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都是什麼?」

「嗜血蝙蝠。」

鄧飛鴻懵逼了,做警察這麼多年,沒見過這麼恐怖的場景。

已經領教過的付燕,臉色發紫,說不出話來,因為這次來得更多、更猛。

「你們還愣著做什麼,快躲起來!」葉天星命令道。

「你怎麼辦?」

「我自有辦法對付它們。」

鄧飛鴻搖著頭,作為男人,還是一名人民警察,怎麼能退縮,讓一個女孩去面對大風大浪,辦不到。

付燕也不離開,即使要走,也一起走。

「走?你們還能去哪裡?」幽怨、悲鳴的聲音傳來,好不滲人。

砰砰砰!

咖啡廳的門自動關上,破碎的窗戶爬滿了蝙蝠,他們三人想逃,無路可逃。

鄧飛鴻手臂上直起雞皮疙瘩,掃視了一圈四周,沒有看見人,什麼鬼?

「真的是它!」付燕驚恐道。

「它?誰?」

葉天星小手一伸,在鄧飛鴻、付燕二人的眼睛前晃了晃,開啟了他們的天眼。

眨了一下眼睛,鄧飛鴻看見了在成群結隊的蝙蝠之中,隱藏著一道沒有臉的身影,它很黝黑,猶如黑洞。

「它可能就是方澤。」葉天星猜測道。

付燕、鄧飛鴻鼓著眼睛,很是驚愕。

「沒想到你們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即使這樣,你們也得去死!」方澤一聲令下,無數蝙蝠集結,變化成三支利劍,嘶鳴著,分別射向了葉天星、鄧飛鴻、付燕三人。

「躲在我身後!」

葉天星眉頭緊蹙,凌空取出如意大鼎,小手一揚,三昧真火騰騰而起,化作三條火龍,對嗜血蝙蝠來了一個迎頭痛擊。

剎那間,嗶哩吧啦,無數蝙蝠屍體燃燒起來,成了烤蝙蝠,難為又血腥的氣味,充斥著整個房間。

即便如此,那些蝙蝠像瘋了一樣,奮不顧身奔襲著葉天星他們。

方澤,也就是那隻厲鬼,沒有焦慮、緊張,還冷冷詭異笑著,突然蝙蝠群之中出現一個大袋子,袋口打開,一股難聞又惡臭的液體傾倒而出,竟然將如意大鼎里的三昧真火澆得奄奄一息。

葉天星傻住。

鄧飛鴻、付燕也愣了。

「區區三昧真火,能奈我何?」方澤狂妄的笑了,圍繞著它的蝙蝠更多,身影更黑暗。

「我們來是為了幫你,能不能不要再打?」付燕說道。

「幫我?只想殺了你們,哈哈哈,是不是怕了啊?」

「知道你和你的家人,因為馬吉那個混蛋含冤而死,我們來……」

「閉嘴,不要給我提馬吉那個人渣,啊……」方澤仰天長嘯著,回憶起了死的那一天,被無數蝙蝠啄食,那種痛苦,永遠無法忘記,相當難受。

一年多了,還無法報仇,更是惱怒,方澤再次處於半瘋癲、半正常狀態,罵罵咧咧,語無倫次,根本聽不進去。

「看來只能以暴制暴!」葉天星凌空取出玄石鐵扇以及升級版的靈柩,交給了鄧飛鴻、付燕,囑咐聽暗號。

「你要做什麼?」付燕焦急拉著葉天星胳膊,很憂慮。

「別擔心,我早已做好準備,就不怕它不現身。」

「好生狂妄啊,你區區一個侯爵元體的修鍊者,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詞。」方澤沒有發現一夜之間,葉天星的屬性元體已經升為伯爵元體。

看來這隻厲鬼有點眼瞎!

葉天星嘴角動了動,盯著方澤,說道,「你的二次元力也不過在王爵階段,不是吹,就是再來十隻你這樣的厲鬼,我也能輕鬆打你們的臉。」

「口氣真大啊,好,這次看我不撕碎你的身體,吞噬你的靈魂。」方澤厲聲吼道,一揮手,蝙蝠群再次集聚,以電閃雷鳴的速度再次襲來。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1000點裝逼值,1000點經驗值。」

葉天星的指甲驟然生長,身形如紙片一樣飛了起來。

「她……她的指甲怎麼回事?還能飛?」鄧飛鴻眼睛瞪得別提多大。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40點裝逼值,40點經驗值。」

付燕緊握靈柩,一臉惆悵。

咻咻咻,不少蝙蝠朝他們飛來,鄧飛鴻擋在付燕面前,手起扇開,一扇,瞬間分屍了不少蝙蝠…… 「這什麼武器,竟然這麼厲害!」鄧飛鴻很是震驚,容不得半分遲疑,須得拚命斬殺這些蝙蝠。

葉天星神色凝重的飛向了蝙蝠群,一手一爪,十幾隻蝙蝠因此殉命,再一揮,又有不少蝙蝠死亡,所過之處,真是寸草不生。

方澤根本不懼,它的蝙蝠軍團是滅不絕的。

可是眨眼間,葉天星以變態的速度,好似一把利劍,殺出了一條血路,殺到了眼前,犀利、冰冷、沾有收鬼符水的白骨爪近在咫尺,差點傷到方澤。

方澤這才反應過來,鬼影往後飄了好幾米,停下來,用另類的目光看著葉天星,驚愕道,「你……你的屬性元體竟然升為伯爵元體?」

升級這麼快,未免太變態了,一種被欺騙的感覺侵襲著方澤。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1000點裝逼值,1000點經驗值。」

「你才發現啊?是不是害怕了?」葉天星鬼魅笑著。

「這話應該我送給你!」

方澤身影一閃,伸出了白骨森森的手,想一擊穿透葉天星的身體。

「天星,小心啊!」付燕很是驚恐。

但是晚了,速度達到超神影的方澤,竟然直接用一隻白骨手刺穿了葉天星的心臟,從背後穿了出來,這一擊取得的效果,讓它不敢相信,忍不住哈哈大笑,說道,「原以為你隱藏了多麼雄厚的勢力,結果是只紙糊的老虎,連一招都接不了。」

付燕目瞪口呆,差點站不穩。

不停滅著蝙蝠的鄧飛鴻,也獃滯住了,連連搖頭,說道,「不可能,葉姑娘不會就這樣被挖心!」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現在將你五馬分屍。」

「不,不要啊!」付燕直接癱軟的坐下了,幫不了忙,相當痛苦。

「你個該死的髒東西,放開她,有什麼沖我來!」鄧飛鴻想營救葉天星,但是怎麼也飛不起來,心痛又著急。

「你們也會去死,不要著急,排隊,一個一個來。」方澤伸出另一隻手,準備擰斷葉天星的脖子。

葉天星沒有半分恐懼、痛苦,還笑了,笑得讓鬼都毛骨悚然。

「死到臨頭笑什麼?」方澤怒問道,準備殺死葉天星,沒有一點恐懼,竟然還笑,簡直是對它的侮辱。

「笑你不僅眼瞎,還沒腦子!」

方澤獃滯住了,因為這聲音是從身後傳來,稍稍轉身,背後竟然還有一個葉天星。

「怎麼有兩個葉天星?怎麼回事?」鄧飛鴻再次愣住。

「不,不是兩個,而是三個。」付燕的眼睛快瞪了出來,以為看花了眼,但卻是事實。

方澤也懵逼了。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1000點裝逼值,1000點經驗值。」

「恭喜主人……」

葉天星笑得愈發的嫵媚,說道,「讓你嘗嘗升級版的爆拳,七神拳!」

七神拳,顧名思義,一擊能打出七拳,加上三個葉天星,就是二十一拳。

這麼多拳從三個方向襲來,方澤瞬間懵逼,來不及反應,被一記神拳打得漆黑的神影消散了不少,飄了好幾米遠。

葉天星沒給喘息的機會,乘勝追擊,又使出好幾記七神拳,打得方澤猶如落水狗,毫無招架之力。

「好,打得好啊!」

「天星,你真棒!」

鄧飛鴻、付燕興奮的跳了起來。

眼看主人被打,嗜血蝙蝠咻咻飛來增援,想要纏住葉天星,但是妄想。

不過,還是給了方澤喘息的機會,一瞬間,它又凝聚了不少蝙蝠,那些蝙蝠縈繞在它身邊,剎那間,只是一剎那,被震碎,碎得血肉模糊,化作了渣。

嗜血蝙蝠死,方澤那本來淡了少許的黑影,又變得濃厚了,它好像能從死了的蝙蝠之中,吸取二次元力,增強勢力。

「不,很不妙啊。」付燕看了明白,大聲提醒著。

葉天星注意到了,如果再不制止方澤,可能玉石俱焚,遂再施神影,三道影子,三記七神拳猛襲而去。

「不過是伯爵元體,還不信今天會魂飛魄散在你的手上,讓你嘗嘗我的厲害,鬼拳。」

方澤放出大招,以超神影的速度,迎上了葉天星。

「不……不要啊。」

付燕、鄧飛鴻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都快跳了出來。

鬼拳與七神拳接觸的瞬間,爆發出了白色與黑色混雜的光,好似核彈爆炸釋放出的那一縷光,相當刺眼,威力無窮,直接將咖啡廳里所有的桌椅板凳,水壺茶具,震飛了起來,形成了一個漩渦,將它們快要吸進去,鄧飛鴻、付燕站不穩,直接摔在了地上。

轟隆隆!

伴隨著電閃雷鳴!

這一擊,葉天星、方澤使出了全部的二次元體一樣。

咻咻咻!

下一秒,只是一秒,一切恢復到了平靜。

被摔得七葷八素的付燕、鄧飛鴻稍稍抬起頭,只見頭髮凌亂、小臉有幾道傷痕的葉天星與方澤糾纏在一起,難捨難分。

不,應該是葉天星暫時控制住了方澤。

「不,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打得過我!」方澤狂怒道,試圖掙扎、逃脫。

「付警官,快啊,打開靈柩,收了這隻鬼。」葉天星提醒道。

付燕反應過來,發現靈柩不在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脫了手。

「找,快找!」

付燕、鄧飛鴻一邊抵擋著蝙蝠的襲擊,一邊尋找著靈柩。

方澤掙扎得愈發厲害,快要掙脫。

葉天星歇斯底里吼道,「付警官,還有帶血的姨媽巾嗎?快拿來,震住它。」

「啊?又來?」付燕臉紅筋漲,羞答答的看了一眼鄧飛鴻,顧不了那麼多,解開皮帶,一伸手,從褲子里扯出一片姨媽巾,以奇快的速度奔向葉天星。

鄧飛鴻愈發的懵圈,不知道她們在搞什麼,竭盡所能的護著付燕。

趕到,付燕二話不說,將熱乎乎、新鮮著沾血的姨媽巾,貼在了方澤額頭上。

「啊……」被至陰之氣克著,方澤很難受,使出所剩不多的二次元力,想要逃避,但是不可能。

不過,方澤渾身散發的黑煙,傷到了付燕、鄧飛鴻,將二人震飛了起來,撲通,摔到了三米開外…… 付燕直接摔暈了過去。

鄧飛鴻一口鮮血沒忍住,吐了出來,無意間摸到了靈柩。

「葉姑娘,找到靈柩了,怎麼做?」

「打開!」

靈柩一開,葉天星念道,「急急如律令,妖魔鬼怪休要逃,收!」

「不,我要報仇,不想……」

方澤的話沒有說完,漆黑的身影,被靈柩散發而出的金光給吸了進去,碰的一聲合上了。

嗜血蝙蝠們見主人被收了,紛紛逃跑,漆黑不已的咖啡廳再次敞亮起來。

「小小靈柩,休要關住我。」方澤不服輸,想要搞爆靈柩出來,但是事與願違。

葉天星長吁了一口氣,疲憊的坐在牆角,鬼魅一笑,嘀咕道,「價值五千點裝逼值的升級版靈柩,別說你一隻達到王爵階段的厲鬼,就是天魔階段的厲鬼,也照收不誤。」

方澤掙扎再三,真的沒法出來,狂怒吼道,「不,放我出來,不想魂飛魄散……」

「安靜點,本美女累了,要休息一會。」葉天星吸起一張毛毯,蓋住了靈柩。

「恭喜主人,打臉成功,獎勵3000點裝逼值,3000點經驗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