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大內侍衛都有一手好功夫,只要你露上一手,我就相信你啦!」晴月笑眯眯的說道。

方宸伸手指著遠處一顆十丈高的花樹的樹頂,隨口問道:「喜歡那朵花么?」

晴月順著方宸的手指望去,便看見花樹頂上長著一朵盤口大的鮮花,那朵花花開六色,花瓣共有六層,每層花瓣各有一種顏色,一團紫色氳氤之氣縈繞在花的周圍,異常美麗。

方宸見晴月定定的望著那朵花出神,又說道:「我把那朵花摘下來給你,好么?」

「那麼高,你能上得去么?」晴月一臉狐疑的說道。

方宸聞言笑了笑,隨即一躍而起,毫不費力的飛上了樹頂,單足踩住一片嫩綠的葉子,小小的身子在夜風中輕輕搖曳著,彷彿即將乘風而去。

可憐晴月哪曾見過這般神奇手段,當下就被震住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急聲喊道:「不要,不要摘下那朵花!」

只可惜晴月說這話時已經遲了,方宸已經把那朵美麗的鮮花摘了下來,隨即一躍而下,輕飄飄的飄落到晴月面前,把鮮花捧給晴月,一臉真摯的說道:「我覺得只有這朵鮮花才能配得起你的美麗,所以,我要把這朵花送給你,你願意收下么?」

晴月深吸了一口涼氣,伸手指著方宸,顫聲說道:「你…你知不知道…你闖大禍了!」

「不就是一朵花么,闖什麼大禍了?」方宸滿不在乎的說道。

晴月望著方宸捧到自己面前的美麗花朵,長嘆了一口氣,悠悠的說道:「這朵花名叫『珍愛』,擁有神奇的力量。傳說中,男子只要把這朵花送給心愛的女子,就能夠牢牢束縛住女子的心,從而獲得一生的珍愛。它是父皇的心頭之物,父皇準備要把這朵花送給母后的!」

晴月話音剛落,一個宏亮的聲音忽然在遠處說道:「朕允許他把這朵鮮花送給你,你就收下吧!」

晴月與方宸循聲望去,便看見皇帝胡風華與皇后林若蘭手拉著手站在遠處的石橋上,正笑眯眯的望著他們,說話的正是胡風華。

晴月與方宸見是皇帝與皇后駕到,連忙一起跪下,齊聲說道:「皇兒叩見父皇母后(微臣叩見皇上皇后)!」

「免禮!」

隨著胡風華話音落下,胡風華與林若蘭兩人已瞬間出現在兩人面前,身法之快速猶如鬼魅。

晴月與方宸兩個小傢伙聽得胡風華說免禮,便站了起來,方宸卻不敢抬起頭看胡風華,他心裡正七上八下的直打鼓,不知胡風華要怎樣發落自己。

「怎麼?你不是說要把花送給朕的女兒么?」胡風華望著方宸,溫聲說道。

方宸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再一次把花捧到晴月面前,一臉真摯的說道:「這朵花是為你而摘的,送給你,小公主!」

「等等!」胡風華上下打量著方宸,溫聲問道:「你知道把這朵花送給朕的女兒的含義嗎?」

「我知道!我願意讓公主成為我一生的珍愛!」方宸信誓旦旦的說道。 「我願意讓公主成為我一生的珍愛」這句誓言同時在晴月心頭響起,晴月的靈魂一邊極速向著神界入口飛去,一邊在心裡默默說道:「宸哥哥,你可知道,你也是我一生的珍愛啊!」

「主人,神界入口已然到了!」紫眉的聲音忽然打斷了晴月的沉思,晴月回過神來便看見遠處出現了一個散發著白色熾烈強光的巨大光源。

晴月飛到巨大光源前面停了下來,握住「諸神的黃昏」劍柄用力一拔,隨著一聲清悅的劍鳴聲響起,「諸神的黃昏」已然出鞘。

「紫眉,看你的了!」晴月輕聲說道,說罷,揚起長劍自上而下對著巨大光源狠狠地劈了下去,「諸神的黃昏」劈在巨大光源上,突然發出「轟隆」一聲巨響,巨大光源隨之發生劇烈的爆炸,強烈的白光映得天地間白茫茫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過了一會兒,白光緩緩消散,晴月定睛望去,便發現巨大光源已然消失不見了,巨大光源所在的位置竟然出現了一個金色漩渦。

「成功了,哈哈哈!」晴月開心的笑道。

「破開這個爛結界對我而言,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紫眉十分臭屁的說道。

「我們進去吧!」晴月輕聲說了一句,便輕飄飄的向金色漩渦飛去。

「等等!」

「怎麼了?」晴月聞言停住了身形。

「主人,其實我是不能進入神界的,只能由你自己進去了!」紫眉有些為難的說道。

「為什麼?」晴月聞言不由大驚失色,要是紫眉不能和她一起進入神界,那麼她到達通神塔頂層的難度將會成百倍增加,這對她而言,實在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消息!

隨著一道耀眼白光在晴月手中亮起。晴月手裡的「諸神的黃昏」忽然消失了,一個身穿明黃紗裙的美麗少女隨之出現在晴月面前,正是紫眉。

紫眉望著晴月,一臉歉意的說道:「主人,其實這個神界通道對通過通道的神力是有所限制的,一旦進入神界的神力太過強大就會引起它的崩潰,由於我是真神器級別的武器,因此是無法進入通道的!」

晴月聞言長嘆了一聲,十分惋惜的說道:「你怎麼不早說,害我空歡喜一場!」

「紫眉在關鍵時刻卻不能為主人分憂。是不是很沒用?」紫眉一臉自責的說道。

眾所周知,神靈分為普通神靈與真神兩大類,而真神與普通神靈最大的區別就是。真神不僅能夠創造世界,而且能夠創造足以影響整個宇宙運行的規則,而紫眉雖然只是一件真神器,並不具備創造世界的智慧,但它的力量卻是實實在在的真神級別。因此不能通過神界通道也在情理之中。

紫眉清楚的知道,晴月進入神界以後首先將要面臨通神塔的考驗,只有到達通神塔頂層,才能獲得神格成為神靈,而總共十八層的通神塔每一層都有著極為恐怖的守護者阻擋闖關者通行,一旦失去了她的幫助。晴月順利到達通神塔頂層的機率將微乎其微,要知道即便是劍聖級別的靈魂要順利到達通神塔頂層的成功率同樣極小,更何況晴月只是一個擁有大魔導師境界修為的靈魂。

晴月眼珠子骨碌一轉。上下打量著紫眉,壞壞地笑道:「其實你也不是毫無用處的,至少你還能夠幫我一個忙!」

紫眉望見晴月那不懷好意的眼神,心裡升起不祥的預感,卻又不敢違拗晴月。只好硬著頭皮說道:「主人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儘管吩咐就是!」

晴月略一沉吟。有些難為情的說道:「我…我要你…冒充我,去安慰…宸哥哥,讓他不要難過!」

紫眉聞言頓時放下心來,落落大方的笑道:「只要我鑽進你的身體里活過來,這樣就行了么?」

「可以,那麼一切就拜託你了!」晴月向紫眉擺了擺手,隨後便飛進了金色漩渦之中。

紫眉目送晴月消失在金色漩渦里,輕聲祝福道:「雖然要以大魔導師的修為到達通神塔頂層是難了一點,但我相信主人你一定會成功的!」說罷,轉身往蘭月大陸方向以百倍光速的速度飛去,轉眼間便飛到了蘭月大陸上空,神識隨即擴散開來,籠罩住整個蘭月大陸,很輕易的就找到了晴月的屍身所在,「嗖」的一聲就鑽進了晴月的身體裡面。

方宸正緊緊抱住晴月的屍體緬懷往事,晴月那原本冰冷的屍身上忽然傳來一股溫暖的體溫打斷了他的沉思。

方宸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懷裡晴月的屍體,喃喃自語道:「難道晴兒竟然沒死?這…這怎麼可能?」

懷裡的晴月忽然睜開了一雙美目,輕聲說道:「這世上並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

方宸望著懷裡的晴月,不,應該是紫眉,又驚又喜的說道:「晴兒,你真的活過來了?我…我不是在做夢吧?」

紫眉模仿著晴月的語氣,溫柔地說道:「宸哥哥,你不是在做夢,我真的沒有死!」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方宸把紫眉緊緊抱入懷中,哈哈大笑道。

對他來說,晴月就是他的全部,他可以失去性命,可以失去一身修為,卻絕對不能失去她,如今得知心上人安然無恙,自然難免欣喜若狂。

紫眉被方宸緊緊抱住,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不舒服,就想要推開他,卻又想到晴月的吩咐,便忍了下來,捺住性子嬌聲說道:「宸哥哥,你可以放開我么?你抱得太緊,我都喘不過氣來了!」

方宸聞言如夢初醒,連忙放開懷裡的佳人,一臉歉意的說道:「晴兒,對不起,我實在太高興了,沒弄疼你吧?」

紫眉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沒什麼,我只是胸口有些悶悶的,想出去走走!」說罷,便赤著腳下了床,盈盈向門口走去。

要知道紫眉只是一個劍靈,根本就沒有人類的情感,如今硬要冒充人類去和一個男子談情說愛,難免感覺到渾身不自在,所以她已經在心裡暗暗打定了主意要遠離方宸,她只要讓方宸知道晴月還活著就足以交差了,實在沒必要與他夾纏不清。 方宸見紫眉要走出房間,連忙追了上去,拉住她的小手,溫聲說道:「晴兒,我陪你到城裡走走吧!」

「好啊!」紫眉欣然應道。

其實她知道自己已經沉睡了萬年之久,早已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人類世界的變化,聽得方宸說要陪自己到城裡走走,難免有些開心。

方宸滿眼寵溺的望著紫眉,深情款款地說道:「晴兒,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半步了!」

「如果我離開了你,你會怎樣?」紫眉望著方宸,有些好奇的說道。

「我會傷心而死的!」方宸深情的凝視著紫眉的眼睛,半真半假的說道。

「啊?」紫眉原以為只要自己活了過來就足以安慰方宸,卻沒想到自己一旦離方宸而去會讓他傷心而死,當下信以為真,連忙緊緊抱住方宸,一臉后怕的說道:「宸哥哥放心,我是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你一定要活得好好的,知道么?」

紫眉話剛說完,方宸忽然緊緊摟住她的纖腰,一個火熱的吻隨即落在她的嬌唇上,措不及防的紫眉不由慌亂了起來,連忙一把推開方宸,氣沖沖的說道:「宸哥哥,你要對我幹什麼?」

方宸被紫眉推得連退了幾步,好不容易才穩住身體,見紫眉生氣,連忙又走上前去,執起紫眉的手,一臉歉意的說道:「晴兒,對不起,我只是一時情不自禁!」

其實這也怪不得方宸,要知道方宸只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男子,被這麼一個絕代佳人緊緊抱住自然難免想入非非,只可惜他的對象卻是一個絲毫不通男女之事的劍靈,只能碰了一個不軟不硬的釘子。

「我們走吧!」紫眉沒好氣的白了方宸一眼,卻也懶得追究這事,輕輕打開了房門。然後便與方宸手拉著拉走了出去。

紫眉與方宸兩人走出靈堂,守在門口的鵝蛋臉小宮女看見紫眉不由愕了一愕,臉色隨即變得蒼白如紙,伸手指著紫眉顫聲說道:「你…你…」活未說完便已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要知道晴月明明已經是一個死人,可是現在竟然就這麼活生生的從靈堂裡面走了出來,這件事情實在太過嚇人,也難怪小宮女會被嚇得暈了過去。

紫眉看都沒看倒在地上的小宮女一眼,拉著方宸就走進了靈堂外的花園裡。

佔地約有三畝的花園裡百花盛開,一朵朵嬌艷的花朵在陽光下散發出五彩繽紛的光芒。空氣中瀰漫著醉人的花香,還有許多色彩斑瀾的蝴蝶在翩翩飛舞,美得如詩如夢!

紫眉正一臉迷醉的觀賞著那些美麗的花朵。方宸趁她不注意,不動聲色的悄悄摘下了一朵拳頭大的銀色鮮花,突然插在了她的髮髻上,柔情萬千的說道:「其實我覺得晴兒比這些花兒更美,我讓它沾沾你的光。你不會反對吧?」

「你喜歡我?」紫眉轉身望向方宸,凝視著方宸的眼睛說道。

「是的,我愛你!」方宸點了點頭,坦然承認。

「愛是什麼?」紫眉蹙眉問道。

方宸沉吟了半晌,輕輕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我知道自己很愛你。卻不知道愛是什麼!」

「別管愛是什麼了,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不然一會你的小情人就要追來了!」紫眉笑嘻嘻的說道。說罷,拉著方宸的手微微運起神力,兩人隨即穿越空間去到了萬里之外。

金碧輝煌的御龍殿中,正在殿首龍椅上欣賞歌舞的晨風大帝望了一眼坐在下首心不在焉的白倩,忽然輕聲笑道:「方宸走了!」

「什麼?」白倩聞言不由大驚失色。她怎麼也不相信方宸會拋下她獨自離開。

她隨即感應了一下周圍方圓百里之內的氣息,這才發現方宸的氣息不知幾時已然消失不見了。心裡不由升起一股巨大的屈辱感,用力一掀面前的檀木雕花桌子,檀木雕花桌子立時被翻了過來。

隨著面前的檀木雕花桌子被掀翻,桌上的玻璃酒瓶與酒杯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然後碎成了一地的玻璃碎片,眾宮女聞聲隨即停止了歌舞,紛紛一臉好奇的望向白倩。

晨風大帝舉起酒杯呷了一口清酒,望向氣鼓鼓的白倩,悠悠的說道:「其實你為這麼一個男人生氣是不值得的!」

「哦?」白倩斜眼望向晨風大帝,冷笑了一聲,沒好氣的說道:「什麼男人才值得我為之生氣!」

晨風大帝放下酒杯,向大殿里的宮女揮了揮手,眾宮女看見晨風大帝打的手勢齊齊躬身施了一禮,隨後便魚貫走出了大殿。

晨風大帝待得眾宮女全部離開了大殿,緩緩站起身離開了龍椅,走到白倩面前,微笑道:「其實你面前有一個更好的選擇!」

「你指的是你自己么?」白倩抬起頭望著面前的晨風大帝,沒好氣的說道。

晨風大帝一臉驕傲的說道:「朕能夠親手打下十萬里江山,又是劍皇境界強者,難道不比你的心上人優秀么?」

白倩聞言嗤笑了一聲,一臉不屑的揶揄道:「聖皇的美意還是留給別的女人吧,小女子可不想半夜死在龍床上!」

白倩的話戳中了晨風大帝的要害,晨風大帝聞言乾咳了一聲,一臉尷尬的說道:「朕只是開個玩笑,愛卿別當真!」

白倩緩緩站起身來,輕嘆了一口氣,有些蕭索的說道:「其實我來這裡之前也沒有想過,自己在方宸的心裡竟然比不上一個死人!」

「白姑娘這就要離開了么?」晨風大帝見白倩似有去意,便隨口問道。

「我不離開,難道留下來作你的妃子?」白倩白了晨風大帝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只要你願意,朕立馬冊封你為朕的妃子!」晨風大帝附和著說道。

白倩向晨風大帝襝衽施了一禮,款款說道:「聖皇的美意還是留給別的女子吧,小女子家裡有事,這就告辭了!」

「朕送你出宮吧!」晨風大帝隨意地說道。

「不用了!」白倩拍了拍手掌,隨著掌聲響起,右手邊三丈遠處的空氣中忽然出現了一圈一丈寬的水波紋,一個金髮碧眼的美麗女子從水波紋中盈盈走了出來,正是美人魚莎莎。(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晨風大帝看見莎莎突然出現不由暗暗心驚,要知道她的隱匿之處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自己竟然絲毫也沒有發現她的氣息,這該是多麼高明的隱匿手段。

莎莎直接把晨風大帝當成了空氣,徑直走到白倩旁邊,笑嘻嘻的說道:「倩倩,你終於肯跟我回水月宮了?」

晨風大帝聽得「水月宮」三字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要知道水月宮的宮主徐檀雅可是名震天下的人物,其實力堪比劍聖強者,可是比他強得太多了。

晨風大帝望了望白倩,又望了望莎莎,似乎在猜測哪一個才是徐檀雅的親傳弟子。

白倩指了指晨風大帝,對莎莎說道:「莎莎,這位可是神龍國聖皇陛下,還不趕緊見過聖皇陛下?」

莎莎向晨風大帝點了點頭,笑道:「我剛才一直都在殿中,早知道你是聖皇陛下啦!」

「這位是?」晨風大帝望了一眼莎莎,向白倩問道。

「這位是美人魚族的長老莎莎,她不通曉人類世界的禮節,失禮之處請聖皇勿怪!」白倩微笑著解釋道。

「哦!難怪!」晨風大帝一臉恍然的說道,說罷,向莎莎頷首笑道:「莎莎你好,歡迎來到聖龍宮!」

莎莎卻不再理會晨風大帝,拉著白倩的衣袖說道:「倩倩,宮主等你已經等急了,你快跟我回水月宮吧!」

白倩望向晨風大帝,一臉歉意的說道:「聖皇陛下,師傅有事找我,小女子這就要回水月宮了,改日再到聖龍宮來拜會陛下吧!」

晨風大帝哈哈一笑,大大方方的說道:「白姑娘既有要事就回去吧!有暇定要多些到聖龍宮來看朕,聖龍宮的大門可是永遠為你敞開的!」

「我會的!」白倩笑道,說罷,對莎莎說道:「莎莎,我們這就回去吧!」

「嗯!」莎莎應了一聲,默運起心靈之力,纖纖玉手自左向右輕輕一揮,一扇古色古香的木門隨即出現在自己面前,正是催眠師所獨有的傳送門,透過傳送門望去可見月之湖畔的美麗風景。

「聖皇陛下,我們走了!」白倩向晨風大帝輕聲辭行道。

「不送了!」晨風大帝點了點頭,笑道。

白倩深深的望了晨風大帝一眼,便與莎莎手拉著手走進了傳送門裡,然而她們剛剛穿過傳送門,卻不由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傳送門的傳送地點就設置在水月宮前,然而如今高大巍峨金碧輝煌的水月宮卻已變成了一片廢墟,到處都是殘垣斷壁,水月宮宮主徐檀雅也已不見蹤影。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白倩望向莎莎,一臉擔憂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啊!」莎莎搖了搖頭,一臉茫然的說道。

「師傅,你在哪裡呀?」白倩揚聲叫道。

「你回來了?」

隨著一個略顯滄桑的女子聲音響起,白倩身前的空氣忽然漾起一圈一丈寬的水波紋,一個身穿明紫百褶半身裙的美麗女子從水波紋中盈盈走了出來,正是水月宮的當代宮主徐檀雅!(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稍後還有一章! 只不過,眼前的徐檀雅看上去卻有些憔悴,一頭秀髮凌亂的披散了下來,裙子上也破了幾個小洞,左臂上還包紮著一條帶血的繃帶,明顯受了傷。

「師傅,你怎樣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白倩拉住徐檀雅的手,一臉焦急的問道。

徐檀雅長嘆了一聲,悠悠的說道:「水月宮昨晚被人襲擊了,來人是兩個劍皇境界強者和一個武皇境界強者,我已經把他們擊退了,不過水月宮也在打鬥中變成了一片廢墟。我怕你們回到這裡時遭到他們襲擊,這才專門在這裡守著的。你們既然已經回來了,這就跟我走吧!」

「天哪!兩個劍皇境界強者和一個武皇境界強者聯手都被擊退,師傅你真是太強大了!」白倩一臉崇拜的說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