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名先天武者從一處古迹中得到的—天級中階武技《滄瀾潮汐掌》。」

白須老者朗聲緩緩在場中傳開。而會場滿座的人都已沸騰起來。

「由於這位先天強者急需中品靈石所以寄於靈寶閣中拍賣。所以起價為五百中品靈石起價。每次提價不低於五十!」

白須老者微微壓了壓手,讓得情緒高昂沸騰的眾人稍微安靜下來!

「這靈寶閣的人還真有商業頭腦,天級武技在等級高的地區可賣不到什麼好的價格」

謝傲雲眯笑的看著台上的白須老者悠悠的說道。

的確在高等地區一部天級武技雖也珍貴但其價值遠遠沒有在低等地區來的高,更何況是在黑市這種混亂和錯綜複雜的地方。

靈寶閣的這種做法不僅能為自己和寄賣者得到最大的利益還能增加自身的聲譽。

「六百中品靈石!」率先開口的是黑鷹會的黑袍中年大漢,一雙陰翳的鷹眼透射出銳利的精光。

「七百中品靈石!」

陳家陣營中有一道聲音喊出,語氣中透露出略微的緊張之色,顯然之前的洗髓丹已花費了他們不少的資金。

「七百五十中品靈石!」龍幫中一魁梧大漢高聲囔道!

「八百!」雷雲閣也緊跟其後,插上了一腿!

………………

看著黑市四大勢力互不相讓的競爭出價,那些散修只有干坐著,他們更本就是有這個心沒那個力!

「一千一百中品靈石!」

陳家陣營中語氣顯然有些脫力,因為這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

「哈哈!我黑鷹會出一千五百中品靈石!」

黑鷹會中那陰翳中年男子大聲笑道,他已看出陳家已經沒多少資金了,而其餘勢力財力並沒有黑鷹會雄厚,所以才會如此大笑!

「你…………,哼!」

陳家老者臉色陰沉,隨後一中年青袍男子在其耳中說著什麼冷哼一聲后坐了下來。

這場拍賣也因黑鷹會拍下天級武技而落幕!

「看來等會兒會有一場精彩的演出呢!」

謝傲雲看到陳家老者的先前反應嘴邊掛著別有意味的笑容。

「今天的拍賣會到此已結束,不過!」

台上白須老者掃向眾人提高了聲調,而後又捋著鬍鬚眯著眼話聲頓了下來!

「我們靈寶閣將有一則消息將要與在坐的各位分享」

「那就是–幽魂山脈中的先天強者的遺迹!」

……………………………… 「嘩!」

白須老者的話剛說完,全場一片嘩然,他們沒想到這次拍賣會上除了五品丹藥和天級武技外還有著如此驚人的消息。

「靈寶閣中出來的人可沒有如此好心!」

謝傲雲聽到這條消息第一反應就是震驚,當他冷靜下來時又有些疑惑,他可是清楚靈寶閣的心性的:從來不做虧本買賣!

在場之人個個聽到這消息時首先表現出來的同樣是震驚,而後是–貪婪!

這也難怪,畢竟在黑市中最強的也不過是雷劫巔峰而已,若是能進入遺迹得到先天強者遺留下來的一絲傳承,說不定能有機會突破到先天境。

這如何不讓人眼紅,心生貪婪!

「不過經幽魂山脈附近幾大勢力探查,此遺迹只能有三十歲以下的蛻凡境武者進入,其餘者只有死路一條!」

看到眾人那綠油油的貪婪的眼神,白須老者的話如同冰涼的水般澆滅了他們心中的貪婪的邪火!

「在這座遺迹外圍有著一座六星陣法,若是硬闖絕對是十死無生!」

見眾人清醒過來白須老者繼續說道。

「所以你們可以派家族或勢力中年輕一輩的佼佼者進入其中尋找機緣!」老者的話如同醍醐灌頂般讓那些家族和勢力之人動心不已。

「當然那些大勢力之人個個都是高傲之輩,你們可要有所準備了,不然別到時一場空了。」

白須老者轉身離去前,只留下輕飄飄的一句話!

「嘿,我就說今天靈寶閣怎麼那麼好說話,原來關鍵在這裡啊!」

謝傲雲明白靈寶閣主要是負責傳話,白須老者讓他們要有所準備是意思是要讓他們付出些代價才有可能進入其中。

顯然這是靈寶閣與那些大勢力共同作出的決定。

「不過接下來的好戲可不能錯過啊!」謝傲雲望向陸續離開的陳家和黑鷹會之人,臉上笑意更濃。

在眾人都離去后不久,謝傲雲與瑤溫倩兩人才悠悠然的從拍賣會場離開!

走出會場天色已經臨近傍晚,整個拍賣會所用去的時間也將近十來個時辰,畢竟這種拍賣會可不是隨時都能開的,半年一次,其中的物品可見有多少。

兩人出來可他們所走的方向並不是酒樓而是黑鷹會勢力所在的方向。

「寶物雖好,但也要有能力護住才是,只希望黑鷹會還沒走得太遠。」

謝傲雲可不會認為陳家之人會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天級武技落入黑鷹會的手中。

謝傲雲與瑤溫倩運起身法,全速朝著黑鷹會的人追去!

………………

前方一處略顯昏暗的街道,一群全是黑袍裝束的武者一臉凝重的盯著前方。他們的胸前皆綉有蒼鷹的圖文,他們就是謝傲雲正在追趕的對象–黑鷹會!

此時的他們心中極為沉重,因為在不遠處也出來了一群黑衣武者,氣勢外放,來者不善。

而這群人黑鷹會的人都認識,他們都是黑市最大的勢力陳家的人。

在他們的前面有著兩個領頭的,一個身著青袍的中年男子,面色溫和,一副書生模樣,他正是之前在拍賣會場與陳家老者說話之人。

另一個則略顯粗獷,袒露的臂膀粗大有力,面色凶厲。

這兩人都是陳家那雷劫巔峰老祖的兒子,實力都在雷劫初期,青袍男子名為陳文銘,粗獷大漢叫陳雷天。

「陳文銘,你這是何意思?」

黑鷹會中一陰翳黑袍人站了出來,陰測測的沙啞之聲略帶質問與寒意。

「沈鷹,大家都是明白人,把天級武技交出來饒你一命。」

陳家青袍男子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沒有多說廢話,開門見山的說出了來意。

「哦,你們的來意?天級武技是靈寶閣拍賣之物,誰出價高就是誰的,難不成你們陳家想要殺人奪寶!」

黑袍人沈鷹一臉嘲諷道。

他也在陳家人出現開始就已知道對方的來意了,只是他還不了解對方到底有多少戰力之前他不會急於出手。

「跟他啰嗦什麼,要我說直接幹掉不就得了,浪費口舌!」

在青袍男子陳文銘的身旁,那粗獷的陳雷天大聲囔道,凶厲狠煞的氣勢洶湧而出,臂膀上去虯龍般的手筋暴起,一股強悍的破壞之力在虛空中『轟轟』作響。

「我們陳家就算殺了你們的人,奪了你們的寶又如何?」

陳文銘招了招手,示意陳雷天不要衝動后又凝視著沈鷹依舊淡笑道,只不過其臉上多了一絲的冷意。

「哦!那就要看看你們陳家有沒有這個本事從我這拿走這部天級武技了。」

沈鷹並未理會陳雷天的話,同樣對著陳文銘冷笑道。

「嗯?」

看著沈鷹的神色如此平靜,陳文銘似乎感到有些驚訝,以黑鷹會的實力若想跟陳家抗衡的話,那簡直就是跟找死沒什麼兩樣。

「這話又如何說起?或是你又憑藉什麼能與我陳家對抗?」

陳文銘微眯著雙眼,一絲的危險氣息散發開來,聽其語氣似乎不想在浪費時間了,不然就會遲則生變!

「動手!」

陳文銘話音剛落,抬起的手向前一招,冷聲喝道。

「唰!」

數十道全為蛻凡境黑衣武者一涌而上,各種靈力爆發出狂暴的波動,殺機盡顯!

「上!」

沈鷹見對方已動手,也今身後數十人全涌迎上。氣勢不必陳家武者弱。

「轟!」

「嘭!」

兩方人馬相互碰撞,靈力對撞,靈光四射,一陣陣沉悶之聲傳遞而開,空間漣漪不斷。

「唰!」

陳文銘陳雷天二人沖向沈鷹,短劍,拳頭雙雙出擊,一個寒光涌動,一個靈力洶湧一前一後襲向沈鷹而去。

「陳家兄弟果然有些本事!」

看到向自己襲來的陳家兄弟,沈鷹平靜的說道,隨後其周身黑色靈力滲透在全身,冰冷邪異如同九幽冥氣詭異至極。

「沈鷹會長果然厲害,難怪能讓黑鷹會成為黑市的第二大勢力!」

見沈鷹那黑色詭異的靈力散出的冰冷而危險氣息,陳文銘二人神情凝重,眉頭緊鎖,身體忍不住緊繃起來!

「開始了嗎?」

在不遠處的一角隱蔽的房頂之上,謝傲雲和瑤溫倩趴在那裡觀看著下方的打鬥。

「不過,這黑鷹會的會長還隱藏了實力!」盯著沈鷹身上的靈力波動謝傲雲看得出來這沈鷹還未真正顯示出他的全部實力來。

「嗯?還有人!」但謝傲雲放出靈魂力時,察覺到在街道兩旁處還隱藏了三股氣息波動。

「砰!」

「唰!」

沈鷹一拳打開陳雷天的一拳,又借著傳過來的力巧妙的避開了陳文銘的一劍。

「咻!」

沈鷹錯開步伐,雙腿發力,極速射向陳雷天而去,只見其松拳成爪,凌利的手爪幽芒閃動,如銳利的鷹爪攻向陳雷天。

「雷天,小心!」

陳文銘大喝一聲。身形同時向著沈鷹疾射而去。

「轟–噗!」

陳雷天聽到陳文銘的大喝急忙一拳轟出,拳爪相碰,陳雷天一口鮮血噴出,步伐足踉蹌,步步後退。

「錚!」一聲清響,沈鷹身形鬼魅避開陳文銘的一擊且緊抓住向他刺來的短劍!

「落英掌」

陳文銘見狀一掌急速而出,靈力凝聚,宛若繽紛落英。

「哼,裂空爪。」

沈鷹冷哼一聲又乘勢轟出一爪,森冷的黑色靈力帶著絲絲幽芒。

「嘭!」

「蹬蹬」

兩人各自後退,陳文銘退了十來步才狼狽止步,而沈鷹也退後五步就停了下來!兩人誰強誰弱,立判分明。

「嘿嘿,算算時間也該得手了吧!」

黑色的袍中一陣陰測之聲。

「哼,沈鷹你別得瑟,兩位長老出來助我!」

陳文銘冷哼一聲,隨後大聲喊道。

「咻!」「咻!」

兩道身影破空而來,氣息雄渾程度在陳家兄弟之上。

「明文兩長老!」

沈鷹看著來人並未太多的驚訝,事情的發展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沈鷹,交出天級武技!」

其中一個明長老傲然說道,沒有一點商討的意思!

「真以為人多就能留下我嗎?」

沈鷹那黑袍露出了一條冷笑。神色極為不屑。

「唰!」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