑道。

羅陽連忙將雙手垂下去,疊放在大腿處。

見他這麼做,秦飄嘻嘻笑起來。

「你們怎麼也上來了?先吃夜宵吧,要不冷了。」羅陽尷尬道。

「我們都看到了,還擋住有什麼用。」唐桂花幽幽道。

一聽唐桂花這樣說,安玉瑩才知她們看到了羅陽的什麼,才會笑,她也窘了。

羅陽看向安玉瑩,見她俏臉吹彈可破。

「安姐。」

「人家不理你了呢。」

安玉瑩轉身坐到床上去了。

只剩下羅陽一人站在那兒,透視著幾位美人曼妙的嬌軀,他偉岸的部分更想要跟美人直接打招呼,倔強地要露出頭角。

站著總是不自然,羅陽便走到床邊,也坐在床沿上,翹起二郎腿,才鬆了一口氣。

聽到上面的笑聲,洪佳欣終究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悄悄摸了上來。

走進房間,看到羅陽和安玉瑩都坐在床上,又見安玉瑩俏臉紅撲撲的,便大約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羅陽,又喝了?」洪佳欣揶揄道。

此言一出,房間里鬨堂而笑。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