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正當其中一位評委要宣布初賽結束的時候,便是被蒼清丹宗打斷了。

「請第三組上煉丹台……」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下,蒼清丹宗拉長嗓子,向著正準備散去的人群喊了起來。

「第三組?」所有人一陣詫異,顯然是不知道這第三組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隨著蒼清丹宗話音的落下,兩名嬌美的倩影,便是邁著輕盈的步伐,向著煉丹台緩緩走去。

當看到沈竹柔時,所有人頓時明白了過來,皆是露出了一副原來如此的面孔,不過,當看到另一道身影時,又是瞬間露出了一抹疑惑的表情。

「那個小丫頭便是駱師兄的愛徒吧?」見著緩緩上台的藍音,蒼清丹宗身旁一名老者小聲的問了起來。

蒼清丹宗點了點頭,旋即,對著已經站在了煉丹台上的沈竹柔與藍音大聲喊道:「半個時辰為限,完不成直接淘汰……。」

「啊……」

人群頓時一片嘩然,半個時辰煉製一顆丹藥,他們可是聞所未聞。

「蒼清丹宗,半個時辰是不是有些……」其中兩位評委欲言又止。

「無妨……」蒼清丹宗簡短的說了兩個字兒后,便是不再言語,旋即,便是看向了在煉丹台上依舊在愣神的沈竹柔與藍音。

「計時開始……」其中一名評委有些底氣不足的喊了一聲。

藍音與沈竹柔二人不禁暗暗叫苦,相互對視一眼,倒有些同病相憐的感覺。


不敢有絲毫的猶豫,二人便是連忙將準備好的一部分材料放入了玄爐當中,旋即,玉手快速伸出,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將掌中的丹火祭入了玄爐之內。

在座的大部分人都沒有看清沈竹柔與藍音的丹火,究竟是長什麼樣,對於沈竹柔的丹火,蒼清丹宗自然明了於心,他很是好奇藍音的丹火,但是,由於藍音剛才速度太快,就連他老人家也沒看清。

現場只有三個人看清了藍音的丹火是什麼樣子,那便是天極宗與地煞宗的兩位宗主,以及風天涯。 半個時辰煉製一顆丹藥,對於其他大多參賽者來說,這絕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所以,對於藍音與沈竹柔來說,這也將是一個全新的挑戰,在這之前藍音煉製一顆丹藥,最快是三十五分鐘完成,而沈竹柔則是用時三十三分鐘。

雖然兩者在時間上,都是極為接近著半個時辰,但是,但凡一名煉丹者都能明白,煉丹不同於其他,它需要煉丹者極其精準的掌握煉製時間,何時放置材料,何時增溫降溫,以及何時揭爐,等等一系列的繁瑣事宜。

稍有差池,煉丹者便不能將丹藥完美的煉製出來,甚至有些丹藥會因時間掌握不到,而徹底毀掉。

尤其是最後揭爐的步驟,正常煉製一顆丹藥的時間為一個時辰,所以,大多的煉丹者會選擇在一個時辰揭爐,當然,也有些會根據自己的判斷提前揭爐。

一道道火熱的目光,齊刷刷的凝聚在煉丹台兩道看起來有些輕鬆的倩影之上,包括此次煉丹大賽的參賽者,十位評委,以及丹宗會高層,此刻,他們也是全都一臉期待的望著煉丹台,就連是天極、地煞兩大宗派的宗主,此刻,沉著的臉龐上也是有了些許的動容。

「還有三分鐘呢……」此時,蒼清丹宗也是稍微了緊張了一下,為藍音與沈竹柔兩人同時捏了一把汗。

「大師兄……還有不到三分鐘,師姐能完成么?」在人群靠前的位置,一名年身材修長的女子,小聲問著在他身旁一臉剛毅的嚴元青。

「竹柔師妹準備收丹了。」嚴元青小聲說了一嘴,便是看向了依舊沒有收丹跡象的藍音。

「時間到……」蒼清丹宗再次拖長嗓子,喊了起來,那種感覺,好像是在故意為兩人爭取更多的一些時間。

刷刷!

在蒼清丹宗話音還沒有落下的時候,兩尊玄爐的爐蓋便是猛然飛射而起,霎那間,便是見得兩顆極為耀眼的丹藥,瞬間自玄爐中席捲而出。

沈竹柔的丹藥銀光四射,整個丹藥都是被銀色的光芒所瀰漫,竟然是無從看清她的丹火身在何處,當丹藥入手后,那銀色光芒才是逐漸褪去,丹藥也是呈現出了它原有的潔白之色。

藍音的丹藥,則是涌動著淡淡的金色光芒,同樣是看不清她的丹火所在,不過,在丹藥即將入手的時候,眾人便是看見一道金色的光束,瞬間射向了藍音的掌心,緊隨其後,一顆晶瑩剔透的丹藥,便是出現在了藍音的手掌當中。

「怎麼可能?」嚴元青頓時心神一驚,他根本沒有想到藍音會與沈竹柔在同一時間收丹。

「居然完成了……」十位評委瞬間為之動容。

幾乎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會有這種動容之心,對於沈竹柔可以完成他們倒是可以理解,畢竟沈竹柔是蒼清丹宗的得意愛徒,但是,對於藍音能在半個時辰完成,他們顯然是覺得太過不可思議。

邁著輕盈的步伐,兩人手拿丹藥,同時向著評委席走去,旋即,各自將手中丹藥,交給了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評委,然後便是輕輕後退一步,靜靜等待著最終的結果。

「沈竹柔晉級,所煉製丹藥為四品培玄丹。」端詳片刻,十名評委同時向著人群大喊一聲,他們的表情,竟然是有著稍許的震驚。

「藍音晉級,所煉製丹藥為三品聚玄丹。」這次宣布的是蒼清丹宗,因為那十名評委看了許久,都是無法說藍音所煉製出的丹藥名稱來,所以便不得不交由蒼清丹宗來審查。

蒼清丹宗在接過丹藥后便是愣住了,無怪這十位評委看不出丹藥的名稱,因為這顆丹藥乃是藍音的師傅,根據四品丹藥培玄丹自行研製而成的,雖然品階僅是三品丹藥的行列,但是其煉製難度,以及丹藥中所蘊含的藥力,卻絲毫不弱於四品丹藥培玄丹。

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他蒼清丹宗叫出此丹的名稱。

果然,在聽到聚玄丹三個字兒的時候,所有人都是一臉的疑惑,對於這個名稱,他們也是第一次聽說。


見著眾人的疑惑表情,蒼清丹宗輕咳兩聲,便是將他對著聚玄丹的認知,全部解釋給了眾人聽,而當聽到這聚玄丹堪比四品丹藥培玄丹時,人群頓時便是顯得有些躁動了起來。

對於藍音的身份,所有人都是更加的好奇起來。

在所有人好奇藍音身份的時候,蒼清丹宗卻是雙目緊閉,開始回想起那消失在藍音掌心的金色光束,因為在那道金色光束消失之時,他體內的丹火忽然有些躁動了起來。

……

「你師傅挺厲害呢。」沈竹柔略有深意的盯著藍音說道。

「你師傅也挺厲害。」藍音不甘示弱,嬌笑道。

兩人跟冤家似得,顯得有些針鋒相對起來,她們本來都想稱讚對方來,但卻就是拉不下那個面子來,便是把彼此的師傅搬了出來。

聽著兩人的對話,蒼清丹宗頓時哭笑不得,十名評委也是瞬間面面相覷。

隨著藍音與沈竹柔的晉級,初賽也是已經接近尾聲,接下來,十名評委便是將進入複賽的七十名參賽者召集起來,然後交代了複賽的一些規則之後,便是緩緩的離開了,漸漸地,人群散去,整個丹宗會也是瞬間變得冷清了起來。

在宣布初賽結束后,藍音也是沒有在煉丹台上停了,快速的向著台下等待她的風天涯走去,而後,便是與風天涯一起離開了丹宗會。

當兩人回到四層酒樓時,已經是接近黃昏,本來蒼清丹宗是想讓藍音與風天涯在丹宗會歇息,等待第二日的複賽,不過,被藍音婉言拒絕了,她已經在四層酒樓住慣了,覺得還是在那裡住的自由一些,在說她可不想自己與風天涯的二人世界被他人打擾。

房間內,藍音美眸緊閉,九星焚荒火種不停的在她的身體里飛速遊走著,毋庸置疑,此時藍音又在修鍊她的太虛神體。

經過初賽,藍音也是對九星焚荒火種有了一些新的認識,她發現,九星焚荒火種雖然不屬於她的丹火,但是卻能如同她的丹火一般聽她指揮,而且在煉丹過程中,她並不需要出太多的力氣,她只要稍微動一個念頭,這九星焚荒火種便會按照她的想法去做。

更讓她不可思議的是,九星焚荒火種融合煉丹材料的速度,也是要比她之前的青羽聖火快了數十倍,初賽時,如果不是她刻意控制,以九星焚荒火種那超神的速度,她堅信,她只需二十分中便能將丹藥煉製成功,而且是那種沒有絲毫瑕疵品性最好的丹藥。

不過,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她還是懂的,她可不想在因此而節外生枝,再給風天涯增加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在藍音修鍊太虛神體之時,風天涯的眼睛忽然睜開了一下,彷彿是感覺到了什麼似得,果不其然,就在風天涯睜眼的一瞬間,藍音的身體上,便是蕩漾出了一層層耀眼的淡金色光芒。

「好快的速度……」風天涯忍不住輕喃一聲,旋即,剛剛睜開的眼眸,便是度的緩緩的合上了。

雖然閉上了眼眸,但依舊是無法掩飾風天涯心中的那份震驚,因為藍音身上蕩漾出的一層層耀眼的淡金色光芒,乃是邁入太虛神體第一重小成的徵兆。

短短十日余時間,藍音竟然能將太虛神體修鍊至小成,雖然藍音在修鍊太虛神體的時候,比風天涯多了九星焚荒火提前種淬鍊身體的優勢,但是這份天賦,依舊是讓風天涯驚嘆不已。

「如此天賦……若是她可以修鍊,必然可以與詩兒媲美啊。」風天涯心中不禁感嘆起來。 「煉丹大賽,複賽開始,請七十名參賽者上台。」隨著一聲高亢激昂的大喊之聲,煉丹大賽的複賽拉開了帷幕。

片刻間,七十名參賽者便是全部到了煉丹台上,這七十名參賽者的丹道修為,大多都處於三階地丹王與四階地丹尊的層次,為了公平起見,經丹總會統一決議,三階丹王與四階丹尊將會區分來對待。

此時,七十名參賽者已經按照自己的丹道修為,分別站立在了符合他們等階的隊伍當中,藍音自然是在屬於三階丹王的隊伍當中,不過,以藍音現在的煉丹實力,就算是煉製有些難度的四品丹藥也是不再話下,但是,她並沒有逞能去四階丹尊的隊伍當中。

要知道,強中自有強中手,保不齊在這些丹尊當中就隱藏著一些真正深藏不露的人,所以,為了保險起見,她便是待在了三階丹王的隊伍當中。

寧當雞頭,不作鳳尾,這便是藍音此刻所想。


「現在揭曉三階丹王所需煉製的丹藥。」看著已經分開的隊伍,蒼清丹宗站在最為顯眼的地方便是開始宣讀起來,「三品冰靈丹。」

「冰……冰靈丹?」聽到這三個字兒,在三階丹王隊伍中,所有參賽者的臉色,頓時便是變得難看起來,就連藍音的臉色也是有些凝重起來。

這冰靈丹可謂是三品丹藥中最難煉製的丹藥,不但煉製工序複雜,更是對時間掌控極為苛刻,在煉製的整個過程當中,只要煉丹者在時間上有一絲一毫的偏差,這丹藥便會瞬間化為清水。

冰靈丹雖然等階不高,但卻是極為珍貴的丹藥,因為這冰靈丹有抵禦高溫之效,那怕是你身在一片火海,丹只要服下這冰靈丹,便可保你安然無恙。

而煉製冰靈丹的主要原材料,乃是天玄大陸東部地域極為珍貴的冰靈草,以及天玄大陸東部地域隨處可見的天然之冰。

俗話說,水火不相容,冰遇火則化,所以,煉製這冰靈丹的難度,可想而知。

「四階丹尊所煉製的丹藥為……四品入虛丹。」正當丹尊隊伍中的參賽者一個個幸災樂禍的時候,一道屬於他們的噩耗之音,便是再度自蒼清丹宗口中傳盪而開。

「媽呀……怎麼是入虛丹……」四階丹尊隊伍中,瞬間傳出一道道讓人頭皮發麻的哀嚎之聲。

通過這些人的表情,與哀嚎之聲,便可以知道,要想煉製這四品入虛丹,似乎也並不是件簡單的事兒。

「開始吧…三個時辰為限…」看了看那些愁眉苦眼的參賽者,蒼清丹宗淡淡的說了一嘴,旋即,又將煉製規則,以及其他一些相關事宜,跟參賽者交代了下,便是一屁股坐回到了席位之上。

當聽到丹宗會為他們準備了雙份的煉丹材料時,所有人都是暗暗鬆了一口氣,不禁感嘆這蒼清丹宗還是有一些人性的,有了雙份的煉丹材料,就算他們失敗一次,依舊還是有翻盤的機會。

接下來,七十名參賽者便是各自向著各自的位置快速走去,而這時煉丹台上的玄爐,也是換成了更為高級的靈爐,看著這整個七十個靈爐,所有人不禁感嘆丹宗會的強大,一下子能拿得出如此之多的靈爐,丹宗會果然是底蘊深厚,財大氣粗。

這是一場無聲的戰鬥,所有人的眼球,此時也是全部都聚焦在了煉丹台上,看著一個個臉色各異,滿頭大汗的參賽者,所有人的心,此刻也是無比的緊張起來,就好像站在這煉丹台上的是他們一樣。

蒼清丹宗也不例外,這複賽參賽者煉製的丹藥,乃是經過他精挑細選后,才最後敲定下來了,此時,他在眼球只是在三個人的身上來回掃視著,這三人便是,他的兩名高徒,以及被他很是看好的藍音。

這一次藍音在祭出九星焚荒火種的時候,速度依舊是快如閃電,其實這倒是不能怪藍音太過小家子氣,不願讓別人看見她的丹火,只是那九星焚荒火種太過調皮,藍音意識剛剛一動,他便是迫不及待的閃掠而出,向著那玄爐內爆射而去。

不過,這一次蒼清丹宗顯然是做好了準備,他的目光從一開始就一直盯著藍音,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看不清藍音的丹火是什麼樣子。

總算是功夫不費有心人,蒼清丹宗終於是在藍音祭出丹火的時候,隱隱約約的看清了藍音丹火的形態。

一道細長的金色火焰,這道金色火焰極其渺小,甚至不足尋常煉丹者丹火的一半大小,但是在這道渺小的金色火焰出現的一霎那,他體內沉寂的丹火,再一次的有些躁動了起來。


蒼清丹宗的丹火,乃是聖火榜排名第十的琉焰聖火,那絕對是極為霸道的一種火焰,單從排名上便是能看的出來,為了得到這琉焰聖火,蒼清丹宗也是付出了極其昂貴的代價。

而且,蒼清丹宗清楚記得,他的琉焰聖火,只有在碰到對它構成威脅的聖火時,才會如此異常的躁動,當下他的心中便是有了一個讓他熱血沸騰的想法,那便是藍音或許已經破開了玉盒的封印,得到了玉盒當中封印的聖火,不然,琉焰聖火的異常躁動,根本無從解釋。

但是蒼清丹宗有一點想不明白,就算是能破開玉盒封印,那藍音又是如何將玉盒內的聖火收服的呢?他可以肯定,以藍音如今的丹道修為,決然無法收服比琉焰聖火還強大的聖火。

「看來,只能等比賽結束后,問問那小丫頭了。」蒼清丹宗暗自嘀咕一聲,旋即,雙目緩緩抬起,便是再度看向了正在煉製丹藥的參賽者們身上。

此時,已經過去將近兩個時辰了,原本七十名參賽者,此時也僅僅剩下了不到三十名,很顯然,那些離開煉丹台的參賽者,必然是兩次煉丹全都失敗了。

「呼……」煉丹台上,藍音深深的吐了一口嬌氣,旋即,玉手輕輕抬起,擦拭了下額頭的香汗,便是再度進入了煉丹的狀態當中。

從比賽開始到現在,藍音並沒有看過人群中的風天涯一眼,倒是風天涯,一雙眼睛,一直都在盯著煉丹台上聚精會神的藍音。

「她認真起來……還真是與詩兒一模一樣呢。」風天涯低聲輕喃,內心深處,再一次的將藍音與他的至愛雨詩,作了一番比較。

眨眼間,二十分鐘過去了,此時煉丹台上,只剩下了十九名參賽者,八位三階丹王,十一位四階丹尊。

唰唰!

片刻之後,有著兩名參賽者,已經開始收丹了,這兩人便是四階丹尊隊伍當中的,嚴元青與沈竹柔,也是蒼清丹宗最重視的兩名徒弟,在收丹之後,兩人便是率先走到了評委席,將自己的所煉製的丹藥,交到了評委的手中,隨後,靜靜的站立等待其他參賽者完成。

片刻之後,又是有著七八名參賽者,興高采烈的拿著自己煉製的丹藥,向著評委席快速走去。

「奇怪……她怎麼還沒有完成?」沈竹柔口中小聲嘀咕著,旋即,便是看向了在煉丹台上,依舊還沒有開始收丹的藍音。

此時,煉丹台上,只剩下四名參賽者還沒有收丹,其餘完成收丹的參賽者,都已經是靜靜的站立在了評委席側面,等待著最後四名參賽者的收丹。

但是,時間卻並不會等待他們四人。

「時間到……」蒼清丹宗有些異樣的喊道,但是眼睛卻是死死盯著還沒有完成收丹的藍音,他覺得藍音實在不應該到現在也不收丹啊。

聽到時間到三個字兒,三名未完成的參賽者頓時有些沮喪了起來,不過,他們並沒有放棄,而是再次進入了狀態當中。

「搞定!」

大約又過了兩分鐘,一道有些欣喜的嬌美之聲,便是瞬間自煉丹台上傳盪而開,隨著兩個字兒的落下,藍音溫婉一笑,旋即,玉手緩緩伸出,輕輕將爐蓋揭開,便是見得一道金色光束,瞬間自靈爐內射出,最後消失在了藍音的手掌當中。

「她傻了啊?規定的時間內沒有完成,怎麼還能笑得出來?」沈竹柔有些焦急,又有些疑惑的嘀咕起來。

邁著輕盈的步伐,藍音快速的向著評委席走去,讓所有人無法理解的是,此時的藍音,一臉輕鬆,臉龐之上居然沒有絲毫的沮喪之意。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