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沒錯,感覺的確是很刺激,哈哈!」

「輸的人要自己抽自己一百個耳光,而且還就是在這裡當著所有修者的面抽,真的是太刺激了,這完全就是在賭上尊嚴的一場戰鬥啊。」

修者們紛紛開口。

全都是覺得這場比賽很是有趣,也很是刺激,越來越多的修者全部都聞訊趕來。

很快!

這裡圍觀的修者就超過一千位。

周圍的建築當中也都是修者伸出頭來圍觀。

而這時候!

吞天至尊和雲夢澤,他們在接到葉天傾的傳訊后也都趕了過來。

在得知葉天傾竟是和對方打賭,比拼大道數量和品質后,兩人都是苦笑起來,沒想到葉天傾還有這般孩童心的一面。

「吞天前輩,輸贏全都靠你了,加油……」

葉天傾呵呵一笑。

吞天至尊哭笑不得。

他目光落在對方的身上,直接站出來道。

「你們誰出戰跟我比?」

他淡淡的說道。

他領悟十五條大道,其中完整大道十條,極致大道五條。

他的五條極致大道。

那怕是在聖域大陸這樣的地方,都是非常不錯的存在,都是少數人能領悟的極致大道的數量。

更何況!

吞天至尊不單單是領悟五條極致大道,更重要的是他的五條極致大道,可都是百強大道啊,其中吞噬大道還是排名前十的超級大道。

排名第八位!

所以這一次吞天至尊,無比堅信自己能贏,對自己信心十足。

「哼,我來和你比!」

「不過你一個區區九品主宰,也能有勇氣來和我比,真是不知道你哪裡來的勇氣!」

洪天樹站出來,他漠然的看著吞天至尊,冷冷的說道:「你應該是鼠族吧,我在你身上嗅到了鼠族的氣息,呵呵……你一隻垃圾老鼠不在地底生活,跑上來做什麼,你難道沒聽說過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這句話嗎。」

洪天樹故意的說道,

他想要激怒吞天至尊。

然而!

吞天至尊博覽群書,知道現在對方是想要故意激怒他,從而讓他出醜。

所以面對對方的嘲諷,吞天至尊就彷彿是一個字都沒有聽見似得。

他伸著懶腰。

臉上自始至終都帶著淡然如水的笑容。

等到洪天樹諷刺的話落下后,他才淡淡的說道;「境界高,並不代表你領悟的大道就比我多,咱們還是不要廢話了,直接展露出各自領悟的大道吧,直接用事實說話,這樣也能節省點時間!』

「好,既然你這個廢物,想要速戰速決的話,那我就成全你……」

洪天樹嘲諷說道。

說完!

他便是直接將自己的十五條大道釋放出出來。

看著那十三條完整的大道,兩條極致的大道。

周遭圍觀的修者們,都是發出驚嘆。

「真不愧是洪天一族的強者啊,兩條極致大道啊,這已經是絕對的強者了,如果能在領悟一條,擁有三條極致大道,那就是真正的強者了。」

「是啊,但領悟十五條大道,其中兩條極致這就很不錯了,也算是真正的強者了。」

「說的沒錯,十五條大道,這是何其不容易的成就啊。」

「我覺得洪天一族贏定了,畢竟這麼多的大道都擺在這裡那,我才不相信對面的主宰九品的傢伙,能展現出比洪天樹都多的大道力量。」

修者們紛紛開口說著。

在這一些的嘲諷聲音當中。

洪天魂冷笑著,目光陰冷和的看著葉天傾和吞天至尊。

「兩個垃圾,你們最好不要耍陰謀詭計,給我聽好了……只要讓我知道你們刷詭計的話,我饒不了你們兩個。」

他惡狠狠的警告著。

葉天傾只當他是一個白痴,看都不多看他一眼。

洪天魂氣的半死。

「不理我是吧,好……那就直接開始比吧,我的人都已經施展完畢了,現在論道你的人開始了。」

「讓他展露出大道力量吧,咱們莫要拖拖拉拉,直接分勝負要緊。」

洪天魂催促起來,非常的不耐煩。

。 「那好,這裏有一枚彌元丹,能讓你身體恢復巔峰,而且能助你突破最後一步,而且還能讓你上感天機,窺破天地間那一絲大道之意。」陳宇取出一枚前幾天萃成的須元丹,交給了張正文。

「須元丹……」就連張小九也吃了一驚。

這種靈丹他聽說過,只有上古時期的丹師,萃火,成丹,輔以名貴中藥以及無數天才地寶,耗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能煉製成的靈丹。

這種靈丹能讓人身體機能恢復到鼎盛時期,也能洗髓伐骨,令人煥然一新,如果你修為停滯不前,一枚丹藥能助你突破。

可是這種靈丹極難煉成,再加上丹道一途幾近失傳,除了一些隱世宗門偶有一兩顆之外,普通的武者就是散盡家財,傾舉世之力恐怕也難得到一顆,可是陳宇在這裏居然就有一顆?

「多謝…陳先生。」張正文神色激動,他接過陳宇手中的須元丹,激動得兩隻手都在顫抖,他看了一眼手中的葯,然後毫不猶豫地一口吞了下去。

一邊的候蕭吃了一驚,如果他是張正文,他絕對沒有這樣的魄力,因為陳宇是用藥的高手,誰知道他的葯裏面到底有沒有什麼問題。

而且就算是葯真的如陳宇所說是須元丹,但是在沒有求證藥效之前,他是不會直接把這葯給一口吞下去的。

服下藥以後,三人目不轉睛地看着張正文,只見張正文服下了葯之後,臉色越來越紅,突然,奇異的事情發生了,他一頭白髮緩緩變黑,而且微微佝僂的身體也變得挺直。

更重要的是臉上的皺紋緩緩消失,一些黑色的細密的汗珠從他的毛孔中滲了出來。

「洗髓伐骨,須彌重生?」張小九的反應最快,他不由得吃了一驚。

須彌重生,是指武者達到至高境界時候的一種返老還童的現象,許正文的年紀不小了,根骨皆已定型,但如果擁有須彌重生的機會,那對他來說是一場極大的造化。

因為這樣他的狀態會達到年輕時候最鼎盛的時期,而這個時候的他,在武道上的參悟已經到頂,他之所以不突破,是因為身體狀態不允許。

現在身體恢復巔峰,再加上他的參悟,可以一舉突破武宗境。

要知道須彌重生這種狀態,對於武者來說是可遇不可求的,這是得天地厚愛才有的造化,他師父的一顆葯,居然還有這樣的功效?

張正文一聲清嘯,頭頂一股白氣湧出,這白氣在他的腦門上涌成三朵雲,然後這三朵雲衝天而起,他的身體周身四處一股真氣化作一條黃龍,圍着他身體一轉,然後隱入他的身體中。

他居然……突然武宗境了,而且突然的時候還伴隨着三花聚頂的狀態。

要知道突破武宗或許不難,但突破的時候擁有三花聚頂的異象,則是造化修為皆得天地認可的情況啊,這種人,以後大概率是會踏入修法者境界的。

「須彌重生,三花聚頂……」張正文一聲清嘯,聲破九霄而去,他的眼淚滾落,他轉過身,對着陳宇跪倒在地,他老淚縱橫且聲音堅定:「謝陳先生點撥之恩,老朽今生生世,都願為陳先生效犬馬之勞。」

「不錯,突破時有三花聚頂的異狀,這也是我沒想到的,這是你數十年的修鍊所致,也是你的造化,你起來吧。」陳宇微微的點點頭,對於須元丹的效果,他還是滿意的。

張正文對着陳宇深深一躬,這才起來,他抹去眼淚,滿臉喜悅,張氏,以後終於要出頭了。

候蕭也是一臉震驚,須元丹所達到的效果,果然如同神葯,他定了定神:「陳先生果然是高人,不知道陳先生手中還有多少須元丹?」

「還有九顆。」陳宇淡淡地說。

「葯,是從何而來?」候蕭看着陳宇,試探地問道。

「我自己煉的,你別忘了,我可是一位中醫啊。」陳宇笑了:「前段時間有幸參悟到萃丹之術,所以一時興起,就隨便萃了幾顆,沒想到效果還是不錯的。」

「九顆,萃丹術?」候蕭簡直要震驚了。

要知道丹師一脈,起源於上古,上古武者抑或是大能修者,能取天才地寶,以自身溝通天地,將元上元力靈力匯聚于丹葯之中。

這些丹或能返老還童,或能助人修為,或能讓人青春永駐甚至長生不老,只是據傳這種萃丹之術太過於逆天,所以為天道所不容,因此而消失在歷史長河中。

現在就算是一些大家族或者宗門,才會偶有幾顆品階一般的丹藥,但也是視若珍寶一般的供著,陳宇一出手就是十顆,而且隨隨便便就給了張正文。

如果他有這顆丹藥,他敢肯定,他能直接進入半步修法者的狀態,或者將丹藥化開,能讓名下十名弟子初開玄竅,一躍成為武真境高手。

「十顆須元丹,這…」張小九驚呆了,他真的有點慶幸自己拜對了師父,要知道現存於武者家族中的須元丹,加起來也不過數十枚,而且每家都跟寶貝一樣藏着掖着。

而且這些東西,就算是修法者,也是會視為珍寶的,陳宇一人擁有這麼多,而且他自身就是丹師,這份財富當真是無人能太的啊。

「陳先生,武盟的事情,我是肯定要站在你這邊的,如果你能賜我此葯,讓我名下十大弟子打通玄竅,步入武真,那以後我們門宗,唯陳先生馬首是瞻。」候蕭也是不傻子,現在是他表忠心的時候。

「空口無憑。」陳宇瞥了候蕭一眼,這老頭是牆頭草,單是表忠心,不足以讓陳宇信任他。

候蕭抬起自己左手,立誓道:「我候蕭發誓,以後候門宗弟子自我以下,皆奉陳先生為主,若違此誓,有如此制。」

候蕭突然右手一伸,猛地擊向自己伸出去的左手,咔嚓一聲,他左手的小拇指和無名指齊根折斷。

斷指明誓。

陳宇看這老頭,似乎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否則的話也不會下狠心弄斷自己兩根手指了。

他微微的點點頭道:「好,你有這份決心就行,這是兩粒須元丹,你自己看着處理吧。」

。 陳墨的毒藥是否需要再改良艾達·王並不感興趣,對於現在的她而言,她正面臨著一個新的抉擇。

是選擇就此結束和陳墨的合作,藉此機會擺脫安布雷拉,偽造一次自己死亡的記錄,和這座分公司內所有其他人一起就此「死亡」,從此去過新的生活,還是繼續和陳墨的合作,或者說乾脆成為他的「自己人」。

選擇離開對於艾達·王來說,如果是在遇到陳墨之前,她一定毫不猶豫的會選擇這一條路。

畢竟自由對於一直以來都被人控制和利用的艾達·王來說,著實太寶貴了。

然而在從陳墨那裡知道了安布雷拉意圖毀滅世界的真相之後,艾達·王清楚的知道,這個世界已經沒有希望了。

無論是否可以挫敗安布雷拉的清洗世界的計劃,這個世界在失去了所有的人類和絕大部分的動植物之後,整個世界就已經死了。

即便完成了大清洗計劃的安布雷拉之後可以通過克隆人的方式培育出大量的人類個體,但整個世界失去了絕大部分的人口和動植物,這樣的世界真的可以重建嗎?

艾達·王不知道,就如同她不知道陳墨的計劃,不知道他在奪取了這個基地之後,又有什麼打算。

所以她很開誠布公的向陳墨問道:「陳墨先生,我記得你說過,如果我能夠成為『自己人』,你會願意告訴我更多的事情對嗎?」

「確實是這樣沒錯,如果你能夠成為『自己人』,你確實可以知道更多的事情。」陳墨聽到艾達·王提到了「自己人」,自然明白她此時已經動搖,自己只需要稍加引導,這位生化危機系列里極具人氣的女間諜就將成為自己的「同伴」了。

然而聽到陳墨的回答,艾達·王的臉上的表情卻變得有些奇怪和遲疑,她咬了咬嘴唇才向陳墨問道:「你所謂的『自己人』,是指變成他們這樣嗎?」

一邊問著,艾達·王還看向了一旁那些已經被陳墨轉化成死靈生物的雇傭兵們。

顯然,艾達·王認為陳墨所謂的「自己人」指的是把她也同樣轉化成這樣受他控制的死靈生物。

然而聽到艾達·王的問題,陳墨卻挑了一下眉毛,略帶一絲笑意的解釋道:「雖然不是不能這麼做,但作為『同伴』而言,這樣做實在是太浪費了。」

「浪費?」艾達·王有些詫異,並沒有明白陳墨的意思。

「我想你應該看出來了,他們在被轉化成死靈生物之後,變得獃滯了許多對吧?」陳墨叫過了一名雇傭兵,讓他站在了自己和艾達·王面前:「通過死靈藥劑轉化而來的死靈生物的方式比較簡單粗暴,而且在這一過程中,為了確保他們的對我的忠誠,通常情況下他們的自我意識會受到壓制,這也就導致了他們看上去不僅有些獃滯,還喪失了很多的自主性。

雖然這讓他們變得更服從命令,但也讓他們絕大多數情況下只會死板的執行命令,如同提線木偶一般,不懂得變通,也不會創新。」

說到這裡,陳墨停頓了一下,讓艾達·王消化著他所說的這些話。

這些信息對於艾達·王來說無疑也是極其富有衝擊力的,她在聽完之後,也消化了好一會才繼續問道:「那按照你的意思,如果直接轉化成死靈生物,就會被抹殺自我,變成只會聽你命令行事的傀儡,是這個意思吧?」

「沒錯,所以對於你,艾達·王,一個優秀的間諜和特工,直接轉化成只會聽命的傀儡實在是太浪費了。」陳墨說到這裡,朝著艾達·王走進了一步,近距離的看著這位充滿了魅力的女性,眼神真誠的向她說道:「和你這段時間的合作,讓我覺得你是一個能力很出色的夥伴,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成為我的同伴,用你的能力來協助我,而不僅僅只是一具漂亮的傀儡。

畢竟如果只是一具會聽命令的漂亮傀儡,那你的歸宿只能是我的床上,在被我玩膩之後拋棄,我想這樣的命運和結局,不是你所想要的吧?」

面對此時的陳墨,艾達·王不由得後退了一步,趕忙搖著頭,堅定的拒絕道:「當然不是!」

對於艾達·王來說這樣的命運和結局,當然不可能是她想要的!

她之所以願意配合陳墨來奪取這座安布雷拉的地下基地,為的是能夠獲得自由,而不是被人做成傀儡,然後變成一件玩具,在玩膩之後還會被拋棄。

「所以,我希望你能成為我的『同伴』,是有自己的靈魂、思想的協作者,而不是一具唾手可得的傀儡。」陳墨說到這裡,眼神之中侵略性的目光退去,變得充滿了真誠:「作為『同伴』和『自己人』,你有兩種選擇,一種是繼續做普通人,我可以用一些強化身體的魔法來提升你的身體素質,讓你變得更強,但提升有限。

另一種則是將你轉化成死靈生物,當然與這些用藥劑催化出來的傢伙不同,我會為你提供一場完整的轉化儀式,這不僅不會對你造成任何損傷,還會讓你的靈魂和肉體都獲得提升和加強。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所謂的自由,離開這裡做一個普通人,然後在安布雷拉接下來的大清洗中和這個世界一起死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