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火域,希望你能給我一些驚喜。」

蕭越毫不猶豫鑽入藍色火域,沒有任何的防禦手段。

轟。

霎那間,周遭的溫度提升了十倍,這裡的虛空都在不斷扭曲,哪怕面對面的兩個人,彼此看對方的樣子都顯的很不真切。

「不愧是先天區域,感覺極限之花的反應更強烈了。」

蕭越不驚反喜,這裡的溫度雖然恐怖,但相比他的肉身強度,就像泡在溫水當中,絲毫不顯難受,反倒非常的舒適。

「來吧,再試試。」

轟隆。

蕭越再次化做了人形黑洞,周身星辰漩渦將大片藍色火焰吸入體內。

赤色火域的一幕再次出現,一些先天低階的藍色火靈毫無抵抗之力,直接被蕭越釋放的吞噬力量撕碎,慘叫著融入他的體內。

此地相隔火域之外超過了五百里,若沒有特殊瞳術,先天武者都看不到這裡。

因此蕭越能夠盡情釋放自身的力量,很快一道直徑超過五里的火焰漩渦出現在他的上空,呈漏斗狀瘋狂旋轉。

「吼。」

如此巨大的動靜,終於引起了藍色火域一些更強火靈的注意。

僅僅憑藉吞噬火焰的威力,還無法對這些火靈造成傷害。

一聲怒吼傳來,千米之外一顆藍色火球如星辰墜地,對著蕭越瘋狂的砸來。

這火球完全由藍色火焰壓縮凝聚,溫度高的驚人,足以瞬間將金鐵氣化,爆炸后的威力除了沒有幅射,破壞力絕對在核彈之上。

面對飛來的藍色火球,蕭越僅僅是曲指一彈,隔著數百米便將之點爆,炸開的火焰還未發揮威力,直接被吸入體內。

「你也過來吧。」

看著隱在千米外,鬼鬼祟祟的藍色火靈,蕭越探手抓去。

先天級別的火焰,隱隱生出了一絲靈智,不再是單純的火焰生靈。

轟隆。

一張大手遮蓋蒼穹,一路抓碎身前的空間,將那生靈擒回。

噗。

蕭越五指一捏,輕易將之碎成精純的火焰能量,化做提升極限之花的養料。

「還算不錯,比起單純的藍色火焰,這些生靈的能量更為精純龐大。」

蕭越滿意的點頭,下意識的放過靈識向四周探去。

噗嗤。

只是靈識剛剛探出,便被無處不在的藍色火焰燒潰。

蕭越臉色一白,識海一陣劇烈的動蕩。

若非有三條天道禁紋穩固,這一下怕是識海不崩潰,都要遭到重創。

悻悻的收回靈識,一時忘形吃了個悶虧,靈識屬於精神力的延伸,最是脆弱,許多特殊環境最好不要隨便運用。

蕭越的精神力不弱,但就像溫室中的花朵,看似生的花團錦簇,實則一經風雨便有凋零的危險。

不只蕭越,對於任何武者而言,最脆弱的地方始終都是精神力。

哪怕日後精神力化做元神,號稱能脫離肉身而獨立存在,也只是說說而已。

一旦遇到強大的外部力量,若沒有肉身的保護,元神就是暴露在烈陽下的雪花,更弱小的精神力更是如此。

吼。

藍色火域的生靈極強,一頭先天五重的火靈剛被蕭越拍滅,便有更多的吼聲傳來。

隱約間,蕭越感覺周遭出現了一雙雙充滿惡意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既然都來了,就全都過來吧。」

蕭越冷笑,雙眼如芒,透過熊熊火焰看去,見到眾多藍色火靈融於火焰,向他緩緩靠近。

它們是火靈體,完全可以在火焰中隱形。

顯然,這些火靈察覺到蕭越不好對付,沒有直接發起攻擊,想要採用出奇不意的手段。

可惜這一切在蕭越的眼中無所遁行。

轟隆。

蕭越探手,巨大的掌印蓋鎮天地,向著某處火域伸手一撈。

嗥。

隨著聲聲怒吼長嘶,眾多融入火焰中的藍色火靈被迫現身,修為最弱的都有先天四重,最強者甚至達到了先天八九重。

嘭嘭。

一頭頭極度壓縮的藍色火球撞向蕭越的大手,聯合在一起的威力簡直驚天動地,炸的蕭越手掌都在顫動。

「哼,數量多就有用嗎?」

蕭越目射寒芒,大手印倏然變得凝實起來,頂著掌間一顆顆堪比核爆還恐怖的火球,強勢橫推過去。

在那群藍色火靈的嘶吼中,一把將它們撈在手中盡數捏爆,精純的火焰能量被吞噬一空。

「好爽,火焰生靈的能量超出普通火焰太多了。」

蕭越打了個飽嗝,露出陶醉之色,這一下足有七八隻藍色火靈被吞噬,抵得上在藍色火域吸收幾個小時。

蕭越感覺精氣神都有不小的提升,儘管距離三花再次蛻變還差的遠,卻是好的兆頭。

隨後,他化身吞噬萬靈的魔物,一雙大手連連向四周揮舞,每一次至少都有四五隻藍色火靈被擒殺吞噬。

短短半盞茶工夫,周遭火域數千米內詭異的安靜下來,再沒有一頭藍色火靈出現,彷彿全都消失了。

「這些東西雖然只有初步的智慧,但已經懂的趨吉避凶,看來要換個地方了。」

蕭越停止吞噬火焰,因為連續吞噬藍色火靈,精氣神再次提升不少,普通的火焰已經失去了作用。

當即身形一閃,再出現時來到了藍色火域的另一處。

雖無法放出靈識,便他的感覺極為敏銳,雙手連續抓出,一隻只藍色火靈如同雞崽般被擒拿。

嘭。

就在這時,一聲巨大的震響傳來,有一股極為陰冷的能量波動傳遞而來,大片的火焰如草芥般被壓伏在地,近乎熄滅。

「有人在交手。」

蕭越將攝入手中的火靈吞噬,感受著遠處傳來的能量波動閃身消失。

「賤人,你到底是誰?為何一直追著我不放?」

前方傳來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

蕭越聞言臉色一沉,那聲音聽著很耳熟。

當前方大片的藍色火焰被狂暴的餘波震潰,顯現出交手的雙方。

「果然是那傢伙,想不到在這裡遇上了。」

蕭越看著其中一人,正是當日在九層塔一層時,突然向他出手的神秘武者。

此刻他依舊黑袍蒙面,周身有一層神秘的氣機籠罩。

就算蕭越實力大進,施展透視依舊無法看穿那武者的真面目。

與黑袍蒙面武者對峙的武者是一名女子,對方亦是一黑身衣,有著一雙漂亮的眸子,可惜臉上布滿濃瘡。

「魔仙子。」

蕭越曾和對方在小島聚會中有過一面之緣,還被對方嘲諷『只知道以貎取人的蠢貨』,算是印象極深。

只不過當日的魔仙子明明只有化靈巔峰,此下表現出的修為卻是先天八重。

這就有些驚人了,即便那神秘的黑袍人這些時日有所提升,如今不過是先天七重而已。

「蠻主,不用藏了,乖乖將從冥河偷走的東西交出,再隨我回去乖乖受審,或可留一具全屍。」

魔仙子的話讓暗處的蕭越一驚,那黑袍人是蠻主?

看著不像,蕭越與蠻主交過手,這黑袍人與蠻主完全是不同的路數,二者真是同一個人?

魔仙子的來歷同樣有問題。

當日忘機曾介紹她是魔宗弟子,怎麼又與冥河扯上關係了?事情有些亂啊。

「賤人,我說了我不是什麼蠻主,你給老子滾。」

黑袍人大手拍出陰冷徹骨的力量,鎮的周遭火焰低伏,狠狠向著魔仙子抓去。

藍色火域的空間本就因火焰的傷灼時刻扭曲,如今黑袍人一掌拍出,兩者的力量合在一起,空間居然隱隱要承受不住,將破未破。

「是不是蠻主,你說了不算。」

魔仙子極其霸道,根本不聽黑袍人的解釋。

看似纖弱的手掌卻打出霸氣縱橫的攻勢,聲聲魔嘯中狠狠對著黑袍人抓來大手拍去。

嘩啦~~

這片空間終因兩者的碰撞破碎了,道道裂縫肆意瀰漫。

「啊……」

黑袍人慘叫一聲,整條手臂都被魔仙子霸道的一擊生生拍碎。

「賤人,你給我等著。」

黑袍人怒喝,身上陡然湧起一股奇異的能量波動。

一瞬間,消失的手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同時扭身逃離,他並非魔仙子的對手,繼續糾纏下去對他不利。

「蠻荒訣!」

看到黑袍人恢復手臂時透出的氣息,蕭越的目光徹底陰冷下來。

那絕對是蠻荒訣運轉時的特徵,當初他與蠻主連續交手,對於蠻荒訣的特點一眼便看穿。

怪不得黑袍人當初在第一層突然出手,如果他是蠻主就解釋得通了,蕭越與他之間的仇怨可是極深。

蠻主一心逃命,魔仙子雖在追擊,卻非一時半會能追上的,但他的運氣有些差,逃遁的方向居然是蕭越這裡。

「蠻主,好久不見啊。」

蕭越笑眯眯的現身,看似老朋友般打著招呼。

真正的舉動卻並不好友,一拳狠狠的搗碎虛空,帶著朦朦氣流迎著遁來的蠻主轟去。 時間不知從何時開始靜默起來。

日光斜斜灑落在這片天地,透過浮動的雲層,透過樹葉的縫隙,帶著獨屬於夏日的炎熱,也帶著花香與鳥鳴。

可就是這樣的日子裡。

秦暮雪感覺不到夏日的熱情,也聞不到花香,更聽不到蟬鳴與鳥叫。

她坐在車裡,手足冰涼。

流著淚的眼眸。

空洞的像被剝離在世界之外,地上嚎啕大哭的母親,也彷彿被黑暗吞沒,變得那麼不真切。

「還了又還,借了又借」

秀兒凄厲的哭喊,道「這日子沒法過了」

「不過就是去死好了」

見自己老媽哭的如此絕望和凄慘。

作為大賭鬼的秦朝,良心像被狗刁走一樣,無情而冷漠。

他原本以為一直心疼自己的母親,這次依舊會像往常一樣,想盡一切辦法幫他,哪怕嘴上絮叨幾句,最後還是乖乖掏錢。

沒想到。

竟發生這一幕。

「你知不知道家裡現在連兩千都拿不出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