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下一刻,洛天和江難軒兩人便是汗毛顫慄,感覺和死神擦肩而過一般。

金色的紀元之骨消失在兩人的視線當中,讓兩人心中長長的出了口氣。

「太他媽危險了!」洛天忍不住破口大罵,看著那消失的紀元巔峰大能的肋骨,心中感嘆。

「走吧!既然選擇進來了,就做好準備!」江難軒也是苦笑一下,繼續朝前走去。

兩人如履薄冰一般,行走在黑色的星空之下,險之又險的避讓過枯骨,時間緩緩的流逝,江難軒的臉上終於露出了陣陣的喜色。

「到了!」江難軒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激動之意,目光看向前方,他能感覺到,那沉睡的器靈正在兩人的五百丈之外。

五百丈,若是放在平時,對於兩人來說只需要一念之間,但是現在,以兩人的龜速來說,卻是要消耗掉大半天的時間。

不過彷彿是感受到了兩人不容易,兩人險之又險的避過了兩次紀元巔峰的枯骨之後,便是再也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不過洛天的身體之中的聖力也是差不多消耗殆盡,在這黑暗的星空之下,根本就沒有聖力的存在,只有那極致的煉化之力,洛天感覺自己全身都是跟著沸騰起來,眼看著就要有著化道的趨勢。

「到了!」江難軒臉上帶著激動之意,光亮照在了百丈之外,一尊晶瑩如玉的枯骨保持著盤膝而坐的姿勢,盤坐在那裡,黑色的火焰在骷髏頭之中跳躍著,正是之前在火海之中,被陰魚眼吞噬掉的那無物不焚的黑色火焰。

而最讓兩人驚駭的是,那晶瑩如玉的枯骨之上,蘊藏著的強大的紀元之威,讓兩人心中沉重無比,雖然不比遠古天宮,但是比起冥神匕來,也是強了一個檔次。

「紀元巔峰的完整的屍骨!」江難軒失聲開口,眼中露出凝重之意,沖著洛天開口。

「這不是扯么,那一尊完整的紀元巔峰的枯骨,我們都拿其沒有辦法,何來收服一說!」洛天搖頭苦笑,心中暗嘆神魔之主果然手段通天,即使器靈也是如此強大,寄生在一尊紀元巔峰的枯骨之中,一般人根本拿其沒有辦法。

「將東伯新放出來試試,以他的實力,應該能夠將其收服吧!」江難軒輕輕的搖了搖頭,這是他能夠想出的唯一的辦法了。

「不管如何,還是先將其喚醒再說吧!」洛天並沒有反駁江難軒的話,但是還是想要隨機應變。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紀元枯骨鑄牢籠

黑色的空間之中,洛天和江難軒兩人臉色難看,看著距離兩人不到百丈的紀元巔峰的枯骨,即使是相隔了不知道多少年,那枯骨之上,依然帶著毀天滅地的威能,讓兩人生不起絲毫的反抗之心。

兩人決定,先將那沉睡在紀元巔峰枯骨之中的器靈喚醒,在做定奪,若是實在沒有辦法,那麼兩人也只能選擇將東伯新放出來,解決眼前的麻煩。

不過兩人也只有被逼到絕路之時,才會放出東伯新,畢竟江難軒能夠喚醒東伯新幾率雖然很大,但是難免喚醒不了,那樣對於兩人來說也是滅頂之災。

想到這,江難軒沒有絲毫猶豫,手中華光閃動,金色的聖力凝聚出一朵神魔花的模樣,聲勢雖然不大,但是卻是帶著陣陣奇怪的波動,朝著金色的枯骨打去。

「嗡……」金色的神魔花,彷彿帶著某種魔力一般,烙印進金色的枯骨之中。

下一瞬間,沉重的呼吸之聲在黑色的空間之中響起,彷彿某個沉睡的洪荒巨獸蘇醒了一般,黑色的火焰在骷髏頭之中不斷的跳躍起來,華光閃動,金色的紀元巔峰大能的枯骨升起道道的金色的光芒,將整個黑色的空間點亮。

整個空間彷彿發生了強烈的變化,黑暗消失,紀元巔峰的枯骨如同一輪烈日一般,刺痛洛天和江難軒的雙眼。

「熟悉的氣息,是誰!難道是主人將我喚醒不成!」低沉的聲音,在明亮的空間之中響起。

隨著整個空間被點亮,洛天和江難軒也是終於看清了周圍的幻境,隨後臉上露出震動,心中慶幸無比。

視線中,整個空間,到處都是金色的枯骨,最差的也是紀元初期強者的屍骨,一根一根,懸浮在空間之中,洛天和江難軒心中暗嘆兩人的運氣還算不錯,若是真的全部遇到,那麼兩人絕對走不到這器靈的身旁。

「老朋友,你還記得我么?」江難軒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眼前紀元巔峰的枯骨開口。

嗡鳴升起,下一刻,紀元巔峰的枯骨,彷彿一個人一般,緩緩的站立而起,血肉滋生,在洛天和江難軒的視線當中,那枯骨最終緩緩的凝聚成一個老者的模樣,不過卻是虛影,洛天透過紫極魔瞳,看到老者依然是枯骨。

「你是天幻?」老者站起身來,身上發出陣陣的脆響,彷彿多少年都沒有動彈過了一般,黑色的火焰跳動著,望向江難軒。

「對,我是天幻!沒想到我們兩個還有在見面之時!」江難軒與天幻神魔花融合,有著天幻神魔花的記憶。

「你怎麼出現在這裡?」老者很是直接,直接詢問江難軒的來意,隨後目光看向洛天,有些虛幻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你竟然帶著一外人來見我?」老者臉上露出不悅之色,伸手一揮,強的大煉化之力,朝著洛天席捲而去。

「嗡……」無形的符文從空間的四面八方而來,朝著洛天席捲而去,使得洛天的臉色猛然一變。

洛天本就有些承受不住那強的煉化之力,如今這器靈親自出手,煉化洛天,威力可想而知。

一直沒有在意洛天的江難軒此時也是感受到了洛天的不一樣,臉色猛然一變:「陰魚,這是我的朋友!」

江難軒說完,雙手掐訣,天幻神魔花的氣息,澎湃而出,黑白二氣環繞,化成天幻神魔花將洛天護了起來。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與人類融合了,現在的你,已經不是天幻神魔花!」器靈老者臉上帶著冷漠,聽到江難軒的話,冷聲開口。

「我明說吧,我今天帶著他來,就是想讓你臣服他,讓洛天做神魔道圖的主人的,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江難軒目光中帶著威嚴,強大的氣息在江難軒的身上散發而出。

「天幻,你忘了主人了么?我陰魚這一生,只有一個主人,那就是神魔之主,其他人,還不配我陰魚去追隨!」老者臉上露出驕傲之色,尤其是當其提到神魔之主的時候,眼中更是露出陣陣的狂熱。

「那陽魚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朋友看見了有人能夠催動他,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人同源,他被收服了,你不知道?」江難軒臉上露出譏諷之意,目光不屑的看向老者。

「陽魚如何選擇是他的事,別說我不給你面子,我現在放任你們離開,此事不要再提!」老者開口,伸手一點,空間開啟一道大門,出現在了洛天和江難軒的身前,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正是連接火海中的大門。

「我們要出去么?」江難軒沖著洛天傳音,等待著洛天拿主意,他知道,他是天幻神魔花,以陰魚曾經和天幻神魔花的關係,陰魚不可能臣服他。

「既然都到這裡了,不爭取一下,怎麼行!」洛天回應,目光看向老者,再次輕聲開口。

「前輩,我只希望前輩能夠幫助九域渡過大難,我可以保證,絕對不會做出有辱神魔之主的事!」洛天臉上帶著恭敬之意,躬身對著老者施禮。

「什麼九域大難?關我什麼事,反正不管什麼大難,老夫也是不死不滅的存在,至於其他人的死活,那又如何,誰沒有一死,連主人那樣驚天的大能最終都沒有走出長生那一步,更何況是其他人!」老者輕輕地搖了搖頭,目光中帶著冷淡。

「前輩,直說吧,有什麼考驗,儘管開口,若是我能夠做到,絕對義不容辭!」洛天懶得跟老者繼續廢話,他知道紀元之寶這樣逆天的存在,想要收服,就一定會有著強大的考驗的,所以直接問了出來,若是不行,打算直接祭出東伯新,將其鎮壓。

「嗯,年輕人,我可以給你個機會,不過這個機會十死無生,你若是通過,我可以認你為主,你若是不通過,那不好意思了,你必死無疑,你願意么?」老者目光深沉,沖著洛天開口。

看到老者冷淡的目光,洛天知道老者說自己會死,那就是真的會死,老者是活了這麼悠久的存在,對於生命的冷漠,早已看透。

「不可答應!這陰魚我了解,冰冷無情,若不是我是天幻神魔花,也許咱們二人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成為那眾多白骨中的一員了。

「試試吧!」 你曾上過我的心 洛天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理會江難軒的勸阻,目目光依然帶著恭敬之色,看向的老者。

「你確定?」老者看到洛天恭敬的眼神之中露出的強大自信,嗤笑了一聲,繼續開口詢問。

洛天沒有說話,而是從江難軒的身龐走出,來到了老者的對面,意思很明確。

「好!」老者臉上露出一絲讚歎,伸手一揮,整個空間頓時震動起來,那懸浮在空間之中的白色枯骨,彷彿是受到了召喚一般,朝著老者匯聚而來。

「一根……十根……」成千上萬根晶瑩如玉,金光燦燦的枯骨堆積成一座小山一般,出現在了洛天和江難軒兩人的視線當中。

強大的壓力,差點讓洛天直接跪在了地上,若不是自己的肉身和意志強悍,此時洛天早就已經趴下來。

這些骨頭之中,最差的也是半步紀元的骨頭,最高的則是紀元巔峰,那強大的壓力,讓人無法反抗。

老者沒有理會洛天的驚訝和顫抖,再次伸手一揮,那堆積如山的枯骨發出陣陣的轟鳴之聲,在洛天和江南軒震撼的目光下,帶著強大神性的枯骨,再次散亂凝聚,彼此相連在一起,化成了一個方圓百丈的牢籠一般的空間。

「進去吧,你若是能夠從這牢籠之中走出,說明你的資質逆天,戰力無雙,我就臣服你!」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洛天開口。

「怎麼了可能,那可是紀元境的枯骨,一塊都能將洛天震死,更何況是這麼多,陰魚你不要太過分,逼急了,將你這空間掀翻,你信不信!」江難軒臉色難看,沖著老者呵斥起來。

「我的話依然還有效,這是你們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可以選擇離開!」老者沒有在意江難軒的話,對方雖然是天幻神魔花,但是在這空間之中,老者就是無敵的存在。

「好,我答應!」洛天點了點頭,眼中露出堅定之色,他不信,自己連死人的骨頭都搞不定。

聽到洛天的確定,老者點了點頭,伸手一抓,將洛天扔進了金色的骨牢之中。

「嗡……」眨眼之間,洛天便是出現在了骨牢裡面,隨後,臉色便是猛然變化起來,強大的鎮壓之力,席捲在洛天的身上,使得洛天的肉身,瞬間便是發出了陣陣的裂痕。

還沒等洛天反應過來,金色的骨頭之上,便是散發出陣陣的神威,朝著洛天激蕩而來,使得洛天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

洛天感覺自己後背之上彷彿背上了一顆星辰一般,行動緩慢,看著那一道道神威朝著自己殺來,洛天來不急細想,腳下升起陣陣的勁風,幽冥鬼步施展出來,開始閃躲著那能夠重創自己的波動。

「倒是不錯的身法,不過這種程度,也只是剛剛開始而已,好戲還在後面呢!」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一點,嗡鳴四起。

在老者手中點出的一瞬間,骨牢再次發生了變化,成千上萬道枯骨發出陣陣的光華,彷彿醞釀著恐怖的一擊一般。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三千大道溶一身

金色的空間之中,一座金色枯骨鑄成的牢籠懸浮在江難軒和陰魚器靈的視線當中。

牢籠之中,神威浩蕩,一道道金色的神芒,不斷的朝著洛天激蕩而去,彷彿一張無形的大網,朝著洛天籠罩。

洛天身上有著龐大的壓力,腳踏幽冥鬼步,彷彿是刀尖之上行走的舞者一般,一步生,一步死,只要稍微被那神光擊中,便是重創。

「陰魚,你這麼做是不是太過分了,洛天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必然會讓你不復存在!」江難軒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目光看向器靈陰魚,開口威脅。

「你現在就可以試試!」陰魚器靈老者臉不屑的撇了撇嘴,絲毫沒有將江難軒的話放在心上。

「如何打破!」洛天口中喘著粗氣,不斷的躲避著道道的神光,身體中本就不多的聖力也是即將消耗殆盡,若是消耗光,洛天的速度,將再次下降一個檔次,也許會被神光掃中。

「不行,得想想辦法!」洛天伸手抓出一把丹藥,扔進了口中,不斷的恢復著他的聖力。

同時,洛天也是心思電轉,他知道,這骨牢之中一定會有著一線生機,若是真的沒有生機,器靈陰魚也不會如此大費周章,直接滅掉他和江難軒就好了。

「你若是能夠從這骨牢之中走出,那麼就說明你的資質逆天,戰力無雙!」洛天的腦海之中回想著器靈的話,眼中猛然爆發出陣陣的金光。

身形閃動,洛天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念頭,不再是一味的躲避,動若奔雷,瞬間便是穿過層層的神網,出現在了骨牢的邊緣地帶,大道封魔拳輪動而出。

大道封魔,梵天攻殺,一力破萬法,三種大術被洛天催動起來,轟鳴滔天,洛天如同被黃金澆築的戰神一般,尤其是轟出的拳頭,帶著滔天之威,朝著眼前的枯骨轟了過去。

「對,這骨牢只有靠著無雙的戰力,才能破除,別無他法!」器靈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輕聲開口。

「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這骨牢雖然有的地方是半步紀元的枯骨,以洛天的實力完全能夠破除,但是你卻用大道神則將這些枯骨融為了一體,根本每個地方都是一樣堅固,除非洛天進入到半步紀元,否則衝出來困難無比!」江難軒雙眼微動,目光看向已經全力轟出一拳的洛天。

「轟隆隆……」空間震動,洛天全力施展出的一拳,與眼前生輝的骨牢碰撞在了一起,發出沉重的轟鳴之聲。

「嗡……」下一刻,骨牢再次爆發出陣陣的華光,紋絲不動的矗立在那裡,而洛天則是臉色蒼白的被震飛了出去,口中噴出鮮血。

「不行!」洛天心神震動,本來以為自己找到了最弱的一個地方,但是卻沒想到,整個骨牢都是融為一體,堅固無比。

「滋……」在洛天倒飛的途中,身體不受平衡,被一道神則擊中,洞穿的手臂。

「洛天,不行!根本就沒有機會!這骨牢根本就不是現在的你能夠破開的!除非你能夠邁入半步紀元,戰力翻倍!」江難軒沖著洛天大喊。

「不錯的戰力,可是想要做我的主人,還不夠,沒有神魔之主年輕時的戰力,怎麼配當我神魔道圖的主人!」器靈陰魚眼中露出不屑之色,輕聲開口。

「小子,我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念你資質不錯,年紀輕輕便是如此強大,將來或許會證道紀元之主,現在選擇放棄,我可以破例留下你的性命!」器靈陰魚沖著再次不斷行走在神光之中的洛天開口。

「放棄?我洛天,做任何事情從來都沒有放棄過!連真正的紀元之寶,我都收取了,別說你一個紀元之寶的殘件,我就不信我拿不下你!」洛天開口,聲音之中依然堅定無比,不過身上卻是再次被洞穿了三個窟窿,金色的帶著輪迴之力的聖血大片的灑落。

「重創!」此時,洛天已經受到了重創,全身上下一共四處傷口,肉身更是被沉重的壓力,壓出了道道的神紋,四處傷口一處在手臂上,一處在洛天的大腿上,另外兩處則是有些致命,一處在腹部,差點將洛天腰斬,另外一處在胸口,差點洞穿洛天的心臟。

江難軒看著受到重創的洛天還在堅持,臉色終於陰沉了下,雙手打出道道的波動,黑白二氣環繞在江難軒的身龐,激蕩著江難軒的白衣,

「嗡……」嗡鳴響起,古老的祭壇在江難軒的召喚之下出現在了金色的空間之中,東伯新高大的身影盤坐在祭壇之上,黑色的符文神鏈纏繞在東伯新的身上,如同死去一般,但是身上傳出的壓力卻是異常的恐怖。

「若是洛天死去,你也會死!」江難軒看向器靈陰魚,眼中露出威脅之意,手中紫色的古琴出現在江難軒的身前,準備隨時出手,喚醒東伯新。

「這是!神魔同修!」器靈臉色震動,看著祭壇之上的東伯新臉上露出震動之色,不過隨後便是搖了搖頭,長長的嘆息。

「可惜,好高騖遠,這人的資質不錯,不過,神魔同修何等的艱難,又沒有主人的神魔大典相輔,幾乎不可完成,能修鍊到他這樣的地步已經算是不容易了!」

「若是他單休真神或者真魔,或許真的會證道也不一定,成就不可限量,可惜自己毀了自己,白天為神,夜晚為魔,瘋瘋癲癲的活在世上!」器靈陰魚何等眼界,直接便是看出了東伯新的問題,眼中帶著可惜之色,輕聲感嘆。

「洛天若死,我便喚醒他,讓你吃不了兜著走!」江難軒開口威脅,目光中帶著緊張之意,看著依然在古牢之中行走的洛天。

震懾,東伯新無疑是強大的,雖然神魔同修,將自己修成了個瘋子,但是紀元後期的實力在那裡擺著,即使是器靈陰魚入主在紀元巔峰的枯骨之中想要對抗東伯新,都要思量思量。

「天幻,你這是在威脅我么?」器靈陰魚臉色難看,雖然知道眼前的江難軒不是天幻神魔花,但是還是習慣性的稱江難軒為天幻。

「威脅你又如何,自從我們一進來開始,你就一直為難,真以為我們沒有本錢么?我還是那句話,他死,你也死!不要懷疑我的話,否則你會後悔!」江難軒聲音平和,但是平和的聲音之下卻是蘊藏著無盡的殺機。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天幻神魔花,會選擇和你融合了!」器靈陰魚搖了搖頭,目光中露出一絲苦笑。

「你以為我真的是想要這小子的性命?」器靈的話在江難軒的腦海之中升起,讓江難軒一愣。

「輪迴體很強大,但是現在的他,還沒有徹底激發出他的潛質來,否則以輪迴體的資質,怎麼也不會比當年我們的主人差上多少吧!」

「什麼樣的條件最容易激發潛力?當然是生死存亡了,我之所以裝出想要殺的他樣子,就是想激發出他的潛力來!」器靈陰魚的聲音響起,聽的江難軒一愣一愣的。

「你之前一直在騙我們?」江難軒臉色一變,眼中依然帶著置疑之色,看向陰魚器靈。

天幻神魔花印象中的陰魚器靈,何等的冷漠,對生命完全不屑一顧,哪怕是他自己的生命也是如此,畢竟活了太久了,天幻神魔花之所以選擇和江難軒融合,也是如此,兩種東西都彷彿是不死不滅的存在,活了那麼久怎麼可能會不寂寞。

「當然,裝就要裝的像一點嗎,這麼多年被封印,老子都快無聊死了,只能沉睡,我當然也希望找個好的主人啊,輪迴體為九大體質之首,當然是在我的考慮範圍了!」陰魚不斷的同江難軒傳音,讓江難軒懸著的心放下了一些,不過卻依然沒有將東伯新收起來,畢竟這種活了無數的年老東西,心智早以如妖,可不可信還兩說。

在兩人談話間,洛天又是被兩道神則掃中,鮮血狂流,臉色蒼白到了極致,目光都有些渙散起來。

「不行,這樣下去絕對不行!」心中大喊,目光看著那一道道毀天滅地的神光,雙眼紫意瀰漫,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重。

「道的氣息,這是大道神則!」洛天撐開了紫極魔瞳,透過現象看到了本質,看到了蘊含著強大神威的神光之中,那蘊藏著的大道的氣息。

「悟道!」洛天想到這,雙眼緩緩的閉了起來,整個人的身上傳出陣陣的空靈的氣息,迅速的進入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之中。

「看見了么!看見了么,這就是被逼入生死絕境之後,這就進入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了!」器靈陰魚臉上露出一絲激動之意,沖著江難軒傳音。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這小子想進入到天人合一的狀態,只要稍微調整一下便能進入!」江難軒看著洛天進入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彷彿看待一件普通的事情一般。

「什麼?」器靈陰魚的虛影嘴角抽搐起來,沒想到平常人做夢都想進入到的天人合一的境地,洛天卻是彷彿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攻擊第一

金色的空間之中,金色的骨牢矗立在龐大的空間之中,神威浩蕩,一道道金色的神光,不斷的朝著洛天衝擊而去。

洛天雙眼緊閉,進入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之後,異常的空靈,開始感悟起神光之中那強大的大道神則,一開始,洛天不斷的躲避,但是時間的推移,洛天卻是開始,不斷的被神則掃中,整個身體不斷的噴出金色的血液。

江難軒目光凝重的看著骨牢之中的洛天,此時洛天雖然狼狽和虛弱,但是身上卻是被大道神則所包裹著,融入到洛天的身體之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洛天身上的傷口也是越來越多,彷彿瀕臨死亡一般,鮮血大片的流淌下來,滴落在金色的骨牢之上。

「嘭……」終於,在江難軒緊張的目光之下,洛天渾身是血的被那大道神則所剿滅,血液和骨頭,出現在了江難軒的視線當中,大道之力密密麻麻的包裹在洛天的全身,熔煉著洛天的血與骨。

「陰魚,這就是你所說的生死危機?」江難軒臉色難看,彷彿發瘋了一般,撥動著身前的紫色古琴。

琴聲浩蕩,彷彿波濤洶湧的大海一般,代表著江難軒的憤怒,朝著東伯新席捲而去。

「在等等,他還沒死,他在悟道,用大道神則將他自己打碎,徹底的感悟大道之力!」器靈陰魚臉上也是露出緊張之意,雙眼死死的盯著化成了血與骨的洛天。

「現在馬上給我將那骨牢給我解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江難軒沒有停下撥動琴弦的手,雙眼盯著陰魚老者,開口威脅。

「呼……」呼吸之聲響起,黑白二氣在祭壇之上東伯新的身上散發而出,黑色的鎖鏈,一道道散落,黑白二氣吞吐在東伯新的口鼻之中。

「你特么瘋了!」老者看到東伯新有著緩緩蘇醒的趨勢,一下跳起來多高,沖著江難軒開口。

「將洛天的血肉放出來,不要影響他滴血重生!」江難軒雙死死的盯著器靈陰魚,再次開口。

太陰太陽亮起,東伯新緩緩的睜開了雙眼,一隻眼如同魔月升空,一隻眼如同烈日升騰,狂暴的氣息在東伯新的身上散發而出。

「吼……」長發飛揚,東伯新仰天大吼一聲,目光看向江難軒和器靈老者,高大的肉身緩緩站起。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