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夠了,我的要求是你堅持三十秒,然後往回撤,然後你配合陣尊的兄弟躲進他們布置好的靈陣繼續攻擊,相信有靈陣的干擾,你怎麼也能再堅持幾分鐘吧。」陸楓繼續說道。 如果第一步所有人都做的很好的話,那下一步他們有了靈陣的配合,到時候再拖幾分鐘是毫無問題的。

只要有這幾分鐘時間,那陣尊的弟子就可以布置威力更強的靈陣,當然,這一次他們都是以布置殺陣為主,畢竟敵人太強大了。

殺陣的種類有許多,有威力強大的自然也就有威力不大的。

而威力不大的殺陣布置起來的時間自然不長。

所以,陸楓的計劃很簡單,先讓陣尊的弟子布置一個能夠在三十秒內完成的殺陣,這個殺陣不需要威力有多強,只要它能夠起到對敵人的干擾作用就行。

而有了這個殺陣后,力尊的弟子就可以結合這個殺陣繼續以一敵二,而這時候陣尊的弟子繼續布置威力更強大的殺陣。

當然,這個計劃聽起來很簡單,可真正實施起來卻會有許多意外發生,但只要有意外發生,這個計劃可能就會全盤崩潰。

不過如果真這樣的話,那也就是代表陸楓他們並沒有爭奪第一的運氣。

既然已經努力過了,那如果還是失敗的話,也就沒什麼怨言了。

就這樣,分析完了劍尊和虹尊這邊后,陸楓等人就將目光轉移到了刀尊和暗尊這邊,因為這一邊這組的優勢也很大。

尤其是刀尊的每一個弟子,那驚人的刀勢震的對手出招都猶豫了幾分。

當然,無論是下一場比賽陸楓他們遇到的對手是誰,那都是這個計劃,只是對手做了一下調整而已。

「怎麼樣,有沒有信心。」

看著兩場比賽都快接近尾聲時,陸楓掃了一眼面前的眾人詢問道。

「有!」

無論是陣尊的弟子還是力尊的弟子,這時候他們都是信心十足的。

如果說之前他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的話,那在陸楓的計劃說出之後,他們頓時信心倍增。

想要獲得成功,那最起碼的就是要對自己有信心,而如果連這點信心都沒有,就算再完美的計劃最終的結果也會是一個敗字。

「第一輪比試,獲勝者分別是劍尊和虹尊這組,還有刀尊和暗尊這組。」

當兩組比試都有了結果之後,虛空之中就傳下了一個威嚴的聲音。

「咻咻咻!」

下一秒,三道光芒從天而降。

看到這三道光芒,陣尊率先選了一道光芒,而這三道光芒中還有一道是輪空的。

雖然陣尊之前已經選中過一次輪空了,但這一次他仍舊還想要一個輪空。

這點陸楓也是這麼想的,因為他的計劃第一次應該是會成功的,但是如果是第二次的話,那對方肯定會有所準備的,而到時候一旦全力以赴進攻的話,張匡等人恐怕連三十秒都撐不過。

一個最簡單的殺陣最起碼也需要二三十秒,而如果這個時間都無法爭取到的話,整個計劃也就全泡湯了。

所以,如果陣尊再次抽到輪空的話,那這個計劃只會實施一次,但是如果不是輪空,那想要獲得第一就必須要打兩場。

無論是劍尊還是刀尊的弟子,那實力都是很強的,所以陸楓他們想要贏得比賽,這恐怕是唯一一個可以讓他們獲得勝利的計劃。

「嗡嗡!」

當三道光芒全部被取走之後,兩道輕嗡聲響了起來。

「什麼!」

劍尊和刀尊看了看手中發亮光芒時,兩人的眼中露出了震驚之色。

「哈哈哈!」

陣尊看到自己手中毫無反應的光芒,他頓時露出了激動的笑容,因為這一次他再次輪空了。

連續兩次輪空,這在歷年中都是不曾發現過的事情。

也就是說陸楓他們只需要打贏一場比賽,那他們就是帝者試煉的第一名了。

「這人運氣好的時候擋也擋不住,刀尊,劍尊,不好意思了,你們繼續比試吧,陸楓,咱們繼續觀戰,好久沒有這麼舒服的看人家打架了。」陣尊笑著說道。

而對於陣尊的手氣,陸楓也是沒什麼話可說的。

之前他就在希望陣尊能夠再次拿到一個輪空,這樣的話他們獲得試煉第一的機會又增大了一倍。

果然,在他剛想完這個事情,結果出來了,陣尊手中的光芒竟然再次沒有動靜,反而刀尊和劍尊手中的光芒相連在了一起。

就這樣,在刀尊和劍尊鬱悶之中,陣尊和陸楓一行人繼續到一旁修養了起來。

至於刀尊和劍尊兩組人,之前因為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所以這時候自然也是休息了一會兒。

一個時辰后,兩組人繼續開戰了起來,而這一次陸楓開始有針對性的跟張匡等力尊弟子做起了分析。

雖然比賽才剛剛開始還不知道哪一組會勝出,但陸楓還是將兩組實力強勁的對手逐一做了一個分析。

「陸楓,聽了你的話,我感覺那些傢伙渾身上下都是弱點,你這也太厲害了吧。」張匡面露震驚道。

陸楓的分析非常全面,這讓張匡看向對方的目光中多了幾分敬畏之色。

「陸楓,你是不是也把我分析的如此透徹啊。」許霍站在一旁忍不住問了一聲。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們站在陸楓面前就好像光溜溜的一樣,一點遮掩都沒有了。

「放心吧,我只分析自己的對手,隊友是不會這樣分析的,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對自己的隊友是非常尊重的。」看到許霍等人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時,陸楓輕笑著說道。

「呼!」

聽到這話,許霍等人心中暗鬆了一口氣,當然,這時候每個人都很慶幸自己和陸楓是隊友,而不是敵人,否則被這樣一分析的話,那還怎麼打架,渾身上下全是漏洞了。

當然,就算陸楓指出了這麼多漏洞,可無論是張匡還是許霍等人,他們都不是陸楓,所以自然不可能捕捉到每一個漏洞。

不過就算這樣,有了這些分析,他們相信自己可能能多拖延一些時間。

只要多拖延一點時間,那計劃就能更完美的完成。

……

「看來還是劍尊的弟子要略勝一籌,不過這場比賽他們就算勝了,那消耗也是很大的,咱們算是佔了一個便宜了。」陸楓看著這場一點點分出勝負的比賽,他嘴裡嘀咕道。

當然,就算佔了便宜,那也是陸楓等人運氣所致,所以他們自然會欣然接受,不會有絲毫顧忌。

「好了,勝負要分了,你們準備一下,這次咱們好不容易獲得了兩個輪空機會,所以希望大家不要辜負了老天爺送個咱們的這份大禮。」李雄出聲道。

「是!」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只見張匡等人一個個都露出了自信的表情。

就這樣又過了小半個時辰后,劍尊這組的弟子以微弱的優勢獲得了比賽的勝利。

不過就算獲勝了,那他們這組的弟子也受傷嚴重,就算有特級靈丹妙藥在,那一時間也是沒辦法全力恢復的。

「劍尊,虹尊,需要我們再給你們一些時間恢復嗎?要不然我們就算贏了比賽也勝之不武啊。」李雄看著那一張張微微泛白的臉色,他出聲建議道。

刀尊這組的弟子的確不好對付,所以就算給劍尊他們足夠的時間恢復,可傷勢也只恢復了七七八八,並沒有完全恢復過來。

「不用,對付你們根本就沒必要處在巔峰狀態,就算是現在這樣,那虐你們也是分分鐘的事情。」劍尊一臉自通道。

之前皇者試煉比試他們輸了,但是在劍尊看來,他們完全是輸在了中了陸楓等人布置的靈陣陷阱。

而如今可是正面交鋒,劍尊相信他的弟子是不會給陸楓他們任何布陣的時間。

陣尊的弟子不布陣的話,那根本就沒有什麼殺傷力,至於力尊的弟子,那以二敵一的情況下可以輕而易舉的完虐對手。

所以,雖然已經到了決賽了,但是這場比試卻沒有入劍尊的法眼。

「好吧,我已經給你們一個機會了,是你們自己不珍惜,這樣的話咱們實現說好,萬一輸了比試,可不許耍賴。」陣尊提醒道。

「放心,我們不會輸的。」劍尊冷笑了一聲道。

說完話,劍尊拂袖一揮,然後原本在休息的劍尊和虹尊的弟子就從地上站了起來。

「所有人聽著,拿出你們的真本事比試,一定要全力以赴,只有這樣,那就算輸了比試也沒什麼可遺憾的。」陣尊道。

「是!」

洪亮的厲喝聲響了起來,緊接著陸楓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朝準備好的比試地點走去。

沒多久,兩組人就分別站在了沼澤地的兩邊,然後互相看著對方對峙著。

當然,就算劍尊和虹尊的弟子受傷了,可他們看陸楓一行人顯然還是充滿了不屑。

一個是常年墊底的隊伍,而另外一個確實常年第一名的獲得者,這兩組要比試,那結果不是顯而易見的。

「十分鐘,不出十分鐘,你們絕對哭著喊著求饒。」一名劍尊弟子伸出右手指著陸楓一行人冷喝道。

「轟!」

隨著他話音一落,只見所有劍尊的弟子在第一時間將自己身上的氣勢爆發了出來,而隨著這些氣勢的爆發,一把巨型寶劍隱約出現在了他們等人的上頭。

作者心跳的瞬間說: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歷經千辛萬苦,心跳的新書開頭已經通過了,等這本書臨近尾聲的時候就會和大家見面,希望大家還能繼續支持心跳,支持心跳的新書,新書還是玄幻題材!!! 雖然劍尊的弟子對陸楓等人不屑一顧,但不管怎麼樣,現在的他們並不是巔峰時刻,所以自然不敢大意了。

不管怎麼說,這組人中有陸楓的存在,這個人可是在皇者試煉中贏過他們一次了,所以這一次無論怎麼樣,這仇是一定要報的。

也就是這樣,這比試才剛開始,劍尊的弟子就已經準備好了全力以赴,而當他們的氣勢全部凝聚在一起時,一股無形劍勢直接朝陸楓等人撲去。

感覺到這股劍勢,陸楓等人的面色一凝,雖然修為相當,但是同等級中的差距也是很大的。

「所有人聽著,不要被這股劍勢給唬住了,所有人按計劃行事,陣尊的弟子開始布陣,力尊的弟子給我沖。」

陸楓看到張匡等人的臉色有些不對勁時,他連忙提高了自己的嗓音怒喝了一聲。

而原本被強大劍勢震住的眾人聽到這話后,一個個頓時回過了神。

下一秒,陣尊的弟子就開始布陣了起來,而力尊的弟子跟著陸楓朝劍尊和虹尊的弟子衝去。

「哼,還敢主動衝過來,找死!」

劍尊中氣勢最強的一人冷笑了一聲,緊接著他率先朝陸楓等人迎了過去。

「你的對手是我!」

可就在這是,張匡一馬當先的沖在了最前面,然後二話不說就和這名青年男子大戰在了一起。

按照計劃,張匡只需要拖住三十秒就可以了,如果是之前的話,這三十秒可能有些困難,但是這青年男子被陸楓分析了一遍后,他已經掌握到了一些攻擊竅門。

也就是這樣,張匡的出手讓該青年男子眉頭微皺,不過隨著他身上的氣勢澎湃,很快從下風一點點轉為了上風。

而張匡和自己的對手交上手之後,其他人也跟自己的對手交上手了。

「不好意思,你的對手還是我。」

在張匡處在下風的時候,他再次攔住了一名虹尊的弟子。

「哼!」

虹尊的這名弟子原本是朝陣尊弟子衝過去的,而當他看到自己被張匡攔住時,眼中露出了不屑之色。

「找死的玩意,就你這實力也敢攔我們兩人。」虹尊弟子厲喝一聲,然後直接朝張匡一掌拍去。

「砰!」

可就在這時候,張匡一個下蹲,然後一拳突襲對方的腹部。

「唔!」

被張匡一拳擊中,虹尊弟子頓時一臉漲紅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滾一邊去!」

看到自己真的一拳就擊中了對方,張匡心中一陣激動,然後下一秒他毫不猶豫的一腳踹了出去。

這名原本氣勢如虹的虹尊弟子就這樣一招敗給了張匡。

在搞定了這名弟子后,張匡再次和劍尊實力最強的青年男子戰在了一起,而時間也在飛快的流逝。

因為陸楓的分析,張匡愣是將時間拖延到了一分多鐘,然後在陣尊弟子的提醒下迅速回撤了起來。

而除了張匡外,其他力尊弟子也都差不多,有了陸楓給他們做的分析,他們的攻擊也讓對手感受到了危險,因此就算落了下風,那一時間也是能夠撐住的。

也就是這樣,所有的力尊弟子都完成了拖延三十秒的任務,甚至他們中一大半都將時間拖延到了一分多鐘,給陣尊弟子足夠的時間布置靈陣。

「這……」

在陣尊弟子布置出了一個簡單的殺陣后,力尊弟子迅速退入其中,而劍尊和虹尊見到這個情況后,他們的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

顯然他們怎麼也沒有料到陣尊的弟子竟然先擺出這麼一個簡單的殺陣。

不過很快他們就明白了這殺陣的用途,因為有了這殺陣的干擾,原本以一敵二的力尊弟子竟然一點點扳回了劣勢。

尤其是陸楓,他同樣以一敵二,可在殺陣的幫助下,再加上世界之力的幫助下,他已經從下風轉為了上風。

不管怎麼說,陸楓的修為也才剛剛突破帝者境界而已,所以一開始他面對一名劍尊弟子和一名虹尊弟子的時候,他還是感覺到了壓力。

可當他退回到殺陣后,他憑藉著自己對這靈陣的了解,人和陣配合的天衣無縫,倒是將攻擊他的兩名弟子打的有些措手不及。

而當力尊弟子聯合靈陣再次和劍尊和虹尊弟子僵持住時,空出手的陣尊弟子繼續布置威力更強大的殺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