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睺!你也太菜了吧!本皇還以為你從北海深淵中,救出了多麼強大的魔神,怎麼是不死這種二流魔神呢!就這種魔神,你還指望著憑藉他們打敗本皇?真是可笑!」

神逆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邊看著自己的殺棋擋下了羅睺的魔棋,一邊調笑道。

「你知道他們是誰?」

羅睺心中一顫,不可思議地看著神逆。 大房這邊,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經到達。

看到嚴經緯一家來了之後,他們的臉上都露出冷笑。

只要今天的棋藝比試,嚴經緯輸給了其他兩房,那麼駐顏丹方,就屬於他們。雖然祭祖時候燒頭香的資格很重要,但和駐顏丹方比起來,顯然就有些不值一提了!

「姐夫,你們怎麼現在才來呀!」許嫣然迎過來,從嚴經緯手裏接過月月,嬌聲道:「快叫小姨。」

「嫣然小姨!」月月甜甜的喊道。

「真乖!」

許嫣然拉着月月,兩人到一旁坐下。

「二姑,咱們大房今天就看你女婿表現了!哈哈!」

「咱們二姑的女婿,可厲害著呢!相信能幫咱們大房拿下頭香資格!」

黃宇最先站出來,一臉笑意的看着黃麗梅,其他幾個黃家年輕小輩,也紛紛在一旁出言相幫,表面上說靠嚴經緯,但語氣里都是嘲諷之色。

聽着他們的嘲笑,黃麗梅肺都快氣炸了!

她看着嚴經緯的眼神,都恨不得吃了他一樣,在黃麗梅看來,嚴經緯能贏得了今天的棋藝比試那才叫怪!

沒一會。

黃家大房這邊,老太太佘淑蘭出現,陪同佘淑蘭一起出現的,是黃康勝,黃康利兩兄弟。大房這邊最前面的位置,擺着三張椅子,老太太坐在中間,黃康勝和黃康利分別坐在兩邊。

接着,二房和三房的主事人也接着出現在比試地點。

二房的主事人,和三房的主事人都是男性,年紀大約七十歲左右。

「太叔公到!」

這時,一名顫顫巍巍的老者,在兩個小輩的攙扶下,走了過來。

這名老者,渾身頭髮花白,拄著拐杖,年紀看上去很大。

「這是我們黃家年紀最大的長者!」看到這名老頭出現,夏子悠給嚴經緯介紹:「他已經九十六歲,輩分極大,如果我外公還活着,也得叫他一聲叔叔!」

「基本上黃家舉行什麼重要儀式,都會邀請他過來坐鎮!」

隨着夏子悠的解釋,這名老者走到了正中央,那裏,早已為他準備好了一張柔軟的沙發。

「叔叔!」

黃家各房的主事人,站起來給這位老者行禮!

接下來是黃麗梅這一輩,黃麗梅這一輩行禮完畢,又到夏子悠這一輩。

所有黃家的小輩,都要和這位輩分最大的老者行禮。

「好了,開始吧!」

隨着老者的聲音,大家紛紛坐下。

如果是比試琴,書,畫其他三藝,那麼黃家會找一群評委過來。

至於今年棋藝這一項,反正輸贏懂棋的一眼就能看出來,自然不用評委。這也是最公平的一項,因為其他三項比試的時候有操作空間,比如哪個評委打分高一點,低一點,都可以暗中控制。這也是大房為什麼隨着這些年勢微,無法贏得祭祖頭香資格的原因。

「大房,你們這邊誰代表出戰?請出列!」主持人看向大房這邊。

嚴經緯站了出去。

「這不是嚴家大少么?」

「嚴家商業詐騙入獄七年那個廢物?」

「嚴開疆的兒子,嚴經緯!」

「沒想到大房這邊接納了他們一家,允許他們回來祭祖了!」

嚴經緯站出去之後,大家看到嚴經緯,就開始嘀咕起來。

嚴氏集團,當年在西南省赫赫有名,嚴開疆的打造的商業帝國不僅涉及昆州市,還涉及西南省各個地方。特別是嚴經緯當初和夏子悠大婚一事,轟動整個西南省,黃家當時知道夏子悠嫁給嚴家大少,已經有了接納他們一家回來的想法。

所以,二房三房那邊的人,也知道嚴經緯。

「都說老子英雄兒好漢,沒想到嚴經緯連嚴開疆的一分本事都沒遺傳到。」

「大房怎麼把嚴經緯這個廢物少爺推出來代表出戰?他能有什麼棋藝!」

「黃旭呢?大房那邊,黃旭的棋藝才是最高的吧!」

「黃旭棋藝再高,能高過我們二房的女婿史手談?」

「我看大房是破罐子破摔,知道鐵定要輸,乾脆派個最無能的代表出戰!」

對於嚴經緯拿駐顏丹方賭注一事,大房都極為保密,老太太已經交代,所有人都不能把這件事令二房三房的人知道。所以二房和三房根本不知道嚴經緯為何出戰,紛紛做出猜測。

聽着這些議論,黃麗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太丟人了!

對於眾人的議論,嚴經緯並不那麼在意。

「二房,你們的代表出列!」

隨着主持人的話,一名三十歲,戴着一副黑框眼鏡,西裝革履的男子走了出來,他背負着雙手,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

「史手談!」

「這可是圍棋高手啊?咱們江北市圍棋界數一數二的人物!」

「二房這邊可真行啊,找了這麼個職業棋手做女婿,在棋藝這塊,誰還能和他們比!」

史手談的出現,成了眾人議論的焦點。

「今天的比試,我師兄應該贏定了!」

大房這邊,圍棋高手金質站在最前面,他今天也特地來圍觀棋藝比試,看到師兄走出來,他眼神之中透出幾分崇拜之色。

「三房,你們的代表出列!」主持人開口。

「等一等,他馬上就來!」

三房那邊有人回答。

「三房,你們怎麼搞的?」

「說好了九點整開始比賽,怎麼還不到?」

「三房,你們莫不是也怕我們二房了吧?」

「你們乾脆像大房一樣,派個最弱的出戰,反正都是輸!」

「等著,我們的人馬上就到。」三房那邊,主事人冷哼了一聲。

隨着主事人的說話,二房奚落那些小輩,這才閉嘴!

「來了!」

很快,眾人就看到一道身影出現。

「天啊,那是樊子墨!」

「曾經得過西南省圍棋冠軍的樊子墨!」

「樊子墨難道成了三房的女婿?三房的年輕女娃子中,沒有誰最近結婚吧?」

隨着樊子墨的出現,令一副世外高人模樣的史手談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子墨,將代表我們三房出戰!」看到樊子墨出現,三房的主事人開口。

「樊子墨,難道是你們三房的女婿?」

「三房,你們這樣做,怕是破壞規矩吧?」

隨着大家的質疑,三房那邊,一個年輕女子站出來,走到樊子墨身邊,道:「我們的婚禮訂在兩個月後,但三個月前,我們就領了結婚證,子墨,屬於我們三房的女婿!」

說着,這名年輕女子摸了摸肚子,道:「而且,我已經懷了子墨的孩子。子墨代替我們三房出戰,名正言順!」

「精彩,今天這場比試,有得看了!」大房這邊,金質興奮道。

「這位樊子墨,很厲害么?」有人問。

「何止是厲害!」金質解釋道:「樊子墨是臨江市人,是臨江市的圍棋界代表,拿過西南省的圍棋冠軍,他和史手談,被譽為西南省的圍棋界雙子星,兩人的實力水平,都在一個層次上!」

「一開始,我還以為我師兄贏定了,現在看來,不一定!」

隨着金質的解釋,大房這邊,都知道了樊子墨的圍棋水平。

「三房這一手,厲害啊!」

「哼,三房隱藏的真夠深的,這是奔著二房去的!」

「二房,三房由西南省圍棋界雙子星代表出戰,咱們大房這邊,直接沒法看了!」

樊子墨的出現。

讓大家原本以為的結局出現了變數。

樊子墨一襲白衣,裝扮有些高人的味道。

他出現之後,目光就一直落在史手談的身上,眼神之中,充滿了鬥志。

「沒想到,咱們的見面,是黃家女婿的方式!」西裝革履的史手談看向樊子墨:「本來,我以為咱們的見面,是年底的圍棋大賽上,樊子墨,難道為了提前和我決戰,你專門選了個黃家姑娘結婚?」

「史手談,你太看 ,

第1079章

說實話,聽說接宋三喜,送他和王霞回中海。

當時,杜震宇都驚呆了。

他問了新表哥袁學兵,怎麼個情況。

袁學兵對宋三喜是稱讚有加,大略說了一下。

杜震宇這下子,還是挺佩服的。

沒想到,宋三喜籃球還打的特別好。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