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葉凡只覺渾身巨顫,他的神念無限攀升,一瞬間覆蓋了整個地宮,一種無限強大的感覺油然而生,彷彿輕易就能將眼前的一切都撕得粉碎。葉凡的心神沉入身體中,原先的九顆宇宙之樹消失了,取代的是一顆根須枝葉覆蓋整個樹體的大樹。

葉凡年輕輕輕一動,體內的宇宙之樹就抖動一下,霎時間磅礴的吞噬力量產生,天地間所有的力量都被吞噬而來。這是一種霸道到極點的吞噬力量,不管是什麼屬性,全都被葉凡體內的宇宙之數強行吞噬,然後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被煉化成屬於《御天訣》獨有的力量。葉凡心神沉入宇宙之樹中,他感覺這顆由經脈跟虛脈所化的宇宙之樹不僅能夠吞噬天地間各種屬性的力量,就連物質也能夠強行煉化,時期化為最為本源的能量。

這種能力讓葉凡感到吃驚,直覺告訴他不管是什麼東西,隨著體內的這棵宇宙之樹柱狀成長,將來都能夠吞噬,這讓他感到很是不可思議。葉凡有些不信邪,他的神念立時外放,很快就靠近一口水晶棺,幾乎是心念一動,他就感到自己神念彷彿化為那宇宙之樹的根須,朝著這口水晶棺衝去。

「噗!」

葉凡清晰感應到自己的神念落在水晶棺上,一種奇怪的感覺在他的心底升起,此刻彷彿落在水晶棺上的不是他的神念,而是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葉凡這一刻的神念宛若宇宙之樹的根須,當落在水晶棺上的瞬間嘗試鑽入其中,試圖將之強行煉化。不過葉凡的企圖失敗了,神念清晰將信息反饋回來,告訴他眼前的水晶棺乃是一件極品仙器,目前還不是他所能夠吞噬煉化的。

不能煉化水晶棺,葉凡自然不會甘心,他的神念開始在整個祭壇上搜尋著目標,可惜這裡所有的東西似乎都是很早以前就留下的,每一樣都是仙器級別的東西,這讓他有種抓狂的感覺。突然,葉凡的神念將一名邪仙女包裹,神念瞬間將一段信息傳遞而來,只讓他渾身一個激靈,瞬間就將神念收回了。

葉凡感到自己一陣反胃,因為神念在包裹邪仙女時氣息的告訴他,可以將人煉化吞噬,時期化為最為本源的力量,這樣可以最大限度的增強自己的修為。葉凡心中很不是滋味,吞噬人,那感覺就是在吃人,試問他如何幹得出來。

測試完體內宇宙之樹的可怕力量,葉凡將注意力轉移到體內的元竅上,現在他的體內只有一顆武竅了,相對於佔據整個身軀的宇宙之樹,這顆武竅就宛若人的丹田一樣,感覺上也就拳頭大小,但是內里源源不絕的真元湧出來,給他的感覺竟然是可以無窮無盡。

一瞬間葉凡就知道宇宙之樹跟元竅的不同來來,前陣的能力就是吞噬一切,而後者就是源源不絕給自己提供能量,就彷彿在自己的體內擁有一個能量的世界一般。不管哪種,葉凡感覺這都是非常逆天的能力,對於他實力的提升有著難以想象的提升作用。

九境圓滿!

葉凡異常興奮,終於走到這一步了,雖然整個過程看上去也就持續了一兩年的時間,但是這一步邁出並不容易。葉凡知道如果不是自己遇到這個邪神登天圖,他真正要達到九境圓滿也許還要消耗一兩年的時間才行。一臉年看上去不久,可是葉凡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等,首先五年之後葉遮天會離開,而十年之後月萌就會從天邪大世界離開,前者現在或許不用在意了,但是後者卻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十年看上去還有很久,可是要進入天邪大世界就必須讓自己的修為達到人仙,而就算是人仙去了天邪大世界也是最低等的人,想要找到天院,見到月萌絕對不會容易。

葉凡需要將更多的時間留在天邪大世界,如此以來,他就必須儘早結束在天玄世界中的一切。能夠提前兩年的時間達到九境圓滿,這就表明節省了兩年的時間。

豪門大少,別寵我 深吸口氣,葉凡開始打量周邊的情況,他希望月娥能夠愛順利成為邪仙,這樣以來她跟著進入天邪大世界說不定能夠派上大用場。 月娥懸浮在空中,無數邪惡神文將她包裹,一股讓他感到心悸的力量從她的身體中散發而出,只讓他感到不寒而慄。

月娥真的成為邪仙了!

葉凡的臉上露出喜色,一切都跟傳承之塔器靈說的一樣,月娥成為邪仙了,現在就要看她是否傳說中真正邪仙之力了。月娥正處於蛻變中,短時間內似乎不會停止,葉凡的目光不由看向周邊十八個邪仙女,相比月娥她們身體中的力量明顯要弱上一大截,可是她們的力量絕對都是人仙境,一下子十八尊人仙啊,他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這些邪仙女一切能夠歸自己掌控。

「不用擔心,你修鍊的是遠超《邪神訣》的《御天訣》,自從你跟她們交.合之後,她們就成為你專屬的邪仙女,就算是邪神來了,也無法跟你搶她們。你唯一要擔心的就是繼承了邪仙之位的月娥,她畢竟獲得是邪仙的神職職位,一旦將來碰到邪神本人,很有可能會受到其節制。」

「那要如何避免這種事情的發生?」

「避免自然是不可能的,邪神並未死亡,不過從他傳遞而來的神力來看,現在處於非常虛弱的境地,也許他受了重創,這次借來神力,極有可能是想要讓繼承邪仙之位的人去解救他。」

「解救他?」

葉凡吃了一驚,他道:「難道這個邪神在天邪大世界不成?」

「根究神力傳來的方向,這位邪神的確在天邪大世界,如果將來你帶著月娥去天邪大世界,很有可能必須解決這個麻煩。」

「這個麻煩要如何解決?」

「簡單,直接將這個邪神的神之心吞噬掉,那麼月娥將來就會成為你名符其實的邪仙女了。」

葉凡點頭,吞噬邪神之心而已,只要不是吞噬人,他還是能夠接受的,當然,如果將來是你死我亡的情況,他也不會顧忌這些。

「現在我已經達到九境圓滿,不知道是否可以成為傳承之塔的繼承人?」

「當然可以,當你達到第一境圓滿時,你就是傳承之塔真正的主人,這個時候屬於你的真正試煉才將真正的開啟,今後有無數艱難險阻等著你去闖,希望有史以來第一個真正成為傳承之塔主人的力量真正能夠繼承大帝的衣缽。」

葉凡興奮的道:「現在我是否就可以掌控傳承之塔?」

傳承之塔器靈微微笑道:「在你正式達到九境圓滿時,你就已經掌控傳承之塔了,根本不需要在進行什麼繼承儀式。」

葉凡聞言很想立馬就檢查一番傳承之塔,看看其中到底都有些什麼,不過他心中的想法還沒有來得及表達,就聽到傳承之塔道:「要了解傳承之塔的功能,主人根本不用心急,一切還是等離開木城再說吧。」

葉凡聞言頓時醒悟過來,進入木城他的真實目的就是救自己的女人,現在雖然救出來一個了,但還有三個不知道在何方,他可不能在這裡繼續磨蹭,必須儘快出去。葉凡很清楚邪神登天圖的異變肯定早就讓皇甫斬月知道了,萬一這傢伙提前跑路,那一切就糟了。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的目光落在月娥的身上,美人兒體表的邪惡神文劇烈震動起來,一伸一縮,持續白多次之後,終於全都收回體內,霎時間從她體內傳遞出一股恐怖之極的波動,這是人仙之力,不過遠比一般的人仙之力強橫很多,這是品質上的差異,同樣的修為,絕對是邪仙實力更強。

一個時辰過去,月娥終於睜開了眼睛,霎時間兩道光芒射出,靠的近的葉凡只覺是兩口天劍劈斬而來,要不是躲避及時,他感覺自己的肉身怕死都被這兩道目光給洞穿了。

月娥有些錯愕的看著葉凡,驚喜萬分道:「冤家怎麼來了?」

美女總裁的特戰兵王 葉凡翻白眼道:「你沒發現咱們在這裡搞了很久嘛,竟然才知道本公子過來了,要是這次本公子不冒險來救你,你豈不是已經給其他男人糟蹋了。」

月娥臉色一變,眼中露出憤恨之色來,她咬牙切齒道:「這賤人,虧她還是我娘,竟然敢這樣對我。」

葉凡早就知道女子就是月娥的母親了,倒沒有因為這個吃驚,他道:「你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月娥展顏笑道:「人家現在可是很強大的,我感覺隨便一擊就能將一尊人仙打爆,還有腦子中好像多出了很多東西,竟然全都跟服侍男人有關。」

月娥說道最後自己都忍不住笑起來,她看著葉凡很是得意的道:「冤家啊,人家以前就羨慕嫵玫她們,擁有那讓人拍案叫絕的鳳喉,沒想到人家現在也有絲毫不遜色的豈能,改明兒讓冤家嘗嘗,保證爽死冤家。」

葉凡有些無語,他不但試過了,還知道你的屁股很淫蕩,很**,只是發生了這麼多時間你這個主人竟然全都不知道罷了。

葉凡古怪的笑了一聲,這個時候其餘十八邪仙女同時蘇醒過來,她們臉上的表情同樣興奮。看到葉凡瞬間,十八邪仙女嬌軀猛地一震,瞬間就跟觸電似地挑起來,給他行禮,那感覺真的宛若一群妃子在覲見皇帝,只不過她們全都光溜溜的樣子,顯得很是滑稽。

葉凡沒時間在這裡浪費,他直接聯繫上天路龍國的女皇龍漪瀾,讓這女人給自己準備一批女士衣物。這只是小事一件而已,很快十九個女人都穿戴整齊,讓葉凡眼前一亮的是她們的胸脯都不是一般的豐滿,那撐衣欲裂的模樣絕對是一道極為靚麗的風景線。

此時祭壇仍然被邪神力量籠罩,葉凡讓傳承之塔撤掉這層力量守護,很快祭壇顯露出來,讓他吃驚的是女子根本就沒有離開,似乎專門就是為了等他一樣。

「哼!」

月娥的眼中儘是憤怒,她瞬息間消失在原地,在女子驚愕的目光中.將之直接擒拿。月娥很快就將女子的修為完全封住,扔到葉凡腳邊,她滿臉都是怒容,顯然被自己這位母親徹底激怒了。 「乖女兒,你幹嘛這麼大的火氣,不覺得你如今能有如此成就,應當感謝我這個做母親的嗎?」

女子被月娥如此對待沒有絲毫的聖器,修為雖然被封印住了,但她沒事人一樣坐在地上,笑意盈盈的看著一臉怒氣的月娥。

「感謝你!?」

月娥聽到這句話就跟一直受驚的母貓似地,立時瞪眼道:「你竟然還有臉叫我感謝你?你這段時間是如何對我的?你可還記得我是你的女兒嘛,你竟然那樣對我,你……你簡直就不是人!」

月娥很是憤怒,要不是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親身母親,她十有**已經一耳光扇過去解氣了。

一旁的葉凡聽到滿頭霧水,他知道這對關係奇怪的母女之間肯定發生過什麼,而能讓月娥氣成這樣,事情八成超過一個母親對女兒所做事情的範疇。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一時間竟然對這個八卦問題非常的感興趣。

葉凡的好奇被坐在地上的女子注意到了,這女人竟然沖他拋媚眼,然後笑意盈盈的看著怒氣沖沖的月娥道:「這有什麼大不了的,我是你的母親,那就有義務教你該如何做一個女人,要知道那些東西對一個女人來說可是非常實用的。」

「實用你個頭!」

月娥怒不可遏。

葉凡忍不住好奇道:「她到底對你做了什麼,竟讓你如此光火?」

月娥嬌臉一紅,她有些難以切齒道:「冤家沒有發現人家胸脯變豐滿很多了嗎,這賤人竟然給人家用了一些奇怪的藥物,害得人家的胸脯不斷變大不說,還有了奶.水。」說到這裡,她的俏臉更紅了,神態顯得格外扭捏,不過她看了一眼得意看著自己的女子,不由大為光火道:「該死,真想一巴掌抽死你!」

女子吃吃笑道:「在自己男人面前有什麼不敢說的,我給你用的那東西叫【y乳散】,只要已經服用,女人的奶.子就會變大,產生奶.水,同時還需要男人經常吸吮跟發泄**。咯咯!女婿一看就知道是懂情趣的男人,你是胸脯保證會成為他的最愛。」

葉凡掃了一眼惱羞成怒的月娥,在看了一眼笑得很是放浪的女子,不由暗自搖頭,虧著女人幹得出來,他完全能夠想象這女人絕不會僅僅用藥物,肯定還使用了很多令人髮指的手段,不然豈會讓月娥惱羞成怒。

葉凡現在可沒有時間讓這對奇怪的母女解決恩怨,他直接道:「皇甫斬月了?」

女子笑道:「乖女婿遲了一步,那傢伙早跑路了。」

葉凡皺眉道:「那被東神殿抓住的其餘三女了?」

女子搖頭道:「她們三個並不在我這裡,現在十有**被皇甫斬月轉移走了。」

葉凡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雖然直覺告訴他這女人說的是真的,但他還是不信邪,直接將她收入傳承之塔內,他第一時間衝出地宮。當葉凡回到木城時讓他吃驚的時整座城池竟然空空如也,原本來往的行人完全走不到,這裡已經成為一座名符其實的空城。

葉凡的心情異常惡劣,雖然四女救出來了一個,但還有四個落在皇甫斬月手中,從這短暫的時間解出來看,那傢伙絕對不是什麼搞東西,他的女人留在其手中後果簡直難以想象。

必須馬上找到這傢伙才行!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瞬間就聯繫上腰帶器靈道:「有沒有辦法探測到皇甫斬月的在哪?」

腰帶器靈嘿嘿笑道:「主人身邊現在有這麼多人仙境美女,屬下自然能夠輕鬆找到那傢伙在哪,不過主人可別忘了按時壞債,利用人仙境美女壞債,對於修復屬下的本體非常有用。」

腰帶器靈辦事非常賣力,當葉凡使用一個願望時,它立馬就找到了皇甫斬月的取出,讓葉凡吃驚的是目的地先是竟然是天門。

這裡離天門可是很遠的,不用說皇甫斬月肯定是使用傳送陣離開的。葉凡微微皺眉,他感覺皇甫斬月此去天門肯定有什麼原因,只是他一時間難以猜到,心中有一個只覺告訴他,在哪裡也許會遇到不少老朋友。

既然知道了目的地,葉凡就不會浪費時間,自己女人在皇甫斬月手中的時間越久,對她們就愈發不利,從月娥的遭遇來看,另外三個女人怕是好不到哪去。木城原本是有直達天門附近的傳送陣的,不過皇甫斬月已經將之摧毀,葉凡根本無法再利用,要想儘快抵達天門,他必須先一步回到幽都

如今葉凡的一身修為已經達到九境圓滿,身邊又是超級高手,他自然不用依靠戰馬這種東西趕路了,而是直接破空飛行,朝著幽都的方向急速趕路。葉凡的速度很快,僅僅半天的時間就抵達了幽都,此刻幽都成戒備森嚴,程度一點也不比木城差,葉凡沒有按照正常程序入城,他是直接強行飛進去的,如此囂張的舉動,自然驚動了所有人,這讓他第一時間就知道了目前幽都的形勢。

隨著皇甫斬月的叛變,戰王府的實力絕對損失慘重,原本強橫一時,能夠同日月兩殿對抗的戰王府實力不到一半。葉凡抵達幽都時並未第一時間見到葉昊,聽說便宜老爹受傷非常嚴重,正在閉關,現在主持幽都事務的乃是皇甫侯,這是一個他從未聽說過的名字,修為達到半步人仙境,是新一任皇甫家族的家主。至於上一任家主在皇甫斬月叛變時已經隕落,戰王府三大姓氏,實力損失最大的絕對是皇甫家族。

「我父王的傷勢如今怎樣?」

皇甫侯面色凝重的道:「葉大哥的傷勢並不樂觀,當初皇甫斬月這畜生帶的人仙境高手實在是太多了,要不是葉大哥力挽狂瀾,現在戰王府怕是已經完全落入這畜生的掌控中了。」

皇甫侯提到皇甫斬月時完全就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雖然都是來自同一個家族,但顯然後者這次叛亂,給他們皇甫家所造成的傷害難以估量。 葉凡很快就發現,戰王府雖然損失慘重,但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運行著,根本不用他這個世子去操心什麼。葉凡根本就不像爭什麼,他完全可以將戰王府一切事務都交給皇甫侯去做,反正對方這段時間做得很好。

不過皇甫侯顯然並不想當這個戰王府臨時戰王,他苦笑道:「殿下啊,如今王爺重傷,正式你承擔重任的時候,如今既然您已經回來,那我就將一切事務都交給您處理吧。」

葉凡搖頭道:「皇夫叔叔千萬別這麼說,小侄對管理戰王府的事情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皇甫侯搖頭道:「殿下啊,您是公認的世子,未來戰王府合法繼承人,現在戰王重傷,您可以名正言順接管戰王府,我這段時間雖然將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條,但是自身實力實在是太弱,在這危機四伏的時刻根本無法穩定軍心。殿下如今的實力已經達到神魂圓滿,就算是我也怕不是對手,最為重要的是殿下手中有大量人仙高手,如此以來戰王府的實力不降反升,一切危機迎刃而解。」

葉凡搖頭道:「管理戰王府的事情我小侄暫時不會接手,並不是小侄不想承擔責任,而是小侄還有更為重要的事情去做?」

「什麼事情?」

皇甫侯皺眉。

葉凡道:「小侄剛剛從沐城回來,皇甫斬月已經帶著所有人逃到天門,小侄打算一路追殺過去,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哪裡還有閑工夫管理戰王府。」

「殿下在追殺皇甫斬月那叛徒!?」

皇甫侯瞪大雙眼,一臉的不可思議,他十分清楚皇甫斬月手中到底掌握了什麼樣的力量,現在竟然被葉凡追殺,這是何其不可思議的事情。

葉凡苦笑道:「我倒是想要追殺他,可惜這傢伙還沒有等我找到人,他就先一步跑了,現在躲在天門,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聽到葉凡的話,皇甫侯最終同意暫時代管戰王府,他只要求葉凡能夠早點將皇甫斬月這傢伙幹掉,好為家主,也就是他的大哥報仇。

葉凡將戰王府的一切事情都交給了皇甫侯,他要儘快動身前往天門,不過要動身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首先必須了解現在都發生了一些什麼。葉凡讓人將所有身邊的女人叫來,從他會天院之後,一切事務都交給這些女人了,現在他必須了解一下天門跟戰王府大戰如何,還有就是東神殿那幫傢伙如今都在哪裡。

負責對付東神殿,當初是由陰癸門月無顏師徒,還有就是當年魔醫留下的那幫人,當然東神殿收服的兩個宮主必不可少。如今隨著皇甫斬月叛亂,所有人都集中在幽都,葉凡的傳喚自然很快就將這些人召集過來。

葉凡得到的第一個消息就是東神殿、劍宮、天門,皇甫斬月這些人已經聯合在一起了,這讓他感到異常的驚訝。不過仔細一向來,葉凡又覺得這一切其實是必然的,這些傢伙如果不聯合在一起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如今他們齊聚天門,到底想要做什麼?

葉凡完全想不明白這些人的企圖,現在他們聯合在一起的話,他感覺此去天門,依靠易容混進去這種可能性不大,一切都只能採取強攻,只是如此以來在對方手中的認知就會讓他投鼠忌器。

想到諸女在對方手中,葉凡心情就一場的煩躁,他現在手中的人仙數量有數十個,絕對是壓倒性的優勢,可奈何人質在對方手中。葉凡腦中閃過無數的念頭,他想過很多辦法,最終唯一可行的或許就是用最強的武力逼迫對方跟自己談判交人。

要做到這一點,葉凡感覺他還需要更強的力量才行,幾十個人仙雖然佔據絕對的主動,但是這樣的威懾力還遠遠不夠。葉凡想到了已經正式認主的傳承之塔,他或許能夠從其中找到辦法也不一定。

葉凡很快進入傳承之塔,他是直接出現在控制室,看著出現在面前的傳承之塔器靈道:「有沒有辦法讓我能夠順利將她們救出來?」

傳承之塔器靈道:「這個很難,對方肯定會防著你這一手,就算你能夠找到目標,最終都難免要強攻,可是一旦這麼做,對方絕對會拿人質威脅你,那個時候你打算如何做?」

葉凡苦笑道:「那你有什麼好辦法沒有?」

傳承之塔器靈道:「剛剛你不是已經有了決定了嘛,用最強的力量逼迫對方,讓他們交出人質,不然魚死網破。這樣雖然會讓她們遇到危險,但我想那些傢伙齊聚天門其中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在等你去強攻,然後談判。」

「等我去強攻?」

葉凡一愣,對於傳承之塔器靈的說辭感到很是意外。

傳承之塔器靈淡然道:「他們的邪仙女計劃失敗,已經失去最後一種能夠對抗葉遮天的手段,既然如此,現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馬上離開東玄,而現在他們仍然留在這裡,目的怕是只有一個,那就是沖著你來的。」

葉凡皺眉道:「他們到底想要利用我什麼?」

傳承之塔器靈微微笑道:「很簡單,他們肯定是想要利用你執掌邪神殿,如今日月兩殿的都已有第一聖子跟第一聖女把持,他們想要參一腳很難,唯一的辦法就是從邪神殿入手,只要將邪神殿掌控在手中,他們就等於將日月兩殿大半掌握在手中了。」

葉凡不解道:「那個皇甫斬月不是新的邪主嘛,僅靠他自己就行了嘛,根本沒有必要利用我。」

傳承之塔器靈微微笑道:「皇甫斬月或許是東神殿挑選的邪主,但他絕對很難成為邪神殿的邪主。而你修鍊了最為正宗的《邪神訣》,再加上有完成了邪神登天圖,他們肯定認為你已經成為新一代的邪神,依靠你掌握邪神殿理所當然。」

葉凡冷笑道:「他們還真是天真啊,就確定我不會從中使壞?」 傳承之塔器靈笑道:「他們當然不怕,誰叫他們掌握著人質了,我想現在人質極有可能已經不在東玄了,所以說你強攻天門只是展現自己實力的一次機會。」

聽到傳承之塔器靈的猜測,葉凡的眼睛眯了起來,如果真的已不再東玄,那他這次進攻天門怕是可以不用顧忌太多,先上去就是一通猛攻,如果這幫傢伙的運氣不好被幹掉了,那就不要怪他了。

「現在我要提升實力該如何做?」

葉凡知道自己達到九境圓滿已是極限了,最近一兩年內他都不可能突破,因而他最多就是弄來能夠施展出自身力量的更強裝備。

作為傳承之塔器靈,葉凡心中想什麼都知道,因而他直接點頭道:「主人的想法沒錯,剛剛突破到九境圓滿,自身的神魂跟肉身都需要適應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最好借用一些裝備來提升實力。」

「那不知道傳承之塔中可有這樣的裝備?」

葉凡很是期待,傳承之塔怎麼說都是御天大帝親手煉製的寶貝,這其中神器這種玩意兒鐵定不少吧。

只是葉凡的念頭還沒有來得及轉完,就聽傳承之塔器靈搖頭道:「傳承之塔內的確有裝備,可是那些東西都是最頂級的神器,主人根本用不了,哪怕是將這些神器拿在手中都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葉凡自然知道神器的強大,就好比他手中的龍刃,這東西作為御天族第一神器,他用起來也就是鋒利而已,並沒有爆發出任何威力來。這不是龍刃不強,而是葉凡的實力壓根就動不來龍刃的力量,除非有一天他的實力超越仙境,或許就有可能。想到超越仙境,葉凡基本上就斷絕了短時間內使用龍刃真正威力的想法。

只是葉凡心中雖然接受了這個事實,但還是很不甘心,自己手握天下第一神器,可竟然只能當一把鋒利的劍來用,還有什麼比這更暴殄天物的。

「有沒有辦法讓我動用龍刃的力量?」

傳承之塔笑道:「當然可以讓你動用龍刃的力量,不過這個你必須去跟龍月親自談,她會告訴你如何動用龍刃的力量的。」

葉凡立時喜形於色,一口能夠爆發出真正威力來到神器那情況完全不同,就算只有仙器級別的力量,那也比什麼也沒有要好。

「除了龍刃外,難道就沒有適合我用的裝備了?」

傳承之塔器靈搖頭道:「大帝自然不會收集仙器這種垃圾裝備,主人不用打這個的主意了。不過主人也用不著沮喪,大帝雖然沒有準備仙器這種垃圾裝備,卻留下了能夠製造任何裝備的東西。」

「什麼東西?」

葉凡眼睛立時一亮。

「生命母巢戰艦。」

傳承之塔器靈笑意盈盈道。

葉凡直翻白眼道:「那東西好像只會弄女神戰士跟女士裝備吧,讓他做他行嗎?」

葉凡現在想起器靈母娘製造的那些女士戰甲就極度的無語,這傢伙就是一個淫蕩到骨子裡的混蛋,讓他給自己製造裝備,他擔心這混蛋會給自己整出無數讓他面紅耳赤的東西來。

傳承之塔器靈顯然知道葉凡在擔心什麼,他不由道:「主人不用擔心,那傢伙煉製女士裝備的確混賬了些,但煉製難事裝備還是很不錯的。現在傳承之塔的許可權得到進一步釋放,可以幫助生命母巢戰艦客氣更多的功能,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給這艘戰艦提供源源不斷的能量。」

聽到傳承之塔器靈提到能量,葉凡不由苦笑道:「要給我煉製一套完成的裝備需要消耗多少**之晶?」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