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怕誰啊!」

林耀和王霆就這樣自顧自的走了,留下夏涵芝四人在那裡發愣。

「誒……等等我啊!」夏涵芝叫著一路追了過去。

柳星夏無奈,只好也跟了過去。

「這……」顧問天一臉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你也過去吧!你的身份卡我先幫你辦了。」江婷瑩這個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顧問天可以加入龍魔之鱗了。

聽明白江婷瑩的言外之意顧問天千恩萬謝后,朝著王霆他們離開的方向追去。

林耀他們的速度不快,顧問天沒多久就追上了他們。

「今天非得打到你求饒不可。」 一吻封緘,老公太危險 走進練習場中,王霆這樣說道。

「辦的到的話你就來呀!要是有種你就自己和我打,我讓你一隻手。」林耀挑釁的望向王霆,他很篤定王霆不敢和他打,因為王霆的魔法系是召喚系。

沒了召喚獸的召喚系法師就和沒了爪子的貓一樣,輕輕一拳就能幹趴。

王霆被林耀這話噎的面紅耳赤,最後只能如此說道:「像你這種等級的對手,我不屑親自出手,我的小寵物就可以把你咬死。」

「等一下你的召喚獸被我打成一隻病貓,我看你還怎麼嘴硬。」

「廢話那多幹嘛!有種就來啊!我要讓你見識見識我獸王的厲害。」

「切……一隻病貓而已。」

······

「次元召喚,出來吧!獸王。」兩人在練習場中站定之後,王霆馬上召喚出了他的召喚獸。

一個銀藍色的魔法陣在王霆的腳下出現,緊接著王霆面前的空間出現了一個銀藍色的蟲洞洞口。

「吼……」一聲咆哮從蟲洞洞口中傳來,緊接著一隻威風凜凜的猛虎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

猛虎通體赤紅,四肢踏於火焰之上,一根末端帶有火焰的尾巴在它身後不斷甩動,一雙赤紅且巨大的翅膀長於背上,那模樣簡直是要多威風凜凜有多威風凜凜。

這隻猛虎正是王霆的召喚獸,炙炎獸王。

「上吧!獸王,讓他知道知道你的厲害。」

「吼……」聽到王霆的聲音炙炎獸王大吼一聲,表示它明白了。

「小貓咪,來吧!」林耀看著炙炎獸王笑眯眯的說出了這話,而後也使出了魔法。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變身·千變魔神·清水變!」

隨著灰色的魔法陣出現,林耀也變身成了千變魔神,這次他變身的是水系的千變魔神,魔神部位的顏色全部變成了水藍色。

炙炎獸王是火系的召喚獸,林耀自然用克火系的水系來應戰了。

「什麼,變身系魔法。」看到林耀變身之後的模樣,站在一旁觀看的顧問天頓時就凌亂了。

他在學校可是看到林耀用魔導書對戰的,現在林耀怎麼用出了變化系魔法,他到底是魔導師還是魔法師啊!

顧問天一臉疑惑的看著夏涵芝和柳星夏兩女,希望兩女給予他解答。

沒有令顧問天失望,夏涵芝開口說話了。「你剛剛也聽到王霆叫林耀精神病人了吧!」夏涵芝對著顧問天這樣問道。

「聽到了?」顧問天愣愣的回答了夏涵芝的這個問題,只是他不知道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聯,難道神經病還能讓人變成魔法師和魔導師嗎?

看著顧問天的表情,夏涵芝就明白他心中所想了。「沒錯,正如你想的一樣,林耀的確是有精神病的,而他會成為魔法師和魔導師,就是因為他的那個精神病。」

「啊……還真的是因為精神病啊!」顧問天傻眼了。

「沒錯,林耀的精神病是雙重精神,一個人擁有兩個精神,所以他既可以成為魔法師也可以成為魔導師。」

「不是吧!還能這樣。」

「事實就是這樣。」

「好吧!」既然夏涵芝都這麼篤定了,那顧問天除了頂禮膜拜之外還能怎麼樣?

想著這些,顧問天又想到了一個問題。「既然林耀又是魔法師又是魔導師,那他的等級應該不高吧!他是初階高級的王霆的對手嗎?」

「你說呢?如果他們兩個不是實力差不多的話,他們會是現在這種關係嗎?」夏涵芝回答。

「也對。」

如果雙方的實力相差太多,那實力較高的一方也就不怎麼會把對方放在眼裡了,那他們就不可能變成這樣,一見面就想和對方吵架。

「開始了。」

隨著夏涵芝提醒顧問天的聲音響起,林耀和炙炎獸王已經交鋒上了。

只見炙炎獸王朝著林耀吐出了一個巨大的火球,而林耀面對炙炎獸王的巨大火球卻沒什麼緊張感。 林耀和炙炎獸王交手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炙炎獸王的實力如何他都一清二楚,自然,炙炎獸王也對他的實力一清二楚。

豪門重生之甜寵嬌妻 龍魔之鱗的練習場中也有設置和金鱗魔法高中大會場一樣的魔法陣,所以在這裡面交手可以放開了打,不用當心一個不小心把對方打成半身不遂。

巨大的火球燃燒著空氣向著林耀砸了過來,林耀不緊不慢的在自己面前構築出了一道水之障壁。

炙熱的大火球砸在水之障壁上,隨之而來的是火球的泯滅和水壁的蒸發,隨著火球和水壁碰撞、蒸發,一縷縷水蒸氣飄蕩在了練習場中。

「吼……」密集的水蒸氣包裹了林耀,讓炙炎獸王找不到林耀,無法看到林耀的炙炎獸王馬上使出了大面積的攻擊。

隨著炙炎獸王一聲嘶吼,無數的小火球頓時憑空出現在練習場的上空,火球數量密集,要是全部砸下來那肯定會把大半個練習場都覆蓋進它的攻擊範圍。

「吼……」又是一聲嘶吼,漫天的火球在這一聲嘶吼中瞬間如雨般落了下來。

成百上千個與籃球差不多大小的火球一起從天而降,那情景光是想想都會覺得震撼,更不用說親眼所見了。

柳星夏和夏涵芝還有顧問天都被這一幕驚呆了,他們之前雖然都知道王霆的召喚獸很強,比一般同等級的魔物都要強上數分,可他們還是沒想到王霆的召喚獸竟然強的這麼離譜,如果是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上去那他們恐怕在這場火球雨結束后也要宣布結束了。

「轟、轟、轟······」

密集的爆炸聲席捲了整個練習場,大半個練習場都被包裹在了火光之中。

如果對面的是一般人那王霆肯定會覺得這場戰鬥已經結束了,可對面的那個人是林耀他不敢有絲毫的懈怠,他雖然看林耀不爽,整天一副不把林耀放在眼裡的樣子,但他心中還是很認可林耀的實力的,他知道以林耀的實力在這場火球雨中肯定會安然無恙,畢竟林耀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這個招式了,具體有幾次他都記不得了。

第一次他和林耀對戰的時候他還會以為林耀肯定撐不住炙炎獸王的這種,但現在他肯定是不會這麼認為的。

果然,在水蒸氣和煙塵都消散之後,林耀毫髮無傷的身影映入了大家的眼中。

林耀是怎麼在那麼多火球中毫髮無傷的呢?這一點恐怕自己林耀自己清楚,王霆應該也能想到一二。

剛剛在火球雨降落的瞬間林耀馬上用水之障壁把自己包裹了起來,靠著水之障壁的防禦林耀在火球的爆炸中並沒有受到一點傷害,雖然在火球雨結束的時候水之障壁也被炸沒了。

火球雨看起來震撼歸震撼,但攻擊面積太廣無法對防禦高的對手造成有效打擊,水系的防禦本來就很高,而且水系又是火系的剋星,天生對火有著壓制,在這樣的情況下炙炎獸王的火球雨自然要無功而返。

預料之中的事情自然不會令王霆和炙炎獸王感到驚訝,炙炎獸王在林耀顯出身形的瞬間就對著林耀繼續發動攻擊。

這一次炙炎獸王並沒有使用魔法,它選擇了近身搏鬥。

變身成千變魔神的林耀其肉體的強度算是挺高的了,和普通的下仆級魔物比如暗影妖貓之流也是相差無幾的,但炙炎獸王的肉體可比暗影妖貓之流強太多了,那就好比普通人類和普通魔物之間的差距,除非林耀變身成強化系的千變魔神,不然被炙炎獸王近身的話那他就有苦頭吃了。

「吼……」炙炎獸王大吼一聲,整隻虎瞬間化身一輛肉彈戰車朝著林耀撞去。

「水之障壁!」

在炙炎獸王前沖的路途中間林耀豎起了一面水之障壁。

「砰……」面對林耀的水之障壁炙炎獸王不躲不閃直直的撞了上去,只聽「砰」的一聲,凝聚壓縮到比岩石還堅固的水之障壁竟然就這樣被炙炎獸王硬生生給撞的支離破碎。

撞碎了水之障壁之後,炙炎獸王前沖的氣勢減弱了一些,不過如果就這樣被他撞到的話,那也夠林耀喝一壺的了。

林耀翅膀一張整個人飛了起來。

不知是清楚林耀之後的反應還是什麼,炙炎獸王在衝到林耀之前所在位置的時候竟然一個急剎,前爪一抬,一爪子朝著林耀拍去。

林耀被炙炎獸王的舉動一驚,千鈞一髮之際趕緊在自己身前構築出一道水之障壁,然後快速朝遠處飛去。

炙炎獸王拍碎了水之障壁,但也因此讓他失去了一個追擊林耀的機會。

「到我了。」一直防守的林耀終於開始展開反擊了。

「泡沫爆彈。」

水藍色的魔法陣出現,一個個小小的泡沫悠悠揚揚的朝著炙炎獸王飄去。

泡沫很多和炙炎獸王剛剛的火球雨有的一拼,不一會兒的功夫炙炎獸王就被一大堆泡沫給包圍了起來。

看著在自己身周飄蕩的小泡泡,炙炎獸王卻動也不敢動。

這一招它以前就見識過,第一次還因為這個吃了一個不小的虧。

這些泡沫看來是無害的,但也只是看起來,這每一顆泡沫都是一顆炸彈,只不過它們爆炸后炸出來的是水,千萬別以為是水就沒什麼傷害,這些炸彈在皮膚上炸開,就算以炙炎獸王肉體的強度都會被炸的皮開肉綻。

第一次看到林耀用這招的時候炙炎獸王就因為不知道這些泡沫的厲害,於是它就毫無顧忌的衝出了泡沫的包圍,然後其結果已經可想而知了。

沒錯,炙炎獸王頓時被數百個炸彈炸的皮開肉綻,當時要不是它毅力非凡它早就被痛暈過去了,可哪怕是這樣它還是忍不住痛吼了好幾聲。

炙炎獸王有對付這一招的辦法,當時它要是不橫衝直撞它也不會落得那樣的下場。

「吼……」炙炎獸王吼叫了一聲,頓時一個巨大的火球好似防護罩般籠罩在了炙炎獸王的身周,而後火球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緩緩變大。 包裹在炙炎獸王身周的火球每擴大一圈都會觸碰到無數的泡沫,而泡沫只要被觸碰就會產生爆炸,因此隨著火球的擴大一大堆泡沫都在火球表面上連續的爆炸開來,雖然火球被炸的坑坑窪窪但炙炎獸王卻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當火球擴大到直徑五米左右的時候才停止了繼續擴大,而在這個時候林耀的那些泡沫已經炸的一乾二淨了。

「冷冽水刃。」

在泡沫消失的瞬間林耀緊接著釋放出了另一個魔法。

削鐵如泥的水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劃破了炙炎獸王身外的那一個殘破不堪的火球,面對冷冽水刃的襲擊炙炎獸王卻沒有對其做出反擊反而朝著林耀噴出了一個大大的火球。

它這是準備以傷換傷啊!

「卧槽,這麼狠。」林耀怪叫一聲馬上在自己身前構築出了一面水之障壁。

「嘶啦……」

「吼……」

「砰……」

三聲劇烈的響動幾乎在同時響起,冷冽水刃劃過炙炎獸王的身軀,雖然在魔法陣的影響下並沒有給炙炎獸王造成真實傷害,但眾人還是聽到了撕裂肌膚的聲音,受到冷冽水刃的攻擊炙炎獸王頓時發出了一聲咆哮,與此同時炙炎獸王的大火球也砸到了水之障壁之上。

水蒸氣騰騰冒起,不一會兒的功夫又把練習場給籠罩了起來。

「小貓咪我要出全力了哦。」林耀的聲音在滾滾水蒸氣中響起,緊接著一道虛無的金光在練習場中的某個地方閃亮了起來。

「泡沫爆彈!」

「時空創造·時緩空間!」

熊熊燃燒的火焰在水蒸氣中輕輕搖曳,水蒸氣無法讓炙炎獸王有效的隱藏身影,林耀始終都知道它在哪裡。

無數的泡泡朝著火光搖曳的地方飛去,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把炙炎獸王給包圍了起來,緊接著時緩空間出現把炙炎獸王連同它身周的泡泡都給包裹了進去。

時緩空間瞬間被壓縮到只有炙炎獸王那麼大小,無數的泡泡在空間壓縮中產生了爆炸。

空間只有炙炎獸王那麼大小,那在這個空間所產生的爆炸對炙炎獸來說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炙炎獸王的時緩空間中吼叫連連,可身處時緩空間外的眾人卻聽不到它的聲音。

爆炸結束,時緩空間消失,與此同時水蒸氣也隨風而去。

隨著水蒸氣的消失眾人終於看清楚了場中的形式。

只見一個千變魔神形態的林耀和一個手持魔導書的林耀此時正站在炙炎獸王的對面,而炙炎獸王表面上雖然看不出什麼,但眾人都能清楚的感覺到炙炎獸王的氣勢變弱了很多,這明顯是因為受傷的緣故。

「小貓咪,看招。」

「冷冽水刃!」

冰冷的月牙水刀再次出現,它在出現的瞬間就飛向了炙炎獸王。

炙炎獸王一嘴吐出一個大火球朝著水刃砸去,可不知是水系天生克制火系還是炙炎獸王的力量變弱了,炙炎獸王的火球竟然沒有與林耀的水刃同歸於盡,而是被水刃直接劃破了。

水刃穿過火球之後威力雖然變小了一些,但還是可以對炙炎獸王造成一些傷害的。

已經沒有時間讓炙炎獸王釋放魔法了,它現在只能選擇躲避,而它也是這麼做的。

「砰……」炙炎獸王一個轉身向一個方向衝去,可它還沒衝出多遠一腦袋就撞到了一面看不見的牆上,他頓時就撞了個七葷八素。

「嘶啦……」在此同時水刃正好到來,不偏不倚的從炙炎獸王的身上劃過。

「二打一太卑鄙了。」看到自己的炙炎獸王被林耀這麼打,王霆頓時大叫了起來。

聽到王霆的聲音,林耀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而後以挑釁的表情如此說道:「你也可以加入啊!這樣正好就二對二了。」

「你……我……」讓王霆自己上?那和送外賣有什麼分別,可炙炎獸王打一個林耀就勉勉強強了,現在林耀卻變成了兩個,這樣它還怎麼打?

忽然,一道靈光在王霆的腦海中劃過,王霆開口說道:「你不是說讓我一個系嗎?那你就讓我一個變化系吧!」

「讓你一個變化系?」林耀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著王霆。

可王霆非但沒有因此而尷尬,他反而還挑釁起林耀來。「怎麼?不敢了?我就知道向你這種人肯定會說話不算話。」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