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往常一樣。」

他聞言,面色如常,毫不在意的模樣坐在客廳,顯然沒有把蘇皖放在眼裏。

「靳總也不準備打扮打扮?」鹿喬兒瞧見他這幅樣子,眉峰一挑,心底爽快。

畢竟她也不樂意見到靳崤寒為了另外一個女人打扮自己,感覺很是彆扭。

「當然不會。」

靳崤寒理直氣壯地說着,絲毫沒有猶豫:「怎麼?」

他將視線直盯盯地落在鹿喬兒的身上,眸底帶着戲謔,明明說好了不再調笑她,偏偏忍不住心底的趣味:「你老公怎麼可能為了別的人費心血?我只會為了你。」

「那真是謝謝靳總了。」鹿喬兒聽見他這話,心底的愉悅更甚,乃至於不害羞,唇瓣微揚。

「不客氣。」

靳崤寒淡淡地回應了一句,眸間滿是笑意,現在又回到了他和鹿喬兒的私人空間。

「咦?」

鹿喬兒這才注意到奇怪,怎麼家裏今天都沒有人?

「餓了吧?」

靳崤寒在沙發上休息了片刻,直接起身,大步邁向廚房的方向。

「怎麼回事?」鹿喬兒眸底驚訝,這又是在玩兒哪一出啊?

「今天我特意放了管家們一天假。」靳崤寒的解釋娓娓道來,鹿喬兒聞言,眉峰一挑,趣味心起。

「靳總這是要親自給我做飯吃?」鹿喬兒有些興奮,她還沒有吃過靳崤寒做的飯呢,忍不住調笑道:「沒想到你還會做飯。」

「你老公無所不能。」

靳崤寒絲毫沒有謙虛的意味,挺胸昂首,示意鹿喬兒為他圍上圍裙。

「切。」

鹿喬兒聽見這話:「嘖」了一聲,她偏偏沒有辦法反駁。

細細想來,好像確實是沒有靳崤寒辦不到的事情。

「今天就給你露一手。」

他挽起手腕處的衣袖,露出健碩有形的臂膀,整個人此刻雄性荷爾蒙爆棚。

「知……知道了。」

不知不覺間,鹿喬兒居然看呆了,她鮮少地遲鈍,獃獃地回答道。

靳崤寒注意到她此刻的小表情,面上不顯,實則眸底的愉悅更甚,故意露出她欣賞的部分,在她的面前晃悠。

只瞧見鹿喬兒的眼神隨着他的晃動而移動,靳崤寒當真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老婆大人,你真的是太可愛了。」

他的誇讚突如其來,鹿喬兒一時一頭霧水,摸不著頭腦。

。 那一瞬間,那股惡臭,顧培元覺得自己終生難忘……不!不是終生難忘,是投胎幾輩子,用孟婆湯瘋狂刷洗都洗不掉的難忘。

季柚放下一排臭臭彈之後,就一騎絕塵,揚長而去,讓顧培元想臭罵她幾句,都找不到人。

然後。

飛船上眾人迅速出手,抓住季柚給創造出來的良好逃跑時機,飛船嗖地一下,躥出去老遠。

接着,徹底脫離星獸的攻擊範圍。

飛船上眾人之間繃緊的氣氛,這才稍稍降下來。

旁邊,有人問:「顧培元,你跟季柚很熟嗎?」

顧培元捏著鼻子,一臉嫌棄,道:「誰跟她很熟悉啊,打比賽之前,我都不認識這個人。」

真的。

他指天發誓,他真的不認識季柚。像他那麼帥氣的人,怎麼可能與季柚這種沒臉沒皮的有交集呢?

旁邊,有人看着顧培元那一臉傲嬌的表情,好心補充道:「他們之前還真不認識,你們忘記了?顧培元之前是校際比賽團體賽的5營統帥,咳咳……名義上的,季柚這麼照顧他,估計是因為校際聯賽上的那點香火情吧。」

顧培元:「……」

顧培元的臉,頓時黑了下來。

飛船之上,也是一片嬉笑之聲,因此,也極大的緩和了眾人因為高級星獸追擊而來的那種緊張與繃緊感。

「別說,吐槽歸吐槽,這臭臭彈還挺好用的。」

「何止好用?簡直是太好用了啊。」

「要是沒有這些臭臭彈攪局,你以為我們現在還有閑心擱這裏談天說地呢?」

「咳……其實這種新型彈藥,軍部那邊已經開始批量生產了,但軍部的臭臭彈,我之前見識過,很奇怪,軍部的臭臭彈,殺傷力跟季柚調製的這種,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對,我也見過,季柚這個更臭。」

「是那種純粹的臭味,單單隻憑臭氣,就能讓無數生物恨不能離開這個宇宙的臭。」

「……」

「對了,顧培元,你跟季柚認識,聽說如果是朋友的話,從她那裏購買臭臭彈,可以有折扣吧?」

見大家的目光望過來,顧培元高傲的揚起下巴,道:「確實有折扣。9.99折,怎樣?你們要買?」

大家一聽,頓時同情的看着顧培元,有人笑道:「看來你跟季柚同學確實不熟啊。」

「對,也就一起並肩戰鬥過那點香火情。」

「還以為憑着他們的關係,可以混點優惠呢。」

……

顧培元一臉黑的聽着同伴的討論,半晌,他忍不住哼道:「至少,憑着我跟她那點香火情,我還能拿個9.99折,你們呢?」

一句話,讓大家頓時噎住了。

於是,顧培元終於開心起來,他第一次覺得跟季柚認識,被季柚欺負過,也不是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了。

接着。

飛船上的所有人,將嬉笑玩鬧的心思一收,開始決定沖向空間裂縫!

距離成功最近的一步,也是最容易失敗的一步,在場所有的人,都繃緊心弦,看着沖在最前面的季柚等人,為所有人引路——

X-N3848號內。

迎著天際撒下來的白色光芒,X-N3848號沒有任何遲疑,一鼓作氣,便往裏面沖——

也就在那一刻,眾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因為,在空間裂縫正式開啟的那一刻,與X-N3848號一起同時抵達的,還有兩隻星獸。

它們體型嬌小,在無數的龐然大物般的星獸里,十分不起眼,按照眾人根據監視器探測傳過來的畫面,眾人目測,這兩隻星獸估計還沒有一輛小型飛行器大,大概也就身長兩、三米左右的樣子。

但!

在場沒有任何人,敢輕視它們。

因為,這是兩隻12級的星獸,且是兩隻長著尖利翅膀,有着細長口器,與同樣細長但充滿力量感的四肢的兩隻蚊科星獸!

沒錯。

這是兩隻蚊子,兩隻看起來絲毫不起眼,但卻讓在場所有人心驚膽戰的蚊子。

起初,並沒有人發現它們,在高頻飛行的過程中,它們的身影時隱時現,甚至,它們身體內還有一種特殊的聲波,可以主動屏蔽掉星際中幾種主要探測器的信號探查……換言之,只要它們不主動現身,一般情況下,以人類的手段,是極難才能監控到它們的行蹤的。

而,大家能在空間裂縫開啟的第一時間,發現它們的身影,是因為——

這兩隻蚊子正瘋狂拍打着翅膀,發出一陣陣嗡鳴聲,向著附近宇宙星空中所有的生物飛,發出警告與威懾!

——它們要進入空間裂縫!第一個進入,誰敢上前阻擋,便要做好承受它們怒火的準備。

轟轟轟——

嗡嗡嗡——

空間裂縫開啟之際,耳邊忽然傳來震耳發聵的嗡鳴聲,在兩蚊子出現之前,季柚等人完全探測不了它們,不過,他們並非毫無準備。

「來了。」何必沉着眼,低聲道。

「來了。」季柚也壓低嗓音道,她與何必站在飛船的甲板之上,穿著作戰服,戴着頭盔,臉上滿是肅殺之色。

飛船的駕駛許可權,已經移交到沈長青手裏。

盛清顏趴在炮台旁,眯着眼,蓄勢待發。

楚嬌嬌、岳棲光站在飛船的機械控制室內,已經做好準備。

岳棲元、柳扶風,也在全力準備着。

轟——

天際間,爆發一陣轟鳴!

就在那一刻,沈長青駕駛着飛船,毫不猶豫,躍進了裂開的夾縫裏面,眾人心中一緊,也在那一刻,兩隻蚊子張開翅膀,瘋狂扇動……

然後,飛船竟然顫了幾顫,被一股逆流,掀了出來!

那一幕,驚呆了身後其他飛船上的人,已經進去了,竟然還能被一陣風給刮出來?

怎……怎麼可能?

大家不由往那兩隻蚊子看過去,就見隨着蚊子擺動着翅膀,季柚他們乘坐的飛船,隨着蚊子的振翅,朝着蚊子搖搖晃晃地飄蕩過去,就好像風浪中的一葉扁舟,身不由己。

嗯?

怎麼回事?

飛船已經不受控制了嗎?顧培元的心,猛地一抽,他死死看着監控裏面的畫面,心裏覺得季柚這個人雖然特別的討厭,但也不是特別的討厭……

葬身蚊口,不該是她的歸宿。 林海作為咖位最小的一個沉默不語。

兩位明星卻是不客氣,項皓選了上單,並信誓旦旦地表示他要玩個坦邊,而蘇星婕小姐姐就鎖定了輔助的位置,然後提前給大家打預防針:我是個混子!

只剩下打野和射手了。

林海謙虛道:「白哥,我都可以的,你先選吧!」

林海覺得,燒白的直播資歷比他大,人氣也比他高,應該是讓燒白先選,不能把挑剩下的留給燒白,這應該是一個基本的禮節禮貌。

其實他現在所有的技能點裡,邊路的技能點有五個之多,只是邊路被搶了。

而打野位置的只有一個鏡,然而鏡這個英雄,多半會被BAN掉,因為這英雄在高分段現在就是BAN位買不動產,根本就下不來。

現在會玩鏡的人越來越多了,玩家們通過親身體會,驚訝地發現,原來,不需要像視頻里那樣飛雷神秀來秀去,只要哪裡亮了點哪裡,呼呼哈嘿一頓亂操作,鏡的傷害就能直接灌死一個,而且傷害還比什麼花里胡哨的飛雷神高!

這就是林海所說的民工連,根本奧義其實就是將鏡的主要傷害技能一技能打在敵方英雄身上即可,後續哪裡亮了點哪裡,點得快一點,傷害跟標準民工連是差不多的。

至於發育路······

守約算不算?

可能只能算半個,一個優秀的國服守約,狙不狙得准倒是其次,關鍵是要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該幹什麼,比如中路河道哪裡要排眼,前期對線怎麼壓制對手······

林海並沒有這些系統性的知識。

他的守約就一優點:狙得准!

這是來源於夏狙神70KG的記憶帶來的天賦。

燒白:「沒事沒事,我都可以,海哥你先選吧!」

林海:「白哥你是前輩,你先選吧!」

燒白:「哪裡有什麼前輩不前輩的!你先你先!」

兩人就這麼互相讓了一會兒,最終還是燒白無奈地選了打野的位置。

燒白也很無奈啊,主要不知道這個安插進來的主播山海,到底拿手什麼英雄,走哪個位置啊!

······

今天是【眾神】戰隊的第二輪比賽,128進64,【眾神】對戰【**】。

【眾神】依舊是客場作戰,畢竟人家全員都同屬一個學院,學院很樂意提供場地安排。

而林海這邊,聞人牧雪是漢語言文學系的,其他都是經濟學院的。

客場作戰,其實倒也沒什麼,第一把他們和新傳院的二隊打,也是在新傳院中心廣場客場作戰。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