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就罷了,最可氣的是,連羽人族的明珠,艷明動天下的羽香小衣也被那人辣手摧花了。」

「那人該死了啊,羽香衣小姐何等美麗,可是我的夢中情人,這賊人竟然也下得了手!」

……

聽到羽人族老祖公布的消息,眾修仙者紛紛驚嘆起來。

除了驚嘆於神秘偷襲人的強大外,最多討論的,就是羽香衣的死。

甚到,很快有人知道,羽香衣甚至是被神秘偷襲者削下了美麗的頭顱。

對方竟如此殘忍,面對如此美麗的羽香衣小姐,竟還能下得手,沒有一絲的憐香惜玉。

要知道,羽香衣艷名動天下,不知道有多少的追求者?

所以,得知羽香衣被惡賊害后,便一個個大叫,要找出兇手,將他碎屍萬段。

只是,羽人老祖老的聲音剛落,天鵬族老祖也現身,怒吼回應道:「什麼,你們羽人族也受偷襲了?」

「我天鵬族也受神秘人偷襲,八名天鵬族仙君圓滿境強者被襲殺,此賊必是同一人啊。」

然而,天鵬族老祖剛說完,又一道怒吼聲傳來:「我銀月族也受神秘賊人偷襲了,九名銀月族仙君圓滿境強者被殺。」

說話的,自然是銀月族老祖了。

眾修聽到這些消息,都感到目瞪口呆。 但是,接著更加驚人的一幕上演了,冥靈族、仙帝族、道意族、虛空族、紫蘊族、血刀族的老祖紛紛怒吼起來。

他們都是指控被神秘賊人偷襲,損失慘重。

最後,所有的矛頭都指一個人,他們知道,這絕對是同一個人所為。

「這,也太可怕了吧?」

「這低等仙界,有誰能做到這一步?」

「此人,倒底會是誰?」

這一刻,眾修仙者,在震驚的同時,他們心中也同時生出了這些疑惑。

他們現在最感興趣的,無疑是想知道,此人倒底是誰?

畢竟,此人竟然敢以一人之力,挑戰十大仙族,這可是低等仙界,多少年未有過之事?

而且,此人之強,也讓他們感到無比的震撼。

連著襲殺了十大仙族七八十名的仙君圓滿境強者,他卻依舊能安然無恙,全身而退。

只是,他們若是知道,連十大仙族的老祖都被重傷了,只怕更是要震撼到說不出話來。

當然,十大仙族的老祖們,根本沒有把這些事說出來。

畢竟,這對他們來說,此事太過不光彩了。

但直到這一刻,十大仙族中,受到了襲擊的老祖,卻忽然明白了對方的用意。

顯然,對方早已料到,他們受傷后,不會聲張此事。

所以,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繼續偷襲十大仙族。

瞬間,十大仙族的老祖,有一種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感覺。

「該死的!」

這一刻,他們才發現自己上當了,一個個心中怒火衝天,恨不得把那個神秘襲殺者,碎屍萬段。

「此人,只針對十大仙族,而且,這襲殺之人,都是仙君圓滿境的修士。」

「這些被殺的十大仙族仙君圓滿境修仙者,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都曾截殺過江寂塵。」

「莫非,那個神秘的偷襲者,就是江寂塵?」

此時,有人進行了神推斷,得出結論,神秘偷襲者就是江寂塵。

這個結論,讓眾人吃驚,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江寂塵,認為,除了如此一個傳奇人物,只怕無人能做出這等事來。

但是,很多人卻發出了疑問:「怎麼可能是江寂塵,不是說,江寂塵已經被殺了么,連冥靈族老祖都確認過了,怎會有錯?」

「確實,再說了,江寂塵縱然真的沒死,但必然幾乎是傷重致死,又豈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恢復。」

「何況,這個神秘偷襲者,顯然遠比之前的江寂塵要強大太多了,襲殺這麼多的十大仙族仙君圓滿境強者,還能做到悄無聲息。」

這些人,是不太相信江寂塵就是神秘偷襲者的。

因為,他們認為,江寂塵縱然真的沒死,也絕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變得這麼的強大?

這一切,完全就是逆天、不可能的事!

十大仙族的人,自然也想到了這種可能,所以,其餘的仙族老祖,都紛紛把目光投向了冥靈族老祖。

畢竟,當時是他以冥靈術法,確認江寂塵已死了。

此時,冥靈族老祖臉色難看,心中在努力地回想從前的情況。

驀然,他似想到了什麼,失聲驚叫道:「不好,江寂塵他恐怕真的沒死。」

「他是仙器宗和丹器宗老祖的親傳弟子,據我所說,仙器宗老祖有一至高護身法器!」

聽到冥靈族的話,其餘的仙族老祖臉色一變,失聲驚叫道:「護道仙鏡?」

這一刻,他們幾乎是瞬間明白了。

但是,這時紫蘊族老祖疑惑地道:「據我所知道,護道仙鏡也只能帶走一縷神魂不滅,但就算真的借護道仙鏡遁走了,他也只有一縷神魂不滅,但如何能這麼快的恢復?」

仙帝族老祖這時沉聲開口道:「不要忘了,仙丹宗老祖,他身上有一至寶之丹,名為仙道回元丹,此丹可讓重傷修仙者,三天之內,修為盡復,甚至還能做出突破。」

「我是沒有想到,仙器宗老祖和仙丹宗老祖竟然會把他們身上的至寶之物,都交給了江寂塵。」

此時此刻,十大仙族的老祖,臉色極度的難看。

這一刻,他們已然認定了,那神秘偷襲者,必是江寂塵。

「竟然是江寂塵,上次沒殺死他,這一次,我們就再殺他一次。」

有十大仙族的老祖怒吼叫道。

但是,他們的聲音剛落,從遙遠的低等仙界主仙星上,傳來一陣陣怒吼聲。

「是江寂塵,他剛剛偷襲了我仙界執法會大殿,殺了我仙界執法會六名仙君圓滿境強者,重傷一名,我及時趕到,但還是讓他跑了。」

這一道怒吼聲,來自仙界執法會的老祖。

聽到他的怒吼聲,眾老祖都不由得勃然變色。

「我說過,我會回來的,你們偏是不信。」

「之前擊殺的那些仙君圓滿境強者,只是我收回的一點利息。」

「但是,我真正要殺的是你們!」

「之前,一擊襲殺,只能讓你們重傷,但是,下一次,你們就不會有這麼的幸運了。」

就在這時候,仙界虛空之中,突然響起這一道聲音。

對於這聲音,眾修無比的熟悉,正是江寂塵。

江寂塵以秘法開口,這片仙界虛空的修士,皆能聽到。

但是,聽到江寂塵的話,眾修已經震撼到極點,紛紛失聲驚叫起來:「什麼,江寂塵還偷襲了十大仙族的老祖,一擊讓他們重傷了?」

「太驚人了,江寂塵竟然已強大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

「十大仙族的老祖不敢說自己受傷,怕丟臉,但現在被江寂塵說出來,只會更加的丟臉了。」

「可怕,也只有江寂塵這等傳奇人物,才敢如此的羞辱十大仙族的老祖了。」

眾修議論驚嘆的同時,十大仙族的老祖,臉上已是一陣青白交替。

沒想到,他們被一擊重傷的事,依舊被江寂塵爆出來了,這讓他們憤怒到了極點。

「該死的,我們一起出手,這次,看他還能蹦達多久?」

「哼,剛才他說話,我已鎖定了他的位置,他逃不了的。」

這時候,十二老祖再次現身,聯合起來,追殺江寂塵。

他們各使神通,很快就鎖定了江寂塵,並且,尋到了江寂塵所在位置。

在一片遠離了十大仙星的虛空之中,江寂塵終於被十二位老祖包圍在了中間。 然而,被十二老祖包圍其中,江寂塵並沒有一絲慌亂之事,他依舊一臉的從容與淡定。

「你們來了,我在此,等你們多時。」

江寂塵面對十二位老祖,淡然自若地一笑道。

十二位老祖聽到江寂塵的話,臉色都一陣難看起來。

當中,十二位老祖中,就有九位被江寂塵一擊受傷過。

所以,他們現在看到江寂塵,臉色自然是萬分的難看了。

此時此刻,他們恨不得把江寂塵碎屍萬段。

「江寂塵,若非偷襲,憑你能傷到我們?」

「現在,光明正大下,我們要殺你,輕而易舉。」

「上次,讓你饒幸逃走,這一次,你不再會有這麼的幸運。」

幾位老祖臉色難看地開口道。

江寂塵淡然一笑道:「是么?你們真的以為,上次能殺我,這次也能么?」

「我故意在此等你們,就是為了與你們在此一戰,若不然,憑你們,可找不到我。」

「而且,我說過,我會回來找你們算帳的,現在,我回來了。」

「並且,我早已安排好,這裡一幕,同步直播天下,讓世人看看,是你們十二老祖強,還是我更強?」

江寂塵的話,無疑是讓人感到無比的震撼。

特別是十二位老祖,臉色異常的難看。

他們沒想到,江寂塵這次回歸,竟然囂張到如此地步。

「江寂塵,你竟然敢同步直播,很好,那我就讓世人看看,我們是如何把你暴虐成狗!」

「對,我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後悔活著來到這世上。」

一群老祖怒然大喝道。

這些老祖,任何一人,都是半步七品仙王境,何等的驚人強大。

他們自認為,江寂塵只是擅長襲殺之道,所以,他們才會被江寂塵偷襲致傷。

若正面對戰,他們要滅殺江寂塵,那是輕而易舉之事。

此時,這一群老祖說話之間,已經閃身殺出,攻擊向江寂塵。

當中,最迫不及待的,無疑是被江寂塵傷過的九名老祖。

他們出手無情,凝出最強大的攻擊。

江寂塵身處其中,自然可以感受到這些老祖攻擊的可怕。

但他毫無懼色,身上的力量全面爆發,迎面殺出。

十條霸仙血脈,極限顫動,再運轉《霸古仙源訣》,江寂塵演化出《霸仙劍訣》和《霸仙拳經》。

這是他最強的攻擊,這個時候,江寂塵不敢保留分毫,如此才能與半步仙王境的老祖,有一戰之力。

「殺!」

江寂塵大喝一聲,攻殺四方,夷然無懼。

轟,轟,轟!

接著,天地震顫,可怕的一幕出現,江寂塵一人戰九祖,竟然也沒有立刻敗下陣來。

這裡的一切,都是同步直播,天下修士,大多可見。

此時,這裡的一幕,顯然深深地震撼到了他們。

這一切,太過驚人可怕了。

江寂塵的強大,讓他們心驚不已。

「好強,江寂塵這次回歸,簡直要逆天啊。」

「獨戰九祖,還未失敗,可怕。」

「只是,十二祖太過強大了,江寂塵再強也有限,只怕也回天乏力。」

眾修看著虛空中的直播,震驚的開口議論。

只是,根本沒有人想到,江寂塵開啟直播大戰十二祖的深意。

江寂塵此時,神色一片冰冷。

他之所以要開啟直播,其實,就是要震懾天下,讓世人知道他的強大。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