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尋死路!」劫星女王見葉天真敢逆她無盡劫星滅世之威前來馳援幻靈,頓時鳳目含煞,一聲如述世界終末的厲喝催動不知多少劫難凶光齊齊朝葉天湧來,然而此時的葉天分明達到強絕戰鬥狀態,刀火星戰四道無比和諧團結地融為一體,竟是直接將攔路的劫星全部轟得粉碎,伴著一股幻念波動直接撕開劫星女王身軀!

「爾敢!」這魔頭不禁怒喝,毀滅法相爆令絕色容顏中透出紅粉骷髏的森然恐怖,眾多劫星顯出其中最為可怕的核心凶勢,猶如一條毒蛇般襲向無畏的神聖,葉天抬刀,一斬破空,卻是聖魂與劫星俱碎,在一片血腥黑死之中逼向劫星女王本源,此時那幻靈也終於凝聚成一具虛幻霧靄若老者身軀,卻遙遙一指,莫測之光伴著琴音傳入魔女心中,生成一片震蕩,接近的葉天也受此波及,竟見無數劫罰降臨,代表大功德大審判之力,金光輝煌,將劫星女王魔力斬殺殆盡!

這個機會怎能錯過?葉天在金光中展現無敵威勢,一刀竟是再度提起無雙聖神大勢穿過這劫星女王身軀,一由無數恐怖兵刃完美拼接而成,散著凶煞氣息的聖器在這一擊中轟然粉碎,劫星女王自身本源也同樣受創,若垂雷無數,狂獸咆哮,聲勢過聖界崩解的可怕波動簡直傾覆著一切。

「嗖!」便在這時葉天卻若一道極迅的刀芒般直接穿過了劫星女王攔截處,又帶起一連串破壞波動,刀光肆虐著避免劫星女王反撲,那虛幻霧靄卻是很自然地附上葉天聖體,倒像是一件特殊的裘衣卻釋放出炫目色彩,就在這時兩股恐怖殺芒從後方襲來,皆是玄虛境!

「滾開!」葉天反身揮刀,卻伴著一聲恐怖龍吟,有獸之道依附,領會幾分鏃嘯龍吟神髓的聖龍已是悍然迎上那陰森危險的刺客,聖刀以無窮盪動承載磅礴戰意將黑鐵劍劈開巨大豁口,下一刻便將決出生死,兩尊在玄虛聖級初階中也算得上善戰者的聖者——亦或傀儡者冷漠注視著葉天,渾身大道威勢洶湧,一面追殺一面醞釀更強殺勢!

激撞中葉天借勢倒退,同時聖芒散將周圍無數血色聖界碎片裹挾而入,竟是在這關乎生死的時刻還不忘儘可能地將一些聖界生靈收入自己的聖魂之中,儘管接下來劇烈戰鬥波動很可能破壞聖魂,依舊將它們毀於一旦,可這座聖界的本源都已被大戰打崩,若是葉天不收納護佑,它們卻是必死!

「這就是你的仁心?」幻靈的聲音在葉天身上響起,依附體表的虛幻氣息也似乎生了些許變化,就好像,有溫熱的血液在其中流動一般。

「神之本義而已。」葉天平靜回應,並不認為這是多大的功德表現,他若有大仁,便該在最初就避免這座聖界受此大殤。

「已是死到臨頭,還欲要行善救贖?」冷笑聲傳來,手持殘破黑鐵劍的寡劍至尊一步步走來,步伐生劍蓮,只花瓣便將附近的聖界碎片強勢割裂,那黑鐵劍的真正光威乃至那冷漠面容呈現的殺意恐怖更強得離譜,將混沌都劈成無數碎片解體。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頂替我神界聖者,更逆神義大德?」葉天冷冷地注視著他,接著便一聲怒吼:「尚不醒來,更待何時!?」

后一句怒吼顯然是對不同的意志傳遞,寡劍至尊一聲冷笑,面容卻忽然僵硬,在那眸子里有陰影浮現,但那陰影竟被格外凌厲,透出浩然正氣的劍光強行撕碎,一道散純粹然神聖之氣的缺口被其打開,卻形成一道指引直接落在葉天身上,這令通天戰聖氣息都隱隱蛻變,猶如炎隼魂之升華,但更然太多!

「你還欲垂死掙扎!?」寡劍至尊的面色變得猙獰,渾身劍光蒙上陰影竟是對體內穿透鎮壓,而葉天卻滿臉殺意地猛然爆,極勢一刀,弒殺瀆神者!

「糟糕!」將聖龍徹底貫穿的存在瞳孔收縮,卻見乘著混沌波瀾乃至無數大道威勢悍然向前的葉天劈出極其神聖的一斬,寡劍至尊陷入無窮刀芒,神脈碎裂,更起反噬劍光將聖體聖魂盡皆劈得湮滅,其中有一本源,若兩尊元神拚命廝殺,其中一尊氣勢強大,面目猙獰,洶湧陰影力量,另一尊顯得弱小許多,卻面露悲憫,在自身虛幻瓦解的情況下卻一劍劍揮出,與強敵絕命!

便在這本源內戰中暗金輝光落下,自然洶湧無敵,將屬於入侵者的那方驅逐殺滅!陰影中響起的怒嚎能使聖心顫抖混亂,被從陰影中解放的神之真意與葉天並肩而立,眸子極其明亮。

「小心。」他只是這麼道了一句,便伴著那神脈衰亡而徹底消散,與那冒牌貨一起消散世間。

一尊初階玄虛聖者就此隕落,亦或說受囚禁的初階玄虛聖者意志終於得到解脫!

「走!」葉天心有悲痛,此時卻毫不停留,裹挾著幻靈與寡劍至尊真意留存的幾分神輝竭力朝遠方衝出,拼盡大道奧秘逆天戰技,猛然間便衝出過三十道徑之遠,然而兩股極其危險的玄虛氣息卻緊追不捨,猶如毒蛇與豺狼並至,只是被盯上就足夠令人毛骨悚然。

此時葉天所能做的,只有退,威名赫赫的他即便面對中階玄虛聖者都可屹然無懼,然而三尊善戰的初階玄虛聖者相加卻比單獨的中階玄虛聖者危險得多,更何況這場戰鬥從最開始葉天就處於被動,在幻境中倉促接戰又遭遇偷襲的他無疑本源重創,卻還接連破敵,更呼喚寡劍至尊真實意志將一大強敵斬殺,可驟然爆的他如今也已虛弱到極點,想要繼續與兩尊如狼似虎的強敵作戰太難!

但葉天退走最大的原因還不止身後兩尊強敵,此時的他本能地感覺到更令他忌憚的威脅便在極近處窺伺,這威脅比神秘刺客先前的奪命一擊更為可怕,有這等兇險在側,他又如何能與敵人酣戰!

「神界戰聖,只是如此膽小鼠輩么?」劫星女**音冷漠,如此挑釁的魔音極易掀起心中怒焰與她亡命相搏,但依附在葉天身上猶如裘衣的幻靈卻騰起一陣波光粼粼,卻將魔音中的挑釁魔力盡數消解,這倒是令葉天的穿梭少受許多干擾。

「轟!」然而那可怕攻擊手段卻不是幻靈可解,捲動聖界隕滅之血的劫星成群殺至,打得混沌崩裂,也打得葉天連連受創,後背猛地被骨矛刺入的葉天悶哼一聲,轉身揮刀卻遙遙便以刀氣逼得兩大玄虛聖者聖體開裂,兩聖為避絕強刀鋒更是分離兩側,卻立即暗叫一聲不好。

「已是穿梭近千道徑,這兩尊陰影傀儡卻是窮追不捨。」葉天愈感焦急,憑他實力要在穿梭混沌方面勝過兩位玄虛聖者卻是太難了,而若有若無的危機感時不時掃來,令他明白自己沒有絲毫喘息的機會。

「有危!」幻靈忽然開口,猛然化作一層蒙蒙白光在葉天身外形成罡罩,然而一片陰森恐怖,茫茫無窮的陰影氣息卻瘋狂侵蝕而來,直接穿透白光罡罩,猶如張牙舞爪的魔鬼般冷笑著逼近。

葉天瞳孔收縮,渾身寒毛都倒豎而起,最為恐怖的危機感終在此刻得到應驗,他望向不知在何時已是徹底被陰影圍繞的混沌,曾在歷史與烙印中見到的恐怖景象卻立即浮現而出。

他明白,真正最可怕與神秘的對手,終於現身了!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第二千六百九十六章:陰影無邊

陰影中,九榮天夫出一聲悲壯怒吼,在被侵蝕吞噬的最後一刻將合神刀竭力擲出,寧自己的愛刀流浪混沌,絕不可淪落敵人之手。.M

陰影中,蜂王澎湃無數割裂道光竭力抗爭,更祭出至寶穿越,卻被突然現出的陰影源主突襲,直接鎮壓!

陰影中,那劫星女王寡劍至尊亦竭力拚殺,聖煌魄力卻慘然消散,本源徹底為陰影所奪,有不知多少英雄豪傑已是在這種恐怖內喪失,龐大深邃的裂口在混沌張開,彷彿還將無限擴大,直至將整個六大宇宙皆吞噬……

恐怖感籠罩葉天心頭,他明白此時自己面對的是怎樣的災難!

黑氣滾滾,冥幽擴散,一尊難以想象的極致存在屹立於陰影中心將鋪天蓋地聖力朝葉天碾來,陰影彷彿已是與混沌完全相融般直接便侵入葉天體內,任暗金光芒如何爆耀也無法將其掙脫與驅散,猶如無數毒針瘋狂刺入血肉,也似太多最惡毒的爬蟲咀嚼嚙噬,此時葉天遭遇的是大難,稍不留神就要覆滅的生死大難!

有一層聖潔無暇的光芒浮現,卻來自此時猶如裘衣般依附的幻靈,它彷彿化作一名悲天憫人手托宇宙的創世老人,也彷彿一名流落拯救之淚的絕美聖母,涌動的是大善大德大正大神之氣,這股氣加臨於葉天將他襯托得猶如混沌之古聖偉神,以若無上皇者的尊貴直面陰影恐怖,揮刀混沌,足可無敵!

「戰!」幻靈的聲音都彷彿變得鏗鏘而來,在這聖潔然中便若無數擂鼓號角齊響,卻令得葉天都精神一振,戰意爆,欲要一吼與眼前強敵決戰!

他不知道這戰音是否是幻靈的真實意志,但這等將自身自我都放於世界之外的特殊種族確實憑幻與意激起了他的戰意,哪怕渾身傷痕纍纍,即便聖魂群星衰滅,可所有創傷破碎處皆燃起熊熊烈焰,簡直代表必勝光輝,魑魅魍魎怎敢直視?一道逼人刀光將欺近葉天身軀的陰影熾盛焚滅,更斬越混沌,殺志那陰影存在面前!

「通天戰聖?久聞你名,著實不錯。」陰影中的存在微笑,這笑意便像是將浮世中所有情感與事件盡皆敘述,將溫和與陰冷皆揚到極致,葉天終於對方的身姿,卻是一名渾身皮膚漆黑,背後生出寬大肉翅,手背上若有骨刺寒冷伸出的男子,又或它是女子,那一頭亂舞動著拂過面容,每一次都令其微妙變化,似英俊,又似醜陋,突然間又美得令天妒。

無論他形象如何,這等陰影之恐怖卻毋庸置疑,只是一隻黝黑手臂擋在葉天刀前,其上捲起螺旋殺威的骨刺便將葉天的刀芒強行絞碎,而這骨刺與手臂上卻沒有留下半點傷痕。見到這一幕的葉天已是明白對方何其危險可怕,輕易攔截自身傾力一擊,哪怕此時自己弱勢,也足可代表對方戰力至少凌駕於正常中階玄虛聖者之上。

而這,還只是對方輕描淡寫為之。

高階玄虛聖者,這個層次終於在葉天面前展露了獠牙,作為僅次於巔峰聖者的存在,每一尊高階玄虛聖者都可謂擔任萬聖之上的臨界點存在,他們手段不及巔峰聖者極道震世界,卻可在混沌中橫掃無敵,即便最凶混沌異象也極難對其造成威脅!玄虛聖級作為巔峰的一層聖境,每一階的差距都是極大,而巔峰混沌聖者與高階玄虛聖者間的差距甚至接近初階混沌聖者到初階玄虛聖者的差距!

此時的葉天等若要跨越整個大聖級而戰,便如昔日對抗雲釧妖王化身的絕大兇險,但這次甚至更凶,儘管境界差距要小許多,但此時對方還不只是尋常高階玄虛聖者,此時的葉天卻已遭受偷襲追殺,身受重傷!

更可怕的是而今這混沌深處,根本難以尋得神聖宇宙可能遺留的救命之地,葉天已然背水,在真正絕境面對強敵死戰!

「殺!」這等令人崩潰的絕境中一聲怒吼響起,神令必殺之已是為葉天意志逼出,聖刀在整片陰影中逼出絕對鋒銳,將那股必要斬殺邪妄的殺意不斷沖涌,那陰影者只是淡笑著揮動臂膀,神令必殺之殺意亦在一股混亂波動中消亡殆盡,根本就是被吞入深淵,沒有半點迴音。

「自我聽到你的名號,便對你大感興趣。」陰影者微笑著朝葉天走近,陰影已是逼得愈洶湧濃郁,在後,兩股玄虛氣息沖至,兩尊本源為陰影掌控的玄虛聖者雖見主人在此,卻依舊毫不猶豫對葉天動轟擊,大量聖力逼向陰影者的葉天遭受如此突襲整個後背都炸為無形,湮滅氣息澎湃,無數血液飛濺猶如星海幻滅,露意悲慘得很。

陰影者的聲音在葉天本源中無數次迴響,簡直若闊別老友般親切,葉天甚至感覺到了仰慕之意。對方的情感很可能是真的,但葉天絲毫不為此接近,這尊在混沌中不知密謀設計了多少歲月的恐怖存在既然關注了自己,那便只有一個打算,將亦化作如蜂王寡劍至尊一般的陰影傀儡。

「你究竟是何人!」葉天冷冷地注視著這尊陰影存在,是流浪聖者中未知的大凶之輩?又或是妖魔幻靈混沌一族特意派遣的混沌殺手?對方的身份有太多種可能,無論如何都不會是友。

「名?號?不過虛而已,通天戰聖何必知曉?」這陰影者笑著逼近,光芒黯淡的眼珠猶如打量以美麗寶物般轉動著,漆黑手臂已如屠刀般按下,但那有些輕飄飄的氣勢卻像是孩童隨意抓取著自己喜愛的玩具。

此言若幻靈風格,但不可以此便斷定對手身份,葉天眼神一冷,已是毫不猶豫抬起手中戰刀,熾烈戰火起舞,直接將那攜著漆黑壓迫感的恐怖手臂斬落!

「什麼?」兩尊追殺葉天的玄虛聖者見狀不禁色變,先前那斬威能驟然爆,卻將陰影者的手臂都斬落,單,可高階玄虛聖者都未必能做到,這通天戰聖竟有如斯實力?

「很強!」陰影者卻是毫不在乎地讚歎,任由自己黑漆漆的手臂飄在混沌中,另一隻手卻同樣緩慢地伸出,只是掌心裡重重漆黑紋路已是攪成了雜亂的毛線團,是可笑,可其中的實際壓迫感卻令葉天本源都劇烈震顫,出最尖利的叫聲!

「殺!」葉天瞳孔驟然收縮,卻仗著渾身熾烈戰焰出至強一擊,以星炎為刀,席捲浩蕩始源之氣,更令那絕域無陣慷慨悲壯浮現,化為此時葉天所能出的強絕一擊對上這雜亂陰影團!

一邊是輝煌洶湧,有聖戰般絕世光輝,一邊卻是陰影纏結,便若兒戲般微不足道,然而兩者接觸的結果卻是輝煌的那一方迅消融瓦解,連葉天的聖體也一齊被這陰影入侵化作黑色,一種令人感動的溫暖感漸漸流遍全身,很舒適,使葉天都忍不住要深陷其中,令這片陰影徹底遮蔽自己的雙眼與本心。

正在這時葉天身上的幻色裘衣若風雲翻湧,那聖潔氣息竭力撐開一片保護膜將葉天護在其中,竟是暫時阻絕了那陰影侵蝕,感受到這幻靈終極力量爆的葉天吃了一驚,竟感覺這聖潔光芒之強,堪稱玄虛層次!

「幻宙王賜予本源秘力。」這幻靈不緊不慢地解釋道,自身身影卻彷彿高大得多,葉天至少理解了這是一等燃燒爆的手段,但此時顯然不是深究的時候,連絕域鎮妖之威也爆的葉天悍然怒吼,已是拼盡全力猛然衝出,眼前陰影猶如鏡花破碎,動用至強手段的葉天猶如一渺小光點般撞上陰影團,受無窮擠壓傾軋,但極幸運地從隙中穿過,與死亡擦肩而過,便穿梭到那陰影者背後,似乎代表著逃生希望的混沌之內。

但進入這片混沌的葉天卻是陡然心涼,因為穿梭進入的第一刻他便感覺到有格外濃稠而陰影的領域將自己覆蓋,望遍上下前後,一切道徑,卻不都是陰影所在?

自己闖出了一座樊籠,卻踏入另一樊籠,依舊在那陰影者掌控之內,被嘲笑著不自知!

兩大玄虛聖者的氣息已是感受不到,然而身後傳來的笑聲令葉天遍體生寒,那可怕的陰影者轉身追來,一對肉翅更隱隱織出漫天絲線將整個陰影領域盡數籠罩,近乎極道的大勢散標誌著葉天的遁逃手段在對手面前實在太過幼稚可笑,高階玄虛聖者要追,區區混沌聖者怎逃得掉?

更可怕的是葉天在踏入這一片陰影時分明感覺到那股模糊而又可怕的大道波動,是混沌,來人將混沌之道都給領悟,這領域之威能範圍自然強得難以想象,似有掌道層次的混沌之道足可令此子在混沌中立於同級不敗之地!

「通天戰聖,何須如此急著要走?」陰影者的笑聲依舊是那麼和煦卻充滿了嘲諷感,葉天冷冷地轉身,那幻靈也氣息洶湧,卻是化作一創世老者般形象屹立葉天身旁,面部三眼,分別為修羅煉獄盛世聖界無盡混沌三景呈現,它展露了一股包羅萬象的浩瀚氣息,背後若一無盡虛幻集合體,卻負幻宙,將與葉天並肩作戰,殊死一搏!

兩尊巔峰混沌聖者,一個是禁忌燃燒的人族戰聖,一個是動用幻宙王賜予的奇異幻靈,兩個都是在混沌中足可馳騁一方的人物,但還不夠。陰影者微笑走近,若完好無缺的雙臂釋放著驚人的力度,有金戈罡氣,也有血肉淬鍊到一種極高境界的自然威勢。

在金之道與體之道上對方也極有造詣!葉天愈心驚,陰影之道心之道混沌之道金之道體之道,對方展現出了愈多的強橫大道,無疑是在高階玄虛聖者中都底蘊格外深厚者,怕是有衝擊巔峰的希望!

更何況,對方還有……葉天心中有種苦澀,如今的他憑獨留吾戰心,戰力可謂踏入高階玄虛聖級門檻,但面對一尊在這境界都能算作然怪物的存在,自己的實力顯然太過不足。

即便身邊有這幻靈相助,可面對一尊可憑心之道將眾多聖者化為傀儡的頂尖存在,那幻之道又能起到多少作用?更何況還有兩大傀儡在陰影者身後將要逼至,他們同樣是巨大威脅!

「恭喜主宰,將通天戰聖逼入這般境地。」就在這時有朗笑聲從葉天身後遙遙傳來,又是一陣兇險,令聽者毛骨悚然!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第二千六百九十七章:戰驚天

「還需仰仗先生相助。」陰影者聽得這聲朗笑不由露出更親切的笑容,在他缺少光澤的雙眼上浮現溫情的色彩,遙遙看著葉天身後,於扭曲混沌中浮現的身影。

這是一名身穿青衫,頭戴紅色布巾的男子,雙眸放光如電,瞳孔卻猶如粗糙砂石處在光輝之中運轉出特殊耀芒,一柄後方龍頭的巨斧蘊含著鋒銳與沉重雙重奧義,一條氣息猶如天之蒼茫的神脈巨蟒般縈繞斧柄吞吐噬宙驚芒,其身後背後若有一座八方古殿,其中也不知多少音律同奏,有深沉厚重也有激烈鏗鏘,卻俱是代表著世界一方頂端的聖音。

在他身上亦有可令混沌自然開避的氣息涌動,顯然為玄虛超然者,且相當不凡,只是他眼底那抹陰影的存在卻令這玄虛失去本是榮耀的顏色。

玄虛聖級中階!當感受到這尊神族的真正實力,葉天心中有更大震怖。

在如此危難時刻又多一尊強敵絕無人願承受,更可怕的是這尊陰影者竟有將中階玄虛聖者都給掌控的能力,這代表它的危險程度更上一級,無疑是潛伏在混沌深處的宇宙大患!

「這通天戰聖乃是我神界不肖子弟,便由屬下為主宰收了吧。」這青衫男子面對掌控者亦是不卑不亢,手中巨斧吞吐著一陣橫掃混沌的殺芒,乃是高階玄虛聖器,威勢不可輕擋!

「不必勞煩先生,由我自己邀請通天戰聖便可。」陰影者微笑著說道,明明是對自己掌控的傀儡他卻無比客氣,這倒使他如同一名屈居於混沌的聖明君主而非大兇悍傀儡者,青衫男子卻一聲朗笑,已是毫不猶豫地朝葉天揮斧來襲!

見到屬下如此積極,陰影者也有些無奈地搖頭,笑容卻是洋溢得很,像是見到寄予厚望的後輩成長而格外欣慰。

不過它自身手上動作也絲毫不慢,抬起手臂,又是那陰影團於掌心湧現,看上去毫不起眼卻令葉天聖心抽搐,先前就是這看似不起眼的陰影團將他最強手段生生侵滅,那一刻他也真正明白對方這一招數的玄奧達到了何等地步。

頂級逆天戰技!

一混沌之道陰影領域,最次也是領域類高階逆天戰技,且在混沌中所向披靡,再加上一招強絕的頂級逆天戰技攻伐,論正面戰力分明直追巔峰存在!更可怕的是這怪物分明還攜帶氣息格外恐怖的巔峰之寶,如今戰鬥中也只是引動其少許威能,倘若他願全力以赴,攻伐手段顯然還會更強一個層次!

而在後方,亦有一股極其危險的氣勢洶湧而來,那巨斧猶如龍吟與開天闢地,捲動著多重掌道相互融合碰撞的無上威勢朝葉天逼近,那一等殺威雖不及葉天巔峰手段卻也差之不遠,在此時葉天面對陰影者逼迫時更最是要命!

更有眾多樂音響起,其絕美交奏將世間的大美大丑盡數呈現,卻令人若置身六大宇宙,跨越混沌望見家鄉,勾動太多情思。

令一抹苦澀笑容出現在葉天臉上,身後那位神族的身份在他見到八方古殿之時便已是認出,絕域一戰後世間音之道成就最高者,當世音主,長歌殿主!其之樂音還在幾位絕世演繹者以上,乃是真正終極樂律,令神皇也傾醉讚歎,可如此存在竟是栽在了陰影之中,他的樂音不再為神聖與道德而奏,反倒落入陰影,化為弒殺神聖,滅絕正氣的災禍!

一等痛苦來襲,正如葉天搏殺寡劍至尊,面對其真意的時刻,但此時的葉天唯有一聲怒吼,無窮星炎凝聚成終極的甲胄與領域,浩浩蕩蕩地在混沌中發散與陰影領域大碰撞,此時的他面容之堅毅猶如與那道第二代神皇的面孔相合,發散著難以言喻的震懾之意,陰影者神色略微訝異,眼珠子轉動顯然對這可作為傀儡的存在更感興趣,而那音主長歌殿主從身後來襲,眼神也愈發興奮,他不禁舔了舔嘴唇,像是為可鎮殺如此絕世天驕大戰聖而興奮!

殺!葉天傾力,渾身猶如一劍無往而前,聖刀煌煌,長龍嘯天,舉世之形垂落,誓要將這片淪陷神威的陰影徹底撕裂!

陰影者平靜將手掌推出,扭曲纏亂的陰影像是輕蔑地嘲笑著看似聲勢浩大,意志堅決的逆天戰技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在葉天身後,那揮斧來襲的長歌殿主已是露出肆虐神色,那柄巨斧不斷震顫著,以混沌為祭品染上殺色,只待痛飲通天戰聖的聖血呢!

戰!殺!滅!

陰影,聖煌,巨斧鏘音還有幻宙波動在這一刻相互接觸,交織成混沌中最壯麗的樂章,世間最出色的調樂者不禁長笑,重重碰撞中那響起鐵血鏘然的終極殺意竟是撞破陰影,將那承托陰影團的手掌都生生斬落!

這是一場驚變,不只是葉天震動,就連那素來古井無波的幻靈也是面色大變,就連髮絲都倒豎而起,起不知多少幻滅之界,在這一刻戰場無疑發生了傾覆,音主倒戈,斧向陰影者!

「無法操控玄虛聖級中階么?」至強手段被打斷,就連手掌也被斬落的陰影者卻沒有太過意外,只是平靜地述說著這個事實,似乎還有幾分惋惜。

「你倒是成功了一時,但我神族之傲豈是你可褻瀆!」長歌殿主手持巨斧厲喝,背後音殿中太多鏗鏘樂聲響起,皆在對這殘忍陰險的存在全力誅伐,這不只是他的意志,更是整個混沌的奏弦,是來自整個世界的審判!

陰影者依舊是平靜,甚至那微笑看起來依舊是真誠溫暖無比,他頜首道:「受教了,不過這才是先生樂聲,能聆聽如此之美,倒是一生無憾。」

他這所說,卻彷彿預言了自己失敗的結局,但這話卻令葉天、長歌殿主乃至幻靈都愈發警惕,他們每一個都在這可怕存在手上吃了大虧,長歌殿主更是差點徹底淪為傀儡,全憑自身堅定聖心才漸漸擺脫並不露聲色地跟在陰影者身邊,忍辱負重已久,如今豈能為對方的一聲輕嘆便掉以輕心?

「真無需如此,即便是我,要應對三位也是極難。」陰影者笑著,那手臂斷裂處無數陰影纏繞,卻在與金戈餘音顫抖,而另一隻手掌已是抬起,再度形成陰影團,毫不遜色先前的壓迫感悍然發散!

葉天與長歌殿主皆是心下駭然,先前那一擊擊破陰影團卻有長歌殿主倒戈相向的成分在內,可陰影者顯然未受重傷,此時殺招再至,己方卻要拿什麼抵擋?

「通天戰聖快走,我與其絕命而戰!」長歌殿主一聲怒喝,手中巨斧縈繞著無數音符光色愈發神聖,聽得這話葉天卻毫不猶豫化作流光,以比長歌殿主更快的速度向前衝出!

「我有護身至寶在身,即便不敵尚有希望,長歌殿主卻遭擒獲已無底牌,此時方要速走!」葉天的怒吼亦是帶著無窮鏗鏘正氣,令長歌殿主心靈猛地抽搐,他不禁長號如歌,卻若引起猿啼獸吼,世間種種音聲皆在混沌響起,長歌驅混沌,揮斧斬陰影。

「影心主宰,領死!」這聲怒吼終於道出陰影者真名,葉天瞳孔收縮,卻毫不猶豫傾力爆發,已是將最強的逆天戰技絕域鎮妖再度爆發,悍然轟中那還未蓄勢完畢的可怖陰影團!

影心主宰平靜地將那斷裂的手掌甩出,承受強絕一斬,絕域無陣無數聖者沖伐的漆黑手臂頓時四分五裂,卻猶如黑風塵暴般席捲著將葉天的聖體撕了個千瘡百孔,長歌殿主揮舞著巨斧,將古殿音聲盡起與漆黑碎片搏殺,卻被影心主宰那陰影一掌直接擊中,聖體無恙,身後古殿反倒動搖破裂,長歌殿主亦是被生生震飛。

在尋常玄虛聖者都將色變的大戰中葉天所處又是被打碎了數百道徑,這等崩潰卻還在更猛烈地進行著,影心主宰的身邊兩條陰影觸鬚捲來他的爪牙,劫星女王冷笑著將無數劫星鋪天蓋地劈至,而另一尊玄虛聖者而襲向幻靈,更蒙著陰影硬抗幻道阻撓,直接佔據上風!

危局!葉天感覺到自己血液的沸騰與冰冷,護身至寶的氣機正在發燙,可他明白在這茫茫混沌中沒有誰能救得了他,陰影領域囊括不知何等之遙,有蜂王便是依仗護身至寶欲要逃脫卻依舊在影心主宰手中淪陷,長歌殿主亦是被擒,卻忍辱負重到此時反戈,葉天相信這看似和善的影心主宰絕不會給傀儡第二次反叛的機會,倘若自己被抓獲,絕對不會再有僥倖可言!

劫星劃過聖體,一片聖血映照出大千世界,葉天踏在這大千世界的凡塵上空冷漠戰喝,無數的吟誦祈禱化作一張祭祀圖卷向前覆蓋,正是以身為祀,蒼生祭祀聖血繪!

「來吧。」影心主宰就像是遊玩般怡然,只是眸中猛然閃起一陣金光,包括肉翅的渾身竟是披滿劍刃狀金鱗,隨著雙翼一扇便極速衝出,這尊極為陰森恐怖的混沌黑手簡直化身為一尊輝煌神將般向前殺出,而此時有火山爆發般浩瀚聖力也在它心口浮現,分明乃是一件巔峰玄虛聖器爆發,金輝煌煌,真可戰神將!

陰影之中竟是殺出這等金煌,卻是將其襯托得愈發超然強大,如此鋒銳實在令所有試圖抵抗的聖者皆黯然失色,葉天以聖血祭祀而成的圖卷在此聖威中直接破碎,有滄瀾伴著怒吼湧現,無窮戰影卻還來不及殺出,便被這鋪天蓋地的金煌鎮壓在搖籃之中,金光輝煌的影心主宰面容愈發威嚴神武,雙臂猶如一對金槍齊至,堪稱混元螺旋,又是一招臻於頂級逆天戰技的絕殺,強而不可敵!

「請通天戰聖束手。」影心主宰的聲音鏘然莊重,就彷彿勸魔放下屠刀的聖佛。

葉天慘然而笑,卻將竟顯得無比沉重的聖刀毅然掄起,任你陰影與金戈,我即揮刀斬滅!。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第二千六百九十八章:一念度深影

見到葉天還打算頑抗,影心主宰無比惋惜地搖著頭,然而他自身的度卻快得令混沌也無法承受,在所有道徑的崩裂中已是逼至葉天面前,荒山自然破碎,星天直接湮滅,聖龍咆哮不可擋,便是葉天倉促之間卻決然升騰的不屈一念也被轟得破滅,支離破碎而沒有半點抗衡可能!

連能將天命一念而斷的殺招都敗了,絕域戰威也被殺滅的葉天此時徹底陷入絕境,縱然長歌殿主以最鏘然樂音揮斧殺至,影心主宰的金輝卻不可阻擋。八一中文?=≤.

金色骨刺穿透了葉天的血肉骨骼,穿入聖魂中將星空盡皆搗滅,也將一座座火焰國度吞噬無形,在這金色的所經之途亦有金戈,卻被迅磨滅,弱小得不值一提,也有出怒吟的長龍沖伐,卻被輕描淡寫掃滅,同樣不會是神將般殺威的對手,那老者須飛揚,帶著不屈怒意星河阻攔在前,星河卻是直接乾涸斷流,任死光穿過,逼向本源最深處。

「殺!」宙界星炎縱為混沌聖火,卻在此時激不屈之意向來犯者起了最後的衝鋒,那金輝只需分出極其微小的力量便可令它徹底泯滅,遺輪望巔果出幽幽嘆息,明白命運的它卻是激出最終底力,選擇了主人的它亦決定隨著自己英武不屈的主人最後一搏。

它們卻盡皆褪色泯然,根本不足以作為攔截在一尊近乎巔峰者槍前的威脅,影心主宰實在太強,他真的打破正常玄虛高階桎梏,堪稱巔峰聖級戰力存在,這一殺招足可將正常初階玄虛聖者直接了結,作為對葉天施加的終極殺招怎麼也不算委屈了他通天戰聖。

然而葉天卻不甘於在這陰影金戈中永眠,被兵臨城下的本源釋放出驚世光輝,整片火海熾盛燃燒而起,無盡星空閃耀著每一分光華輝灑所有燦爛,染著不知多少血液的戰刀飲著自己的血劈向滅世的輝煌,無數戰場虛像投影層疊,將那龍瀾大6崛起的輝煌之路盡數映照。

長龍怒吼,是黑炎龍族,亦是一個更大概念的不屈不撓,星辰寂滅,是光輝燦爛之後最大的醒悟與慷慨,那一拜並非辱沒,而是對所有不屈英魂的祭祀,重重聖紋築成浩瀚宇宙,澎湃始源氣息與洪荒氣息共同繚繞,即便身處混沌,也當耀混亂之世。

有一種然的光芒,彷彿連極道也無法比擬,正是世界氣運縈繞著主人竭力掙扎,影心主宰顯然注意到這令自己都不禁心動的絕妙色彩,茫茫混沌更顯深邃恐怖,而那金槍則是更銳了。

這一刻,沒有誰能將它阻擋。

「影心!」長歌殿主的怒吼聲如炸雷在葉天耳邊響起,這一聲斥乃是音主真意,在這激戰時刻足可令尋常高階玄虛聖者都震懾不動,然而在影心主宰體表卻有一層心靈之光浮現,直接擋住這攝心怒吼,有著心之掌道的他本就是一顆鐵石,在這關鍵時刻怎會受區區怒吼干擾?

而那金槍的刁鑽強勢則體現了他武道的然造詣,這在混沌中設下無邊殺局的梟雄無疑是一個天才,種種大道皆達到掌道高處,此時在滅殺葉天之時甚至從陰影中逼出繁雜陣紋,等若百重聖陣疊加結合的恐怖令長歌殿主不得寸進,又一大道浮顯,赫然是陣法之道掌控的標誌!

長歌殿主竭力揮斧劈砍陰影大陣,此時心中有太大的憤怒與悲涼,他見到暗金色的本源被徹底吞沒,無論刀鋒還是戰烈都將泯然,威名赫赫,更是世界氣運宿主的通天戰聖真要隕落在此了嗎?他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什麼都做不得!

「亡矣!」幻靈亦在自己的殺局中嘆息,此時幻境層層碎散不知幾億幾萬或無量,它雖然在無數次猶如必殺的絕境中存活,實則也已油盡燈枯,隨時都有可能斃命。

金光推進,將最後的暗金推入深谷死境,神武的金色戰將面無表情,為將者就當如此殺伐果決,即便是作為雄主的惜才之心也將被殺伐果決所取代,只有這樣才能戰無不勝,打出令整個混沌顫慄的威勢!

無窮的陰影在浮動,為陰影掌控的傀儡在與不屈者廝殺,將混沌掌控吸納的龐大陣法運轉不絕,這由他一手締造,比聖界更遼闊,比大宙更浩瀚的深邃領域正歌頌主宰的偉大,倘若世間之心皆歸影,他這影心主宰也便真正名副其實,越任何歷史偉大者。

然而,還有愚蠢的生靈不屈,對此,主宰也必將施以毀滅的懲戒……化為金色的眼瞳閃耀著如此冷芒。

星辰不見,在星之極道後繼承大統的星主悲哀落幕,火源熄滅,遙遙遠方,不知是否有一位皇者為此嘆息。

通天戰聖就此泯然了,或許影心主宰本不願將此絕世英豪擊殺,但在那溝通混沌之古,猶如迎天玄戰意重現的大戰聖身上他見到了一種然不屈的意志,長歌殿主的掙脫令他意識到自己陰影控心之術的漏洞,儘管表面上平靜甚至微笑面對,但已是將列為大忌,這尊通天戰聖雖然只是巔峰混沌聖者,可他意志強絕,更有世界氣運加身,欲要掌控或許比長歌殿主更難,不如斬殺,奪其氣運!

但欲要如此令利益最大化的影心主宰眸中金光不及黯卻,兩柄染上寂滅火種的金色骨刺便劃出恐怖至極的弧線,竟是在滅殺葉天之後再次凝成毀滅姿態,伴著無窮陰影的風暴悍然爆!

長歌殿主瞳孔收縮,此時眼中分明露出了幾分激動,他不禁仰頭,古殿中若有披頭散的青年放聲高歌,卻是未有過的新曲,張揚奔放至極,猶如草原牧馬,猶如鯤鵬展翅,更若鳳凰渾身不死之羽自火山飛出,卻不正是一等解放與重生之意?

金槍交錯中一道暗金色的輝芒悍然將雙槍推開,渾身流動著不滅的戰爭之氣,葉天冷視那滿臉殺意的影心主宰,尚在痊癒中的聖體全力運轉,澎湃著重生之勢爆出強絕一刀!

這一刻,光明之道在葉天身上盛放,早已是融道層次的這條大道此時竟有攀升之勢,要照遍混沌茫茫,令所有陰影瓦解方休,大光明中重生者的身姿異常偉岸,與金輝內的影心主宰對峙更有一種英雄相會的壯觀,半部破碎,背面烈焰狂燃的聖刀頂著雙槍交界處悍然向影心主宰逼近,竟是令金色骨刺裂紋遍生,強如影心主宰輕咦一聲,接著便一個踉蹌,被爆巨力的葉天生生震退!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