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

顏如煙更加的摸不著頭腦了,這個人究竟想說什麼啊,怎麼說話吞吞吐吐的。

「是這樣的。」已經快把顏如煙憋死的蘇寧終於開始解釋他的想法。

原來,直到剛才,蘇寧一直在思考怎麼解決這些貴族公子哥的個人問題。

雖然,蘇寧可以讓他們和以前一樣,滾去自己解決。但是這樣一來,很多的問題就隨之出現了。

首先,沒有人陪酒,公子哥們自然會感到有些無聊。久而久之,可能便不再光顧。

蘇寧雖然很有自信,但是自詡自己的酒還沒有到達可以留住他們一輩子的地步,畢竟人總會有膩的那一天。

為了讓這一天延遲到來,為了「有間酒吧」的生意,這個問題一定要解決!

所以,蘇寧便打起了怡紅樓的主意。怡紅樓可是專業做皮肉生意的,這些批文可是全面的很。

如果能將怡紅樓談成自己這裡的合作夥伴,那麼事情便可以解決大半了。

到時候,陪酒的小姐姐們的開銷由紈絝們負責,自己這裡不用花一分錢,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當然,要和怡紅樓合作當然要付出一些代價。

「到時,我可以抽調兩名調酒師前往怡紅樓。並且,所有原材料均已優惠價提供。不過,定價需要和我們保持一致。」

萬一怡紅樓降價出售,自己這裡是降還是不降,這個問題就比較難辦了。

「就是說,兩家各自到對方的店中開展生意?」顏如煙詢問道。

「也可以這麼說吧,不過,我這裡的東西是以成本價售賣給你們。」蘇寧見顏如煙有些沒有聽懂,繼續解釋道。

聽完蘇寧的解釋,顏如煙終於明白了。合著就是讓她們店裡的小姐們換個地方與紈絝們打情罵俏,想要做羞羞的事情的時候再回到怡紅樓就是了。

既然沒有在店裡干那些羞羞的事情,那就不算是嫖,就算是皇上也不能明目張胆的對蘇寧怎麼樣。

不過話說回來,皇帝閑的啊,管你一個小酒吧的事情,當然為了保險起見一切都要按照規律來。

「好的,我能幫你說幾句。不過,這種事情媽媽桑說了不算,還是要和幕後的老闆商量。」顏如煙回答道。

蘇寧一激動,差點忘了這個事情。在這裡,老鴇子充其量算個CEO,其實就是個雞頭。具體的決策還是要由幕後的老闆決定。

「好的,那就麻煩如煙幫忙引薦一下,到時候派人來告訴孫孫或者胖胖一聲就好了。」

畢竟名義上自己並不是這家店的主人,那三個人才是。而且這三個人整天閑的要命,總要讓他們動一動才是。

不過,蘇寧猜測,最後的重擔還是要壓倒孫孫的身上。以那兩個人的尿性,肯定會以自己需要準備通天路的事情作為推脫!

不過路都已經鋪好了,相信只要那幕後老闆不是傻子,絕對會答應這件事情。

當然,就算不答應,他們也要好好考慮一下孫孫和胖胖背後的家族。

當然,蘇寧不是那種仗勢欺人的人。

「好的。」顏如煙痛苦的答應了。

「那就多謝如煙姑娘了!」

「蘇寧,這次可是你說錯嘍。」

「哈哈,我的錯,我的錯!自罰一杯。」

「三杯。」

「好!三杯就三杯!」

談完了正事,怎麼能少的了喝酒這一個步驟?!!若是讓樓下的人看到蘇寧與顏如煙共飲,不知道會不會衝上來將蘇寧暴揍一頓?

……

送走了顏如煙與顏妙依,人力彈奏一晚是很累的,蘇寧可不是那種壓榨自己員工的人。

反正這十首歌的版權已經買了下來,自己在店裡想怎麼放就怎麼放!

待兩個人走後,蘇寧叫過正在醉生夢死的兩個人,將自己的想法與兩個人娓娓道來。

「哎呀,不就是幾個陪酒小姐嗎,咱們自己干不就得了?」陳喵喵不以為然的說道。

雖然批文對普通人來說很困難,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只不過是喝兩頓酒的問題,幹嘛要把這塊蛋糕分給別人?

「喵喵,錢是賺不完的,總要分一杯羹給別人。再說了,這些嫖客催的急,就你們兩個的辦事效率,啥時候才能弄好這件事啊?!你以為小姐姐們這麼好找啊!」

蘇寧看著身邊的喵喵,上次,拉斯維加斯的事情歷歷在目。

雖然明面上其他的賭場偃旗息鼓了,但是誰能保證他們背後不會搞小動作?

「有間酒吧」如今也是這樣,合作才能共贏。

而且,最重要的是……上次賭場大戰,小姐姐都快被挖光了……剩下的,妓院恐怕死都不會鬆手了。

「說的也是,都有人向我投訴好多次了,雖然很新意,酒也很好喝。但是總覺得少了點什麼東西。」陳喵喵沉思道。

「前期,我們可以先與他們合作,緩解一下燃眉之急。然後我們慢慢的找人,實在不行,就先只陪酒不陪睡,總有他們墮落的那一天!」

……

這小子一到這種事情腦子就轉的賊快啊!擦邊球打的比自己還要狠,不過這倒是個好辦法!反正有一塊蛋糕已經分出去了,賺的多點有什麼大不了的!

實在逼急了,掏出大殺器,什麼冰火,毒龍,觀音啥的。

咳咳咳,我不懂,我啥都不懂。

「行了,就這樣吧,等你找好了小姐姐們,咱們再討論這個問題。現在就先合作應急。到時候我教你幾招,幫你解鎖幾種新姿勢,包你喜歡,哈哈哈。」蘇寧發出了猥瑣的笑聲。 ?「哎,妙依小姐這就走了啊,走的太早了啊,好可惜啊,好想再聽幾曲啊。」(這位仁兄,請不要這麼的虛偽。)

「對啊,我的腦袋裡全都是她那妙曼的身材。」(這位仁兄就比較實誠!)

「哼,膚淺!」(難道是一位有深度的人?)

「老子就是喜歡她的大胸!」(你妹的,說話不要大喘氣好不好!)

「呵呵,怎麼會有你們這種人?」(看來又是一位有深度的人?)

「我對她的大胸就不感興趣。」(呦呵?難道是個蘿莉控?)

「我對她的大長腿念念不忘。」(去你妹的,老子再也不信你們這群公子哥的話了!)

不過,通過以上的對話可以看出,在短短的這一段時間裡,顏妙依已經深得眾的喜愛咯。

「不過,為什麼妙依小姐都已經走了,音樂還在繼續?」(終於有人發現這個問題了嗎?我等的好辛苦啊!)

(傻逼作者給老子滾粗,再發括弧弄死你!)

(哦哦哦,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滾是我這就滾。)

(都說了不讓你發括弧了!你特么還發?!不把讀者大大們放著眼裡是不是?)

(最後一個,最後一個了!)

(媽的,還發!老子特碼的砍死你!)

(救命啊,救命啊!)

作者已被砍死,我是他的弟弟,開始代寫中。

…………

「對哦,你不說我還沒有注意。不僅音樂依然在響,而且音樂的聲音似乎比以前聽曲的時候大多了啊!」路人甲說道。

「沒錯,沒錯,我也是這麼覺得的!」路人乙說道。

「難道又是蘇寧那傢伙搞出來的東西?」路人丙說道。

「有可能,蘇寧和他們兩個關係這麼好。」路人丁說道。

「叫過來問問不就得了!」路人……呃……路人說道。

……

「怎麼了,兄弟們,玩的可還開心?」陳喵喵終於負起了責任!

「這酒真是沒的說。」路人甲乙丙丁豎起大拇指,「不過,要是再來幾個,咳咳,就更好了。」

「哈哈哈,我懂,我懂。最遲三天,滿足你們的要求,放心吧就!這樣,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說完,陳喵喵一打響指,對酒保說道:「每人一杯血腥瑪麗,記我賬上。」

「一杯薄酒,不成敬意,一定要收下!」

不得不說,陳喵喵的情商還是很高的,就是有時候智商還需要提高一點。

「陳兄別走,陳兄別走!」見陳喵喵拔腿便走,路人們連忙叫住他,叫他過來可不是為了這杯血腥瑪麗的,他們可都不缺錢!。

「其實,我們主要想問一下,為什麼妙依小姐都走了,音樂聲依然不斷?」

「嗨,原來你們要說這個啊,我還以為你們要幹啥呢。」陳喵喵恍然大悟,先前全都是要陪酒小姐姐們的,所以就以為這幾個人也是這個要求呢。

知道自己誤會了的陳喵喵繼續說道:「這都是蘇寧搞出來的東西,好像是叫什麼錄音機的東西吧,能將聲音錄製下來,然後循環播放。不過,具體功能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們還是直接去問他吧。對了,他現在應該已經回到店裡了,你們可以直接去蘇寧小店中找他。」

……

「果然是蘇寧那小子弄出來的。」陳喵喵走後,路人甲若有所思的說道。

「為什麼感覺蘇寧被廢之後腦子更好使了呢?」路人乙疑惑的說道。

「難道被廢能夠提高智商?」路人丙說道。

「呵呵,需要我幫忙廢了你嗎?」路人甲乙丁外加路人集體說道。

「不用了,不用了。」

……

此時的蘇寧並不知道他正在被人熱烈的討論著。此時的他已經回到店中,看著空無一人的小店,不由得一陣苦笑。

為什麼兩個地方的消費主力都是同一群人啊!!!

不過畢竟是第一天開業,所有人都在這個時間段去了。等到以後走上正規了,應該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了。

「蘇寧!」

哈哈哈,終於有顧客上門了嗎?

「聽說你這裡有一種叫錄音機的東西?那是什麼鬼?」

路人組合經過一陣激烈的討論,終於決定暫時放小丙一條生路,五人一同來到蘇寧的面前。

「啊咧?」

本以為是吃飯的,沒想到是想要買錄音機的。

蘇寧原本打算在恰當的時間自己放出這個消息的,沒想到這麼快就被人發覺了。不過這也好,省的自己宣傳了。

上次宣傳自行車廢了老鼻子勁,不過據說他們已經開始自行舉辦自行車大賽了。而且,這些人還自己開始改裝了!

不愧是修士,動手能力就是強啊!

「錄音機,就是那種妙依小姐走了之後還能繼續演奏的東西,是你發明的嗎?到底是什麼東西?」

「出門右轉設備店,全自動服務,慢走不送。」

好痛快的解釋!在下佩服,佩服!

……

打發走了四個,哦不對,是五個路人。蘇寧獃獃的在小店之中等候著顧客的上門。

平常忙的腳不沾地,如今閑下來還真有些不適應。

「皇上駕到!」

妹的,這不是犯賤么!剛說不適應,皇上就來了。而且身邊還是跟著這個死太監海公公,這個一直看蘇寧不順眼的海公公!

最近一些日子,皇帝一直沒有前來,可能是政務太忙的原因吧。

而且,青石尊者也沒有前來,可能是吃臭豆腐熏死了吧。

「皇上吉祥,皇上裡邊請,是包廂還是雅座?」畢竟是皇帝,還是要招呼一下的。

「蘇寧,你可知罪?」

誰知,皇帝根本就沒有搭理蘇寧,直接向蘇寧問罪!

「啊?」

什麼情況?上來就問我知不知罪?我犯啥罪了啊?!

蘇寧的腦子瞬間懵逼了,雖然你是皇上,但是不能強逼著我認罪吧?!!

「大膽,還不跪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