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子現在掌握了不少的內幕,如果貿然出手的話,可能會中了他的圈套。」

劉泰平冷靜下來,道:「事到如今,就只能擒賊先擒王了。」

「老闆的意思是……」

黑衣人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以你們兩個人的實力,能將他解決嗎?」

劉泰平問道。

黑衣人和蒙面人對視了一眼,道:「老闆,我們要擊敗他並不難,但是他若是想逃的話,我們也沒有辦法。」

劉泰平聽明白了,就是說你們也殺不掉嘍?就在劉泰平為此苦惱的時候,一個熟悉的電話撥了進來。

劉泰平一看手機,發現竟然是向磊打來的。

這個向磊一直和他有著「生意」

上的來往,這些年向磊之所以能混的風生水起,很大一部分都是因為劉泰平從中幫了不少的忙。

「喂,向總今天怎麼打到我這裡來了?」

劉泰平問道。

「劉老闆,我需要你幫我解決一個人。」

電話那頭傳來了向磊陰冷的聲音。

「什麼人?」

劉泰平問道。

「一個高中生,叫葉秋。」

向磊說道。

劉泰平微微一愣,這個名字他簡直在熟悉不過了:「向總也和他有仇?」

「怎麼?他也得罪劉老闆你了?」

向磊詫異道。

「四大天王,就是被這小子弄沒的!」

劉泰平咬牙切齒地說道。

「看來這小子確實不是什麼善茬,既然他和劉老闆也有仇,這小子應該是留不得了。」

向磊說道。

「正好,這次直接解決了!」

劉泰平說道。

「好,我等劉老闆你的好消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

向磊說道。

隨後,劉泰平掛斷了電話。

也就在這時,劉泰平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辦法。

「幫我聯繫龍榜,這一次,我要讓他有來無回!」

劉泰平冷聲說道,而他的眼神,則是充滿了殺意。

在聽到龍榜這個詞的時候,黑衣人明顯是一愣,隨後回道:「明白了老闆,我會儘快去辦的!」

這裡所發生的一切,葉秋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更加不知道,一件極其危險的事,在逐漸向他靠近。

在解決了四大天我那個這個心頭大患之後,葉秋也終於是迎來了一段安寧的日子。

王靜死了之後,唐蘇格便宣布自己將會退出娛樂圈。

對此,唐蘇格的粉絲自然是十分震驚的,甚至有很多粉絲在唐蘇格的公司下號啕大哭,懇求著唐蘇格重回娛樂圈。

後來,唐蘇格便來到了Dream公司,辛宏禕給她安排了一個還算不錯的工作。

雖然葉秋答應了唐蘇格會幫他殺了劉泰平,不管最後能不能完成,但至少現在唐蘇格的生活還算平靜,只是這種平靜不知道還能持續多久。

在日月幫將四大天王的勢力都整合了之後,東陽市的地下格局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天雷和清河兩分天下的局面瞬間遭到了破壞,日月一躍成為了東陽市最大的地下勢力,即便是當初的四大天王也是比不上。

不過葉秋也沒有貪心,他知道,劉泰平本人還掌握了不小的勢力,他要做的,就是等著劉泰平的出現,然後在將他也拿下。

只不過,劉泰平卻是十分的淡定,就算四大天王都落網了,他都是沒有出現,好像對此一點也不關心一樣。

不過,葉秋倒也不是很急,他的時間還很充裕,可以慢慢來。

自打葉秋學習葉家拳以來,他的實力也是突飛猛進,從一個武學小白一路成長到了現在的明勁高手。

通過之前和巴克秦火等人的較量,葉秋的戰鬥經驗也是得到了極大的豐富。 少女的傲嬌,還是讓杜若蘭馬上反擊:「你才是臃腫……」

但語氣一點都不堅決,還帶笑,壯是壯點也不難看啊。

荊小強又開始吃:「科學管理飲食是基礎,我看你骨骼精奇萬中無一,既然這麼有緣,我收你做徒弟,傳授健身健美的通天本事吧?」

周圍的年輕男女們馬上爆笑連連,

哪怕還沒看到這麼經典的電影橋段,但是這種騙人都騙得漫不經心的調侃,真是風趣哦。

杜若蘭都笑了,能進戲劇學院表演系的長相,肯定漂亮。

但是和委培班那個後來會大紅大紫的野性美不同,杜若蘭是那種乍一看就驚艷,細看處處都平凡的鄰家美。

單說雙眼不大,眼距還略寬,可帶著下垂的眼尾,就有種親切的笑眼,而尖銳的眼角,又憑添些魅惑與精緻。

明白了吧,漂亮在影視專業不稀罕,稀罕的是這種自帶調節系統的美麗。

幾成美都能說來就來。

還可以遊走在嬌媚和嬌美甚至妖嬈之間選擇。

這才是萬中無一的老天爺給飯吃。

這會兒她就笑得很妖,聲音哪裡還有半分西北彪悍,普通話還很糯:「好,那我就叫你師父了哦?」

大家都嘖嘖起鬨,談戀愛還要找個理由,忒幼稚了!

高中生才這麼干吧。

誰知荊小強就在這等著:「嗯,等你叫我一聲師父之後,我們的關係就不能再錯亂半點,亂了輩分是要遭天譴的哦?」

新生們又鬨笑起來,怎麼聽起來有點像對台詞呢。

有個長相清秀的表演班女生還不出聲的跟著學這話,誇張的樣子怪好看的。

杜若蘭絕對比陸曦要聰明,一下就聽出來這個委婉的拒絕,甚至還當著這麼多人照顧了她的面子。

但她也絕,很有特色的野生眉挑了挑,一口答應下來:「好!師父有什麼指教的呢?」

荊小強不得不來個戰術後仰,確認這姑娘眼裡明媚的笑意不是傻。

這點和陸曦那天然呆的茫然區別很大,就像那眉毛,陸曦是跟風畫的粗眉毛,眼前的美眉天生。

所以真忍不住招手示意自己旁邊的花壇:「來,坐下我跟你說,你這個眉毛非常難得,千萬不要畫眉,那叫暴殄天物,要用眉刀沿著這裡修一下……」

女生們集體獃滯,可能第一次看見比她們還懂化妝的男生。

而且還是個這樣腰圓體闊的壯漢,反差太大了。

但杜若蘭已經毫不猶豫的坐到荊小強旁邊,揚起臉蛋一瞬不眨的看著師父。

好像能從那雙眯眯眼裡面看到自己的絕世容顏。

男生們則全體露出一種「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的訕訕表情。

強哥撩妹技能太高端了,這種技術流派學不來啊!

確實技術含量高,荊小強用尾指輕輕沿著眉毛滑動:「很多普通女孩兒的眉毛,都要通過畫眉來塑造成司空見慣的那種不容一點差錯的平眉,但是你不用……」

這就名正言順的觸碰到美女的臉了!

男生們內心肯定都在狂嚎,化妝專業!我要去化妝專業!

整個舞美系,化妝專業才是精髓!

而其他女生,平時都還挺漂亮的表演系女生,不由自主的對看下相互的平眉,你就差把身份證號念出來了吧!

太氣人了!

可是杜若蘭卻笑得眯起眼來,不知道是不是在學荊小強的眯眯眼,但更像是貓兒被摸了脖子的慵懶溫順。

荊小強抵近觀察,這年頭的姑娘們哪怕是表演專業,也沒有那麼複雜的妝容膩子膏。

甚至讓他看出來些別的東西:「以前表演啥的可能化過一些劣質妝容,你這臉頰顴骨的皮膚已經有些受損,以後注意點保養……晚上我找點卸妝膏和水潤粉你自己睡前塗著修復下,另外少吃帶糖分的東西,你這皮膚有點危險。」

實在是名將末路、美女遲暮最讓人傷感唏噓。

杜若蘭好乖巧的仰頭嗯,誰都能聽出點甜蜜和驚喜,可能荊小強調杯毒藥叫她塗臉上,多半都不會懷疑。

連荊小強說她皮膚有危險都不驚惶。

男生們莫名有些噎住,還沒吃午飯就覺得已經被狗糧填飽。

女生們則不知不覺的已經擠到最前排,嗯,就跟當初空姐們沒啥區別,如同七仙女擠在玉皇大帝爸爸肩頭樣湊一堆,全都從荊小強的角度一起近距離甄別。

沒錯,只有抵近才能觀察到杜若蘭臉頰上有些毛孔差別,還有眉毛旁邊的細細小絨毛……

然後荊小強只是稍微停頓下語氣。

那個之前偷學他說話的女生,啪嘰擠開杜若蘭,毫不客氣的把精緻臉蛋湊荊小強面前迫不及待:「我呢?我呢,我也叫你師父好不好?」

男生們再次確認,化妝,真是和女孩子們打好交道的必殺技!

不管之前是冷艷、高雅、斯文還是刁蠻的女生,越是美女,就越在乎急切。

她們在過去十多年,也許從幼兒園開始就是頻繁上台的洋娃娃,也是早期那些劣質化妝品的標準受害者。

除了滬海本地姑娘可能講究點,其他能用雪花膏、蛤油膏之類保養就不錯了。

國內百貨公司能買到那些香香啥的,在荊小強眼裡都是化學毀容品。

結果杜若蘭瞬間西北風上身:「干殺捏!干撒捏!額滴人,額滴事情,辣個打岔,還有木有規矩捏,潘雲燕,你表太裹粉捏!」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